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重生之大涅磐 最终卷 末章 就这样奔向永恒的不朽(上)


    末章  就这样奔向永恒的不朽(上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林绉舞的去世,高系帝国的覆灭,脸谱中文突破五千万活跃用户,王?在上海新的酒店大楼闪光灯之下出席的剪彩仪式,菠萝传媒的《财经时事》因为勇敢披lu高系内幕而一跃奠定成为国内英雄式权威地位的财经杂志,王薄这颗共和国新星冉冉腾升的政治影响力。

    还有苏灿,唐妩,张xiǎo桥,肖旭,李寒,童彤,王东健,阮思鸥等等等等人盛大的毕业典礼。

    他们穿着学士服,在南大密密麻麻坐满人壮观的体育馆,接受学位证书和无数的鲜huā掌声。

    本来南大准备让苏灿做本科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然而苏灿还是让给了一个中文系新加坡籍nv生。无论是该nv生在讲话结尾yin唱了嗨爆全场的京剧唱段《甘洒热血写chun秋》。还是一个励志哥们歇斯底里的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不是我和你最终不能在一起。而是二十一舍楼到二十二舍nv生楼之间只有一百米的距离,管理员却不允许我冲上去!”都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最后是南大一个经济学院nv副院长的发言“当我们年轻的时候,对成功的定义截然不同。那时候我的志愿是:我想出名,想当明星,想拍电影,想开名车,想身边有一群死党但今日我发现我对成功的定义变了,当你长大,你就会发现这一点。对你们中很多人来说,以后成功的定义可能是还能不能灌下一两斤白酒,喝一件啤酒。但对我来说生命中重要的是,要活得真实。要正直,要在某些方面有所贡献。要忠于自我,追寻你们内心真正的热情。”

    学区的梧桐树仍然飘零凋落,那些教学楼与教学楼之间的还野草此起彼伏的疯长。这座送走了群魔luàn舞般毕业生的学校依然将在明年草长莺飞的时节笑容满面迎接那些粉嫩嫩的新生们。

    很多人在合影留恋,他们将手中有流苏的帽子抛向天空,然后定格出一幅纷纷坠落的画面。还有很多人成排的站立,面前有专业摄影师“咔嚓”按下相机。于是他们最美好的时代结束了。

    程葱葱还是去了德国留学,还是改变不了爱炫的xing格,在她脸谱的个人主页上陆续秀出各种照片,学院中央的喷泉。那里有高ting鼻梁的德国男生和秀气nv生。罗马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各种jiāo叠童话般的建筑风格,搭配上她棉帽和大棉衣白袜的装扮,很像是迪斯尼大mén没关严跑出来的某nv郎。这些照片让程葱葱脸谱人气圈子暴涨,她的朋友涉及国外的和国内的,光进来留过言的用户都是两三千人。

    程葱葱最近更新了状态,说想念大家,想念唐妩,在慕尼黑的冬天想念所有的人们。

    然后在那个时候,苏灿就收到了林珞然要结婚了的消息。

    大年初八的时候,很多人给苏灿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到北京。

    苏灿那个时候刚过完chun节正在凰城堰塞湖和父母单独坐船游玩,刺目的阳光把他的皮肤晒得生疼,冬日的阳光曾让他蜕了一层皮,现在的苏灿身上带着被晒黑的健康sè。

    苏灿答复会在蓉城和唐妩会合,然后和其他人一起过来。比如张贤,薛易阳,刘睿,还有以前几个二十七中和林珞然关系不错的朋友也闻讯赶去,届时乘坐同一班飞机过去,不搞特殊集体行动。

    在飞机有微微空噪的机舱里,刘睿还略微有些紧张的问苏灿道,“我带的是一件我面试的时候穿的西装,有没有问题?”

    苏灿摇摇头,拍了拍他的手臂。

    他看到那几个二十七中林珞然的好友窃窃si语,都在兴奋的说和林魏两家的结婚就连北京城的报纸都有在报道,还在描绘这个婚礼上会有哪些首都的大人物届时会到,想想都是对她羡慕而又由衷祝福的心情。

    而苏灿知道此刻要飞往北京参加林珞然和魏远湖婚礼的,他们不是唯一一拨,还有很多人在不同的飞机上面,分不同的班次和时间,像是世界大战火箭逐次升空一样,拉着焰尾先后陆续刺向天空,飞向目的地。苏灿知道脸谱上有关魏远湖的主页一时间塞进了数万条祝福。无数认识或者和魏家沾亲带故的人先从网络上对他进行祝贺。似乎很关注这场林魏两家在北京轰动的婚礼。

    唐妩轻轻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苏灿能嗅到她的发香,那是一辈子的魂牵梦绕。

    下飞机进了首都机场航站楼,在出站口等待率先一人是王威威,他穿着深sè绸制的衬衣,仔细看能看到内里的提huā暗纹,很是帅气不凡。他考了中青院的研究生,过了这个chun节年就在社会系许教授手下读研。王威威一直说不想从商,或者从政,也是,从商苏灿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已经牛比到很难有人可以超越了。政途上面王薄以现在的声势和去往中央委员的走向,未来王威威必然要十分之低调,甚至还会在王薄yin影下生活,这并不是他想要的人生。他说一直很想研究社会人不定某些时候还要去非洲援建,走过很多个国家和城市,体味社会学的jing妙之所在。他希望把人生奉献给这样的事业之中。

    在他后面的是李鹏宇,翻过了上一年,他现在正式成了脸谱中文的运维部mén总监。另外苏灿唯一认识的是鲁南南,两人过来亲热地和苏灿勾肩搭背。再旁边一些年轻男男nvnv苏灿就不认识了,众人虽然不乏xiǎo心下细的打量他,但大多都相当的热情有礼有节。后来经王威威鲁南南介绍,才知道这些都是曾经他们一起到大的朋友或者朋友圈一些xiǎo一辈的人。苏灿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旁人眼里的王子公主。

    前来接送众人的是一辆奔驰大巴,上车启动,他们先去的老北京史家胡同七十四号的四合院,那是一栋从红外墙看来很老旧的院子,但进去之后别有dong天,内部中、东、西三路都是xiǎo屋建筑,西边书屋mén提“西园翰墨”,中心xiǎo池的叠石构成峰、岭、dong、壑。院子里栽有石榴树,四周有月季墙,还有葡萄藤架遮蔽的光yin。

    “这是林珞然xiǎo时候的住所,这种布局在我们这儿被称为‘半亩园’,xiǎo时候我,她,林绉舞我们三个在那个xiǎo池子里捞过xiǎo虾,她还从那边那个石榴树上摔下来过,哭的稀里哗啦,每年摘她们家石榴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光。”王威威掏出钥匙来依次打开那些méng尘吱呀作响的房mén,道,“她现在没时间,恐怕还和一大帮朋友在王府井逛商场置办东西,我来安排你们,就别住什么酒店了,行李搁这里吧,苏灿你们这几天就住这里。”

    众人搁置了行李重新驱车在路上的时候,薛易阳突然问那么还有的其他的人呢?

    王威威道正巧指着一条岔路口道,“从这里过去开半个xiǎo时左右就是广渠路,那里是外jiāo部的住宅区,就是原老北京吉普厂的位置,林珞然这边过来的外地朋友也有一批人分流到那里去了,还有的是在林珞然母亲家那边的房子。你们就住这边,我们现在去林珞然的新房,晚上再回来。”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别墅山庄xiǎo区,街道干整得几乎让人以为一尘不染,周边竖着的欧式路灯旁都是一栋栋漂亮得刺目的独墅豪宅。恍惚间苏灿还以为自己来到了脸谱的总部加州。

    远远透过旅行大巴就看到房子外面很多车,看来都是布置新房来着,同时栅栏上全是彩球。

    豪宅的别墅上下三层,背后还有个xiǎo游泳池,据说是魏远湖家族购置下来的,整套别墅的huā费足以令人咂舌。

    苏灿到来的时候引发全场的一阵热cháo,不少人,甚至那些在旋转楼梯上喝着杯中饮料聊天的人都转过身面对苏灿王威威等人的走入,对他指指点点xiǎo声热议。薛易阳侧身从旁边轻轻捅了苏灿一下,十分不爽道,“看来你到哪里都是焦点。”

    有几个男子迎上前来,跟王威威打招呼,然后和苏灿相继握手,对他笑道,“苏灿!久仰大名,你好你好!”苏灿后来知道这些都是魏远湖的朋友,但一点不影响他的知名度。

    豪宅外面的草坪做了一个自助餐台,可以随意取用酒水和点心。众人虽说是来帮忙布置新房的,事实上真正能进入林珞然闺房布置的人也就那么几个她很亲近的nvxing朋友。

    随后看到外面一辆洁白的奥迪车停下,林珞然等人购物回来下车,进了房就被众星捧月般围住,但出乎意料的是她没有身着华丽的衣服,而是依旧一头柔顺黑发,白sè前襟有个卡通图案的t恤,勾勒得身线饱满有致,下身就是简简单单的修身牛仔ku,仍然安之若素。进来随即被人簇拥开玩笑nong得脸红红的,不似她平时刁蛮林大xiǎo姐的样子,反倒是看到周围众多的朋友,很有几分脸嫩闺秀淑nv的味道。

    林魏家那些重量级大佬的男人们都没有在场,大概也知道今天这边是和林珞然关系好的nv方家年轻人聚首。只有林珞然的母亲陆家英,还有几个她的姑姨,几个人苏灿都曾经见过。

    这样的聚会将持续到深夜,直至第二天早晨那个豪华车队的到来。

    入夜,那些街道边缘的灯都亮了起来,苏灿站在林珞然家的草坪上,身后三层楼透明玻璃的别墅里还有很多人在肆无忌惮的笑闹。他望着眼前深黑不见五指的黑压压苍穹,觉得心里面就像是眼前的深夜一样,黑得浩瀚到不着边际。

    旁边有一阵微风涌动过来,令人熟悉的味道,苏灿转过头来,看到终于从众人簇拥中chou脱出身来的林珞然走到他身边。

    苏灿记得到她身上的这件t恤,这条牛仔ku,他在林珞然刚就读于上外的时候就看到她穿过,当即被tou拍传到上外bbs,数码相机那时候还是罕见货,也让很多hun迹bbs的师兄们比着照片上的人四处搜寻打望,那还是四年以前。

    苏灿也记得他们在曼哈顿公寓煮火锅,那时候林绉舞吃得特别踊跃,林珞然还围着围裙一副家居xiǎonv人的样子,元旦的焰火在高耸入云公寓的窗外弹幕一样炸开,令人振奋,那还是一年以前。他们也曾经这样并肩站在阳台,聊一些无聊透顶的故事,但总是觉得内心很舒服恬适。

    “我要嫁人啦。”苏灿听到林珞然淡淡说。风撩起她的长发,她用手挽住,苏灿不敢看这样的画面,会害怕刺痛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然后他感觉到一双冰凉的手捏住了自己的脸,朝外绷了绷,苏灿的脸在林珞然微愠的眼睛里面看上去像一块大饼。

    这副滑稽的样子让她忍不住笑起来,道,“你那是什么样的表情,开心一点啊。我说过找得到jing品才俊就结婚你难道不懂得祝福?”

    苏灿最后笑起来,点点头,“祝你们白头偕老,万寿无疆。”

    林珞然美目里闪过一丝怒意,道,“滚边儿去,你这话怎么听上去糁得慌。”随即她眼睛眯了眯,笑道,“几个月不见,你变得壮实了许多啊,连皮肤都xiǎo麦健康sè了。”

    “没办法,你知道凰城那天气,就算是冬天都是晴朗的大太阳。更何况还在湖边经常游dàng。”顿了顿,苏灿看着她,眼神异样的闪动了一下,“而且你的变化也不xiǎo。”

    林珞然笑了笑。就地在草坪上抱着膝盖坐下来。然后伸出手在旁边的草坪上拍了拍,苏灿注意到她手上没有戴戒指。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敏锐。

    苏灿在她旁边并肩坐了下来,感觉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踏实感,仿佛能这样一直坐到天荒地老都没有关系。

    林珞然终于没有之前对苏灿的那股冷淡和距离感,像是恢复到了当年林绉舞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一起笑,一起闹,一起背着包放起相约在外吃吃喝喝的热闹情形。她像是回复了那个林大xiǎo姐有动有静的本原样子,两人说了很多话笑笑,聊到以前的那些事情,郁闷时候林珞然还攥着拳头捶了苏灿手膀子两下。

    苏灿呲牙咧嘴的rou了rou,发觉这样的感觉实在太好,但可惜明天降临,这一切短暂的美妙都将被巨力摧灭。他有关林珞然和林绉舞的一切维系,都将在这里终结成过去了吧。

    苏灿看着灯火辉煌的豪宅,道,“你的咸菜坛子呢,也一起带过来了?”

    林珞然轻松道,早没有什么咸菜坛子了,我在搬家的时候,就已经把它扔掉了。

    哦。苏灿点点头,半晌后,恼怒道,“你刚从上外毕业吧,也就半年的时间,怎么就想着要结婚了你应该先找工作,先适应社会,先积累工作经验,把全部的心思放在现阶段应该追求的事业上面去,为国家发光发热,怎么就能这么着急?”

    林珞然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林绉舞附体了,废话这么多。”

    “那是因为他不在了,所以我有必要跟你说这一些话。”

    林珞然转头目光迎向苏灿,用手撩开风吹到嘴角的黑发,双眸明澈到似乎要看到苏灿内心里面去,问,“我以前问过你,如果我比唐妩先认识你,那么现在的结果是不是截然相反?那么现在,你的答案呢?”

    在她微红的目光bi视下沉默半晌,苏灿才道,“正因为不能从头来过,我才不能给你做假和如果,所以我不能给你明确的答复,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结果不会是现在这样,至少不是眼前这样。”

    林珞然难过得摇了摇头,然后起身,背对着苏灿而去。

    走了几步的时候,像是突然记起了那个叫林绉舞的胖家伙说过的某些话,然后心脏就重重一顿,像是提到了某个位置然后任其猛然坠落,眼眶突然湿红了。

    夜里苏灿等人离开了林珞然的那栋别墅,离开了她待嫁的闺房。回到了那座史家胡同的四合院之中。

    好在胡同里面并不似苏灿所想象夜晚就黝黑得让人绝望。很多胡同巷里面都透着明晰的灯光,有些很温馨。旁边刘睿和薛易阳等人还异常的兴奋,说“史家胡同,名气大啊,大概这个胡同里指不准那一家,就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大人物啊。”

    苏灿发现自己沉入不到他们的情绪中去。

    也许明天一觉醒来,也许自己可以不用去出席现场,一切就已经可以结束了。

    走入四合院,刘睿和薛易阳望着苏灿的背影,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很遗憾。打量着四周,发现林珞然其实能和他们的命运产生jiāo集,事实上是一种很幸运的事情,而现在他们和林珞然,包括苏灿和林珞然,曾经以为会汇合在一起的命运,最终也就像是两条河川一样,jiāo汇后分开,然后各自轰轰烈烈一去不回的奔向各自的远方。

    苏灿夜里睡不着,漫步在葡萄藤架下面,看着老石榴树和池水,池水已经干涸,自然也见不到王威威说xiǎo时候他们和林珞然抓的xiǎo虾。那最后他坐在一个石磨盘上面,看着石榴树,看着青葱的葡萄藤架,仿佛都能听到那个xiǎonv孩从树上摔下来的哭泣,以及在葡萄藤架下跑来跑去那些年的音容笑貌是什么模样。

    这是她生活过的轨迹,时隔多年苏灿在这里与其jiāo汇,然而又很快会像是两支箭般朝相反方向è背离远去。

    唐妩轻轻地靠着他在旁边坐下,歪着头把他望着。

    苏灿手覆盖在她的膝盖上,“你先去睡吧un节前后你处理文件都很累了,早点休息。”

    唐妩摇摇头,微笑清浅道,“我和你一样,睡不着吖可能林珞然嫁人之后,会更无法平静吧。”

    苏灿怔怔的把唐妩望着。

    唐妩笑了笑,苏灿发现这个智慧的nv孩在这一刻似乎早已经dong悉人心,她永远都比任何人更聪敏,“从在二十七中重新遇到你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并认定了,你是会改变我人生的人。这个chun节我妈给我削苹果,最后忍不住突然问我,为什么你当初看人的眼光会那么准?你知道我当时说什么吗?”

    苏灿在震动中摇摇头,心里在勾勒穆旋穆阿姨到底是用什么样的姿态问出的这句话,凌厉肃杀还是bi视?

    唐妩甜甜一笑,道,“我说是继承了她的基因。”

    微叹了一口气,唐妩深邃的眸子倒映着坐在石墨盘上苏灿的全部身影,“我一直都知道,苏灿,你的人生和很多人都不一样,不是因为你创立了社jiāo网络,也不是因为你的大菠萝企业,还有林老师的财经杂志,也不是因为你让高系帝国樯橹间灰飞烟灭,更不是因为你长得比别人帅而是你的这里”她纤细莹白的食指指了指苏灿的xiong口,“这个地方容纳的东西比别人多很多。而我一直都知道”

    苏灿注视着面前的nv孩,xiong腹有种微微的绞动,眼眶有些泛红。

    唐妩柔chun的嘴chun微微扬起,美丽的脸像开繁的昙huā,她的瞳眸仿佛罩着一层雾气,“相信我我不愿意和别人分享你。但是我更不愿意看到林珞然一辈子不幸福不快乐,从而使得你不快乐。”

    随即她起身,在苏灿脸颊轻轻印上一wěn,返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灿又想起院子中间那棵苍老的石榴树,院子下面茂盛的月季。但苏灿仍然无法在石榴树和月季墙下酣睡。

    这一夜铁马冰河从不曾入过梦来。

    bk

    b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大涅磐”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