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书奇谭 第十九卷蓬莱 第十四卷 岁月第二章 食仙


    “骆师妹和解师弟还没出关吗?”吴解又一次来到二人闭关的洞府前,却见安子清依然在门口炼丹,两座石室的大门依然紧闭,门后气息混沌难辨,依然没有清晰下来。

    安子清耸耸肩,无奈地苦笑:“一口气冲到凝元境界,哪有这么容易!我看只怕我这炉天运丹都炼成了,他们还没出关呢。”

    吴解神念扫过,只见丹炉里面以药水养育的十二颗灵丹才略具雏形,不由得叹了口气。

    天运丹是一种号称可以逆天改运的灵丹,实际上它的效果是暂时透支未来的运气,用此后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不幸,换取眼前的片刻幸运。

    这做法乍看上去很傻,其实在关键时刻,一点点的幸运或许就决定了生死。至于此后一段时间的倒霉——能捡回命来,就算倒霉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天运丹的配方并不复杂,就连吴解也知道。但它在炼制过程中不仅需要严格控制炉温和炉内原料的配比,更需要以一份纯净的心意不断养护。炼制这么一炉灵丹,必须不眠不休整整一千天!

    虽然修士们踏入炼罡境界之后便有无漏之身,理论上说不吃不喝不睡都没问题。但无漏之身并不等于钢浇铁铸,他们还是会饿、会渴、会疲倦。连着三年不眠不休,几乎没人受得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今修仙界上等灵丹很少的原因——火炼之法因为成功率太低,已经基本被淘汰;水炼之法虽然成功率大大提升,但长期炼丹的过程简直可以说是酷刑,吃得消的也没几个。

    正因为如此,神丹安家才以最高不过炼罡境界的一个世家,得到了不亚于很多中等门派的地位。

    在这份荣耀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安家人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辛苦,是一份沉重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责任!

    吴解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叹了一声。

    安子清守护这炉灵丹已经有差不多两年时间,他独门秘法,运雷电刺激自身以提振精神,暂时还没有特别疲倦的地步,但却很清楚自己的形容必定有些狼狈。此刻见吴解叹气,哪里还不明白大师兄在想什么!

    “大师兄啊,我们安家文不成武不就,修为也好、斗法也罢,都没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赖以安身立命的,不过就是这炼丹之术。既然如此,辛苦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微微一笑,笑容之中颇有几分沧桑:“我们安家的秘法其实也不是什么机密,但为什么天下各派多半学不成呢?不过就是在于愿不愿意付出罢了。愿意付出时间精力,便能成为一个好的炼丹师,而那些翱翔天际、纵横九州的人物,又怎么会把大好光阴掷在这上面呢?”

    吴解犹豫了一下,说:“如果师弟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重现火炼之法……”

    “不用了,火炼之法的弊端早已由时间验证。大师兄你的控火之术出神入化,或许真的能够重现这门绝技,但那又怎么样呢?难道世上还能再有一个你这般的人物?花若干时间精力,重现一门注定成为绝响的技艺,有什么意义?”

    “大师兄,你是如同红日一般,注定要光芒万丈照耀九州的人,你应该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提升自己的修为和战力方面。对于我们青羊观来说,这才是你最大的责任——不要忘了,你是迟早要背负整个青羊观的人!”

    吴解默然许久,点了点头。

    “那么……这边就麻烦你看着了。”

    “不麻烦,横竖是炼丹而已,在哪里不都一样嘛。”

    从闭关的洞府下来,吴解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

    自从他凝成真元以来,虽然在门派之中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可肩头上的责任也沉重了很多。无论是同辈的师弟还是年长的师叔,跟他说话的时候往往都表现出了对他的期许。

    这份信任和赞赏,既是光荣,也是责任。

    虽然吴解很愿意扛下这份责任,但扪心自问,他有点不那么自信。

    “我真的能够做得像大家期望的那么好吗?”回到竹楼之中,他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容貌年青,眼神之中却已经充满了成熟感的面容,不由得低声自言自语,“我真的……能够背负起整个青羊观?”

    “谁知道呢……想这些事情,不觉得太远吗?”茉莉劝道,“事到临头的时候再考虑也来得及。”

    “是啊,老四你别想得太多。你们门派还有那么多还丹祖师在呢,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用不着你去挑大梁的。”杜若笑着说,“我倒是有件事要麻烦你呢。”

    “三姐尽管吩咐,我们之间何必谈‘麻烦’这两个字呢!”

    杜若挑了挑眉毛,笑着说:“我最近研究出了一种新式糕点,味道很独特,你去把它传播开来吧。”

    “这个简单。”吴解笑了笑,这便动身下了山。

    数日之后,九州大地各处都出现了一种新式的菜肴,它是用仙人掌做的糕点,虽然吃在嘴里依旧有点青涩,却别有一股特殊的清香,咬上一口,青涩过后便余香满口,一下子就得到了人们的喜欢。

    “我还研究了一道汤菜,你也帮我推广一下吧。”

    “好。”

    依旧是数日之后,一道将豆子和海菜混合,煮出犹如肉汤一般味道的汤菜突兀地出现在了遍布各地的许多菜馆中。这汤趁热喝的时候,暖洋洋之中更有一种厚重鲜香的风味,让许多久不知肉味的人们喝得眉开眼笑。

    “那个……我还有几道菜……”

    “好好好,一并帮你推广了就是。”

    一道又一道新式的菜肴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九州各地,它们风味各不相同,但却都只要用一些常见的食材就能做出来。这些菜肴严格地来说并不算精美,也谈不上特别好吃,可却是寻常人家都能负担得起的。哪怕是穷苦人家,稍稍花点心思也能做得出来。

    如今九州大地持续多年的旱灾已经到了尾声,江河里面重新有了水流,干涸的大地也开始渐渐回绿。可毕竟还在旱期,田里的收成并不多,山野里的动物也很稀少。人们虽然知道未来的日子会变好,可眼前却不得不依旧过着和之前差不多的生活,心中期待之余也免不了有些难过。这些菜肴的出现,让他们可以好好慰劳一下辛苦了多年的肚子,让常年和该死的仙人掌、海草之类东西做斗争的舌头和牙齿稍稍享受一回。

    寻常百姓其实是很容易满足的,这些在丰年可能让人根本不屑一顾的菜肴,此刻却让无数家庭吃得眉开眼笑。嘴巴和胃满足了,干起活来就更有精神,对于未来也更有信心。

    “大家都很高兴呢!”月光下,坐在距离地面很近的薄云之上,远远看着脚下依稀有了几分繁华气候的城镇,杜若笑得很开心。

    吴解也笑了,这些天来,他始终在各地奔波。不仅要设法将那些菜肴推广出去,更要尽可能少地使用法术——仙人用法术干涉人间,终究不是什么好事,能够靠嘴皮子和金钱解决的事情,就不必妄动法力。

    好一段日子忙碌下来,他只觉得自己的交涉能力大有长进。倘若现实是一个游戏的话,大约他已经不止一次收到“你进行了一番成功的交涉,交涉能力提升了”之类的提示吧。

    要说辛苦,自然是辛苦的。就算仙人也一样喜欢安逸而讨厌劳动,尤其是这种不用法力的劳动,更是叫人疲累。但辛苦之余,他也很有成就感。看着一个个菜肴被推广出去,听到千家万户的笑声多了起来,疲累辛苦也就都不算什么了。

    “三姐你的主意真好!虽然我们不能让田里的收成一下子就多起来,却能让人们吃得更好一点。”吴解笑了一会儿,忍不住赞道,“同样的东西,用不同的方法来做,口味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以前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那是因为你们始终用仙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没有从食客的角度考虑问题啊。”杜若笑着说,“我和你可不同,我首先是个食客,然后才是仙人——不,我还不能算是仙人……或许就是因为我还不是仙人,才可以用另一种眼光看问题,找到另一种解决的办法吧。”

    吴解点了点头,杜若说的很有道理。修炼者逐渐成仙的过程,也是一个逐渐脱离尘世的过程。天下修士这么多,却没一个人想到从改善菜肴的口味入手帮助人们改善生活,就是一个很好的反例。

    已经飞升天阙的张广利前辈大概是个例外,但他已经离开尘世多年——事实上旱灾才刚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飞升了。

    “或许啊……三姐,我觉得,也许你能够接张前辈的班,成为新的灶神哦!”

    “别逗了!怎么可能!”

    “未必没有可能,这些天来,不是有很多人在拜灶神吗?天道无私,既然是你的功劳,这份香火自然会落到你的头上。”

    “呵呵,那我岂不是要成灶神娘娘了?听起来很差劲啊!”杜若撇撇嘴,“叫‘食神’还差不多!”

    话音未落,天空突然闪光,无数金光色的光点凭空出现,汇作一道光柱,落在她的头顶上。

    光芒散去之后,杜若的身影赫然变了模样。

    她平时都一袭红衣,因为这是她临死时候的穿着,属于“死相”的一部分。除非动用法力,否则作为鬼魂的她是不能改变“死相”的。但此刻,她身上的红衣却换成了华丽的袍子,袍子上面用金线绣着许多菜肴的图案,而前心和后背则绣了觥筹交错、笑语满堂的欢宴场面。而头顶更出现了一尊华丽的宝冠,镶嵌着各种珍贵的珠宝,五彩缤纷。

    这样的图画按说应该很滑稽,但出现在她的袍子上,却有一种温暖和肃穆的感觉,让人觉得可亲可敬,生不出半点亵渎之意。

    而看在吴解眼里,杜若身上的鬼气已经荡然无存,变成了高贵而威严的气息。若非她体现出的更多是人间烟火的味道,只怕就算自称是女皇,也会有大批大批的人相信吧?

    她当然不是什么女皇,但却是远比人间帝王更加尊贵的存在。

    “这算什么?一句话就封神了?”杜若目瞪口呆,伸手拽了拽身上的锦袍,又摸摸头上突兀出现的宝冠,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接受了事实,“我真的变成食神了?”

    “应该还没有完全转变。”吴解已经镇定了下来,对照宗门的记录,冷静地说,“人道封神并非强制,如果你不愿意当这个食神的话,七天之内可以辞去。但神位可以辞去,人道的加护却是辞不得的,身上的神光也不可能完全消失。日后你无论走在哪里,都很容易被看出端倪来。”

    “可以辞就好!”杜若顿时松了口气,恭恭敬敬地站起来,对着天空行了一礼,“老天爷啊,我只是说着玩玩的,并不想当什么食神。有好吃好喝的大家分享,本就是一个热爱美食的人应该做的事情,为此成为神灵,我觉得很有愧。”

    她说完之后,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但近在咫尺的吴解却什么都没听到。

    过了片刻,杜若又摇摇头,再次行礼:“您就饶了我吧!老实说,我是个挺懒的人。又没什么本事……吃吃睡睡倒也罢了,您让我管理人间的饮食,这我真的干不来……不不不!就算您再给我点能耐也不行!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

    天空中隐隐传来一声叹息,杜若身上的锦袍和宝冠消失得无影无踪,却依然有许多金光星星点点环绕着她,将原本充满了阴森鬼气的她映出勃勃生机。

    “多谢!多谢!”杜若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情况,急忙向着天空再次行礼,“说实话,这个才是我最喜欢也最需要的!有一副血肉之躯,能够和大家一起吃喝玩乐,这才是最开心的事情啊!”

    天空中隐隐传来一声浅笑,然后便重新归于沉寂。

    吴解等了许久,见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忍不住笑着说:“三姐,推辞了食神的位子,不觉得可惜吗?”

    “不可惜,成神有什么好的?”杜若笑呵呵地说,“我现在这样就很好。”

    说着,她身上原本早已积聚到令人惊叹的强大阴气犹如被一点火焰点燃似的,猛烈地燃烧起来。顷刻间阴中生阳,和周身的无数光点融合,化为一股祥和温暖之意,而一股强烈的罡风则随之而生,托住了她的身体,吹动她的衣衫,裙带飘舞,俨然仙子一般。

    “食神我不做,当个食仙似乎却也不错。”杜若嫣然一笑,眉宇间充满了飞扬欢快之色。

    这是她生前常有的神情,但从她死后到现在,几十年来,吴解第一次看到她恢复了如此的笑容。


重要声明:小说“天书奇谭”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