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三国之最风流 第四卷 中平元年 205 信到彭城看司盐


    能够做煮盐这门生意的无一不是郡县中的豪强大家,糜氏可谓其中翘楚,余者纵不如之,然亦各为强豪。

    和冶铁相同,煮盐也是一个需要大量劳力的行业,凡煮海之家,僮客必多,而与冶铁不同的是,煮盐有一定的风险系数,沿海多海盗,谁都知道煮盐的有钱,所以为了防止海盗来袭,煮盐之家就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当早前荀贞到厚丘时,糜竺带着去助阵的千余僮客都是稍加操练即可上战场的,其中并还不乏勇武之士。

    琅琊、东海、广陵,三个郡加起来,朝廷共在四个县设置了盐官,但实际上辖区内有煮海大豪的不止此四县,别县也有,万一因实行食盐专卖而激起他们的叛变,虽定能平定,可也是件麻烦的事儿,不是麻烦在需得出兵镇压,而是麻烦在恐怕会给徐州的士人、豪强大姓们一个荀贞“与民争利”的恶劣印象,当然,这个“民”指的不是寻常黔首,而是他们这些豪强大姓,一旦给他们这种印象,就将不会有利於徐州地方的安定。

    对此,荀贞自是清楚。

    在人口的争夺上,荀贞已让了一步,任豪强大宗僮客数千、以致万人,忍而不发,但在盐业上,他却不打算再让。一让已是不由己,岂可再让?如果再让,是否还有三让?让之不绝,州中之利都被豪强拿去,他拿什么来富州强兵?反正早晚是要铲除一批徐州本地豪族的,那么如真有不识趣的,他也不介意先拿几个人头祭旗,至於会不会让徐州的士人、豪强大姓们因为认为他要与他们争利而同仇敌忾,他却并不担心,眼下来说,他只打算收盐为州有,其它的并不准备动,等这股风潮过去,只要让那些士人、豪强们见到他没有后续的动作,那么他们自然也就会心安下来了。

    荀贞从容说道:“如竟真有煮海者乱,州库可以稍充矣。”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了,如果真有煮海者作乱,那么就杀掉,再没其家訾,从事盐业的都是巨富,州府的钱库也就可以因此而稍微的充盈点了。

    荀彧亦知,而今战乱不休,民户大减,州郡的收入也随之大为减少,如想强兵,就必须要与豪强“争利”,否则纵得徐州,亦将一事无成。因而,他也就不再多说,只是说道:“如欲必行此事,需得思虑齐备,然后再行。不可骤然为之。”

    “我先给糜子仲写封信,你看如何?”

    “信写何内容?”

    “我问问他,如用糜芳掌司盐事,看他同意与否。”

    荀彧拍案叫绝,说道:“君侯此策妙哉!”

    糜家是徐州首富,也是煮盐业中的魁首,荀贞写信问糜竺是否同意让糜芳出任司盐之职,实际上也就是在问他:我要把盐业收归州有,你有意见没有?

    糜竺如果有意见,肯定就不会同意糜芳司盐,如无意见,糜芳任了司盐,以他家在本州煮盐业中的地位,既可起一个带头的作用,也可使榷盐之政的实行能够事半功倍。

    荀贞说道:“卿如无异议,我现在就写信给他。”

    荀彧说道:“君侯请写。”

    荀贞遂铺纸提笔,很快把信写好,递给荀彧观看,说道:“如此写,卿看可否?”

    荀彧拿纸细看,见上边写道:“夫国贫者,不能强兵,不强兵,无以勤王,今州用匮乏,思榷盐以补。孙子云:法令不能独行,得人则存。君家三世煮海,素闻君弟才练,舍骐骥而弗乘,焉遑遑而更索?欲屈君弟司盐都尉,未知足下意何如?去岁作百辟刀五枚,横野、冠军、先登、彭城都尉各一枚,余一,赠君,美君奉僮客之功。”

    信里的“孙子”,说的是“荀子”,为避前汉宣帝刘询的讳,因“荀”、“孙”古音相同,故称荀子为孙子。荀贞去年炼造了五柄百炼环刀,关羽、刘邓、潘璋、甘宁四人於此回攻徐一战中皆功高,荀贞分别赐给他四人了一人一柄,剩下一柄,现在赐给糜竺。

    荀彧看罢,说道:“君侯此信甚好,不需修改,按此送给糜丞就是。”

    荀贞便令堂外吏进来,封好此信,遣人即刻去彭城,当面将之交给糜竺。

    荀彧问道:“如是糜丞不肯其弟出任司盐,君意如何?”

    “那就只能让徐将军兼任此职了。”

    徐将军者,徐荣也。徐荣领兵之将,兼任此职,话外之意,不言自明。

    荀彧默然,心道:“改盐州榷,虽必阻力重重,然如糜丞拒弟领任,我还是得劝谏君侯,最好莫以将军任此。”又问道,“如是糜丞愿其弟领任,君侯又意如何奖赏?”

    “赐钱千万,足否?”

    糜竺如果同意,那就意味着他将会是第一个献出家中盐坊的人,这是一笔极大的经济损失。

    荀彧说道:“糜丞献僮客在先,如再献盐坊,虽君已表他彭城丞,再赐钱千万,彧意度之,仍然褒奖不足。”

    “卿意如何方足?”

    “糜丞有妹,君侯何不迎之?”

    荀贞当然知道糜竺有个妹妹,不过他以前还真没想过把糜竺的妹妹娶进门,此时闻得荀彧此言,他心中想道:“却是我‘明察万里’,不见纤毫了,只想到了与吴郡右姓联姻,忘了糜子仲有个妹妹尚未婚配。”权衡片刻,又心中想道,“如糜子仲愿为我马前驱,收私盐州有,我确可纳其妹,一来酬其忠,二来有他全心全力地助我,我也能快一点把徐州尽纳掌中。”

    思及此,荀贞笑道:“我今才请叔潜还乡,为军中吾族子弟未婚者择妇,却不意他尚未走,卿即要我纳一小妻了。”

    荀彧说道:“君侯如肯,则虽纳小妻,却可得到一忠臣。”

    “好,便等糜子仲回信,看他应还是不应,如应了,我就纳其妹入府。”

    趁着墨磨好,荀贞叫来陈仪,把刚才与荀彧议定的几件事告与他知,吩咐他把该写的州府和幕府檄文都写了,等他写就,与荀彧看过,皆觉得可以,即传令下去,命两府分别下传郡县。

    民屯既设,不可无主事之人,经过与荀彧的商量,定下暂由张纮负责。

    张纮是本州名士,又有政务干才,由他出面和郡县协调安置民屯,正得其人,等民屯安置好,之后具体的操作和管理可由姚昇兼任。

    民口、田租、税收,事关州前途发展的主要也就这几项,州总簿和诸郡国簿籍还有对司法等事的统计,荀贞略看了一看,只是交代荀彧:“乱世当用重典,然亦不可过滥。”颍川士人素有习律法之风,荀贞的两府中有很多律法人才,对司法一事的管控和监督,他是比较放心的。

    荀彧应诺。

    两人边看簿籍边讨论政事,不知不觉,已是半天过去,看暮色已至,荀贞便留了荀彧和陈仪两人一起用饭。饭毕,荀彧回自己的院署,处理今日尚未完成的政务,陈仪没什么事儿,留下来陪荀贞说了会儿话,两人下了一盘象戏,然后陈仪归舍,荀贞归宅,各自安寝。

    却说荀贞的信和赠刀,於三日后送到了糜竺的案上。

    糜竺看罢,先郑而重之地把荀贞所送之环刀悬挂壁上,随之立刻唤来亲信,吩咐说道:“回朐县,叫子方马上去州府,领受州伯任遣,并将我家盐坊献给州府。”

    亲信愕然,说道:“把盐坊献给州府?”

    “不错。”

    这亲信大吃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此非尔可问之事。”

    这亲信苦苦相劝,对糜竺说道:“家长!万万不可啊!盐坊乃是我家的两股之一,如断此股,只余冶坊,独腿难行,家势或将衰啊!”

    “你懂得什么!”

    糜竺本不欲对此亲信多说,但转念一想,糜芳虽非庸人,可在眼界胸怀上稍嫌不足,别叫他也不理解自己缘何会这么做,万一不肯听从自己的话,那便是耽误了大事,因对这个亲信说道:“你回到朐县后,告诉子方,……。”话到嘴边,心道,“榷盐之事,主上尚未行檄,我不可擅先言也,还是写信给子方吧。”

    他便提笔给糜芳写信,写道:“昔陶公一召,俱并屈膝,何也?家訾亿万,或可展眉於往昔,而今兵乱,非货殖可以容身。东郭咸阳,煮四海之盐;李通附骥,立数世之基。幸遇明主,正英雄烈士用命之时,识微见远,主上非一州可拘。盐坊末利,何比封侯之阶?今主上欲行榷盐,授子司盐都尉,接信,子可即赴州府领任,并献吾家盐坊。”

    东郭咸阳是前汉时齐地的大盐商,被武帝用为大农丞,和桑弘羊等一起掌天下盐铁事;李通是本朝的开国功臣,名列云台,世以贷殖著姓,从光武征战有功,得封侯,子孙袭爵至今。

    信写罢,拿印封好,糜竺交给亲信,令拿给糜芳。

    这个亲信还想再劝,被糜竺训斥了几句,无奈只得接信退下,即日赶回朐县,去找糜芳传话。

    糜芳听了这亲信的传话,果如糜竺所忧,极其不愿,但在看过糜竺的信后,半晌不语,於次日出发,前往州府献盐坊并及领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最风流”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