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鉴宝秘术 正文 第二章 六字真诀


    碎裂的玻璃杯子竟然奇迹般地一片片重新拼合到了一块儿,接口的地方,看起来完美无瑕,竟好似从未破裂过一般。

    这!

    张天元惊讶得差点喊出声来,他方才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自他的体内溢出,而后缠绕在了那碎裂的玻璃杯子之上,然后杯子就慢慢愈合了,而这种力量,在这几天脑海中得到的那些资料中可以得知,叫作“地气”。

    而碎裂玻璃杯子的愈合,则是“风水宝鉴”六字真诀中的“补”字诀所产生的效果。

    在游戏里,补字诀能做到的事情很多,只要你拥有足够的法力,也就是所谓的蓝条,便能够将破损的古玩字画能完美修补,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可以在现实中使用这种能力了,只不过法力变成了“地气”。

    所谓地气,则是山川土地所拥有的灵气,张天元现在可以调用这些地气来做一些事情,至于究竟怎么调用,能够调用多少,有什么限制,他还必须得亲自尝试一下才能知道,不过就他现在身体里所蕴含的地气来说,修补一个玻璃杯子绰绰有余了。

    风水宝鉴的六字真诀分别为:寻、鉴、养、补、仿、造,即便是在游戏之中,张天元也仅仅掌握了前面五个字而已,造字诀实在是太难掌握了,而且需要消耗大量的法力,估计到现实之中,那就是消耗大量地气了。

    不过这个造字诀的作用却非常恐怖,一旦掌握之后,就可以真正意义上造出与真品一模一样的东西,不是仿品,而是真正意义上,可以穿透历史和时间,拥有真品古玩任何特性的东西。

    只不过消耗巨大,再加上有违天和,而且掌握起来又极为困难,反正张天元就从未听说过游戏里有人掌握这个造字诀的,估计现实中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寻字诀便是寻宝。

    鉴字诀就是鉴宝。

    养字诀则为养宝,尤其是养玉,可以将死玉养活,还可以祛除墓冢之中物品的邪气和死气。

    补字诀和它的字面意思一样,就是修补宝贝。

    仿字诀那就是制作仿品,赝品,只不过比一般人做得更好而已,但实际上还是赝品,你比如一些珍贵的东西只有独一件,而一些人却很想收藏,那就可以通过仿字诀来做出仿品来,虽是假的,可是同样有一定的鉴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张天元通过刚刚的事情,不仅发现自己可以调用地气,而且还完美的使用了补字诀来修补玻璃杯子,这说明风水宝鉴中的六字真诀其实并不一定是针对古玩字画等宝贝的,普通的东西一样可以用到,这事儿不敢多想啊,仔细一想,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正打算再尝试一下,结果脑子又是一阵疼痛,张天元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干了一天的活儿似的,疲惫得厉害,然后就又昏睡了过去。

    大概是地气的使用还不能适应吧,又或者是现实中使用补字诀会导致身体的疲劳。

    昏过去之前,张天元有了一些推测。

    ……

    又是一晚上的沉睡,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张天元发现自己终于可以自由动弹了,虽说身体还有些僵硬,但基本和正常人无异了,只是不够灵活而已,他知道,一些事情在他的身上发生了,而且已经完成,这个事儿与游戏里面的风水宝鉴有着直接的关系。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还清楚得记得,那不是做梦,旁边桌子上杯子他查看了好几次,都发现是没有任何破裂的痕迹,补字诀真得非常神奇。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医生、护士,还有自己的父母,以及几个不熟识的人都走了进来,看到他在盯着水杯看,护士急忙走过来给他倒了杯水。

    “谢谢!”张天元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被自己的母亲一把搂到怀里了。

    “你个傻孩子,外面混得不好,回家就是了,你就是再没用,也是爸妈的亲儿子啊,这次可真是吓死妈了。”

    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母亲的泪水打湿了,张天元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骂自己浑球也没用了,还好是活了下来,并且得到了神奇的能力,或许从今往后,真得可以好好报答一下父母的养育之恩了。

    父亲和母亲的性格不一样,他就站在那里,瞪着张天元,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眼神之中还是充满了关怀之意的,只是不善于表达出来罢了。

    “饿了没?”父亲半晌才问道。

    “我不饿。”张天元刚说完这句话,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这几天,他一直是靠着营养液生存的,根本一口饭都没吃,不饿那就奇怪了。

    “行了,你先跟你妈聊着,我到外面给你买点吃的。”父亲嘴角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不过很快就收起来了,知道自己的儿子没事儿了,他当然很高兴,可这性格啊,就是不肯表现出来。

    父亲张如海走了出去,房间里就剩下母亲李兰香和几个看起来很陌生的面孔以及医生护士。

    张天元给母亲抹了抹眼泪笑道:“妈,我没事儿了。”

    李兰香这个时候才松开了张天元,回头看了看那两个陌生人道:“让你们看笑话了啊,这一次要不是你们帮忙,我们连天元的医疗费都交不起。”

    “这两位是?”张天元讶然问道。

    “我是这医院附近开旅馆的,姓张!”一个身材略胖,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黑脸男子笑道。

    “我是阿霄的父亲,你救了他的命,我该帮忙的。”

    阿霄就是李霄,老家也在西凤市,就是那天张天元从大火里面救出来的大四学生。

    昨天的时候,他虽然不能动弹,但是有一段时间是清醒的,可以听到父母在床边的谈话。

    这次他住院治疗的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李霄的父亲帮忙付得,还有一部分是社会上好心人的捐赠,张天元心想自己当初救人不过就是顺便而已,没想到人家这么报答,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谢谢张叔叔、李叔叔!”张天元很礼貌地冲两个人笑了笑说道。

    “谢啥嘛谢,我老张也没做啥。”憨厚地旅馆老板急忙摆手说道。

    “对对对,不用谢的,我就阿霄那一个儿子,要是没有你,他就……唉,多亏了你啊,别说是这点治疗费和住院费,就算是再多,那也不算什么啊。”李霄的父亲也急忙摆了摆手道。

    几个人聊了一会儿,旅馆老板说是有事情先走了,临走前还叮嘱张天元说以后可不敢整天沉迷游戏了,找个正经工作干着,孝顺父母才是正事,张天元自然是连连答应。

    李霄的父亲也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赶回西凤市去,他这一次来南都,一是为了查看儿子的伤势,二一个就是为了给张天元送医疗费和住院费的,他虽是商人,可也并非天底下商人都是薄情寡义的。

    张天元的父亲已经把饭带回来了,是张天元平时最喜欢吃的韭菜馅饺子,他一边吃着,一边听着父母在那里讨论今后的事儿。

    “要不干脆先让儿子回西凤市吧,在那儿找工作,离咱们家也近,现在都通了高速了,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以后有个事情也好照应着。”母亲李兰香建议道。

    张如海点了点头道:“这怂孩子就是要管着哩,离近点好!就这样办!”

    于是,张天元接下来的行程就被安排好了,父亲去订了到西凤市的火车票,准备带着他一起回家,至于出院的手续,李霄的父亲已经帮忙处理好了,因为张天元见义勇为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南都市,就连网络上也讨论得非常热闹,所以医院也是大开绿灯,很多事情都简化了。

    张天元并未反对父母的建议,他现在其实也想返回西凤市,因为在拥有了风水宝鉴的六字真诀之后,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能力在古玩圈子里混了,而西凤市是六朝古都,古玩玉器等行当那可以说是非常发达的,靠着这个行业,带动了整个西凤市的经济发展,很多人都因此而富裕了起来。

    所以说,要玩古董,那就得去西凤市,不去西凤市,那就等于是没玩过古董。

    ……

    从南都市到西凤市,一共十六个多小时的时间。

    当张天元一家三口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就发现有人打着牌子在出站口等着他们了。

    “刚子!”张天元非常惊讶,因为自己混的不怎么样,已经很少和同学联系了,就连大学同学,也都没了什么关系,可是和这个刚子的关系却一直很好。

    刚子全名叫徐刚,两个人小时候就是邻居,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一起上地,只是后来徐刚没考上大学,就到西凤市混了,而张天元则考上了南都市的大学,两个人从那儿之后很少见面,不过联系却一直都是有的,除了QQ、电话和**之外,张天元每年放假回家都会去徐刚家里玩,两个人那是绝对的铁哥们,一世人两兄弟!虽不是亲兄弟,但可能比许多亲兄弟还要亲。

    “走,我送你们回去!”徐刚走过来把张天元父母手中的姓李抢了过去,然后就领着三个人走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停车场,那里有一辆二手的别克君威,不是什么好车,不过相比之下,徐刚显然比张天元混得好多了。

    “你小子生意做的不错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还凑合吧,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不然会做得更大。”徐刚叹了口气,出来做生意,才知道没上大学的苦,有些时候被底下人骗了,都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

    “要不要我帮忙啊?”张天元问道。

    “那太好了,要是有你帮忙,肯定没问题啊,对别人我不相信,但对你,我百分百信任啊。”徐刚兴奋地说道:“就是怕你觉得我的店小,不肯屈尊啊。”

    “屁话,我都混这样了,还能嫌弃什么。我记得你的做玉器生意的对吧?”张天元问道。

    “也不是,反正乱七八糟啥都做,蓝田玉、云南玛瑙反正各种石头生意都做。”徐刚答道。

    “不做古玩生意吗?”

    “唉,别提了,就我这水平,以前做过一回,被人骗了十来万,就不敢再碰那玩意儿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徐刚摇了摇头苦笑道:“以前你在电话就问过我,我没敢告诉你,怕你笑话,不过现在说说也无妨了。不是有一次我到乡下收东西嘛,刚好碰到有一家人打红苕窖呢,结果却挖出了一个瓷瓶来,我听别人说那东西是什么宋代的官窑瓷器,很值钱,所以就花钱买了过来,结果谁知道是假的啊,人家设了圈套让我往里头钻,最后喊冤都不知道喊给谁听去,晦气啊。”

    “贪小便宜了吧?真以为现在的人还跟以前六七十年代那么老实啊?以后可得精明点,做玉器生意也一样的。”

    “知道了,今天就别说我了吧,是打算先在西凤市住上一段时间,还是直接回家?”徐刚摆了摆手道。

    “回家吧,我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张天元想了想道,他打算先回去好好把风水宝鉴摸清楚了,以后也好事半功倍,否则稀里糊涂地就去做事儿,心里头也没底啊。

    “那就先吃点东西吧,好不容易来西凤市一趟,去**街逛逛,那里好吃的多。”徐刚建议道。

    “也行,我爸妈都没来几次西凤市,就算是庆祝我出院吧,一起吃点东西。”张天元没等自己的父母表态,就自己先下了决定。

    于是徐刚将车开到了**街附近,众人吃了一顿羊肉泡馍,这才驱车沿着高速路回家了。

    张天元的父母坐在后座上睡着了,二老在火车上都没怎么睡好,这儿时候瞌睡了很正常。

    徐刚专心开着车,车里放着比较轻松的音乐,而张天元则看向了窗外,高速公路两旁是青山绿水,看起来很美,比城市里的景色美了太多了。

    他忽然想起了还在南都市的时候利用地气来驱使六字真诀的事情,于是就打算试一试,看看这所谓的地气,究竟是如何从外界引入他的体内的。


重要声明:小说“鉴宝秘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