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鉴宝秘术 正文 第六章 书法鉴定家


    出了汤包点店,往玉器店走的路上,徐刚还是越想越不得劲,于是向前快走了两步,欺负那老外不懂陕西话,便跟张天元嘀咕了起来。

    “做啥嘛?舍不得你的钱?”张天元笑着问道。

    “你还笑?笑个屁啊。你比我聪明这我知道,可是论社会阅历,我比你强多了。那家伙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可谁知道是不是真得遭小偷了啊,搞不好就是从哪儿弄来的垃圾,想要借着外国人的身份骗钱呢。”徐刚没好气道。

    “如果我非要买呢?”张天元依旧笑眯眯地说道。

    徐刚叹了口气道:“如果你非要买,咱兄弟没啥好说的,钱肯定借给你,不就两万块钱嘛,小意思!但我就怕被一老外骗了,将来混古董界都会被人笑话啊,你就不怕吗?”

    张天元将徐刚的肩膀一拍,哈哈笑道:“刚子,不是我说你,真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兄弟我不敢说比你阅历深,但关于古玩方面,那绝对比你懂得多,我学的就是考古专业,以前又看过不少的关于古董方面的书籍,放心吧,不会错的。”

    这番话其实有些吹牛的成分在内,张天元固然对很多古玩都比较了解,那是他看的书多,但是说到鉴定技术,那他就真不行了,要不是偶然得到了风水宝鉴的六字真诀,今天他还真不敢碰着东西。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已经确定这幅字价值不菲,哪有看着宝贝从眼前飞过而不拿的?

    那老外是真得被偷了还是假的被偷了他不知道,他也不清楚那老外是不是真得来自德国。但这些有必要知道吗?反正那东西他已经确定值钱了,这就足够了。

    虽说并不清楚这份《上阳台帖》究竟是哪位大书法家的描摹作品,但这也不重要,迟早能搞清楚的额,关键在于它的确是有价值的,而且价值还不低。

    徐刚被张天元说得一愣一愣的,想怀疑,但看到张天元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又有些迟疑了。

    正如他所说的,人都是有贪心的,万一那幅字真得是宝贝,就这么放过了也不符合他徐刚做人的风格啊。

    “可是那东西都坏了,还能值钱吗?”徐刚又问道。

    “告诉你个秘密吧,我认识一个人,专门是修补这些东西的,坏了不要紧,找那人修补一下,就跟完好的差不多了,老外不知道这个事儿,他要知道了,绝对不会两万块钱就卖给我的。”张天元又编了个谎言把徐刚给骗过去了。

    修补虽然是真得,但这修补之人就是他自己,而且靠得是六字真诀中的补字诀,可不是什么修补专家。

    “如果两万不行的话,一万就可以了……”老外似乎是看出了徐刚的不满,所以有些没底气地凑过来说道。

    “不,说了两万就两万,我这个人向来说一不二的。我这朋友就是疑心重了点,没什么坏毛病,你别在意。”张天元一边解释着,一边拍了拍徐刚,让徐刚表个态。

    徐刚颇为不自然地冲着那老外笑了笑,感觉比哭得还难看。

    他虽然已经有些相信张天元的话了,可是心里头还是有点不太痛快,就那么一张破纸写几个字就要两万?自己的钱也不是偷来的啊!这种感觉,就像是你要买歼-8,却要付给人F-22的钱,谁受得了啊。

    不过不痛快归不痛快,钱他还是拿出来了,玉器店里就有,整整两万块现钱,一分不少。

    “真得一万就够了。”老外好像是被徐刚那铁青的脸色给吓到了,有点不敢接钱。

    张天元一把装钱的袋子递给了老外说道:“好好拿着,这一次可别再丢了,再丢了连德国都回不去了。”

    老外是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可是此时却突然豆大的泪珠子都掉了下来,实在忍不住哭了。

    “别哭了,晦气。”徐刚撇了撇嘴道。

    “行了刚子。”张天元走过去安慰那老外道:“如果还想在西凤市逛的话,可以先把钱妥当地收起来,其实贼也没那么可怕,我以前回家,包里总是装着几千块钱的,从没丢过,小心点就好了。”

    “不用了,我这一次心情被搞坏了,真不想留下来了,等回去之后调整一下,以后有机会再来吧,谢谢你们了。”老外千恩万谢地转身离开,往公交站台的方向走去,大概这就要去飞机场了吧。

    目送那老外离开,张天元扭过头就看到徐刚那铁青的脸色,好像谁把他身上的肉割了一块似的。

    “好了好了,钱算是我借的,到时候还你就行了,如果这东西真能卖个大价,我就给你一半怎么样,卖不了,那我就换你两万,总可以了吧?”张天元一边把徐刚往玉器店里面推,一边说道。

    “靠,谁提钱的事儿了!”徐刚骂道:“你以为我真稀罕那两万块钱啊,我是怕你被人给骗了。得了,反正生意也做了,这东西真要买了大价钱,我也不会给你要,你只还我本钱就行了,要是亏了,那两万块就当我打了水漂了。”

    两个人说着就走进了玉器店,徐刚因为心里不乐意,还冲店里的伙计发了脾气,说玉器没摆好位置。

    张天元急忙替他赔礼,这年头,伙计可跟古代不一样,现在的人都是要面子的,纵然是伙计,那也不是奴隶,你骂他两句,要是他怀恨在心,总有一天会报复你的,那就不划算了。

    两人进了里屋,徐刚打开电视,有点赌气地不理会张天元了。

    而张天元此时也正好需要一点个人时间,于是一个人将那幅字好生包了起来,走进了单独的贵宾间。

    这贵宾间其实就是个小房子,是徐刚平日里用来接待老主顾的地方,今天正好空着。

    “我借你的贵宾间用用。”张天元说完话,就从里面把门给反锁了,然后将那破损的字放到了桌子上。

    他立即调用地气,动用了补字诀,开始修补这幅字。

    修补的过程其实跟补衣服差不多,只不过一个用的是针线,一个用的是地气而已,但都需要细心。

    这个过程,张天元足足花费了好几个小时才完成。

    在修补的过程中他还发现,自己对地气的使用似乎是越来越娴熟了,不仅如此,体内有一股特殊的地气,与别的有所不同,好像就是一开始就存在于他体内的那股地气,简单来说,就仿佛是地气的本源一般,有了这股本源地气,他才能够吸收外来的地气。

    而且本源地气越强大,能够吸收的外来地气就越多,也越容易。

    这本源地气以前张天元还搞不懂要如何来强化,现在他发现了,其实就一个字“用”。

    多使用,本源地气就能够得到锻炼,然后越来越强,并且逐渐将外来的地气转化成本源地气,补充损失掉的一部分。

    张天元有理由相信,当自己的本源地气足够强大的时候,他就可以去吸收秦陵龙脉那样恐怖的地气了,一旦吸收了,他的风水宝鉴,六字真诀可能会变得更家加娴熟,搞不好连造字诀都可以使用了。

    这一次的修补,不仅仅是将破损的字重新弥合,而且连上面的那些油渍也直接清除掉了,就跟老外刚弄到这幅字的时候是一个模样。

    “嘭嘭嘭!”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天元,你不会死在里面了吧?”

    “靠,你这家伙真是不会说吉利话,这里可是你的玉器店,什么死不死的,乱说。”张天元将那幅字贴身收了起来,他现在还不想给徐刚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那东西已经修补好了,解释起来可不好解释。

    房门打开,徐刚在自己的嘴巴上拍了两下道:“我这嘴确实够贱的……不过你小子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啊,天都快黑了,玉器店要打烊了。”

    “没做什么,就是研究研究那幅字。”张天元答道。

    “研究出什么来没有?”徐刚饶有兴趣地问道。

    张天元摇了摇头。

    “切,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得,两万块钱打了水漂儿了!”徐刚耸了耸肩道:“罢了,也别管什么字了,吃饭去,今天晚上吃烤羊肉串怎么样?吃完就回家去吧。”

    张天元此时却没有什么胃口,不是他不饿,而是因为他心里头有事儿,他很想知道这东西到底是谁描摹的,这就像是是魔鬼的**一般,让他无法自拔。

    “刚子,西凤市有没有人对近现代书法家比较熟悉的?”张天元问道。

    徐刚眼睛盯着天花板想了半天,突然叫道:“啊——!”

    “你啊个鬼啊,吓我一跳。”张天元还以为他出什么事儿了呢,白了他一眼道。

    “不是,你还想不想知道你刚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徐刚双手抱在胸前,很是洋洋自得地问道。

    “你认识那样的人?”

    “我当然认识了,而且你也认识的。”徐刚笑道。

    “到底是谁啊,为何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张天元急得是抓耳挠腮,可是徐刚这臭小子却就是故意不说吊着他的胃口。

    “看把你急的,好了,咱们先出去吃东西,一边吃,我再一遍详细地告诉你把。”

    “行!”

    两人出去的时候,关了玉器店的卷帘门,到附近的烤羊肉串摊子上要了十几串羊肉串,又要了两瓶啤酒,这冬天喝啤酒,那也是别有一番感触的。

    “现在可以说了吧?”张天元吃了两口肉,咽下去之后,觉得肚子稍微舒服一点了,才问道。

    徐刚狼吞虎咽地吃了整整两串的羊肉,这才说道:“还记得咱们高一的时候,班里转来的那个同学吗?”

    张天元愣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道:“怎么能不认识呢,那个时候咱们两个还为那女孩子打了一架呢。”

    “对对对,就是那个邬婷玉!啧啧,那叫一个漂亮啊,身材又好,还是大城市来的,全班就她一个人普通话说得溜,声音又特别好听,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好像能勾人魂魄似的。”

    “得得得,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吗?”张天元急忙打断了徐刚的话。

    “怎么没有?没有你会喜欢上她,还跟老子打了一架呢。”徐刚撇了撇嘴道。

    “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了,什么都不懂而已,现在让我见到她,未必会喜欢上她的。”张天元这番话有点违心了,其实从高一一直到大学毕业,他的心中始终都有邬婷玉的影子,甚至大学时候谈的女孩,也跟邬婷玉长得有几分相似。

    “行了吧你,我从来没见过你发那么大火,连我都要揍!”徐刚摆了摆手道:“你也别解释了,我知道你心里头还有她,而且当时她也喜欢你,你们两个那真叫干柴烈火碰到了一块儿,都能燃烧起来了。

    “胡说什么啊,那叫纯洁的同学关系。”

    “还嘴硬?那你告诉我,那个中午,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留在教室,到底干了些什么?至今还是个谜呢。”徐刚问道。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我早就说过了,什么都没干,别把老子想得跟你这家伙一样龌龊。”

    “你啊你,那么好的机会,人家女孩子故意让你留下来陪她的,你却错过了那么好的机会,真得是,注定一辈子撸管!”徐刚摇了摇头道:“你现在一定很后悔吧?她在我们学校就待了两个学期,然后就离开了,直到走的时候,你们两个还在那里搞**,连喜欢的话都没说出口。”

    “她说了……”张天元吐出一口气,狠狠喝了一口啤酒,这才说道:“但那个时候我一心只想好好学习,你知道我爸妈管的很严的,我不能辜负他们,一定是要考上大学的,当时她问我是不是喜欢她,如果是的话就留下来,结果我没能回答,她第二天就走了,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信。”

    “我他妈该说你什么好呢,孬种啊!”徐刚骂道。

    “确实啊,我的确是个孬种,不过那都过去的事情了,别提了,没意思,你不会给我说要找的书法鉴定大师就是邬婷玉吧?”张天元问道,他显然不愿意再回忆往事。

    “不是她,是她母亲!”


重要声明:小说“鉴宝秘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