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鉴宝秘术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涂、母、羊


    “这地方都被组织者包下了,请了场子,在里面的,不是他们的人,就是来这里的拍客或者商人。”赵梁德没有去用组织方提供的茶叶,而是自己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罐,泡了一壶茶给几个人都沏上了。

    看到徐刚怪异的眼光,赵梁德解释道:“倒不是怕危险,组织者每年都要阻止一场拍卖,不可能会害人,除非他们打算捐钱跑路了,我只是喝不惯这里的茶叶而已,你知道的,在悟道村,这舌头都喝叼了。”

    徐刚这才点了点头,放下心来,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人。

    绕着湖边的,大概有二百多个人,大多数穿着打扮都很体面,最差的那也是几十万向上的身家,虽然不算富翁了,但是来这里淘几件自己喜欢的收藏品还是可以的。

    很多人手里边都拿着东西,有的是袋子,有的是箱子,有的是匣子,也有的拿着竹筒。

    估计那些都是这一次要在拍卖会上交易的物件吧。

    张天元手里也拿着一个竹筒,这是他自己那天晚上临摹的米芾的画作,正好赶上这次拍卖会,就打算来试试,看看这赝品到底能值多少钱。

    “喂,瞧那个人,真够得瑟的。”徐刚小声对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顺着徐刚的目光看去,发现就在自己不远处的地方,坐着几个人,当中一个年轻人大概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非常花哨,身上披着一件貂皮大氅,十根手指上全部都戴着戒指,而且那钻石看起来质量还都相当不错。

    脖子上套着金项链,手腕上戴着的还是瑞士名表,一身衣服更是绝对的高档货,应该是服装公司量身定做的为他。

    脚上那双皮鞋,估计也是真正的鳄鱼皮。

    这人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留着大背头,感觉就像是《海贼王》里的克洛克达尔。

    一副墨镜挡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此时他是什么表情,不过一定很享受吧。

    看看他悠然自得地叼着雪茄,旁边左右各搂着一个妙龄女子,就知道了。

    那两个女人不过也就是二十岁左右,张天元好像还认识其中一个,是网上非常有名的一个网络红人,另外一个应该也是属于质量比较高的嫩模了。

    妆画得有点浓,看起来并不舒服,不过香水的气味倒是挺好闻的,应该都是法国进口的好东西吧。

    在中年人的身后,还站着另外两个女人,只不过她们和那两个嫩模不一样,她们身穿黑色的西装,还打着领带,戴着墨镜和白色的手套,一个人手里拿着平板电脑,另外一个人手里拿着手机。

    “我去,不知道还以为是来参加丧事来了呢,什么打扮啊。”徐刚吐槽道,只不过他声音比较小,所以那边的人不可能听到。

    “别管人家了,应该是保镖吧。”张天元摇了摇头,这次赶集日本来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古玩商或者是有钱人的聚会,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家爱怎么打扮那是人家的事情,自己犯不着多管闲事。

    他不在意,不过却有人在意,坐在那中年人附近不远处的,是两个老外,一头的金毛,一看就知道了,两个人用英文交流着,还时不时朝那个中年人看一看,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这个凉亭并不大,可以容纳也就是十来个人,所以张天元都大概观察了一下,再远处的他就懒得去看了,还要浪费地气。

    凉亭之中其余的人,有的在喝茶,有的在聊天,似乎大家都很熟悉,有四个人围着一位看起来得有七八十岁的老者,显得毕恭毕敬地样子,似乎在请教着是那么。

    在最靠近张天元的地方,还有一位老者,不过是个女的,六十岁左右,拄着龙头拐杖,旁边还站着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妇女,这妇女看起来应该有快四十了吧,但是保养的好,所以还是颇有几分姿色的,再加上她那副眼镜带给她的知性美,反正看起来比那两个嫩模更顺眼一些。

    最起码张天元是这么认为的。

    凉亭之中还有人在走动,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应该是负责维持秩序的,他们尽量不去打扰客人,只在不妨碍众人的地方游走,看起来也是经过训练的。

    蛇麟坐下之后,就在品茶,赵梁德也是颇为享受自己带来的茶叶,只有徐刚这货不懂得品茶的滋味,坐得不耐烦了,便站起来想要去溜达一下。

    刚起身,就忽然间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几个人的陪同之下走了过来,直接就奔着那位老者而去了。

    “涂老,今天真是多有怠慢,多有怠慢啊,要是知道您老要来,鄙人一定是要亲自去迎接的。”

    那老者捏了捏自己的胡子,冷冷说道:“羊羔子,你少假惺惺了,怕是心里头恨不得我这老不死的永远别来吧,上一回砸了你好几单生意哦,嘿嘿。”

    “那就是这一次交易的组织者之一,名字叫羊易俊,那个涂老叫涂寿是南都有名的鉴定大师,上一次的交易会,我听父亲说羊易俊本来有几件赝品都要拍出天价了,结果被涂老给阻止了,所以一直对涂老很是不满。”赵梁德压低了声音给众人介绍了起来。

    “还有姓羊的人?”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还有姓母的人呢,瞧见那个大背头了吗,他的名字就叫母仪!”

    “哈哈哈,母仪,哈哈哈哈,母仪,还母仪天下呢,这什么鬼名字啊。”徐刚不是张天元,这家伙总是大大咧咧的样子,听到赵梁德的话,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引得那大背头恶狠狠地瞪了过来。

    徐刚却丝毫不惧他,也是回瞪了过去,这货也是当过兵的人啊,从小又跟张天元这个二杆子一块儿长大,学到了张天元的那股子狠劲,据说当兵刚去,就把人家老兵打得卧床不起了,跟这货斗狠,他真是一点都不怕的。

    那大背头见徐刚竟然不怕自己,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却不再理会了,而是回头对身后的保镖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又在那里抽他的雪茄了。

    “刚子你小心点,那家伙说让保镖事后料理你。”张天元提醒道。

    “料理我?我还剁了他呢。”徐刚不屑地说道:“咦,不对啊,那么远,你丫是顺风耳啊,听得到他说话?”

    “我看口型不行啊?”张天元一脸你少见多怪的表情。

    “得,行行行,反正啊,你小子身上的秘密太多,我也习惯了。”徐刚耸了耸肩,笑道,也不去理会那个大背头了。

    此时却听那大背头旁边的一个女的娇滴滴地说道:“母哥哥,别生气,生气伤身,我给您揉揉,消消气,不跟那种人一般见识,就是个土包子,知道什么。”

    那女的说这话,一只手很不老实地就在大背头母仪的身上游走了起来,这一幕,看得徐刚整个目瞪口呆。

    “我靠,见过恶心的,咋就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呢,瞎了我的钛金狗眼了。”徐刚这一次没大声说,只是对张天元发了发牢骚道。

    “行了,管别人闲事干什么,虽然我听着也觉得有点恶心,但那是人家的自由。”张天元一般不喜欢多管闲事,但别人最好别来找他的麻烦,不然他可就会从天使变成恶魔的。

    那个涂老却和张天元不一样,好像天生就是习惯管闲事的,冲着羊易俊说道:“羊羔子,你瞧瞧,瞧瞧那什么玩意儿啊,那种人他懂古玩吗?真是丢人现眼,什么人都敢往里面领,逆转和小子以前不错啊,怎么现在钻钱眼里了?”

    羊易俊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快,不过很快就又消失了,他笑了笑道:“涂老,你管他懂不懂欣赏呢,总之出得起钱就行了,这是交易会,又不是鉴赏会,您说是吧?”

    “哼,得,老头子我懒得管这破事儿,只是你这拍卖会怎么还不开始?眼看着都快到午饭时间了,你想让大家伙都饿着肚子投拍吗?”

    羊易俊看了看时间,确实有些晚了,急忙解释道:“涂老,诸位多多体谅啊,因为这一次的规模比较大,所以准备工作做得时间长了一些,现在人还没到齐,不能仓促开始,因为没到的,不是拿着压箱底的宝贝的,就是颇有地位的人,咱也惹不起啊,如果诸位饿了,我们有准备免费的点心,大家可以先吃一点。”

    “嘿嘿,还有你惹不起的人?”涂老冷笑着看了羊易俊一眼道:“你羊羔子谁惹不起?就算是南都首富赵神罗都得给你七分薄面吧,难道这一次他要来?我可是听说赵神罗病入膏肓没救了啊。”

    这老头果然有点毒舌啊,怎么练赵神罗也给骂里面去了。

    张天元就有点不乐意了,他跟赵神罗已经是结拜兄弟了,总不能听凭别人说自己兄长的坏话吧,于是也淡淡笑道:“赵大哥只怕要比某些七八十岁的人活得更久一些。”

    “对对对,老棺材板子,你知道个屁啊,赵大哥寻到了神医,病都痊愈了,只是恢复还得一段时间,绝对比你活得更久。”徐刚就没有张天元那么客气了,这话说得可算是非常难听了。

    涂寿胡子气得都飞了起来,狠狠将胡子揪下一根来,怒道:“羊羔子,你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一点尊老的观念都没有,这些年轻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也懂什么叫古玩?”


重要声明:小说“鉴宝秘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