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鉴宝秘术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印刷品也要买?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山阴张侯。”

    “你在说什么?”听到张天元神神叨叨地念着,徐刚忍不住问道。

    “这幅字的内容,大概意思是说‘王羲之拜上:快雪过后天气放晴,佳妙。想必你可安好。事情没有结果,心里郁结,不详说。王羲之拜上,山阴张侯启。’”张天元回答道。

    “这种东西谁都可以临摹,没什么意思,你倒是看看那东西是真是假啊,或者说,是什么时候的临摹品,就按照你说的,如果是唐代的精致临摹品的话,便可以当作真迹了,不是吗?”徐刚问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着急去动用六字真诀鉴定,他想要看看自己单凭眼力可以判断到什么程度,也算是玩一玩吧,不然鉴赏还有什么意思。

    从书法特点上来说《快雪时晴帖》虽短短二十余字,却显其和谐中妙合造化的意境,于行书中带有楷书笔意。

    前后两次“顿首”作连笔草书,第二行“果为”也作连笔。此书以圆笔藏锋为主,神态自如,从容不迫,起笔收笔,转换提按,似山蕴玉,虽不外耀锋芒而精神内涵,骨力中藏,识者有“圆劲古雅,意致优闲逸裕,味之深不可测”之评。

    而其平和简静,从容中道而以韵胜的书风已成为晋人之书的特色。

    看到这里,张天元不禁有些困惑了,怎么越看这东西越像是真迹啊,不仅有王羲之书法的神韵,而且落笔恰到好处,临摹的痕迹几乎没有。

    当然,他是不能十分肯定的,毕竟离开了六字真诀,他的鉴定能力也就是一般而已,虽说不能算一窍不通,但绝对算不上大师,这鉴定,也只能自己心里头想想而已,说出来怕是要贻笑大方了。

    其实最关键的还是张天元知道《快雪时晴帖》的最佳仿品如今只有一幅,目前还在台·北博物院收藏者呢,那是唐代书法家临摹的,用的是双钩填廓法。

    所谓双钩填廓法,指的就是用一张透明的薄纸或是涂了蜡的纸,铺在原作上描出轮廓再将它描在要复制的纸上,然后按原样用墨填写。这样的复制品几乎与原迹一样,保持了原作的神韵。

    在当代,这种临摹作品几乎可以称为真迹了,关键是王羲之为东晋时人,距今有一千多年了,写在纸上的东西如果没有特殊的保存方式很难保存到现在的,这件临摹作品因为距离王羲之的年代最近,再加上又是唯一的一件,故而被当成真迹也可以理解。

    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利用地气鉴定一下,忽然就听到涂寿在那里调侃羊易俊了:“羊羔子,你是不是都当这里的人傻呢?你要是拿米芾的字,拿明清两代书法家的字来拍,或许还能引起轰动,拿王羲之的字?你脑子有坑吧,这东西不看就知道是假的,不仅不是真迹,而且连上乘的临摹作品都不算,我告诉你吧,除非那位宝主把台·北博物院那件东西盗出来了,否则你赶紧把这烂东西收起来吧,别丢人现眼了。”

    涂寿这一次连那字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从自己的经验和那幅字所用纸张的崭新程度来判断的,因为他对于垃圾,一向不怎么愿意开眼的,免得污染了自己的眼睛。

    就好像之前张天元那幅临摹的米芾画作,他一开始也懒得去看的,后来要不是那个脚盆人先出价了,他真得是不屑一顾的。

    羊易俊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苦笑道:“毕竟人家宝主都拿来了,我也不好拒绝,实话说,我是不太清楚王羲之的事情,所以闹出笑话大家也别太见外,喜欢的可以上来仔细看看,然后多少钱起拍,咱们好商量,好商量。”

    说完这句话,羊易俊就吩咐礼仪小姐先带着众人一起看那幅字,他则去了后台与那宝主讨论这幅字的起拍价。因为原来定的可是起拍价一千万,这要真喊出来,按就闹了大笑话了。

    奈何涂寿已经做出了基调,那些大师也都觉得自己挺有地位的,不屑去看一幅低劣的临摹之作,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去看。

    等涂寿回来的时候,看到冷冷清清的展台,脸色有点难看,无奈之下,他把跟宝主商量的一万起拍价再次降低了标准,干脆狠下心来说道:“这幅字一千块起拍,喜欢的就可以拿走了。”

    然而即使如此,还是无人问津。

    甚至有人冷嘲热讽道:“一千块?呵呵,我们喜欢这种低劣的临摹作品的话,还不如请当代的书法大家帮忙写一幅呢,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要买了这东西,我们可是会被行内人笑话的。”

    “算是给我羊易俊一个面子,最起码几位大家帮忙鉴定一下如何?给个估价也好,免得宝主下不来台。”听羊易俊这话,似乎这幅字的宝主还是个有地位的人,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百般维护了,直接扔了这幅字继续进行下面的拍卖就是了。

    台下有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走了上去,甚至还装模作样地用放大镜观察了一番,最后都是纷纷摇头,回到了座位上,不说话了。

    “估价……”

    “羊老板,我不瞒你,这东西其实是一件动过心思的印刷品!”一个鉴定师叹了口气道:“正因为是印刷品,所以如果站远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东西跟真得似的,最起码从行文来看非常出色,但这可以骗过一般人,却骗不过我们,你真得还要我们估价吗?”

    羊易俊一听这话,就直接黑了脸了,印刷品!居然他妈是印刷品!这东西估计也就值几百块,甚至几十块,这拿出来拍卖,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啊,他真想揍那个宝主一顿,可是考虑到对方的身份,他又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亏看起来只能自己认了,谁让自己不懂字画呢,看起来以后得好好恶补一下这方面的常识了。

    他气愤地抓起画就要往地上摔,却听台下有人说道:“羊老板,不如借我一观如何?”

    羊易俊纳闷地抬头看去,就发现说话的人居然是张天元。

    开拍之前,他是瞧不起张天元的,不过自从有了张天元那幅临摹之作拍出的五十二万高价之后,他对这个年轻人也有了些许的敬意最起码不会那么小看了。

    “你确定要看,这可是印刷品。”羊易俊说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晚辈从未去过宝岛,故而也未曾见过那件精品《快雪时晴帖》,虽有临摹之意,却苦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今这虽然是印刷品,但应该和那件精品在行文方面是一模一样的吧,我借来一观,不碍事吧?”

    他这话说得很合理,羊易俊这只老狐狸都听不出里面的猫腻来,于是停止了要扔的动作,有些为难地说道:“这若是我的东西,白送给张老板也可以,不过这毕竟是有主的,宝主说了,就算是印刷品,低于一千他也不会卖的,哪怕扔了都不会卖的。”

    张天元依旧面露笑意道:“请容我先看看,看过之后,若是满意,一千块不算什么,我只是小辈而已,没什么名气可以损,买到一件印刷品也正常。”

    他嘴里头这么说,但其实内心深处却是翻江倒海,已经非常激动了。

    因为就在涂寿对这幅字下了定义之后,他便利用六字真诀的寻字诀稍微尝试了一下,竟然发现有强烈的反应。

    寻字诀和鉴字诀不一样。

    鉴字诀可以鉴定宝物的真伪,甚至是年代、来历、估价。

    而寻字诀最可怕的就是可以和宝物产生联系,只要开启寻字诀,那方圆二百米以内的宝物,就逃不出张天元的地气感应了。

    他别的可以不相信,但寻字诀的反应绝对不能不信,虽然现在他还没有看出来这幅字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想来一定不会简单的,那几个鉴定大师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鉴定结果不会是空穴来风,肯定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说明这幅字的确是印刷品。

    矛盾之下,张天元更宁愿相信自己的寻字诀,因为他曾经也遇到过这种事情,就是在《上阳台帖》里面发现了宝藏的地图,之后找到了那八枚田黄石的真仙印玺,这一次为何就不能呢?

    “哎呀羊老板,他要看你就让它看啊,简直浪费时间,我们还要进行下面的拍卖呢。”有人等不及了,大声喊道。

    这些人完全把张天元当成了某家的公子哥了,因为能跟赵梁德在一起的,肯定是有地位的公子哥啊,而且那么年轻,不可能是鉴定大师的,也只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了。

    徐刚这一次倒是没有去阻止张天元,他知道自己这兄弟鬼门道多,既然看中了别人都瞧不上的东西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说不定有蒙对了一件稀世珍品呢。

    张天元没有管别人鄙夷或者厌恶的目光,你们拍不拍关我屁事,既然是拍卖会,那谁都有鉴赏宝物的资格和时间。

    他现在最关键的是想压制住自己内心那翻腾的激动之浪啊,生怕暴露了自己那兴奋的心情,到时候反而被别人抢了先去了。

    涂寿如今对张天元是有那么一些好感的,所以见张天元真对那印刷品有意思,便开口道:“小娃娃,喜欢那种印刷品,外面随便都可以买到,不用在这里吃亏的。”

    羊易俊有些火了,怒道:“涂老,你不买就算了,别影响别人做生意行吗?既然知道这是印刷品还买,那就不算我羊易俊骗人,你着急个什么劲。”


重要声明:小说“鉴宝秘术”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