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邪神旌旗 降临 第四十五章


    灰黑色的戈壁滩上,到处都是凌乱的碎石,偶尔有一下杂草或者灌木生长在碎石中间,也都低低矮矮,仿佛一个个弯着腰匍匐在地上的人,被生活的重负压得抬不起头来。

    往远处看,西北方的地平线附近,巍峨的荒芜山脉已经只是天地间的一抹长长黑影,而其它的任何方向,都只能看到蓝天黑地,随着距离增加,天渐渐不怎么蓝,地也渐渐不怎么黑,到最后天是灰色地也是灰色,迷蒙的灰色连在一起,看不出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这就是大戈壁,主位面三大沙漠之一。

    在被称之为“主位面”的这片大陆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沙漠。其中三片特别大,分别位于大陆的西北、东北和东南。

    西北的叫大戈壁,特点是石块极多,而且除了沙漠中央地区之外,大多数地区其实没多少沙子,完全以灰黑色的碎石荒滩为主。这里多狂风沙暴,被称作“黑风暴”的沙暴一旦掀起,就连传奇强者也要落荒而逃。因为它的缘故,西边荒芜山脉和东边荒野帝国之间被完全隔断,只有最不怕死的商人才敢在观测天气的法术辅助下试图穿越它,以谋求暴利——虽然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在出发之后了无音讯,再也不见踪迹。

    东北的叫死陨沙漠,这片沙漠有些狭长,沿着海岸线分布,北邻群龙山脉,向南则衍生到了蓝月亮王国的境内,刚好把神圣天使王国和大海分隔开。据说很久很久之前,世上并没有这片沙漠,神圣天使王国的大军和海族大军在这片狭长的海岸线上激战,双方的神祇也纷纷下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沿海数百里就化成了一片灰黄色的沙漠。直到今天,还常常有人在沙漠里面看到巨大的骸骨和残破的兵器,更有许多恐怖的魔物在其中出没,“死亡”与“陨落”的名字,由此而来。

    东南方的沙漠叫做黄金沙漠,算是三大沙漠里面最人畜无害的。这里既没有恐怖的沙暴也没有恐怖的魔物,只有蓝蓝的天和金色的沙,沙子极细,在阳光下犹如黄金一般灿烂。站在沙漠边缘,看太阳从天和沙相连接的地平线升起或者落下,是举世闻名的美景。然而这处沙漠极为贫瘠,沙漠中几乎找不到任何水源,即使有法术确定坐标而不至于迷路,光是渴和热,就足以致命。

    隋雄要前往秘法塔联邦,就要先穿越荒芜山脉,再穿过一段大戈壁,沿着灰石山脉一路向南,穿过古木荒沼泽,翻过断云山脉,再穿过太古森林,然后才能抵达。

    这条路上处处危机四伏,正常人敢这么走的绝对是活腻了,就算资深冒险者们也要闻之变色。一般情况下,要从秘法塔联邦到西北四镇,最靠谱的办法是乘船出海,一路沿着海岸线航行,最后在金币联邦北部改为陆行,穿过荒芜山脉南方的缺口,抵达黑麦镇。

    但那条路要兜一个巨大的圈子,而且海上航行一样有许多风险。虽然隋雄不怕海上的风险,可他也同样不怕陆上的风险,反正他的行进方式是飞而不是走,道路崎岖对他的影响很有限,所以经过一番考虑,他还是选择了走直线。

    毕竟……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嘛。

    走直线,是强者特有的权利。

    隋雄的化身浮在大概上百米的空中,不急不慢地朝着南而略偏东的方向飞去。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停下来,施展法术确定目前的坐标,然后继续前进。

    他要去的是位于秘法塔联邦中西部的一个小城,名字叫金塔。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城市中央矗立着一尊金色的魔法塔——秘法塔联邦本质上就是一个个围绕着魔法塔建设的城镇之间的联邦,这里的居民们都是法师的仆从和弟子,而能够担任官员的,就算不是施法者,也是施法者的亲戚。“法师之国”的名称,由此而来。

    不过那是当年联邦草创时候的事情了,经过了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如今的法师之国已经不再那么纯粹,多了许多的官僚和贵族。

    比方说,某高级法师的亲眷,他们总是要获得权力地位的吧。某传奇法师弟子的弟子们,总是要有地方安置的吧。上代人努力了,下代人理所当然应该可以继承权力地位嘛……

    撒旦原本是金塔城的一个天才少年,前途一片光明。但自从和一个虽然没什么法师天赋,却有一位高级法师爷爷的少年发生冲突之后,他的前途就变得黯淡起来。过了一段处处碰壁的生活之后,他终于放弃了在故乡安心发展的幻想,离开家乡,成为了一名冒险者。

    那已经是……差不多十年前的事情了。

    十年的流浪和冒险,让他告别了少年的青涩,成长为一个年青却很老练的冒险者,也踏入了中级魔法师的境界。

    但如果当初没有被迫离开家乡的话,或许他只需要五年,就能成长到现在的水平。

    当他说起这事的时候,乍看上去似乎已经将昔日的恩怨都看开了,可隋雄却能够通过灵魂的感应,清楚地感觉到他内心的愤恨和不甘。

    毕竟……当初那件事,他唯一的错误就是帮助了不该帮助的人,打扰了那位少爷的取乐。

    撒旦并没有把这些事情说出来,然而他既然已经信仰了隋雄,他的心灵对于隋雄就是不设防的,当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犹如潮水一般涌上心头的时候,隋雄甚至不用刻意窥探,就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一幕幕景象。

    于是,他暗暗下了个决定,要趁着这次旅行,帮自己的信徒把恩怨了解。

    不,就算撒旦不是他的信徒,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他就不会不管。

    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如果没人管的话,那么还有水母大神可以管。

    喏,水母大神这不就出动了嘛。

    大概是运气特别好的缘故,隋雄在天上飞了差不多一整天,也已经接近了大戈壁的边缘地区——毕竟他的路线并不需要横贯大戈壁,只是要从贴近边缘的地方穿过而已。

    天边的夕阳已经落山,失去了阳光的温暖,地面的温度正在迅速下降。大戈壁的黑夜,寒冷程度比起北方的冰原也毫不逊色。

    不过黑夜有弊也有利,在这冰冷的夜里,大多数危险的毒虫都会陷入沉睡,最危险的沙暴也不很少在夜里发生,只要小心戒备那些夜晚出没的魔物,昼伏夜行反而会比较安全。

    隋雄静静地浮在空中,其实他并不需要休息,但长久以来的习惯,让他还是喜欢在黑夜降临的时候休息,享受这身为人类时候不可或缺的安睡。

    今晚月色不错,浮游水母将身体尽可能伸展开,趁着休息的时间充分吸收月光。在它的周围,魔力形成了庞大的漩涡,这个漩涡将周围数百米内的魔力都收集了过来,如果有具备魔力视觉的生物向天空看去,必定会被这奇异的景象吓一跳。

    对隋雄来说,这既是休息,也是进餐,更是修炼。

    就在他安静地享受休息时,突然听到地面上传来了追逐奔跑的声音。循声看去,却是一群惊慌失措的人们,正在被一个骑着独角迅龙的黑衣男子追杀。

    隋雄一愣,正打算赶去救人,却又停了下来。

    他注意到那些被追杀的人身上,有不止一个脖子上都挂着奇怪的项链,项链是用一粒粒骨头串联起来的,而被众人围在中间,显然是首脑的那个,他脖子上的项链,分明是用一截一截人手指串成!

    灵魂的触须展开,在那神祇的视线内,隋雄看到了一个个哭泣的灵魂,正缠绕在那些项链上,哀嚎着无法离开。

    “猎杀者……狩猎与屠杀之神的信徒。以‘人’作为猎物的邪恶之徒,其中不少人都兼职做杀手……”作为常见的邪恶势力,隋雄一眼就认出了那些家伙们的来历——毕竟他们脖子上的“猎杀者项链”实在是太过明显的证据,任何一个有冒险经验的人都不会认错。

    隋雄虽然没有冒险经验,但救赎之神的资料里面也提到了这个邪恶组织:他们是狩猎与屠杀之神信徒里面最为凶残的一支,信奉“狩猎同类才能取悦神灵”的荒谬观点,热衷于杀害同族,举行残酷的血祭。而他们脖子上挂着的项链,就是被他们杀害和献祭的牺牲品们身上的残留。借助这项链的力量,他们将死者的灵魂束缚、折磨,以此作为荣誉和强大的象征,并由此衍生出了几个颇具威力的法术。

    毫无疑问,即使在恶棍里面,“猎杀者”们也属于最为凶残可怖的一支。既然今天遇到了,隋雄就不打算让他们再看到明天的太阳!

    而追在他们后面的那个黑衣男子却也不是并非善良君子,他的身上虽然没有冤魂缭绕,但在特殊法术“阵营鉴定之眼”看来,却呈现出鲜艳而旺盛的红色,显然是个凶暴好斗、杀人无数的狠角色。

    顺便说一句,用“阵营鉴定之眼”看那些“猎杀者”们,看到的是一片涌动的乌黑,浑浊不堪,简直令人作呕!

    隋雄猜测,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大概就是黑道上常常上演的戏码——黑吃黑。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旌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