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邪神旌旗 降临 第五十章


    四个年轻人的基础很扎实,彼此间的默契和信任也很出色,这让他们把自身实力充分地发挥了出来,即使面对着远比自己强大的对手,也坚持了许久。

    但这并不能改变双方的强弱对比,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施法者的力量不断消耗,情况就越发的不利。

    当月亮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到了极限。

    “我的法力快要用完了。”满脸汗水的牧师突然说,“最多再用一两个恢复法术,没办法更多了。”

    而这个时候,射手早已用完了随身携带的箭矢,全靠从地上捡回之前射出的箭支,才能够继续战斗。

    至于法师,作为四个人里面年纪最小实力也最差的那个,他早已耗尽了法力,精疲力竭地趴在树上气喘如牛。法力耗尽带来的眩晕和头疼,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可怜兮兮的惨笑告诉大家,自己绝对不可能有力量逃跑。

    战士苦笑一声,说:“那么这样吧,我来断后,你们倆就撤退吧,日后有机会,杀了这老熊给我们报仇就好。”

    他们显然非常熟稔,甚至于不用说名字,互相就都知道说的是谁。

    牧师顿时怒了,大叫:“身为辉煌之主(人族主神)的下仆,我怎么可能做出抛弃同伴逃跑的事情来!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只是暂时撤退罢了。”战士勉强笑了笑,劝道,“打仗嘛,总是有进攻的时候,也有撤退的时候。我让你撤,是因为你有把握能够带着同伴一起活着离开。如果你断后,我撤退的话,我可没这个自信啊!”

    不善言辞的牧师被说得哑口无言,只是固执地摇头,决不答应。

    双方争执不下,那巨熊可不会老老实实等他们慢慢交涉,眼见敌人似乎有些分心,立刻加大了攻击的力量,抓住破绽猛攻。只一下,就把牧师连人带盾轰飞出去,坚固的盾牌上甚至都出现了裂纹,牧师本人更是因为没来得及好好发力而岔了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糟糕!”战士大惊,急忙挥动长剑,想要吸引巨熊的注意力,争取时间让射手救援牧师。可巨熊此刻已经也施展出了类似狂暴的手段来,短时间内力量大增,双爪狠狠地砸下,一个猛烈扑击,饶是他做出了比较恰当的应对,用盾牌将攻击的力量斜着卸去,但仅剩的那些力量已经让他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好几步,终于还是没能站住,摔倒在地。

    人摔倒了,他的心也随之沉了下去。

    完了!

    巨熊怒吼一声,朝他扑了过来,可他却觉得浑身酸痛,连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等死。

    就在这时,一声冷笑从附近传来,只见一道灰色的身影刹那间跨过至少几十步的距离,抢在巨熊前面冲了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巨熊怒吼着,四爪着地,飞奔而来,转眼到了眼前。

    等待它的,是一道明亮的剑光。

    剑光闪过,血花四溅,巨熊冲刺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一头撞在旁边的树上,伤口崩裂,鲜血喷得犹如泉水一般。

    直到这时,战士才看清了那个斩杀巨熊拯救自己和同伴的恩人——他中等身材、相貌英俊,但眉目间却有种略觉怪异的过分完美感觉,让人觉得像是画像或者雕像,不像个活人。这人身材不高,穿着一身轻便的黑色皮甲,背后背着长枪,手上提着还在滴血的长剑,无论皮甲、长枪还是长剑都在昏暗之中散发出微光,一眼就看得出是强力而昂贵的附魔武器。

    枪、剑、冲锋,这位恩人显然是一位骑士。不过和那些穿着重铠的骑士不同,身穿皮甲的他应该是强调机动力和攻击力的那种。

    虽然一下子冲刺了这么远,又一剑斩杀了恐怖的巨熊,可这位强大的骑士脸上没有半点汗珠,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乱。长长地吐了口气之后,就完全恢复了平静,好像刚才那惊人的一幕根本和他无关,他只是路过观光而已。

    他旁若无人地走到还没完全断气的巨熊面前,在巨熊厚厚的皮毛上将长剑上的血迹擦去,然后插回剑鞘。接下来看也没看这边,就径直朝着远处走去。

    救人、杀熊,对他来说似乎完全不值一提。

    “这……这位骑士……请接受我们的……我们的感激……”还是牧师先回过神来,忍着胸口的刺痛,高声叫喊。

    那位黑甲骑士停住了步伐,却没有回头,而是朝着他们挥了挥手。

    “你们做得很不错,但以后还要多谨慎一些,多向那些老前辈们问问,学习他们的经验。”他用清朗而有力的声音说,“继续加油吧,早晚有一天,你们也能挥出这样一剑!”

    说完,他就不再停留,径自远去,只留下胸中充满感激和憧憬的四位冒险者,和那只终于完全断了气的巨熊。

    过了许久,心潮澎湃的战士忍不住大声说:“我决定了!回去之后我要继续勤学苦练,争取早日能够挥出他那样的剑来!”

    “我也要努力修炼,还要多多帮助他人,就像他无私地帮助我们一样!”牧师紧握着圣徽,心中满是真善美的感动。

    “我也要加油啊!不够努力的话,日后连报答他的资格都没有呢!”射手笑着说,“受人救命之恩而不报,可不是我的风格!”

    最后,趴在树上没力气爬不下来的法师也大声说:“我……我也要加油!”

    四个好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都狼狈不堪,却在彼此的脸上、眼中,看到了燃起的光芒。

    “这四个小家伙要是不死的话,日后没准会有大成就。”雷一路上都很沉默,回到宿营地之后,他没有忙着休息,而是沉声说,“我能看得出来,他们很有才华!”

    “拯救他人,被人感激,感觉如何?”隋雄笑着问。

    雷想了好一会儿,摇摇头:“有些无聊。但能够遇到四个不错的年轻人,倒也不算浪费时间。”

    说完,他就用毛毯裹住身体,躺下睡觉了。

    隋雄浮在空中,注视着他那明显不过的“熟睡”模样,忍不住又笑了。

    他又施展了一次阵营鉴定之眼,雷的身上依然一片红光,可颜色却比当初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淡了许多,不再那样狰狞凶恶,反而稍稍有了些许温和之意。

    第二天,他们顺利地走出了灰石山脉,踏入了金币联邦境内。

    金币联邦是位于主位面大陆西部的大国,这个国家以商业立国,最初就是商人们的国度。他们和荒野帝国的兽人们做生意,和古木荒沼的鳞族做生意,和苍茫大海上的鱼人做生意,甚至还通过海路和南方数千里外的雷霆公国、秘法塔联邦和达卡商盟做生意。自从西北四镇发展起来之后,他们做生意的对象又增加了那群在灰烬森林和荒芜山脉边缘安家立业的开拓者们。

    这个国家由数十个大大小小的贵族领地组成,但商人的地位也一样的高。事实上在这个国家,一个商人如果拥有和男爵一样的财富,那他就被视作男爵;拥有和子爵一样的财富,就被视作子爵;拥有和伯爵一样的财富,就被视作伯爵;要是财富多得堪比侯爵,那当然就可以被视作侯爵。

    ——公爵是不行的,因为这个国家没有公爵。

    在这个国家,从上到下,都充满着对财富的渴望和追求。这既造就了无数用于冒险和开拓的好汉,也使得平民们在各种高昂的税收下辛苦不堪。那群正在罗德的安排下聚集起来的开拓者,大多就是由这两种人组成。

    不过罗德招募开拓者是在金币联邦北部的事情,而隋雄和雷现在位于金币联邦的最东边,距离远着呢。

    进入金币联邦之后,生活环境的确比在灰石山脉里面强多了。那天晚上,终于睡到了旅馆床铺上的雷满足得哈哈大笑,隋雄也趁机给他大灌心灵鸡汤,大谈“知足常乐”的道理。

    不知道是因为心情好呢,还是的确有所感触,这次雷没有反驳,笑了笑,安安稳稳地睡了。

    但是第二天,当他在路上看到几个干瘪的饿殍时,却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地方的领主不太称职。”他说。

    隋雄也暗暗摇头,他知道在这世界类似欧洲中世纪的生产力水平下,饿死人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但亲眼见到僵死的饿殍,依然很不舒服。

    浮游水母缓缓飘到干瘪的尸体们面前,挥动触手,蓝白色的寒光落下,将这些生前困顿到极点的人们最后的残骸化作细碎的冰屑,最终融入大地。

    他们的灵魂早已不在,就算是伟大的神祇,也只能让他们入土为安而已。

    又走了一段路,路边又出现了饿殍。

    这下雷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他环顾着周围还算茂盛的农田,眼中甚至露出了恼火的意思。

    “明明田地不错,附近还有森林和山脉,怎么会饿死这么多人!”

    “看来这地方的领主有点问题啊……”隋雄将这些饿殍也下葬了,低声说,“不如我们去调查调查吧?”

    “有什么好调查的?”雷冷笑一声,反问,“如果调查的结果证明统治这里的是一个残暴的领主,虚空假面陛下您难道要亲自出手惩罚他吗?先说明,我是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和一位领主作对的,这等于挑衅所有的贵族,我可不是疯子!”

    “你连神祇都敢招惹,还有什么不敢的?”

    “挑衅所有的贵族,可比招惹一位神祇麻烦多了……”

    就这么走着说着,他们渐渐靠近了一条从森林中流出的河流。正当雷寻找桥梁想要渡河的时候,却又听到了求救的声音……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旌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