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邪神旌旗 降临 第八十七章


    面对隋雄根本已经称得上是挑衅的做法,保镖眼中怒气一闪,却立刻压了下去。

    能够一瞬间施展出变形术的“宠物”,其主人绝非什么好对付的角色。身为法师之国的服务业者,这位帅气的保镖当然是有一定眼力的,所以他马上就放弃了原本的打算,非但没有怒而动武,反而陪着笑脸,客客气气地将隋雄他们迎进了门,招待他们进了包厢,然后好酒好菜流水一般地送了上来。

    这一番变化,真是前倨后恭,一副小人嘴脸。

    不得不承认,这家饭店能够被旅馆的服务员赞誉为“绿树城最好的饭店”的确是有理由的。一道道酒菜虽然分量都不多,但口味的确不同凡响,或精致或独特,各种风格都应有尽有。实实在在的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当然,价格也是一样的上档次。

    好在隋雄他们有钱,倒也不在乎价格。

    “嘿,果然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换了身衣服,待遇立刻就不同了!”隋雄吃得兴高采烈,笑呵呵地说,“还是有钱好啊!穿华美的衣服,吃精致的菜肴——而且不用在乎钱,可以随便吃。尤其是想起那家伙当时的表情,美食也额外多增加了几分味道啊!”

    雷却没他这么开朗,不仅吃得不多,而且还不时地朝着窗户外面看去,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雷,你今天兴致不大好啊。怎么连胃口都变小了?”隋雄指了指模样很优雅但吃得飞快的丝蒂尔,“你看看你,居然比丝蒂尔吃得还少……”

    雷叹了口气:“我怕吃多了等一下战斗的时候不方便啊!”

    “啊?战斗?”

    话音未落,魔法阵的光芒陡然升起,将整个包厢完全罩住。

    随着魔法的光芒,整个包厢里面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一般。然后包厢的门就打开了,那帅气保镖带着四个满脸横肉的壮汉走了进来。

    “也不打听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敢来捣乱!”保镖冷哼一声,“给我打!那对男女略微意思一下就行,把那大块头打断一条腿再说!”

    壮汉们刚要走过来,本该被禁锢住动弹不得的隋雄却突然开口了。

    “这个魔法阵的成本不低,激活一次怕是相当于施展高级法术了吧?”

    壮汉们大吃一惊,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么多年来,他们不止一次见过来捣乱的,却从没见过被禁锢住还能说话的。

    那帅哥保镖倒是反应很快,二话不说直接转头就跑,但他才跑了半步,就被一条从背后袭来的触手捆住,拖了回来。

    而这个时候,壮汉们也已经被一条条触手捆住,犹如一群待宰的生猪一般,堆在地上。

    将左手五指变成五条触手,把保镖和四个壮汉全都捆住的隋雄冷笑一声,右手打了个响指。笼罩包厢的魔法阵发出玻璃破碎一般的响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了,让我们来真诚地交流一下吧。”他随手一挥,又一条触手伸展出去,将房门关上,然后摇身一变,变回了水母的模样。

    只是,出现在保镖和诸位打手面前的,不再是一个可以当帽子用的小水母,而是一个能把大活人吞下去的巨型水母!

    “你们这店真的很有层次!”隋雄说,“酒菜很好,我很满意。魔法阵也做得不错,我很满意。唯独不满意的是饭后的助兴节目——人家都是找美女来跳舞,你们拍几个壮汉来干什么?”

    “其实壮汉跳舞也不错。”丝蒂尔说。

    隋雄用触手卷起一大块肉,塞进了她的嘴里。

    “那么,咱们谈谈吧。”隋雄转过头,对又害怕又尴尬的饭店五人组说,“虽然我们之间是有那么一点点矛盾,但居然就为这点矛盾动用那么高端的魔法阵?我觉得这事有点离奇,很不合理!你们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说着,他很随意地用触手卷起一根手腕粗的兽骨,送到嘴边嘎嘣一声咬断,咯吱咯吱地咀嚼起来,简直就像是吃咸饼干似的。

    这场面吓得打手们一个个双股战战,要不是还有那么一点点骨气,只怕连尿都要吓出来了。好在那个帅哥保镖总算比他们多了一些胆气,虽然也怕得要命,却还是壮着胆子回答:“敢来我们饭店闹事的,一向要狠狠打击。不惜代价,一定要把他们的气焰打下去!要知道我们树大招风,不用狠辣手段震慑四方,早就被人取而代之了!”

    “这么说似乎也有道理……”隋雄沉吟,陷入了思索。

    “别信他的屁话!”雷看见隋雄似乎要被忽悠住了,冷笑一声,说道,“我跟你打个赌,他们这饭店的老板,背后肯定起码有个高级法师做靠山,没准就是绿树魔法塔当代的主人。只要靠山不倒,就算他们老老实实客客气气的,也没有谁真的敢把他们怎么样。他们之所以用那种借口,无非是欺骗那些对于秘法塔联邦不够了解的外地人罢了!”

    “但他并没说谎。”隋雄说,“这一点可以确定。”

    “骗人并不一定非要说谎不可。”雷淡淡地说,“话说半截也好,九真一假也好,总之要骗人的话,实在是太容易了。您不能太过依赖自己的能力,应该多多了解人情世故——法术固然是好东西,但智慧比法术更重要!”

    “说得好!智慧比法术更重要!”伴随着鼓掌声,紧闭的房门被再次推开,一个不过二十出头,相貌颇为俊美,脸上洋溢着傲气的青年走了进来,“这是当年建立秘法塔联邦的那位伟大贤者的名言,也是我们联邦最著名的格言。却没想到从一位外乡人嘴里说出来——看你的装束,应该是个只会用蛮力的粗鲁之辈;但听你的发言,却犹如一位博学的高贵绅士。这其中的对比,真是犹如惊喜的歌剧一般出人意料!能够看到这样一幕,也不枉我特地走一趟。”

    “你是谁?”隋雄眯起了眼睛,并不友善地问。

    因为刚刚差点被骗倒的缘故,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我?你们正站在我的产业里面。”青年笑着说,“如果你们想知道我名字的话——虽然按说以你们的身份是不够资格的,但你刚才那句话让我很满意,所以记住吧,我是卡恩?格林。”

    他笑得很倨傲,仿佛隋雄他们能够得知他的名讳,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似的。

    “建造绿树魔法塔的格林大师,和你怎么称呼?”雷沉声问道。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我需要在‘爷爷’这个词前面加上若干个‘曾’或者‘祖’才行。”卡恩依旧倨傲地笑着说,“不过你想多了,你们这样的人,跟我扯上关系已经是幸运了,他老人家如何如何,实在不是你们该关心的。”

    雷的眼睛渐渐眯了起来,手按在了剑柄上。

    这青年其实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显著的敌意,也没有半点要动手的意思,却给他带来了深沉的危险感。

    此人,不可小觑!

    隋雄却没想那么多,他心情不好,正要发泄一下,最合适的目标就出现了,于是毫不客气地说:“你是这店的老板?那太好了!我要投诉啊!你们这是怎么做生意的?一点小矛盾就要动手伤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法律!心里还有没有公理!”

    “当然没有。”卡恩毫不动容,平静地回答,“我是一个法师,法师只尊重智慧。法律?公理?那是凡人们用来麻醉自己的玩具而已,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记得或者在乎它们?”

    隋雄顿时噎住,这人实在表现得太过理所当然,好像自己说的事情天经地义一般,面对这样的家伙,他还真是想不出什么话来。

    这就像让丝蒂尔洗心革面浪子回头端正态度重新做人,想要靠言语达成目的,可行性约等于零。

    “看来……你不是来沟通交流的,而是来吵架的喽?”他沉声说,“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嘛!”

    “信心?”卡恩又倨傲地笑了,“只有弱者才需要那种东西。对我这样的天才来说,成功也好、胜利也罢,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说着,他摊开了左手。

    在他的掌心,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怀表,怀表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走着,却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时间停止?!”雷在看到怀表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对手要施展什么法术,顿时心中一惊,立刻拔剑。

    但他知道,自己多半是迟了。

    如果将施法艺术比作一个皇冠,那么“时间停止”就是这皇冠上最璀璨的宝石之一。它能够调整施法者的时间流,让他们进入一个快得无法形容的时间流速之中,在相对于别人而言几乎等于时间停止的极其短暂瞬间里面,完成大约相当于半分钟的行为。

    尽管这些行为的限制很多,比如不能直接和任何敌意目标接触,不能施展诸如魔法解除之类会破坏法术结构的手段,也不能动用任何和时空相关的手段,但时间停止的半分钟,本身就已经是强大得不能再强大的优势。只要好好利用这半分钟短时间,就算是一条巨龙,也会被轻易地击倒。

    面对施展这个法术的对手,如果没有合适的对抗手段,那么往往在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就是死期降临之时。

    因为有虚空假面陛下的庇护,雷并不很担心自己可能会送命的危险。但他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了少许挫败感——这个叫卡恩的年轻人,看岁数大概比自己小了十岁,可一身实力却让自己望尘莫及。

    在西荒厮混了这些年,曾经也被誉为天才的自己,已经被新一代的天才们超越了。

    就像虚空假面陛下曾经说过的那句谚语,大海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当年……他也曾经是推着前浪,让那些前辈们死在沙滩上的“后浪”啊……


重要声明:小说“邪神旌旗”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