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刑纪 第一卷 风华起云烟 第四百九十一章 往上飞啊


    感谢:全能户花、南部项目的捧场与月票支持,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以及盘点投票的支持!

    ………………………………

    云舟掠过山峰,从天而降。

    恰是玄武谷,各家仙门的驻地。

    阿威不等云舟落地,与阿雅踏剑而起,而他离去之际,顺手收了云舟,不容置疑道:“尔等就地待命——”

    阿猿、冯田四位弟子毫无防备,直接摔在山坡之上。

    无咎同样的猝不及防,却身子一轻,像是风吹,飘飘悠悠两脚着地。而他尚未站稳,已是错愕难耐。

    山坡尽头,便是各家的洞府所在。而峭壁上的山洞,已多半坍塌损毁。即使长辈们居住的阁楼,也成了废墟。而废墟之间,散落着死尸的残肢断臂。而呛人的血腥,犹在随风飘荡……

    阿猿、冯田以及另外两个弟子,皆愣在当场而不知所措。

    无咎也是倒抽一口寒气,很是不可思议。

    几十丈外便是自己的洞府,而门前的老树已被拦腰斩断,分明就是飞剑所致,当时的惨烈由此可见一斑。看情形好像是浩劫刚刚过去,十三家仙门均遭扫荡,竟然见不到活人,莫非留守弟子已被杀戮殆尽……

    我的天呐,究竟怎么了?

    星海宗颇为强大,堪称贺洲至尊,却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变成了如此的模样。若非亲眼目睹,着实难以相信。或许,一切并非只是内讧叛乱这么简单。犹还记得,贺洲尚有另外一家宗门……

    无咎想到此处,又是脸色微变,在山坡上转悠两圈,竟是转身撒腿便跑。

    阿猿与冯田不明所以,尚未出声询问,人已蹿下山坡,一溜烟的消失在山谷密林之中。而远处尚有法力轰鸣声传来,显然混战尚未终结……

    无咎的身上带着云舟,也有云板,却弃之不用,只管施展风行术,直奔玄武崖的方向。

    不管是内讧也好,叛乱也罢,既然玄武谷遭到洗劫,星海宗的十二峰又岂能幸免。

    我的那位丑兄弟,还活着吗?若她无恙,且劝她逃出星海宗。正当混乱,趁机远离这是非之地……

    无咎竟然惦记着一个丑陋女子的安危,是何缘由,他没有多想。

    他只知道,受难之时,有人悉心相陪,给予关怀,并竭力维护,仿如有情有义的好兄弟。或者说,他还知道,那个女子,像他一般,有着太多的苦楚,却又无从倾诉,只得与寂寞孤独为伴!

    须臾,玄武崖就在眼前。

    果不其然,楼阁坍塌,到处一片狼藉,却见不到半个人影。

    无咎冲到山崖下,纵身跃上石梯,一步四五丈,直奔山上跑去。到了半山腰,转往后山,越过石径,又一头扎入树丛遮掩的洞口。

    “兄弟……”

    僻静的山洞内,还是当初的情景,门边摆放着扫把,却唯独不见主人现身相迎。

    “咦,人呢……”

    无咎稍稍诧异,返身又跑了出去。

    星海宗境内,原本四季如春,而随着护山大阵的崩溃,凛冽的寒风从天外吹来,玄武崖也多了几分初冬的景象。而渐趋渐高,寒雾弥漫。陡峭的石梯,变得颇为湿滑难行。

    无咎依然脚下不停,一步三五丈纵跃如飞。

    不消片刻,便已到了峰顶。曾经的冥风口,情景如旧,却寒冷异常,一块青石静静躺在厚厚的白霜之中。而不管前后,还是不见丑女的人影……

    无咎绕着峰顶转了一圈,怅然所失。

    看来那位丑兄弟,已是凶多吉少。可怜的女子,虽然与她相知不多,她却是自己来到贺洲之后,最为亲近与默契之人。正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一壶寒露共冷月……

    居高远望,四方茫茫,苍穹之上,日头昏黄。仿佛有一场风云浩浩荡荡,就此横扫天地八荒!

    无咎驻足片刻,心绪莫名,却无意耽搁,转身离开峰顶。

    适逢星海宗大乱,还是离去为妙。贺洲的仙门生涯,也将就此终结。且找个地方,静修一段时日。凭借着身上的六十块乾坤晶石,应该能够恢复几分修为。到时候何去何从,再慢慢计较不迟!

    无咎循着石梯跳跃而下,不消片刻,到了山脚,直奔玄武谷跑去。

    记得星海宗的后山门,便在玄武谷以西的数十里外。混乱之际,或许失守。且穿过密林,便能人不知鬼不觉逃出山外。至于阿威、阿雅以及阿猿、冯田等人,后会无期……

    而尚未出了玄武崖所在的峡谷,迎面撞见一道人影。

    无咎急忙停了下来,暗暗叫苦。

    不出所料,十余丈外的中年汉子厉声叫嚷:“小子,是你……”

    那人竟是玄火门的前辈,筑基九层的修为,好像叫作阿重,一路驾驭云舟尾随而来,直至星海宗这才暂且作罢,却不想又冒了出来,只能说是冤家路窄!而他的五位同门,又哪里去了?

    无咎摊开双手,撇着嘴角,不置可否,却后退一步转身就跑。

    星海宗的后山门,是去不得了,只能暂且躲开,再另寻出路。

    “哪里逃——”

    无咎不过是蹿出去几丈远,一道火光霍然而至。竟是一头怪鸟,丈余大小,两个脑袋,挥舞着烈焰双翅,带着骇人的气势,闪念之间扑到身后。他知道厉害,腾空跃起,瞬息闪遁数十丈。而刚刚摆脱身后的危机,人在半空,尚未落地,又是一团火光突如其来,瞬间炸开无数火星,又仿佛千百的火蜂,嗡嗡嘶鸣,炙热暴虐,杀机狂乱,铺天盖地一般势不可挡。

    与之同时,五道人影出现在玄武崖的山脚下,分明就是玄火门的阿健与另外四个羽士弟子,各自施展神通挡住了去路。

    我说呢,拦路的恶狗不止一头。好吧,都来了,却是群狼围攻的架势。尤其是那两个家伙,筑基八九层的高手,玄火神通惊人,稍有不慎,怕不要被烧成飞灰。而左右则是峭壁,更是无处可逃啊!

    无咎去势一顿,心头的苦涩又浓了几分,却不敢有半点儿的迟疑,急忙抽身暴退。

    而随其瞬间,那双头火鸟尚未消失,又在法力的驱使之下重振气势,挥舞着烈焰双翅直扑而来。

    无咎并非怕火之人,即使地焰熔浆也曾来去自如,怎奈眼下的修为不济,那变化诡异的玄火俨然就是天敌一般的存在。而前后夹击,难以招架、也是难以躲避。眼看着便要被吞没在烈焰之中,他再不敢抱有丝毫的侥幸,去势未停,猛然拔地而起,瞬息已是数十丈,浑似凌空倒挂而怒飞冲天。

    有句话,时常提起,当你前后左右无路的时候,要记得往上飞啊!

    嗯,我飞!

    无咎的人在半空,法力狂涌,再次身形闪动,倏然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疾驰而去。他是被逼无奈,只得施展冥行术逃生。而之前出于谨慎,始终不敢莽撞。星海宗的高手无数,但有意外再难脱身。何况以羽士五层的修为,施展冥行术,极易耗尽法力,也会被地仙高手轻松阻截。而如今生死旦夕,他再也顾不得许多。护山大阵已破,混乱之际,或能借机远去……

    “轰——”

    想飞,不容易!尤其折了双翅,钝了剑锋,那海阔天空,便成了一种梦想,虽近在眼前,却总是遥不可及!

    无咎已然腾空千丈,便要就此远遁。而毫无征兆之下,一道闪电突如其来。他去势正急,无从躲避,仓促召出飞剑,并运转护体灵力。谁料那道闪电异常凶狠,根本不容抵挡。只听得一声轰鸣,仿佛整个天穹都在为之颤抖。他顿时飞剑脱手,灵力崩溃,凌空倒飞百丈,一口热血飙出,竟是两眼一闭昏死过去,旋即又如断了线的鹞子,从千丈高空翻身栽落。

    几道人影踏空而来,稍稍停顿。

    其中一位老者低头俯瞰,被他击落的年轻人,正在坠向崇山峻岭之间,眼看着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他无暇多顾,厉声喝道:“尔等小辈,是不是星海宗的外家弟子?若想活命,不妨捡回那小子的尸骸而以表归顺诚意!”

    玄火门的六人,尚在玄武崖的峡谷中抬头仰望。眼看着便要杀了那个无咎,谁料对方的遁法惊人。阿重与阿健也想御剑追赶,却有心无力,正自懊恼之际,却不想善恶有报,那个小子还是未能逃掉。

    而天上的高人,又是哪家的前辈?

    阿重与阿健看着天上的老者,相距甚远,看不清楚,又不敢质疑,只得拱手称是。

    转眼之间,老者带人扬长而去,却又运转功力,声震四方:“即日起,十二峰为我星云宗所有。归顺者,赏;忤逆者,杀!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去,否则严惩不贷!”

    阿重与阿健,刚刚松了口气,又与四位弟子面面相觑。

    “星海宗已灭,不妨改换门庭……”

    “师门长辈暗中交代,理当如此……”

    “而方才的前辈又说……”

    “那小子早已摔得四分五裂,且捡了几块骨头交差了事……”

    “呵呵,所言极是,地仙前辈出手呢,他一个羽士五层的小辈又岂有幸免之理……”

    “却不知那小子坠落何方……”

    “若是没有看错,应该在玄武崖以东的二三十里外……”

    “玄蛇岭,玄武峰最为险峻之地……”


重要声明:小说“天刑纪”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