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凡世歌 通天路 第十四章 和平协议


    沈飞不是第一次听到炎天倾这样笑了,感觉这个笑声与女生临近井喷时的疯狂如初一辙,代表着极致的快感地到来。无人的夜里他不禁会想,为什么炎天倾越是承受伤害,受到折磨就越是兴奋,这种兴奋绝不是装出来的,是来自他内心深处的渴求,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这般变态的心理,沈飞真的想不明白,可却清楚的知道,每当炎天倾达到快感顶峰的时候,就是要肆无忌惮杀人的时候,楚方有危险了!

    于是,玄青殿上唯一一个坐在地上的人大声提醒道:“危险,快躲开。”

    话音未落,炎天倾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摆正姿势,手持魔剑快速栖近了楚方,“哈哈哈!”他的笑声真的让人恶心,“我来喽。”他猛虎下山一般栖近过来,黑色的长袍全部向后飄甩,右手黑剑欢啸不止,看起来和他一样疯狂。

    双手抓住黑铁锁链末端的楚方眼看他快速逼近,面临两个选择,一是弃剑逃跑;二是控剑折返,反袭而来。两相比较,他选择了后者,两臂灌注神力,操控神剑快速掉头折返回来,追刺炎天倾背后空门。若换做别人面对此情景,一定是闪身躲过,暂避锋芒,看好时机以期再战,可炎天倾不一样,他是放眼天下最疯狂和邪恶的年轻人,无所顾忌地冲杀过来,全然没将身后的危险放在心上,速度快的如同一阵风,一阵阴冷无比的风!

    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道残影,炎天倾快速的逼近到楚方三尺之内,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右手持剑横斩,整个身子随着这次劈斩而夸张的弯曲,为了要将斩击的力量达到极致。

    “刷。”一刀两断,楚方感觉自己的世界天旋地转起来,感受到体液的喷溅和激射,感觉身体逐渐变得寒冷,像是置身无间炼狱。种种死亡的景象在他眼前一一闪过,而楚方还不想死。

    “不想死啊!”

    像是听到了他内心的呼唤,一柄轻柔如水的仙剑从更高处射下,妙到毫巅的弹开饕餮魔剑的剑身,让楚方有机会弃剑离开。逃生后的他呼吸艰难,全身冰凉,感觉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下去吧,方儿,你已做的很好。”就像楚方出战之时,对雷纵横说过的那般,云师叔也对他这样说道。

    炎天倾没有继续追击,慢慢收式望向身在高处的蜀山之虎:“上次的那一战我们还没有分出胜负。”

    “呵呵,和我对打你还不够资格。”云师叔最看不惯他臭屁的脸,明明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却偏偏不肯服输,像个疯子似的誓要战到最后,想想就觉得讨厌,“说吧,你的来意。”

    “我为蜀山带来了和平的钥匙。”炎天倾抛起手中的卷轴,目光狡黠,“珍贵的和平哦。”

    “条件是什么。”

    “一把剑。”

    “我的洛鸣吗。”

    “蜀山之虎可真爱开玩笑,我要的是钧天。”

    ……

    盘古斧、钧天剑和霸王旗并列上古三大圣器,传说三圣器中的任意一件都拥有开天辟地之能,颠覆乾坤之妙。其中的盘古斧沈飞见过,铁狼前辈曾使用它和钟离师兄鏖战,落败后,又被钟离师兄控制和天道对战,接着便失去了踪影。尤记得,神斧的威力神鬼莫测,直透苍穹。

    钧天剑是当年黄帝手执之物,曾斩下魔神蚩尤的首级,杀敌无算,有关它的传言极多,其中不乏真相却也有很多谣言,比较准确的消息是,黄帝当年使用钧天剑平定四海,却也令此剑杀念过重,不好控制,便建造石壁之垒,将之封印。直到千年之后,降龙士横空出世,破开石壁之垒,重启钧天剑,至此天下无敌。降龙士的传言比蜀山存在的历史悠久的多,有传言称,玄青殿东的钧天石便曾经是石壁之垒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钧天剑横行的年代,世人存在着一个共识,那就是得钧天者可得天下。后来降龙士不知所踪,仙界崛起,九龙和星魂两把神剑成为正邪相争的焦点,光辉闪耀千年。慢慢的,反而将钧天剑的光芒掩盖下去了。听炎天倾的意思,上古神器钧天剑似乎就在蜀山之上。如果是真的,那绝对是一则震惊天下的重磅消息。

    云师叔眉头蹙起,望向高处,那里是与天比高的掌门真人李易之站立的地方,有关钧天剑的事情,只有历任掌门有权抉择,连他这般地位的人,都不能随便提起。

    掌教一袭布衣站在云端,负手而立,目光随着日光一同射来,竟让张狂桀骜的炎天倾有着不能逼视之感,这反而让他更加开心,更加用力地与他对视,哪怕眼睛被如有实质的目光刺的生疼也不放弃。

    流云随风而动,这般的高度本不该有云在,但掌教所在之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清风吹不起他的衣衫,掌教屹立云端稳若泰山,玄青殿内的人只是感受到他的气息便觉得安宁。

    沉了许久,掌教才在云端开口说话,却只字不提钧天:“你是那个人的儿子?”

    “家父冥王宗圣宗主。”炎天倾坦然回答。

    “我早知你们别有目的,也提前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却没想到,只派了你一个人前来。”

    “为蜀山送来和平,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钧天剑不在山上,蜀山也不需要这种方式换来的和平。”

    “您还想继续苦战下去?失去佛宗和蓬莱仙岛的支持,蜀山斗不过我们圣教的。”

    “你怎知我们失去了那两派的支持。”

    “开战已经快一年了,事实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呵呵,这倒也是。对于钧天剑的觊觎令你们三家达成默契,可小娃娃啊,你必须知道,即便没有那两派的支持,蜀山也并不畏惧魔教。”

    “那又何必呢,明明有更好的解决途径,何必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

    “这可不像一个杀人魔王该说的话。”

    “请您明鉴,我是带着善意而来的。”

    “不必说了,等你偿还了斩断玄青殿匾额的债,就可以下山去了,有关钧天剑的事情没得商量。”

    “掌门真人,话不要说得太满,请先看过这个再说。”炎天倾扬扬手,作势将手中的卷轴扔过去,却被掌教出言制止,“你说给我听。”

    “好。”炎天倾干脆利落地回答,手一挥展开卷轴,双手捧住如奉圣旨,与刚才像是变了一个人,“天地兴佑,圣宗主诏曰:蜀山子民:尔等自创派以来与我圣教争斗不断,致使山河血变,尸骨成山,为地上生灵带来无尽灾难,此非我教之所愿。为平息战端,达成和解,我们双方应作出共同的努力。为此,吾愿以亲子天倾为质子,托付于蜀山;而汝等当以上古神器钧天剑作交换,以达成和平条件,终止战端,休养生息,使民生安泰,九州归于繁盛。钦此。”

    炎天倾念诵圣旨的时候,邵白羽挤过人群走了上来,与沈飞相靠的身体微微发抖,后者感觉有人到了身边,抬头看发现是白羽,目光一变,伸出手,攥住了邵白羽颤抖的指尖。

    炎天倾之于邵白羽不单单是弑母之仇那么简单,他的出现打破了邵白羽长久以来的自恃,令白羽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整整四年时间,再见炎天倾,邵白羽既激动又憎恶。

    沈飞感觉白羽手心冰凉,布满汗水,疼惜地攥紧了,慢慢从青石地面上爬起来,坚定地与白羽并肩而立,给他以依靠,支持他接下来的选择。

    却听掌门真人调笑着说道:“原来你是将自己压做质子,送上山来的,看来在那个人的心目中你的地位不甚重要嘛。”

    “为了圣教和蜀山的和平,牺牲我一个人算不得什么。”

    “不要用和平当借口。”

    “如果你了解我的实力,就应该明白用我和两派和平交换钧天剑其实挺划算的。”

    “你的实力?你有什么实力可言?我可是听师弟说过,你是他的手下败将,被洛鸣剑追的东躲西藏的呢。”

    “呵呵。”

    “无话可说了?”

    “既然你不愿意接受,那就听听我的第二个方案好了。”炎天倾嫌弃地将手中的卷轴撕了个稀巴烂,之前的尊崇一扫而空,变脸比翻书还快,“第二个方案是我自己的。钧天剑乃天赐之物,现被蜀山七座主峰镇压,我炎天倾今日登山求剑,要通过挑战山门的方式,求得这把神剑。”

    “你可知挑战山门的含义?”

    “当然。”

    “那好啊,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好阻拦。钧天剑为七峰共同镇压之物,你要挑山门求神剑,便需要依次挑战七峰峰主,全部胜出方能取得此剑。”

    “我没有意见,选战场吧。”

    “掌门真人,师父不在,弟子请求代替出战。”尹朝华走出人群,抱拳道。

    “掌门真人,对付魔教宵小,蝉翠代劳足矣,不需要师尊亲自出手。”金蝉翠道。

    “六峰的代表你们自己确定,注意哦,登山求剑是生死之战,你们做出选择便要承担由此带来的后果。”

    “弟子明白。”

    ……

    所谓登山求剑,有些类似于武馆之间的互相踢馆,登山者以一己之力挑战山门,对战山上派出的代表(多为本山最强者)。若得胜,则可带着自己所求之剑离开;若失败,往往就是惨死的下场。因为登山求剑是对山门的极大挑战和侮辱。

    当年的尹秋水,后来的楚邪都是用“登山求剑”的方式,挑战各山头顶尖高手,由此收集到的仙剑不计其数。

    炎天倾身为魔教少主,胆敢只身潜入蜀山主峰,向七峰同时发起挑战,实在胆大妄为。

    众人小声议论,对应战人选众说纷纭,不一刻功夫,听掌教宣布道。

    “现,经过商议,将应战人选公布如下。首战对朝华峰,由朝华峰第十四代弟子尹朝华出战;第二战对末日峰,由末日峰第十四代弟子金蝉翠出战;第三战对明月峰,由明月峰第十四代弟子冷宫月出战;第四战对碧池峰,由主峰方栦山第十四代弟子邵白羽出战;第五战对白鸟峰,由主峰方栦山第十四代弟子沈飞出战;第六战对紫露峰,由紫露峰第十四代弟子鸠山鸣出战。最后一战,对主峰方栦山,由我亲自出战。”

    听到这般的安排,众人更大声的议论起来,此番对战安排,明显大有深意。前六场战斗,全部由年轻一辈代替峰主应战,是告诉炎天倾和他身后的魔教,蜀山不屑于占你的便宜,你既然非要登山挑战,我们就用同一辈的和你打,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其中邵白羽代替了雷纵横为碧池峰应战;沈飞代替了楚方为白鸟峰应战,是考虑到之前的短暂交锋中,楚方和雷纵横已经落败,而且与炎天倾实力差距颇大,没必要出来再战一次;而门下之人实力较之他们又相差太多,所以让方栦山的两位弟子沈飞和邵白羽顶上。前六场,尹朝华打头阵,是掌教看中他实力在六人中算的上高强,要给炎天倾一个下马威;鸠山鸣最后一个出场,大概是与蜀山的传说有关系,传言紫露峰传习蜀山禁术,非到关乎门派安危的时候不能轻易出手。此番掌教将他安排在最后,压轴出场,无疑证实了这个传闻的真实性。至于最后一场,由掌教亲自上阵,可保万无一失。

    这番安排滴水不漏,众人议论纷纷,越是琢磨越是觉得掌门真人李易之思虑的深远。

    比试地点就定在观云台上,胜利的条件是其中一方主动认输,或者失去战斗能力。失去战斗能力的情况包括昏迷、肢体残疾和死亡。裁判为蜀山之虎云烈,采取车轮战方式中间没有休息的时间,炎天倾只有七场战斗全部胜利,才能如愿以偿,获得钧天神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凡世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