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万法梵医 炽热情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学姐醉酒


    小刀会会长由于年纪太大,即将卸任,而有资格竞争会长之位的,有三人,六爷便是其中之一。

    会长是一个老狐狸,一直没有表态,而他的态度,恰恰又决定这个位置的最终归属。

    现在,突破口来了。

    会长很疼爱他的孙女,可他孙女完全是个婊~子,生活不检点,总是和各种男人乱搞,结果悲剧了,感染了一种恐怖的淋毒疫体。

    这种疫体很顽固,还会伴随多种并发症,即便去医院,也要花费不少时间治疗,可偏偏,会长最近正在争取加入上京的议事会,想混一个‘太平绅士’的头衔,来洗白自己。

    这样以后,即便会长的劣行被挖出来,因为顶着这个头衔,也能高枕无忧,不用担心被收拾,毕竟议事会不可能打自己的脸,修理自己投票选出的太平绅士。

    可麻烦之处就在于,很多人不想会长当选,一直再找他的破绽,尤其是段国臣当上最高议会上京部部长后,更是展开了大清洗,小刀会儿首当其冲。

    “这和他孙女有什么关系?”

    卫梵不明白。

    “哈哈!”

    六爷不好意思说,不过想到安图死了,自己能依仗的只有卫梵,只能硬着头皮告知。

    “你们都出去!”

    两个保镖被赶走了,六爷的目光又盯向了夏本纯。

    “她是我的助手,就算去做手术,我也要带上她!”

    卫梵解释。

    “哎,会长的孙女,夜生活有点夸张,其中有好几位,都是那些议事会大佬家的子弟!”

    “噗!”

    六爷说完,夏本纯就笑了起来,淋毒疫体的传染性可是很强的,体液接触,皮肤接触,都能致病,用脚后跟想,都知道那些子弟被感染了,一旦他们的父辈知道,肯定会痛恨会长的孙女,到时候他想当太平绅士,鬼都不会选他。

    “好几位?”

    卫梵蹙眉。

    “好吧,或者十几位?”

    六爷很尴尬,其实事情比他描述的还要糟糕,毕竟他们那个圈子,乱搞的程度超乎人的想象。

    “这种手术,我不想做!”

    卫梵拒绝。

    “为什么?就算她品性不好,难道她就该死?”

    六爷规劝。

    “送她去医院!”

    卫梵言简意赅。

    “呃,你是不是担心被传染?”

    六爷猜测,咬了一下牙齿:“我可以再加钱!”

    “加多少?”

    夏本纯竖起了耳朵。

    “你们开!”

    六爷没办法,地下世界中,安图算是很出名的一个灭疫士,六爷本以为十拿九稳,可谁让他死了呢,至于另外几个高手,早在他等待安图的这段时间中,被对手聘请走了。

    “只能赌一下了!”

    那可是小刀会会长之位,六爷舍不得放弃,以前听安图经常夸奖卫梵,部下也见过他给别人治疗,再加上六爷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于是求到了卫梵身上。

    “一千万?”

    夏本纯信口报价。

    “别乱说!”

    卫梵制止,六爷这种人,看似对你不错,但你要敢开这种价格,保证你有的拿,没命花。

    “一千万有点夸张,但是,如果你能够治好会长孙女,砸锅卖铁,六百万我是可以保证的!”

    六爷报上了底线。

    “你等等!”

    夏本纯拉着卫梵,进了里屋;“你为什么不答应?”

    “我不想和这些人有交集!”

    卫梵要做一个好人。

    “嘁,你看待世界,太偏面了,坏人,也有坏人的用处!”

    夏本纯劝说:“再说治病救人,不是咱们灭疫士的天职么,而且还有一笔天价的手术费赚,你管她是什么身份呢!”

    卫梵沉默。

    “你敢保证,你以前救的人,全是好人?说不定里面就有虐待狂,小偷、人贩子!”

    夏本纯嗤之以鼻:“难不成你要把所有人的身份都查清楚,再看病?”

    卫梵皱眉。

    “没词儿了吧?”

    夏本纯很得意:“他们花钱,咱们看病,还能卖个人情,就这么简单!”

    “万一看不好呢?”

    卫梵翻了一个白眼:“把人弄死了,人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管他呢,先把两百万定金拿到手再说,我看得出来,那个六爷想拉拢你!”

    夏本纯做起了参谋:“再说不是还有其他灭疫士竞争么,到时候咱们先观察一下,当一只黄雀!”

    “你貌似很热衷这件事呀?”

    卫梵不觉得夏本纯是爱财的女孩。

    “当然,多好玩呀!”

    夏本纯完全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可以看看那个孙女有多么浪,可以见识下小刀会神秘的会长,还能和其他人比试灭疫术,你不觉得很刺激吗?”

    “不觉得!”

    卫梵摇头。

    “无趣!”

    夏本纯嘟起了嘴巴,随即就伸出白皙的胳膊,勒住了卫梵的脖子:“快答应,不然我干掉你!”

    少女的皮肤滑腻、温热,卫梵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脑,挤压在了一对柔软的小鼓包上,那应该是夏本纯的胸~部。

    “好吧!”

    卫梵妥协了。

    得知卫梵同意后,六爷立刻大笑了起来。

    “小卫,不管治不治得好,这份人情,我认下了,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

    六爷拍着胸脯保证,约定了时间后,豪爽的留下两百万,带人离去。

    晚上11点多,卫梵才回到京大,看了一天的病,真是劳累到脑袋都要短路了。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卫梵坐在了沙发上,喝着森千萝的花瓣泡的茶水,享受短暂的安逸时光。

    茶茶依旧精力充沛,跑来跑去,然后跪坐在沙发前,把一只抓到的虫子做成标本。

    “卫梵,开门!”

    练沧浓敲门。

    “学姐?”

    卫梵本来不打算让练沧浓进门,可是刚打开一条缝,巨~乳学姐就强行挤了进来。

    “你晚上去哪了?找你好几次都没人!”

    练沧浓摇摇晃晃,坐在了沙发上。

    “你喝酒了?”

    卫梵皱眉,他从来没见过练沧浓这么失态。

    “对呀,不喝酒,怎么忘掉烦恼?”

    练沧浓催促:“快来,陪我喝酒!”

    “茶茶,去倒杯水!”

    卫梵不想陪学姐发疯。

    “喝什么水,喝酒!”

    练沧浓打开了两瓶啤酒,硬塞给卫梵一个,碰了一下,塞进嘴巴里就是一气猛灌。

    咕嘟!咕嘟!

    淡黄色的啤酒,顺着嘴角流水,划过了白皙的脖颈,又浸湿了吊带背心,让它显得透明,都能看到丰满的巨~乳了。

    “学姐!”

    卫梵看得出来,练沧浓肯定有心事,她的眼睛红红的,满是血丝,显然大哭过一场。

    “喝呀!”

    练沧浓催促,很快就干掉了一瓶。

    呸!

    咿呀又吐了一口口水进水杯,这都要成惯例了。

    茶茶每一次,都有负罪感。

    “学姐,喝水,醒醒酒!”

    卫梵端起了水杯。

    “你烦不烦呀?”

    练沧浓恼了,一把打开了水杯:“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喝酒!”

    说着,巨~乳学姐一把抄起酒瓶,就硬塞到了卫梵嘴巴里,要灌他。

    卫梵挣扎,动作有些大,再加上练沧浓醉酒,一不小心,酒瓶哗啦一下,摔破了。

    “呜呜呜,为什么我这么倒霉?连个喝酒的人都找不到!”

    练沧浓爬在沙发上,哭得很伤心。

    “唔,不哭!”

    茶茶跪在旁边,抚摸练沧浓的后背。

    “还是茶茶对我好,咱们喝,呕!”

    练沧浓呕吐。

    “完了!”

    卫梵捂脸。

    练沧浓爬在沙发靠背上,弯着腰,撅着屁股,吐的稀里哗啦。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短裤,白花花的大长腿就那么印在眼中,脚上是一双拖鞋,不过上身更清凉,一件吊带背心,完全遮不住那对巨~乳,因为姿势,胸部挤压在了沙发上,露出一条深邃的沟壑。

    “学姐,我扶你去休息!”

    卫梵实在应付不了耍酒疯的人。

    “休息什么?我还要喝!”

    练沧浓站了起来,结果脚步不稳,一下子砸了下来,整个人都跌进了呕吐出的东西中。

    卫梵骂娘的冲动都有了,再不温柔,直接拽起练沧浓的胳膊,要把她拖进浴室,不洗个澡,脏的就没法睡了。

    “不要!你放开我!”

    练沧浓挣扎。

    卫梵没办法,拦腰抱起了练沧浓,谁知道这个动作,似乎让她找点了一点安全感,反而抱住了卫梵的脖子,靠在了怀里。

    只是走到浴室这么短的时间,练沧浓就睡着了。

    “茶茶,帮她洗澡!”

    卫梵打开了花洒,把热水浇在练沧浓的身上。

    “哦!”

    茶茶进来,第一件事就是脱练沧浓的衣服。

    “呃!”

    卫梵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制止,毕竟衣服脏了,没法穿。

    于是一对雪白的丰满,弹跳了出来,那强大的诱惑力,让卫梵几乎把持不住。

    “内裤就别脱了!”

    卫梵扭开了头。

    “哦!”

    茶茶蹲在地上,拿着湿毛巾,给练沧浓擦洗身体,那对巨~乳晃来晃去,让她觉得很好玩,于是揉捏了上去。

    嗯哼!

    练沧浓呻吟一声。

    “你干什么?”

    卫梵吓了一跳,还好学姐没醒过来。

    “赶紧洗,别闹了!”

    一番忙碌,等茶茶把练沧浓身上的水珠擦干,用浴巾包裹住,卫梵把她抱回到床上。

    “累死我了!”

    卫梵满头大汗,不过心更累,尤其是这种肉~体接触,让他不可避免的下身起了反应,真是好煎熬。

    “你在这儿照顾她,我去你的房间睡!”

    卫梵匆忙离开,他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此时的练沧浓,躺在大床上,玉体横呈,一只***还跑了出来,完全不设防备。

    茶茶躺在旁边,还是没忍住,揉捏练沧浓的胸~部,软软的,好好玩!

    黎明鸟叫,阳光清爽!

    练沧浓醒了过来,宿醉的头疼,让她一片茫然,下意识的就抓向了旁边,要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可是捣腾了几下,什么都没有摸到。

    懒得不想动,练沧浓换了一个姿势,准备再抓,去摸到一条小腿,她下意识的一惊,坐了起来,就看到茶茶斜躺在床上,睡的正香。

    “嗯?”

    练沧浓揉了揉脑袋,随即看到这根本不是自己的卧室,顿时尖叫了起来。

    “你干……什么?”

    茶茶被吵醒了,坐了起来,揉着眼睛,很不爽。

    练沧浓顾不上回答,匆忙的检查身体,一看到除了内裤,完全被脱光光,直接懵了。

    “完了,被睡了,我保留了十九年的贞~操呀!”

    练沧浓欲哭无泪。

    “什么……丢了?”

    茶茶爬在床边张望,看有没有掉在地上。

    “等等!”

    练沧浓摸了一下胯下,似乎没有任何不适感,倒是头很疼,嘴很干:“茶茶,昨天谁帮我洗的澡?”

    “我!”

    茶茶说完,抱起了枕头:“我去找……大哥哥……睡!”

    练沧浓一个人坐在床上,满脑子浆糊。

    “完了,我的形象这下全完了,怎么就喝醉了呢?”

    练沧浓很郁闷,走出卧室,就看到客厅的地上一片狼藉,又看到了自己的衣服上沾的呕吐物,明白卫梵是不得已才给自己洗澡。

    “不过卫梵不会是无能吧?放着我这种大美女,他都能忍住没碰?”

    练沧浓抓了抓自己的胸,嘴上调侃,可心底有些感动,这要是换成其他男人,自己早被从头到脚,玩弄好几遍了。

    “哎!”

    练沧浓看着茶几上的酒瓶,拿起来就摔在了地上,跟着蹲在地上,脸色阴郁,愁的要死。

    “期限快要到了,到底该怎么办呀?”

    练沧浓抓挠着头发。

    咚!咚!咚!

    茶茶光着脚跑了回来,一脸紧张。

    “怎么了?”

    练沧浓一惊。

    “大哥哥丢了!”

    茶茶要哭了。

    卫梵没丢,只是早上晨练冥想,感觉要突破了,便立刻抱着森千萝,去了冥想室,那是京大为学生们准备的,专门用来晋阶,可以避免一切干扰,而且里面栽种的植物,也有聚集灵气的效果。

    “走,我带你去找他!”

    看到卫梵留下的纸条,练沧浓安慰茶茶。

    “你们……”

    看着练沧浓披着一条毛毯,从卫梵的房间里走出来,正要出门的陆雪诺下意识地抬头,确认房间号。

    “别看了,卫梵不在!”

    练沧浓解释,避免被误会。

    “我又不找卫梵!”

    陆雪诺哼了一声,心底却是不爽,为什么练沧浓可以随便进卫梵的卧室?还是穿成这个样子?

    “学姐,早安!”

    听到动静的皇甫胤祥出来,一脸笑容的打招呼,眼神却是快速的浏览着练沧浓的身体,只可惜只看了个背影,她就进了房间。(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万法梵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