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小太监与小皇帝 第二十六章 出手


    濮王进了太后内宅,随手就把门倒插上了,听到屋内一道珠帘玉屏后面传来哗哗水声,心里瘙痒难耐,于是把随身宝剑放到桌上,轻手轻脚掀开帘子走了进去,绕过玉屏,只见里面水雾淼淼,隐约看到一个大木桶摆在室内正中间,里面刚好有一人翘着白白的手臂在沐浴。

    看的恍惚,濮王不小心踢到了瓶架发出声响,桶中女人连忙看过来,将他看的真真切切,不由惊慌失措将诱人的身体埋进水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叫道:“叔叔为何进来?哀家正在沐浴,快请叔叔出去。”

    事情已经发生到这一步了,哪里管的着她是真是假,濮王脑子里早就被浴火占据,呼吸急促道:“嫂嫂,兄长去世多年,孤早就知道你心里寂寞,今RB王见你嘴角留情,脚莲暗示,心里也对嫂嫂百般欢喜,如今本王打发了宫里太监宫女,四下早已无人,不如就成全了我心里思念吧。”

    说到激动处,身形猛的往前跨了一截,尚氏赶紧道:“既然叔叔已经看出,那请稍待片刻,待哀家沐浴更衣再来服侍,毕竟今夜还很长。”

    “可孤现在就想和嫂嫂成就好事。”濮王急促呼吸,迫不及待的想要解开衣服。

    尚氏眼泪流了出来,泣声道:“先帝暴毙留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尚虞本该追随先帝而去,可皇儿尚未成人,独立难支,幸有叔叔撑起局面才让居心叵测之人销声匿迹,尚虞本以为叔叔乃是可以依靠之人,如今看来也是对寡嫂不留脸面的人。”

    陡然被尚氏说的哑口无言,赵武只好耐住性子,有些悻悻不乐,说道:“那孤就到外面等候嫂嫂沐浴而出,还望嫂嫂快些。”

    说完,慢慢倒退出去,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朦胧里玉体,不由咽了口唾沫。回到正室,赵武倒了一杯茶水灌了下去,心头才畅快起来,只是又一想那温玉般的身体马上就会进入自己怀抱,一股子邪火又从下面窜了上来。

    脑海里不时幻想出等会儿是怎样一副美妙的画面,蓦地觉得身后多了一个人,连忙回头,就见一个妙人儿裹着毛毯笑吟吟的看着他,正是小皇帝的母亲,太后尚虞,那出水芙蓉般俏丽模样,顿时让赵武喉咙干涩,连茶水也顾不得喝了,嗖的站起身就扑了上去。

    太后尚虞转身躲开,脚下不稳突然栽倒在床榻上,美妙丰腴的身段横卧在上面,毛毯稀稀松开一点,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濮王舔了舔嘴皮,急色之相毕露,哪里顾得上说话了,跨步就冲了上去一把将妙人儿搂在怀里,就要亲上。

    尚氏偏开脸,急道:“殿下未免太过急色,能先把蜡烛吹灭?”

    “少了光亮,本王如何仔细观赏嫂嫂玉体?”濮王看着怀里的尚虞,心里那个美啊,曾经皇兄在世时,自己只能匆匆看上片刻,现如今,却是真真切切的拥在怀里。

    就算此女,以生有一子,可看上去比之当年更胜一筹,真是有的女人越老越有韵味啊,想着,赵武慢慢拿住毛毯一角,轻柔的剥开,眼见到洁白如玉的温软身段就要出现,突然就见那尚虞眼神闪过一丝凶狠,心里陡然警铃大作,脑袋下意识往后一缩,一把匕首与脸颊擦过,却也留下一道血痕。

    “贱人!”濮王赵武到底是武人出身,当即反应过来,醋钵大的的拳头就照着床榻上的尚虞那张端庄俏丽的脸打了过去。

    平日里他是独霸朝纲,权倾天下的摄政王、濮王,杀过的人更是连自己都数不过来,而身下的那女人不过是没有任何权柄的太后,往日对她恭敬,无非就是图她美貌,此刻竟敢行刺!然而身下的那个女人眼里看着拳头落下,没有丝毫畏惧,只是直勾勾的狠看着他。

    似乎并没有将死亡放在心上。

    顷刻间,一条浮尘悄然无息缠住了那拳头往外一带就被卸了力道,一个宽肥的身影从床榻一侧飞出,随手一记掌法照着对方脑袋劈下来,濮王一眼认出那人身影,联想到伍岚死状,不敢与其对掌,匆忙舍了太后尚虞,衣衫不整从床榻上跳开,操起桌上的宝剑,噌的一声出鞘。

    “原来是你!”赵武狠声说道,“那就把命一起留下来!”

    海大福也不答话,挥掌再次打过去。濮王不管不顾直截了当从中路一剑劈下,剑身冷森,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利器,海大福没料到养尊处优的王爷居然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当下改了路数,合掌一夹将剑身稳稳固定在了手中,长摆一扬,顿时一脚踢去。

    濮王冷哼一声,也同样踹一脚,奈何赵武腿长,比之先到。

    海大福一脚还没收回就硬生生吃了一记,顿时肚子一痛被惯力顶飞,太后尚氏吃惊的往后一靠,那胖太监的身影越过了她的视线,飞过床首,将一张凳子、瓷器以及摆放瓷器的物架砸的稀烂。

    尘埃还没落定,海大福尖细的嗓音一吼,从地上跳起,心里道:要不是白日被小公公吸了不少内力,咱家会如此不堪?也罢,反正今日人多,洒家先耗他一耗,功劳铁定是跑不了的。

    想罢,双掌绵柔似软布,运起劲力当先拍在那宝剑上,传来金铁响声,接着又是一掌袭去,海大福踩着左右外八脚,双掌就像绵延不断的水浪,一掌接着一掌。

    濮王险象环生,心想:与之贴近,剑刃施展不开。当下脚下一晃,整个人如同鲤鱼跃龙门,翻过圆桌直接朝大门而去。

    陡然间,摆放瓷器物件的高阁炸开,一个人影从里面冲出来,一杆白蜡枪头横在门前,一个精壮汉子,怒目而视,“恶贼!可识得梁家梁元垂?今日我要为全家老小报此血海深仇!”

    此时赵武突然想通其中的关键,但不等他开口,那杆铁枪就冲他面门刺了来。以一对一,赵武尚且不是对手,何况一敌二?堪堪躲过两人的夹攻,退到窗边想要呼喊外面的五人,梁元垂和海大富且能让如愿?俩人联袂而至,一个贴身近打,一个长枪隔着几步招呼,打的濮王身上数处受创,均是被枪尖挑伤,血痕累累。

    赵武再也顾不得颜面,嘶声大叫护驾!

    这时,暗处一个小人儿走了过来,向太后尚氏施礼道:“望太后出手!”

    尚虞脸一红,但知道如果赵武叫来了外面五人,今天行刺几人必然难逃一死,于是不再顾忌身份,尖叫道:“殿下,不要!殿下不要过来——”

    白慕秋坏坏一笑,配合着将一件瓷器‘啪’的一声砸的脆响。

    屋外,五人也听到了响动,一开始还想过去,金九嚷道:“去个毛,殿下不是说了嘛,咱们就好好守在这里,偷听了可没咱好果子吃。”

    随即听到太后一声声惊呼,金九脸上顿时露出淫1色,笑道:“看看,俺老九没说错吧?”

    另外三人纷纷点头,便不再怀疑,旁边的林云迟则看了一眼,疑惑道:“那两个小太监哪儿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