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小太监与小皇帝 第三十八章 拿下人头(求推荐票啊)


    PS:我知道我失信了,但是没法,公司今天一天都没电没网,简直烦透了。

    刀锋近在咫尺,刀未到,气却如锋,深深在梁元垂脸侧划出一道血痕,点点血滴顺着伤口的拉长而飞溅出来。

    嗖!

    一物,突然从左边峭壁上直接飞下,瞬间,只听那刀身噹的一下,被飞来之物打的偏转。薛延当即收刀驻马,定睛看地上那物体,居然是一块小小的石头,静静躺在地上,像是无声的嘲讽他一般。

    当即暴喝一声:“谁!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山崖峭壁上,林木成群,根本无法知道里面藏了谁,一时间,薛延也没再管重伤的梁元垂,抬头警惕的看着上面,刚刚那一块石头那么远轰过来,力道不见变小,可见那人的本事应该还在梁元垂之上。

    “有脸偷袭,没脸见人吗?”

    薛延暴露异常,纵马在山道奔了几步,随手砍死几名骑兵泄愤,正待招呼后面的人跟上时,那峭壁陡然间,呼啸一声,一根红彤彤棍子从上而下,直接朝他面目飞了过来。

    “好胆!”薛延见袭来的棍子也不急,一转刀身,用刀面拍在了上面,刚一接触,他双臂顿时一抖,额上青筋直冒,咬牙大喝一声,“去!”

    硬生生的借着马力,将那棍子抵飞回去,突然一道身影从那陡崖山林里飞了出来,凌空将棍子一接,腰身一挺一拔,双臂高举棍身,暴喝一声:“吃俺一棍!”

    薛延刚缓过气,就见当头棍影重重,带着凌厉的气势朝他盖了下来。心里当即大骇,知道这招不能接,千钧一发之际,一踏马镫,飞扑下马,刚一落地就听自己的心爱的宝驹凄厉惨叫,回头瞧上一眼,顿时亡魂大冒。

    自己那匹宝马被那一棍拦腰砸成了两段,死的不能再死,薛延怒目而视那人,只见对方身高不过六尺有余,尖嘴猴腮,抗着一根比他还要长的红漆铜棍就像一个跳梁小丑。

    薛延一开始以为是个什么了不得英雄人物出来,原来自己竟然被一个其貌不扬的丑陋鬼给逼迫成这样,心里顿时暴露不已,迈着受伤未愈的腿,拖着眉尖刀快步就冲了上去,当即挥刀砍了过去。

    “嘿嘿!”那人笑了一声,就地一滚,身手极其敏捷,轻易躲开刀锋,那肩上的铜棍适时从手里吐出,直接扫在薛延脚脖上。

    “啊!”

    薛延腿脚本就不便,没了战马后,更加吃力。顿时脚上吃痛,歪斜一下,手上一变招,用刀柄杵在地上才稳住身体不倒,转身怒喝道:“你到底是谁,为何多管闲事?”

    那人也不嫌脏,就地一坐,抗着棍子笑道:“俺姓孙,只是路过的,正要去讨教HB玉麒麟棍法,哪知你们打扰俺清梦不说,还叫俺知道你却是个卖国求荣的恶贼,正好顺手解决了就是。”

    “好好!那就来啊!”

    薛延狞笑了一下,突然挥刀砍下一名骑兵,躲了战马就上去,一夹马腹,口中喝道:“儿郎们,本将前面开路,尔等速速跟上。”

    说完,竟理也不理那姓孙的小个子,拔马就往前面人堆里冲,每次刀起刀落,必有一人被砍翻下马。

    “竟敢骗俺!”

    孙姓汉子当即一怒,从地上起身,轻身一跃就追了上去,纵身在一名骑兵肩上一踩,再次借力,朝着薛延背心就是一棒打过去。

    薛延心里冷笑,拖在地上的眉尖刀,陡然一转,奋力往上砍,这招正是三国关云长惯用的拖刀计,他等的就是那丑陋汉子上当。

    姓孙的矮个子眼皮一跳,见到他胳膊一动,就知道不好,当即空中变招,横棍一挡,刀锋硬生生和铜棍撞到了一起,将他往后打飞出一截,几个翻落后才在地上站稳下来,再一看那人已经骑马跑出十多米远。

    气得他哇呀呀大叫起来,一张雷公脸憋的发红,当即就朝那人的步卒发火,棍子使得狂暴异常,大棍舞动起来,直接将人扇到半空中,可见他力道有多大,一路十余步,就有数十人被打的脑浆迸裂,五脏移位,躺在地上死透了。

    ………

    薛延快马跑了一截,大笑道:“哈哈,如此某得以脱身了,如此江湖草莽,武功再高又有何用?”

    他脸上笑意还没笑完,就见山道尽头奔来两匹马,当看清那俩人时,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僵住了。那身宫廷袍子尤为显眼,明显是大内太监才有的样式,敢如此追来,必然是有武功傍身的,此刻他不敢大意,手不由捏紧了刀柄,将身子微微往前一俯,随时准备冲锋过去就是一刀。

    相隔两三百米远,他微微听到两个声音,一声粗鲁,一声稚嫩如童。

    “公公你看是不是薛延狗贼。”

    “真是铁鞋踏破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薛延心里又急又恼,左右看看,自己部下竟没有一个跟上来的,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舞着大刀叫道:“河间薛延在此!看刀!”

    陡然与前面使一对金瓜铁锤的壮汉交手,双马相交的一瞬间,自己双臂顿时一阵发麻,差点拿捏不住刀柄,心惊道:“这人好大的力气。”

    可没让他多想,后面又有一骑,薛延见了反而一喜,来的竟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太监,这不是平添一个刀下亡魂吗?随即不顾他想,使出全力冲过去照着对方脑门劈了下去。就在刀锋挨近时,那小太监忽然从马背上拔高跳了起来躲开了一刀,从上而下一掌劈在自己胯下的马头上。

    就听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薛延连人带马栽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刚一起身,刀都还没拿稳,就见那小人儿又是一掌攻了过来,当即将手里刀一丢,硬生生去接了这一掌。

    嘭!

    一大一小,两个手掌一对。

    薛延就觉一股钻心剧痛,犹如被一头狂奔的牛撞了一样,当场喷出一口老血,身子不由自主往后一倒,神识变得模糊不清,画面一直停留在那张冷冰冰的小脸上。

    “薛延,咱家奉陛下旨意,特来取你首级。”

    说完,一双小手,一边扯住他头发,一边捏住他脖子,奋力瓣扯,咔嚓一声,硬生生将薛延的脑袋从他脖子上取了下来提在手里。

    这小太监不是别人,正是抄小道赶过来的白慕秋。

    此刻,一个小太监满身血污,提着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站在山道上,有股说不出的诡异在里面。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