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小太监与小皇帝 第四十三章 时机


    PS:今日第一更

    “原来是陈家的新姑爷啊。”

    不知是不是被人当场发现有点尴尬,闲散汉低头揉了下鼻子,随即又嬉皮笑脸的将手里令牌掂量一下,“最近老哥赌输了一笔钱,被人追的躲到乡下来了,俺看你这东西模样有点意思,寻思着能换点钱耍耍,不如就送给老哥吧。”

    “行啊!”

    闲散汉闻言一愣,不由得意,眼珠子滑溜溜的一转,看向地上的女子,“你看你这体弱多病的身子骨,肯定也不好使,要不老哥也行行好一起帮你把这事儿也一起办了吧,省得你累出病来。”

    “行啊!”

    “嘿嘿!你这人真是豁达!”闲散汉舔了下嘴皮,搓着手心,对惜福道:“傻婆娘,你家相公真是个豁达的人,你可挑了一个好夫婿啊,来来让俺摸一下,你也学学小相公做个豁达的人.....”

    “相公......”惜福往后一蹬,眼里透着恐惧。

    闲散汉淫1笑着扑了上去,与惜福扭成一团。

    “...惜福有相公的....他来了的....”

    闲散汉奋力撕扯身下傻女人的裤带,嘿笑道:“你家男人都把你送给俺了,干脆就叫俺相公吧。”

    白慕秋面无表情走了过去,那闲散汉感觉背后有人,警惕的往后看,“你想干什么?滚远一点!”

    “啊!”

    陡然间,惜福趁机会张嘴又咬在那人的腿上不撒口,吱吱呜呜迷糊叫道:“相公...快走....走啊...”

    “疯婆子,给俺死开。”

    闲散汉抬起一脚踢开她,转头就朝白慕秋吼道:“先打了你!”

    拳头挥过去,却被看似病弱的陈家姑爷,微微偏头给躲开了,霎时,他手里那根木棍往上一翘,棍身直接跳起来扇在闲散汉的裤裆上。

    顿时那钻心的剧痛,让闲散汉捂着裤裆原地蹦的老高,憋红脸嚷道:“你这个小杂种,俺要杀了你!”说着,就扑了上来。

    就算白慕秋内力不能用,可武功招式还在,而且对方仅仅只是一个略通打架的地痞无赖而已。面无表情下,伸出两指,一招‘鸿蒙悟道’的指力,适时宜戳在那人肋骨上,闲散汉拳头还没打下去,浑身就僵住了,脸色随即由红转青,杀猪般嚎叫一声倒在地上打滚。

    “杀人啦!陈家姑爷杀人啦!”

    “快来人啊,痛煞俺了,有人要杀俺。”

    .....

    白慕秋很是无语的看着地上打滚撒泼的闲散汉,果然无赖就是无赖,借着机会就敢无理取闹。被他叫的烦了,心下杀心大起,手里的木棍使劲一捏,抬手便对着他眼眶戳过去。

    那人顿时大惊,眼看到木尖临到眼前,当即吓得收住了嘴,杀猪般的嚎叫戈然而止,可木棍却堪堪就停留在眼前便停住了,于是趁机就地一滚撒腿就往外跑,裤裆湿了一大片也浑然不觉,口里还叫嚣道:“小杂种,你给俺等着,俺这就是叫人打死你。”

    白慕秋吞了一口唾沫,额头全是白毛汗,颓然一下软弱无力倒坐到地上,拿着木棍的手臂不停的哆嗦,刚刚他本想直接将那无赖杀了,可一用劲儿,牵动了内力,浑身顿时撕裂般剧痛,要不是忍住,如果让那无赖看出名堂,指不定今天这事儿就朝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了。

    “难怪电视里常演,受了内伤的高手一般都尽量不动手,看来有些还是挺合理的。”白慕秋挣扎几下没起来,索性就坐地上休息,试着调理内气。

    屋檐下的傻女子肿了半张脸,爬到白慕秋身旁,也不说话,脏兮兮的手在他身上来回摸索,像是在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惜福...你.....为什么不躲开....还要扑上去咬他,不怕他打你吗?”

    惜福在地上捡起那块漆黑令牌,拿在手里,傻笑道:“因为...相公的东西啊....娘说....家里的东西....不能随便给外人.....”

    看着她傻傻的模样,傻傻的语气,忽然间白慕秋心里面一根弦,像是被拨动了一下,伸手在她乱糟糟的头发上摸摸,又看着她高高红肿的脸,“脸....疼么?”

    惜福摇摇头,傻笑起来,露出微微有些发黄的牙齿。白慕秋看着她缺少的两颗牙,忽然想起那无赖打过陈老头,便问道:“这两颗牙怎么掉的?是那人以前打的吗?”

    “是他打的,不过现在已经不疼了。”惜福忽然哎呀叫了一声,着急的冲到灶头前,使劲的拨弄里面的火堆,“火要没了,菜也烧没了。”

    她揭开木头盖子,拿一块木片往里铲起一对绿糊糊的菜叶子装进碗里,拍着胸脯,高兴叫道:“还好...还好....可以吃....我们等爷爷回来...”

    “我..我要去放鸭子了。”惜福端着碗想了想,便放了下来,“鸭子长大了.....娘就快回来了....她要是见到鸭子没长大.....又要走了....”

    白慕秋沉默的望着拿着细棍往外赶鸭的傻女子,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眼里的阴霾越来越重。

    ......

    晌午过去,吃了一点黏糊糊的菜叶,白慕秋柱着木棍来到村口,意外的碰见四处游走的货郎,那人没见过白慕秋,在得知是陈家的姑爷后,眼里先是闪过一丝不屑,但也恭维了几句之后,又叮嘱他道:“近几日,白姑爷还是不要到处乱走动,这相州不太平,先是河间军作乱被剿,现在又不知道闹什么幺蛾子,当兵的和捕快到处乱窜,都快把相州给掀翻天了,估计明天就掀到这里来了。”

    白慕秋与他攀谈了几句,便道谢一声离开。

    他回到陈老头家里,将那件宫袍取了出来,找一根长棍子挂上去,立在河边上,每隔一两时辰便慢走出来看看动静,那货郎如果没有骗他的话,那些人应该是来找他的。

    所以白慕秋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回到宫里,将身上的内伤尽快治好,否则拖的时间越长对他没有半点好处,毕竟还有一个武功很厉害的黑衣太监藏在暗处伺机而动。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