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小太监与小皇帝 第四十九章 交代


    翌日,连下数天的雨终于止住了,汴京街道上再次热闹,过往行人丝毫看不出,那晚这里曾经血流成河。

    明媚的初阳,透过阴厚的云层,探了出来。

    沉寂一晚的城市,开始了往日的喧闹。

    作为武朝目前还在的高位官员,昨晚的事,他们多少是知道一点的,是有关于那个曾经在玄武场手刃了二十多名在朝大臣的小太监,恰巧今日陛下已下旨不开朝会,心里有事的,自然清楚,那个在相州遇袭失踪的太监又回来了。

    只是他们心头有种说不清楚的情绪,除掉专断独权的濮王,难道不该是他们,为何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太监,这点上他们有些吃味,甚至有些嫉妒。

    今日又是特殊的一天,知情的大臣紧闭大门,拒不见客,老老实实待在宅里哪儿也不去,等昨晚的事情过去了再说。

    此时五更天了,照理说是早朝的时候,却接到了小皇帝赵吉的传唤,白慕秋于是起来洗漱一番后才穿起宫袍慢吞吞的去了福宁宫,一路上侍卫都没有阻拦,就连进了寝宫大殿内,也没人敢上来检查是否携带兵器。

    大殿上,白慕秋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周围內侍犹如看见了吃人猛兽,恭恭敬敬的远远站开,第一次,白慕秋第一次有了这种孤寂的感觉。

    就在浮想下,一声高宣,一道身披黄袍的身影疾步走来,他的声音轻快、喜悦,又似多年不见的朋友。

    “小宁子,朕看到你安然无恙回来,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前几日听你失踪,简直让朕寝食难安,小宁子啊….回来就好….你又可以像以前一样,站在朕的旁边,这样朕做起事来,心里踏实啊。”

    看着不顾身份,用手捏着他的臂膀,白慕秋多少对这赵吉的感官有了变化。

    白慕秋当即一拜,“奴婢让陛下担忧了,是奴婢的罪过,望陛下保重龙体为最,否则奴婢也会内疚万分。”

    小皇帝将他扶起,安慰了几句,随后坐回龙椅上,皱眉道:“朕听闻海公公的回复,朕居然没想到皇宫大内里竟隐藏一名武功高强的刺客,不过,小宁子,你且宽心,朕立即着人将那贼人追查出来交与你处置。”

    “陛下不可!”

    白慕秋连忙摆手,思虑一番说道:“奴婢与其打过交道,观他此人虽说武功高强,但说话却是有些疯言疯语,每每将太祖祖训挂在嘴边,奴婢猜想此人应该是先皇遗留的宦官高手,否则这么多年,为何不行刺陛下,唯独对奴婢痛下杀手?原因多半是奴婢干涉了朝政,帮助陛下夺回了皇位所致。”

    “那个狗奴才!”赵吉听完分析,愤愤一拍龙首,站起身沉声喝道:“小宁子为朕重振皇位,乃是有功之人,竟然还敢害朕之心腹,简直罪不可赦。难道此人就想眼睁睁的看着朕被赵武那厮砍下头颅?岂有此理,气煞朕了。”

    白慕秋嘴角隐隐勾起一丝冷笑,说道:“陛下,那老太监既然只守祖训,那他肯定不管谁做皇位,毕竟濮王也是姓赵啊。”

    这话句句如针刺,刺在小皇帝心头上,顿时让他暴怒异常,小小身板疯舞着长袖,在御阶上来回走了几步,“这…老贼….这些老贼….都欺朕年岁小..是吧?…..可恨,朕….非要杀了他不可。”

    随即,他站定,转过头来,脸上慷慨悲愤,“小宁子,曾经你与朕说过,不离不弃,朕今日拟旨,升你为皇宫内务大总管,将那人找出来,速速杀掉。”

    “陛下请听奴婢说完。”白慕秋装作担忧的模样,道:“奴婢如今身患内伤未愈,就是找出那老贼出来,也不一定能将其留下,说不得将对方逼的狗急跳墙,恐怕会对陛下不利,不如暂且息事宁人,待奴婢伤愈后,再作计较。”

    赵吉闻言大惊,从御阶快步下来,虚扶道:“小宁子….你伤还没好吗?左右!快给朕喧御医过来。”

    白慕秋苦笑摇摇头,看来这小皇帝对这方面一无所知,做事也是火急火燎,闭关后的时间段内,希望别出什么乱子来才好,不然以赵吉的心性,根本掌控不住。

    想罢,便说:“陛下,不用了。此乃内伤,是内力出了岔子,奴婢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御医就算来了,对奴婢的伤势也没有起色。今日之后,奴婢想寻一处隐蔽的地方,安静修养一段时间。”

    “这样啊…..”赵吉摸着光秃秃的下巴,想了想,忽然又道:“既然小宁子需要,那朕倒是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处地方,就在御花园的角落里,原本是一栋普通的楼,后来太上皇将它改成了培育花苗的地方,又叫温楼,里面冬暖夏凉,只是近几年赵武专权后,那里就没什么人去打理了。”

    “那还请陛下暂将温楼借奴婢调养伤势。”

    小皇帝将其扶起,笑道:“准了,只要小宁子需要,送给你都成。”

    两人相谈一阵,一道倩影,一句犹如清风话语传来过来,“听说白公公回宫了,奴家久闻大名,想过来看看,且不知是否冒昧。”

    白慕秋听到这声音,心头不由一抽,暗道:这女人真够主动的,竟然趁他不在,已经进了皇宫,却又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寝宫,想必又用了应付赵武的招数,来对付赵吉。

    视线看过去,那女人也走了过来,依偎在赵吉身旁,显得亲密,小皇帝脸上多出了些许红晕,说道:“小宁子,是宦官,有什么好看的。”

    此刻那女人脸上并未戴面纱,那容貌确实惊艳,难怪能把赵武迷的神魂颠倒,甚至事败人亡,而赵吉年龄偏小,涉世不深,怎么可能把持得住?就一眼就能把他魂儿给勾走了。

    白慕秋余光稍一观察,这赫连如心依旧还是处子之身,果然是用了什么方法避过了房事,却又让男人心满意足以为已经将美人儿占为己有。

    “那心儿,好好看。”

    赵吉返身回走,去了龙椅坐下。

    待他走出十多步时,赫连如心用为不可察的声音传入白慕秋耳里,“小公公啊,奴家不请自来,你似乎并不高兴呢,难道你忘了对奴家的承诺吗,奴家还期盼已久,扫榻相迎呢。”

    白慕秋微眯着眼皮,低声道:“赫连大家能入陛下法眼,是你的造化,但有些事可不要做的过火,有些事有舍才有得。”

    “舍?”赫连如心媚眼如丝,微微摆了一下,火热的身段,将凹凸有致的地方,体现的淋淋尽致,“那你舍得吗?”

    白慕秋冷笑道:“赫连大家不用白费心机,咱家乃是真的阉人,如此火辣的身体,对洒家可没有作用。”

    赫连如心杏眼一瞪,眉角竖起,恶狠狠的道:“真的太监?你之前说的缩阳功也是假的,你居然诓骗我?”

    “不然赫连大家如何会从濮王那里投入到陛下这边呢?”

    白慕秋听到她气的胸腹起伏,微微一笑,“但显然,赫连大家也没有失去什么,甚至还得到的比往日多了不知多少,洒家在这里先恭喜了,祝那个你们的教能成功入主中原,与那佛道两门决一雌雄。”

    说着,慢慢退到殿门,对赵吉道:“陛下,奴婢先行告退。”

    此刻赵吉早就意乱情迷,挥挥手,“去吧,去吧,小宁子你大可安心养伤,你说的话,朕记心里了。”

    白慕秋退了出去,过道上,迎面一个胖太监,擦身而过时,海大福说道:“禀公公,一个小宫女来报,祭祖祠那边确实有一个老太监,几日送饭时,发现对方是用左手。”

    白慕秋点点头,沉声道:“按兵不动,如果让那老太监再次逃脱,离了皇宫,再找他就难了。”

    “奴婢明白。”海大福应下了。

    两人便互相一礼,相错而过。

    PS:感谢‘呵呵呵噢嘿’‘十六夜’‘小灰灰吃肉’‘大爱武侠’‘偷心小木偶’的打赏,非常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