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六十章 开衙


    东华门乃是武朝儒生学子崇尚的圣地,这里是鱼跃龙门的龙门。

    ‘东华门唱名方’是读书人的一种荣耀,武朝读书人毕生梦想之所在,在离此两条街坊,一栋府邸正在改建,金字辉煌的‘东缉事厂’四个大字门匾挂了上去,府衙门口两侧立着两头石‘狰’栩栩如生,模样森严可怖,仿佛每一个从府衙走过的人都是罪人。

    隔着一条街,有着许多人悄悄观察着,不敢靠近,却是不妨碍他们窃窃私语。

    “今日好像抓了许多人进去呢....”

    “这个衙门是干什么的,感觉有点阴森。”

    “我家隔壁那个大户,今早就被抓了,说是哄抬粮价.....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了,他家里人现在四处找关系,想把人捞出来。”

    ......讨论的人越来越多,渐渐有了偏离的意味,但也并未传到城外去。

    府衙内

    立于校武场边缘的楼阁上,一个侍女捧着木梳递了过去,便躬身离开,临走带上房门。

    拿着木梳的女子,一身青萝宫衣,头绾简雅倭堕髻,两侧青丝垂肩,五官艳丽且那双牟春水荡漾,柔弱白皙的手轻轻由上往下,木梳轻柔的梳理一缕银丝。

    铜镜内,端坐的男子闭目养神,须发皆白,片刻,他启口,嗓音清湛,“那些粮食都运出去了吧?”

    另一侧,一张桌前,海大福看着几张纸上,写满弯弯扭扭的字迹,“督主这字….真是龙飞凤舞…….嗯,独立特行啊。”

    恍然,他听到白慕秋的话,恭敬道:“回禀督主,都已交付给开封衙门拿赈灾了,奴婢又派了数名小黄门盯着,都是机灵人儿,出不了岔子,今晚最后一批粮过去,差不多就够了。只是督主可能不知,那数十官商大户,家里银钱可是多的让奴婢眼睛都花了。”

    “多少?”白慕秋示意身后梳头的女子停下,惹得对方反而一阵白眼。

    海大福伸出五根指头,觉得不对数,又比了十根手指,沉声道:“足足一百五十万贯有余。”

    “还真够多的啊……”

    饶是冷漠的白慕秋也不由一愣,他站起身,肩上垂落的银丝柔顺滑落至胸前,银白的眉毛下,双目寒光凛凛,“这些人……走私漏税啊…..也赚不到这么多吧……”

    “大福。”白慕秋沉吟了一声,说道:“将一百万贯送进官家的内库房。”

    海大福看着账目上的数字,犹豫了一下说道:“督主,会不会太多了?毕竟东缉事厂才堪堪建立,有些人员的配备都需要钱财开路。”

    白慕秋摇摇头,坐到案桌前,“一点都不多,总要让官家尝到一点甜头才成,算是这四年来,官家对东厂投资的分红好了,只有这样,陛下那边才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本督。”

    话锋一转,变的锋利,“剩余的钱财就放在厂内,眼线的情报终归要有所偿啊,不然别人也不会给本督卖命。”

    他拿过案桌上的几页纸张,拍了拍,“你来之前,本督写的,可看过了?”

    海大福点点头,“字迹别具一格,难得一见。”

    “本督说的是里面的内容。”白慕秋万年不化的脸,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而旁边的女子更是捂着小嘴轻笑出声。

    海大福尴尬的擦了擦胖脸上的汗渍,干笑道:“看过了,看过了。”

    随即他道:“只是这样一来,那五十万贯怕不是够的,督主的宏图大计也怕会受到影响,那西夏边陲本就不好渗入进去,去年奴婢着了二十名退役出宫的太监,年岁都在四十往下,去了西垂不出半年,只剩下三四个还在,得到的情报也是不多,可给予的银钱却是不少,那边儿实在是太过恶劣了。”

    “再恶劣也得派人去,二十个不行,就三十个,总会有几个幸运的家伙渗入进去。”白慕秋皱着眉说:“东南也必须有所展开,今年外放的太监名额提高到五十名,让他们自己挑一些喜欢的活计学学,比如说书的、批卦算命的,全都投到东南各州去,那边摩云教改名为明教,借着这次大灾发展自己,已然是有了图谋,东厂这边先将以前得到的消息,独立归纳成档,出宫的宫人培训完后,立即让他们跟着卞梁的商队南下,这件事是迫在眉睫的,大富啊,必须抓紧去办。”

    随着说话声,一张纸被白慕秋从堆积的文书当中抽出来,铺平。“这上面是将以前的讲义重新书写、修改的,拿去后,好好琢磨一番,将新进宫的太监侍女独立讲解,时间还是和从前一样,每个三四日便集会讲义一番,挑一些口舌好的,说话煽情的,让他们来办就行,不能迫之过急,也不可让他们脑袋闲下来,总之…….别让他们有过多的思考就对了。”

    说话之间,一直默默在旁的女子忽然走过来,说:“督主,小瓶儿有个请求,希望督主能把小瓶儿从宫里调出来。”

    “唔….嗯?”

    白慕秋有点诧异,道:“你不是一直想入后宫的吗?此时怎会如此想法?”

    小瓶儿俏脸上苦涩一笑,“回禀督主,从前小瓶儿认为官家应该是一只气吞万里的猛虎,是那纵横四海的蛟龙,可这四年来,小瓶儿看见的,听见的,都……都很让瓶儿失望,尤其是那个如妃……整日一口一个‘奴’的在陛下面前自称,听的人鸡皮疙瘩都起了。”

    见白慕秋沉吟,急忙加重了语气,“小瓶儿出来后,也可以帮海公公的忙,现下东厂急需人手,小瓶儿在宫里掌管尚衣司多年,也是可以帮忙的。”

    “如此,倒还真有一件事要你去办。”

    白慕秋同意了,他手指轻轻点着木桌,“赫连如心身居后庭,传递消息必然要通向外面的,本督需要你顺藤摸瓜,控制住那人,最好是知道摩云教在西夏的总坛。日后说不定还能用上一用。”

    闻言,小瓶儿高兴的几乎快跳了起来,拍着饱满的胸脯答应下来。

    *******************************************************************************

    事情谈到这里,该交代的,说的也差不多了。白慕秋呼出一口气,跨过身后的那扇门,海大富和小瓶儿紧随在后,视线里阁楼下的校武场逐步展开,然后场中分列着什么东西,一排排跪在那里。

    四周,皂衣尖帽,持刀而立。

    旗子随着烈日下的清风徐徐飘动,在那校武场地当中,那数排跪下的商户官员被紧紧束缚着手臂,他们的脖子下面挂着一个木片,上面着墨写着所犯的罪状,一条条清晰又细小的排列。

    微凉的风卷起白慕秋的白发,在飞舞,黑金的袍子的在起伏。

    天晴云卷,场中只有风的声音。

    片刻后,只留下他的声音。

    “兴和四年,神州各地旱魃四起,百姓颗粒无收,易子相食,这是人间惨剧,两天前,陛下下令全力赈灾………….”

    此时,校场四周,刀出鞘,反射出夺人的寒光。

    身着皂衣的刀兵走过去,立到了每一个下跪之人的背后。有想挣扎起身的,刀柄便砸了过去,倒在地上,又被人抽正。

    头破血流…….

    “就是他们!好好看看他们的面目。”

    白慕秋怒吼着,双手抓着木栏,一股大风平地而起,吹的银发飞扬,“将陛下赈灾的新粮换成了他们家里的发霉的陈粮,老鼠都不吃的陈粮,但是却拿给我们同胞吃,还装作一副善人的嘴脸,这些——”

    “——还算是人吗?”

    他的声音沉重,而又嘶吼,忽然手一扬,将一叠叠写满罪状的纸张从阁楼上抛了下来,散落飞舞的纸片,飘飘然然落下。

    “官商勾结……”

    “欺民霸田……”

    “私贩铁盐……通敌卖国…..”

    “所以......即今日起,东厂开衙,代天子耳目清查天下忤逆,充天子利剑,斩犬官罪民,行太平大道——”

    白慕秋单手往下一指,“——而他们!”

    声音传播着,皂衣刀兵扬起刀光,数十柄长刀落下,数十具无头尸体倒地,鲜血染红了整片校场。

    “杀刀祭旗!”

    兴和四年,九月,东缉事厂开衙。

    PS:第一章,热血吗?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