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六十二章 执念


    天上烈阳暴晒,接济的粥棚在逐一拆走。

    在汴梁城外,甚至其余灾县的城外,少了粥棚,多了一个领粮种和回乡干粮的地方,前两日的暴雨缓解了灾情,再往后的一天里,又是绵绵小雨,逃难的人或许意识到大旱过去了。

    “爷爷?”

    拥挤排列的队伍中间,惜福弱弱的唤了一声背上的老人。

    老人紧闭着眼帘,气息微弱,偶尔无意识的呻吟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在回应。

    惜福一时间心底有些发慌,手忙脚乱将老人放了下来,看到爷爷那张发青的脸,又唤了一声,“爷爷....你.....不要睡了....不要吓惜福好不好.....醒来啊....醒来啊...不要吓惜福....”

    “爷爷....你到底怎么啦.....不要睡....不要吓惜福啊....”

    女子眼眶湿红,跪坐在地上,守着老人一声声的呼唤,可....似乎一切都是徒劳的,惜福迷惘、害怕甚至无助的望周围的人群,她忽然做了一个动作,跪着朝他们磕头,咚咚的一声声磕响。

    “能不能.....告诉惜福.....爷爷他怎么啦.....求求你们.....把爷爷叫醒啊!”

    周围的人,蓬乱的头发下,每一张脸都带着麻木,注视着不断在磕头,重复说一句的女子,仿佛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也或者曾经发生过。

    额头被一粒小石子磕破,血沾着泥土。

    女子一点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可终究那些只是从她面前走过。

    忽然,一个声音在队伍里传出,也不知是谁说的,“傻子,你爷爷病了,只有进城找大夫才能救活过来。”

    进城?

    惜福停下来,看了看高耸的城门楼,她想也没想急忙将地上的老人背上,朝那里冲过去,可到了城门,又犹豫了,她没进过城,连小县城都没去过,可眼前的汴梁城,又是何其巨大。

    “进城....找大夫...进城找大夫!”惜福紧咬嘴皮,咬的发白。

    她迈动脚步极小,畏惧的挪动过去,看到近在眼前的城门,以及城门边上如狼似虎的士卒,却是把她挡了下来,“灾民一律不得进城,再往前半步就杀了你。”

    “进城看大夫.....进城看大夫....”她六神无主的念叨,极恐惧,脚步却是小心的挪动。

    甚至天真的以为,这样对方就看不见她。

    “滚开啊!”守卫走了过来,推了一把。

    被推搡了一下,惜福本就虚弱,何况还背着一个老人。猝不及防间,倒在了地上,叮的一声,一块牌子落了出来,见到地上黝黑的东西,那个守卫眼睛顿时一亮,伸手就要去捡,惜福从地上爬起,疯子一样扑了过去将那块牌子拿手里护在胸口,像是护崽的母虎,朝先前恐惧的士卒大吼:“不要拿我的东西!!”

    “把那牌子拿出来!”那名守卫眼里一急,就要拔刀。

    这时,另一个守城士卒过来,一把将他手腕按住,对惜福道:“疯婆子,赶紧进城。”

    惜福捏着令牌恐惧的看看他们,连忙将地上的爷爷背上身,极快的冲进城门里。那被按住手腕的士兵看着跑远,进入街道的邋遢女子,不由恼怒起来,“开封府衙、三衙下令不许灾民进入,你想连累死我!”

    被说的士兵摇摇头,反而骂他:“老子刚刚救你一命,知不知道刚刚那令牌是什么?前日我见过一个东厂的缇骑腰间就挂着一枚,只是比这个小上许多,说不得刚刚那女的就是东厂放在难民里的探子。这段时间,死的人够多了,老子可不想你脑袋挂在城门楼上。”

    刚刚还愤怒的士兵,顿时一身虚汗,脸上一片惨白。

    ......

    “大夫....找大夫....”

    惜福念叨着,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而周围的人无一不捂住鼻子远远躲开。

    “怎么回事?难民进城了?”

    “应该是乞丐吧.....或者偷溜进来的。”

    街上的行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或小声,也或高声的谈论着,直到对方彻底消失在街道尽头,没人怜悯和同情。

    行走了很长,也不知道多长,惜福实在又累又饿,在一条人少的街巷坐了下来,背后靠在墙上的老人气息尚存,只是越来越弱了。惜福哭了,豆大的泪珠顺脸颊滚落,变的浑浊,紧接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紧紧抱着老人的身子,哭的很伤心。

    “爹娘不见了......相公也不见了......爷爷你不要睡啊...惜福不知道大夫是什么啊.....这里好多的人,惜福一个人好害怕的。”哭声持续着,在巷口许久都无法停息。

    此时,街口走来一个男子,他看了看痛哭的女子,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人,紧接着又走到巷口朝外看了看,这才反身回到惜福身边。

    “这位姑娘,这是你爷爷吗?”男子问道。

    惜福见有人冲她说话,眼里带着戒备,身子不由往后缩了缩,想了会儿,还是回答:“是....是我爷爷...我们来找相公....可....他睡着了....怎么都叫不醒...有人叫我找大夫....可...可惜福不知道是什么大夫。”

    那男子疑惑的盯着她看,不知道打了什么名堂,“我知道有个地方,那里有好多男人,说不定你相公就那里,找到相公,就有钱找大夫给你爷爷看病了。”

    不容她多想,那男子就要去牵惜福的手,不过看到浑身的污秽,那男的又缩了回去,干脆道:“像救你爷爷,就跟我去找相公,然后再找大夫。去不去?”

    惜福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放心看地上的老人,“爷爷睡着了...不能一个人睡在这里....会着凉的。”

    “放心,没事的。”那男子显然耐心很好,缓和的语气说道:“我们很快就回来,真的很快,而且还有新衣服穿,新鞋子。”

    “不要你新衣服....新鞋子...”惜福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只污秽的鞋子,勉强能看出上面的红色,“这是.....相公给我买的....都舍不得穿。”

    随即,她停了下来,“可是....我找不到他。”

    “所以,你跟我走,我帮你找!”

    临了,男子又保证道:“然后我们就很快回来!”

    “真..的吗?”惜福傻傻的问。

    男子拍拍胸脯,“俺牛二,可是有名的说话算数的,一口唾沫一根钉。”

    “好...好....我跟你去。”

    惜福又蹲下对老人道:“爷爷,你在这里等惜福回来....惜福给你找大夫治病....你就会醒过来.....又可以看到惜福了。”

    两人随后走了,女子边走,不舍的回头看,却又被男子催促赶紧走。

    ......

    天逐渐有点阴了,就在街道尽头,发出金锣声,行人匆匆回避。

    一队人马,皂衣铁甲,腰间挎刀行进过来,中间一顶四人大轿,走到街道一半时,忽然停住,轿里的人掀开帘子,露出一张白胖无须的脸,他皱着眉,招来一名随行,“附近有腐烂的味道,去找找。”

    随行应下,连忙带着几个人开始在四周查探,没多久就匆匆回来,还抬着一名老人,老人的一只腿上,膝盖以下的部分有了腐败的痕迹。

    海大福下了轿,白绢捂着鼻子,冷眼了下地上的人,正要挥挥手让人打发了。

    刚一转身,顿时一僵,白绢掉在地上。

    失态的叫了一声:“喂哟,快快放上轿子里,马上给咱家找最好的大夫,快去!”

    手下的人,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可手里却不慢,连忙将老人抬上轿子,朝最近的医馆过去,海大富上了一匹马,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变的更加失态。

    连忙对手下说:“立刻,用最紧急的讯号,通知所有人,放下手里的事情,全力找一个行为有些痴傻的女子,尽全力知道吗?不然咱家可保不住你们脑袋!”

    命令一下,所有缇骑四散出击,朝不同的街道跑去。

    海大福着急的原地一跺脚,“怎么这个时候来啊,这下可为难死咱家了,如今汴梁城正是混乱的时候,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督主一定会杀了咱家。”

    PS:先发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