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七十章 诸事


    秋冬交际,水泊芦苇枯黄,渐渐入夜之后,点点萤火在芦苇间飞舞,微风拂过荡起一片波澜。纵横交错的水道,分散、汇聚,形成一块巨大的水泽,横跨八百里,山匪、水匪常年盘踞此处,又绵伸上百里,常有过往商旅、独行客人,被劫掠杀害。

    SD梁山一带,民风彪悍、山匪水匪劫掠成性,荒山野岭中、官道小路上,常有装扮土气破烂行人在游荡,稍有外人入了地界,便尾行盯梢,看看是否肥羊,也或穷鬼。

    附近州县,官衙并非没有围剿,奈何贼人眼线颇多,稍有大军出动,便得了风声遁入八百里水泊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待的风声过后,又冒出头来打家劫道,更对送信、远行办差的差役,不管有无罪过,皆杀害。

    匪患,弄的SD一地,民生凋零。

    一片小筏,缓缓穿行芦苇,惊起芦苇丛中,野鸭扑腾。

    嗖的一声。

    一支利箭,从筏上一人手中劲射出去,正中一只肥硕的猎物。那人黝黑干瘦,眉宇间露着一股匪气和凶恶,他捞起水中的野鸭,正待去毛丢入篓筐。

    一通鼓响,从一处水寨传出。

    那人将竹篙往水里一撑,木筏快速滑向码头。

    ……………….

    梁山水寨

    彩绸招展,旌旗在风中烈烈作响,水寨山道盘旋而上,关隘上刀枪齐备,守备森严。顺着寨道往上,梁山聚义厅,大小头目依次排名而坐,神情肃穆,煞气冲天。

    “当今朝廷无道,蔡京、王黼、朱勔奸臣在上蛊惑君王,行欺压良善之举,我等原本皆为顺民,奈何被逼为落草为贼……….”

    厅中上首,一层层石阶而上,一个身材较小,脸色黝黑的男人,慷慨激昂的讲着,下面上百大小头目服饰各异,神色各异的听着。

    “……..如今我梁山日益壮大,先后破了曾头市、独龙岗,今日打的官兵灰头土脸,大壮我梁山声势,好让那朝中奸贼看看………他们…..逼迫的…..都是栋梁之才!前几日,白胜兄弟一番话,让宋江思虑已久,既然天下不平,奸臣豪绅当道,那我梁山便举大旗——替天行道,施大仁。”

    聚义厅外。

    一杆大旗竖起。

    上书:替天行道。

    *****************************************************************************************************************

    兴和四年,十二月,冬。

    皇宫,御书房内。

    弹着火星的暖炉,忽然一脚被人踹飞,御案上,一封奏折被扔下。

    “两个月前,送给太后的生辰纲被劫……..你二人信誓旦旦给朕保证。”

    赵吉气急,指着垂头不敢吭声的高俅、蔡京,“武瑞军被打的什么样了?甚至还有几名将领兵败投降,高太尉,武人的气节呢?啊!”

    “前次蔡相的生辰纲被劫,以为朕不知道?这次太后的生辰纲也被同一伙人劫走……….”赵吉将那封奏折丢过去,“你二人好生看看,这是东厂潜伏在梁山中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替天行道?呵呵…..还要朕这个天子做什么?梁山周围大大小小村寨百余座,皆暗中投靠,这是要干什么?”

    他一把将御案掀翻,赤目吼道:“他们这是要造反!造朕的反…….”

    愤怒的身影喘息着,坐下来。

    他对黄门道:“下旨,高俅为主帅,调河间军梁元垂,武瑞军协同,禁军五万北上SD调东缉事厂为监军行营,提督白宁行督军事,三月开春,兵伐梁山。”

    皇命下达。

    整个京畿重地沸腾起来,大小传旨太监来回奔波于河间府、BJ大名府,调集、训练军队。西京HN府开始大量征集民夫,运送粮草陆陆续续往东京卞梁运送,在三月开春时节,便要完成。

    而东厂,内部职能结构也日渐完善。

    报备送达皇帝案前,这样写道:“东缉事厂,设提督、副提督,下辖十二御千户所,分设东京四所、西京HN府两所、南京应天府三所,BJ大名府三所;调海大富为东京御千户所千户,曹少钦为东京御千户所千户。下辖六厂卫所,抽禁军统领金九、高断年任厂卫都指挥使,每所驻厂卫九千人,由禁军补缺。另设神机火箭营七千人,由禁军补缺。”

    此次经过赵吉同意变动后,蔡京等人隐隐有了担心,如此这般,恐怕往后守护皇城及卞梁的禁军将如同虚设,但目前皇帝正在气头上,东厂的变动,并未细究,便做了批复。

    用他的话说。

    “朕什么都给你们了,明年四月底,见不到宋江等人头颅,就自己端着头来见朕。”

    ……….

    十二月,卞梁大雪飘然而下。

    偌大的府邸中,积雪深厚,惜福和春兰、冬梅两个丫鬟在打着雪仗,一个老人穿着厚厚的棉绒坐在廊下看着她们,他只有一只脚了………

    悦心湖的亭子里,一头银发的男子安静的看着书,脚边碳炉不时发出噼啪的声响。亭外两个年纪相差七八岁的小黄门在那里聊着天。

    “衙内我不是给你吹嘘,那锦绣楼里的头牌也不咋样。”

    “你就可劲儿吹吧,我知道你爹是太尉,但又咋样,还不是跟我一样做太监了。”

    “……嘿,你这人怎么能揭短呢?不过,衙内我可是尝过那梁山上豹子头林冲老婆的滋味。”

    “切…..”另一个小黄门翻了翻白眼,抱着手,哈口气便不想再理他。

    ………

    此时,一个身影从前面过来,提着一个包袱。

    高衙内哎哎哎了几声,想挡对方的路。

    “闪开。”来人只是轻轻抬了抬肘。

    高衙内便被掀飞出去,一头插进雪堆。小晨子捂着嘴笑道:“那可是曹千户,武功高的能把人打上天,你敢去拦他,没把你砍成两半,都是看在你爹面子上了。”

    “一点都不好玩。还说东厂可以随意欺负人。”高衙内一屁股坐起来,唉声叹气。

    亭子里,银发的人微微抬起头,“都带来了?”

    “带来了!”曹少卿将包袱放在石桌上,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放好。

    高衙内和小晨子好奇的探头张望…….

    白慕秋放下书页,拿起其中一件东西,像是一块印绶,慢慢倒过来。

    下面刻着四个大字:汉寿亭侯。

    PS:大家都叫我存稿的话,那这样,每日我写三更,发两章,存一章。一直到上架时,一起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