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七十六章 念经(二)


    青铜枪杆,弯曲再到断裂。

    马麟耍刀将铁钩挡开,只见到一道身影从身旁急退,然后倒飞。出白点钢枪断成两截,呯的一下掉在地上,不由咬牙叫了一声。

    “陈兄弟——”奋起一脚,蹬在摇摇欲坠的土墙上,墙面本已摇摇欲坠,此时吃了力道,哗啦一下倒塌,茅草房顶那人脚下踉跄不稳,踩踏了几下没借到力跳起,却是随着塌陷一起掉进了房内。

    此时,金九将大锤一碰,金鸣大响,吼道:“杀光他们——”

    顷刻间,寨子外、木楼内隐秘的地方发出应和声,犹如滚动浪潮,铺天盖地的喊了起来:“杀啊——”

    隐匿的位置,钻出一道道人影,皂衣尖帽,手提朴刀,从各个地方扑了出来,与尚未上马的梁山喽啰短兵相接,也有侥幸刚爬上马背的梁山骑卒突出包围,奔跑冲刺,也有还没来得及就被人扯了下来,乱刀分尸。

    一时间,偌大的寨子里,双方混战到了一起,撞在了一起,打斗厮杀瞬间激烈起来。

    “去死!”

    一道寒光乍间。

    斜挂着的梁柱陡然被劈成两段,木屑、茅草纷乱,人影从中冲出,回过神来的马麟架刀迎上去,两只散着寒光的离别钩,下一秒,挂过去,一只勾尖嵌在刀背上,另一只铁钩瞬时朝他脖子割去。

    “啊——”

    马麟怒吼着,使劲一转刀柄,刀身翻转搅动荡开限制,扬起刀磕上去。呯——的一下,擦出一丝火花,随即贴到身后的土墙一面退一面举刀抵抗。高断年之前从屋顶摔落,头上身上多处插着茅草,非常狼狈,此时心里压着怒火,持着一对离别钩,倾泻愤怒,不给对方一点喘息的机会。

    片刻间,一对铁钩上下翻飞,搅动残影,两人贴着土墙打成一条直线,乒乓乒乓的乱响,刮起的土渣暴起,四下乱飞。火花在两把武器中间不断的爆散,惊人。

    马麟没上梁山之前,本就是一名闲汉,会一点武艺。上了梁山后打过几次硬仗,又得到武艺高强的好汉点拨,也算有些进步,只是真对上好手,时间一长,便乱了章法,气力也跟不上。

    此时,他握着大滚刀,脖上的汗巾也被刮掉,头发散乱,半个身子透着血迹斑斑,异常狼狈。

    措不及防下,铁钩陡然伸长,铁链哗啦一响,打在他胸口,当即便倒飞两步,落在地上。

    “铁笛仙马麟?”

    马麟仰起上半身,在地上蹭了两步,瞪着眼‘呸’了一口血水。

    “看来是你了。”

    高断年双臂一甩,铁钩瞬间穿透对方琵琶骨,将其拉到身前,一脚踩在对方胸口,阴沉的看着他,“你完了……..”

    …….

    陈家寨子还在激烈的火拼。

    “杀了这帮反贼!”

    金九大吼着,每走一步,便是一锤砸死冲过来,或挡路的梁山喽啰,朝刚刚那名被自己砸飞的梁山头领过去,看看死没死。

    噗——

    一个梁山喽啰脑浆飞溅,尸身被金九抓过扔开,粗壮坚硬的双腿继续挤开乱战的人群,金瓜大锤没有停歇,过去时,身后躺下十来个脑袋被砸开的尸体。

    廊柱下,一滩血迹,却不见人。

    “跳涧虎,陈达——”金九暴喝一声。

    一瞬,拥挤着混战一团的人群中,一柄刀尖朝着他背心刺过去。

    “嗯?”

    金九警觉,转身举起铁锤胸前一挡,呯的一下,刀尖偏转,划破了他护腕,留下一道猩红的口子。

    “找到你了……”

    铁锤呼啸横挥,金九横肉狰狞,暴喝中,与再次而来的扑刀撞在一起,轰然巨响,扑刀爆出铁火寸寸断裂。

    “……那就死吧!”

    铁锤携势继续向前疯狂砸过去,握着刀柄的手掌,骨头咔嚓脆响。那偷袭的人凄厉惨叫一声,手腕瞬间血肉模糊,糊成一团,隐约间才分得清几根手指。

    陈达抱着砸成一坨血肉糜乱的手掌,痛苦、嘶叫、大喊,在地上翻滚。

    不多时,一张粗糙的大掌扇来,这一刮,半边肿的老高,几颗牙带着血丝从他嘴里飞了出去落在地上。

    “看——还是逮着你了。”金九狞笑着,一把抓住对方的发髻拖拽而行。

    渐渐的,厮杀的声音逐渐减小,剩余的梁山喽啰也有一两百人,俱都带着伤,眼神惊诧、麻木的看着自家头领被拖行着,像一只猪被随意扔到了地上,痛苦嘶哑的呻1吟。

    “是继续厮杀…..还是投降?”

    高断年晃动着垂在半空的铁钩,眼神阴沉,很有压迫性的扫视着梁上喽啰。这些贼寇当中,确实不乏讲义气的,但也有大部分是拦路劫道的山野强人,想让他们继续顽抗卖命,恐怕确实有点高估他们了。

    不知道谁第一个丢下手中的刀,紧跟着一片片刀械落地的声响,这些人自觉的走向一堆,束手就缚。

    此时,寨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金九抗起大锤皱眉望过去,那里杂乱的脚步靠近过来,当先一匹马冲在前面,为首那人是个白面寛肥的太监。

    “原来是海千户,吓了俺一跳,还以为是梁山的兵马冲进来了。”金九把大锤放下,走过去拱了拱手道:“千户大人那里已经解决妥当了?俺这边也刚刚打完。”

    海大福下了马,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马麟和陈达,“两条大鱼啊……恭喜二位立功了,到时可不要忘了洒家。”

    “原来是个阉贼!”马麟在地上挣扎,抬头冲海大富吐了一口唾沫,“爷爷是梁山上的好汉,今日被擒,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皱一下眉头,爷爷就不姓马。”

    海大福阴霾看着袍子下摆上的口水,突然伸出手,撬开对方的下颚,手指往里一夹,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轻轻往外一扯,一片猩红的舌头被他夹在手指里。

    “啊——”

    马麟满口鲜血,撕心裂肺的大叫。

    金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嘴巴,吓得打了一寒颤。海大福将那片舌头丢在地上,眼珠子来回扫荡两人,不知想什么主意,片刻后,终于说道:“把他们眼珠子、舌头都挖了,手脚给洒家砍下来,丢到梁山地界上,让他们把人带回去。”

    白色的手帕在手里擦了擦,飘到了地上。

    他往回走,回头对金九他们低声道:“顺便把投降的梁山贼寇一起杀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随即上马,打了一记马鞭,“洒家要赶往下一个村落,督主吩咐,凡是投靠梁山者,一概不留。”

    金九和高断年对视一眼,看向投降的俘虏,凶光毕露…..

    “督主有令,一概不留!”

    随后,是更多的、如浪潮般的喊杀声,紧接着,刀锋入肉,那凄惨悲叫,再度在寨子里响彻起来。

    ……………..

    …………….

    安乐村村口,千余人的队伍,统一的皂衣铁甲,青黑相配的颜色,如同蔓延而来的巨大压力,让村口的村民屏住了呼吸,之前嬉笑疑似开大会一样的氛围荡然无存。

    上百人紧紧的低着自己头,看着一双双黑色靴子从低垂的视线走过去。稍后不久,听到了车辕停住的响动,可他们还是不敢乱动,撑地的双手在紧张的气氛里,微微颤动。

    “你是县令?”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马鞭抵在跪拜的人头上。

    ZC县令抖了一下,抬起头,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忙道:“下官正是ZC县令,听闻有天官降临,下官便提前来这里迎接了。”

    “叫大家都起来吧,提督大人为家乡的乡亲们准备了一些薄利,人人有份,就在后面的马车的大箱子里,你等会儿就派人分发下去。”说话的是小瓶儿,随即回到了队伍中,又回头恶狠狠道:“提督大人的东西,你最好管好自己的手,不然就剁下来自己啃干净。”

    那县令也是吓得不行,连忙称着不敢,随后便让人赶紧将后面那辆马车里的东西都搬出来分发下去。自己则拉过穿的跟新郎官一样的白益,说道:“刚刚过去的第一辆马车,应该就是提督人的座驾了,你赶紧过去认亲啊,认准了,你这庄稼汉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吃喝不愁。”

    “啊啊…好好,俺这就去。”

    白益为人木纳,三十也未娶妻,也是这个原因。被当作枪使唤,也浑然不觉,小跑着就冲向朝村里进去的队伍,他脚步不快,声音也是不大的,想要挤过那些持刀穿着皂衣的人,却又是不敢。

    “小宁…..小宁啊….俺是二哥…”

    “小宁啊…..听到俺的声音了吗?”

    一旁的皂衣番子驱赶道:“你瞎叫什么….滚远一点。”

    白益看着他半抽出的刀锋,白森森的吓人,哆嗦一下,便躲开很远,当看到队伍开始拐弯时,他心里又大乐起来,那不正是朝自己家的方向吗?

    于是拔腿跑起来,抄着小路先回到家里,他觉得那马车里的贵人,一定是那个卖身进宫的弟弟。

    他一定是收到自己的书信了。

    那么老四就不用给人家当奴婢,有一次他见到老四的时候,那还是大冬天,地上全是厚厚的雪,隔着一堵围墙,他爬上去看到老四的手,肿的很高,红彤彤的像一只红烧的猪蹄,上面布满裂口,甚至还有黄黄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

    现在小弟当大官了,家里应该好过了吧。

    白益擦着眼泪,充满幸福的想着。

    PS:今天第一更。先写一个三千字吧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