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七十七章 念经(完)


    PS:看这篇的时候,请注意,那是以真正白宁来写的

    他想着……

    屋外的小道上,只有一辆马车停下来。一个让他感到害怕的皂衣人此时在车辇下趴了下来,车帘掀开,一道修长的身影踩着人凳下来,身后跟着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

    白益仿徨了,他有很多年没见过这个最小的弟弟,只记得那年爹还在的时候,牵着白宁走了,说是为了给大哥娶一房媳妇,好延续家里的香火,后来他才知道爹把白宁卖进了宫里,他记得白宁那天走的时候,只有他胸口那么高,一头黑泱泱的头发,脸虽然脏,却是长的很俊,那双大眼睛灵动,像是能说话似的。

    很多时候,白益坐在田垦上,想起有那么一个弟弟的时候,都觉得一辈子都再也见不着了。如今弟弟回来了,当大官回来了,可他….会埋怨我们吗?

    此时那一头古怪的的银发,那一身让人心惧的袍子,每过来一步,他都是激动的、害怕的。来人走到他面前时,白益发现自己仅有对方的肩膀高,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低声确认:“小….小宁?”

    “嗯….”

    银发下,那张脸依稀有些曾经熟悉的轮廓,仅仅简单的回了一声,“是我….我回来了。”

    ……..

    穿着红色衣衫的男子,呜咽一下,粗燥大手突然捂住脸哭了起来。白慕秋冰冷的视线,微微有些融化,内心里,隐隐有些酸痛,他知道那是这副身躯血脉相连的悸动,一个属于这副身躯本身的亲情。

    有些事、有些情绪不会因为身份的阻隔而断掉。

    唉——白慕秋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搂过二哥的肩膀,“白宁回来了,你最小的弟弟回来了,该高兴才是。”

    埋着头的庄稼汉,点着头,沧桑的脸上露着灿烂的笑容,想要去拉白慕秋的手,却是看到那身华贵到极致的宫袍,就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连忙跑到屋里,搬了几张破旧的矮凳,和长凳出来放在院坝内。

    “小宁啊,二哥家里小,又脏又乱,就不要进去坐了。”白益憨厚的说着,用那身件平时宝贵到不行的衣服擦着凳子,“咱们就在院里坐,这里亮..嘿嘿…亮。”

    随即又请了惜福来坐,她笑嘻嘻的紧挨在白慕秋身旁坐下,倒是对周围的环境没什么慨念,或者说她以前的那个老屋比这更加的不堪。

    请到小瓶儿时,她瞄了眼乌黑黑的凳子,便摇了摇头,说:“骑了一天马,就想站站。”

    曹少钦则说:“洒家乃是下人,督主坐着,洒家便要警戒,二兄莫要多礼。”

    “好了….本督….我二哥叫你们坐,就给我坐下。”白慕秋将手里的书卷交给惜福,语气不由变硬了一些。

    两人这才寻了长凳坐下,小瓶儿嘀咕道:“早知道就和那栾廷玉留后面发礼物去了。”

    五人当中,只有白慕秋与二哥白益拉着家常,偶尔惜福会插进来说上两句,不过都是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却也是活跃了两人间的气氛。当听到弟弟已经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白益的脑袋就有点僵硬了,后来又说了掌管着一个衙门时,他已经倒是不在意了。

    一个衙门在他见识里,或许就H县令大人的差不多。

    到的惜福忽然肚子响了一下,她期期艾艾的说:“相公….好饿啊…”

    白益红着脸站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说:“哪个….二哥只顾高兴….忘记做饭了…..二哥这就去弄。”

    说着,他便起身朝旁边不远的鸡圈过去,打开笼门,里面就只有一只老母鸡,鸡窝里还有两枚温热的鸡蛋。不难看出,是家里专门用来下蛋的母鸡,而且是唯一一只家禽。

    “算了,二哥,还是让弟弟的人来吧。”

    白慕秋阻止了他杀母鸡,随后拍拍手,随行的高衙内和小晨子连忙招呼人手将吃饭的家伙抬过来,搭灶做饭,毕竟远行不可能不带随行厨子之类的。

    一顿饭,并未多久,很快拼了一桌,琳琅满目都是白益从未见过的饭菜。见他不敢动筷子,于是便主动夹菜放他碗里,“本…我记得家里还有三姐吧…..三姐呢?”

    白慕秋夹着菜,说着话,脸上却是没有任何表情。

    “这….这….”

    白益犹豫了一下,拍了下大腿,一想到既然自己弟弟都是大官,还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还怕个什么?当即就把三妹白涕的处境告诉他。

    听到这里,曹少钦放下碗筷,提着白龙剑便起身招呼番子数十人,离去。

    白益不知所措的看着人远去,低声道:“小宁,二….二哥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哥啊…..”

    白慕秋拍拍他后背,宽慰道:“你没说错,是有人做错了事。”

    白益不知道话里什么意思,愣愣的点点头,专心的吃着饭。饭后不久,下午的阳光依旧灿烂,惜福去了马车上小憩去了,白慕秋则看着手上的书卷。

    “弟….你看的什么啊。”白益凑过去瞧了瞧。

    “一本佛经而已…..养养心神。”

    白慕秋没有抬头,说了一句后,忽然前面吵杂起来,紧接着,一个人被扔到了地上,趴在他脚前。

    他抬起头盯了那富态的人一眼,随后后移,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身上,面目清秀,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只是脸上多了许多皱纹,看上去老了许多。

    女人有局促不安,瑟瑟发抖着,她看到白益时,眼睛放亮,一下就冲了过去,把他抱住失声痛哭起来,满是老茧和创口的手不停拍打着白益的后背。

    “三妹,先别哭…先别哭….看看那是谁。”白益指了过去。

    “我才不管你是谁,我认识知府大人,这个白头发的,我记住你了。”地上那人破口大骂着,随即一柄剑插在他大腿,钉穿。

    吓得白益和那女子往后缩了一截,白益忙道:“弟啊….你可千万别杀人,那是犯法啊,会毁了你前程。”

    “弟?”女人似乎眼睛不太好,眼睛眯了一下,仔细的打量白慕秋,慢慢走过去却是不敢摸,“你….你….是白宁?”

    白慕秋没有答应也没有否认,冷漠的盯着地上那人,“哥啊…和我谈法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长袖一挥,“看着碍眼,拉下去杀了,顺便他家里…….”

    曹少卿抱拳:“属下回来时,已经做了。”

    白涕脑子不笨,大惊失色,“小…弟,杀人啊,那会犯事的,二哥说的没错,会毁了你前程。”

    白慕秋转过脸看着她,伸手轻轻从她充满关怀的脸上拂过,声音很轻,也很冷,“家里,有我一个人当奴婢就够了……….”

    旋即,拿起那本佛经撕成了碎片,扔到被拖走的田员外身上,“佛祖的经……真难念啊….心里有屠刀……还是算了吧…..”

    PS:原本第二更也想写个大章的,但实在是太累了,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等会儿4点就要起床上班,那么就先这样吧,好不好?还有谢谢各位的打赏,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