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七十九章 围杀.火光


    “二哥....平时有什么爱好。”

    夜幕里,白慕秋挑拨了一下油灯的灯芯,屋内,稍亮了一点,一张信纸压在木凳上,没有动。

    白益经过昨天一事后,也反应过来后才清楚自家的弟弟,手里握着的权势有着多么恐怖,杀人全家,连县令甚至知府都帮忙掩盖真相,可饶是如此,他心里终究是不安的。

    被问到话时,他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结巴道:“没...没啥...乐趣...做做完庄稼...就....就累的要死....哪里还有工夫做其他的....一般上床就睡了...睡了。”

    “二哥也是过的逍遥没有烦恼啊.....”白慕秋取过一个棋盘摆放过来,将上面的棋子摆列开,昏暗的油灯下,他的表情也变的影影绰绰,“那我教二哥玩一种流行的‘小象戏’吧。”

    白慕秋单指支出一枚‘卒’,“要想卒攻杀进去,必须要有前进的路,把路打开了,这时候对方的马也过来吃掉我的‘卒’。看....原本无从下手的局,开始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冰冷,又隐隐带着一丝残忍。

    白益担忧的看着他,“弟弟啊....哥不清楚你在说啥.....哥看不懂。”

    “算了....二哥早点休息吧。”

    “那...那...哥先去休息了。”

    白益稀里糊涂的看了眼棋盘,便起身离开去了最小的偏屋,待他走后。外门打开,屋檐滴落的雨声传了进来,曹少卿立在门外,拱手道:“督主.....”

    “高俅的禁军走到哪儿了?”

    “已经快要到济州了,不过真要到梁山水泊的话,还需要两天时间准备。”

    白慕秋点点头,看着灯芯上的火焰,“按时间算,投诚梁山贼寇的大小村寨也杀的差不多了,纵然其中也有些无辜者,但......也没可能一个个的去辨别......自号仁义的宋江,就看他敢不敢下山来替天行道了,棋子,本督已经放下,他不来,便坏了自己立下的规矩,来了,正好正面好好打一场。”

    停顿一下,又说道:“你现在带上栾廷玉也可以去了。”

    曹少卿眼里跃出兴奋,连忙拱手离开。人走,门自然也就关上,昏暗的房内,又静了下来,白慕秋一挥长袖,将灯芯吹灭。

    棋盘上的‘车’被带动,平端上移吃掉了对方的‘马’。

    ..........

    梁山上,灯火通明。

    山寨最高的聚义厅那里,替天行道的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空旷的场地上,站满了山寨大小头领,而在他们视线所及的地方,一股浓烟在很远的地方如一条黑龙冲天而起,卷起的火浪,站在这里依旧能看的见,甚至有些清楚。

    “公明哥哥呢?怎么还没来?”一道壮硕魁梧身影从石阶那头快步冲了过来,将一把镔铁巨铲轰的一下,往地上一矗,“洒家心里慌啊,手下喽啰们好多家眷都在下面的村寨里,要是都被杀光,洒家怎么跟弟兄们交代?哥哥不会又是说什么再等等,来敷衍俺们吧?”

    这人披罗汉素衣,顶着大光头,颔下一圈络腮长须,满是煞气。

    人群外,一个头陀模样的人过来,“师兄说的在理,那些朝廷狗贼,四下杀我等姊妹,且能就这么忍气吞声?我武松是受够了这窝囊气,恨不得现在就下山与那贼厮们打杀一通。”

    “武兄弟莫要乱了阵脚。”此时孙二娘过来,她手臂上缠着白布,显然上次遇袭也被人伤了。“公明哥哥那边还有加亮先生和朱军师,他们肯定有应付的法子。”

    武松一脸怒气不甘,奈何他是比较尊敬眼前这位妇人,“那武松听嫂嫂的。”说完,便提着一坛酒躲到一旁喝了起来。

    此时,没过多久,李逵不知道吵吵嚷嚷着什么,生着闷气从聚义厅后面出来,他身后跟着宋江和吴用以及朱武三人。

    宋江见众人云集,便也知道他们的来意,不由叹口气道:“众位兄弟莫急,宋江且能眼睁睁看着手下家眷被陷在朝堂鹰犬的屠刀下,此刻,宋江已遣派林冲兄弟和花荣兄弟下山追杀贼人。”

    “公明哥哥,要俺铁牛说,大伙就该一口气冲下山,将那些狗贼杀的干净。”李逵提着双斧来回走了两步,叫嚷道:“扈三娘和王英两口子此时又不在,估计也是被陷了去,左等右等,俺铁牛心里憋得慌,就想找那些鸟厮砍上几斧头。”

    此时吴用文绉绉的说道:“铁牛莫要乱说一通。那朝廷五万禁军和河间军可不是大名府武瑞军那般好打,他们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在外野战,我等多半不是对手,且莫要中了他们的计。”

    “那我们在山上有个鸟用?!”手握铁铲的巨汉,怒声道:“就像俺师弟说的那样,洒家受不了这窝囊气,马麟兄弟和陈达被害的如此模样,这口气洒家咽不下啊。”

    “住口!”

    宋江喝止道:“我梁山向来仁义,自然不会不管,如今林冲和花荣两位兄弟下山,一是搭救不尊号令的王英夫妇,二是看看能否捉他一两个俘虏回山,探探那东缉事厂到底是个什么衙门。所以众位弟兄莫要自乱阵脚,待二人回山之时,有了确切情报,再做计较。”

    武松横了石阶上的人一眼,将手里的酒坛直接打翻,转身就走。那光头大和尚也是将铁铲一敲,哼了一声,跟着就离开。

    此时众人心里郁闷,慢着步子渐渐散开。

    宋江望着远处着火的地方,压着嗓音,“我宋江无非就是想招安.....招安呐.....非要逼我做甚......”

    在观望之际,针对大小村寨的清剿一刻都没有停息过,梁山周围,烽火、刀锋密布,一步步将梁山所控范围减少到了极其微弱地步.......

    ..................

    火焰在黑夜中尤为明亮,在风里摇曳的更加疯狂。火光映红了一张俏丽的娇颜,扈三娘娇斥着,快步奔行,那对双刀杀气腾腾,在围攻过来的皂衣人群乱刃劈出一条血路,朝着骑着高头大马的人过去。

    “三娘!”此时王英也是浑身半染血迹,拖着长枪追了上来。

    “杀了那骑马的!我便与你同房。”

    扈三娘双刀劈出,停歇了一下,回过头对身后的矮脚虎王英这样叫道,“随你怎么折腾。”

    “好好好。”王英听了这番话,喜的连叫了几声。当即也不再二话,挺枪就杀了进来,他的枪法也颇有章法,身子虽说矮小,也是灵敏。当下杀了进来,朝扈三娘那边过去,枪头又戳又打,一时间那些皂衣番子被放倒不少。

    “非得洒家动手了。”火光下,骑马那人陡然一下从马背上冲了下来,脚尖一点地面,朝着扈三娘当头就是一刀。

    “休要伤俺娘子!”

    王英见那人来的快,脚下一蹬,从后面冲了上来,一杆长枪当先与那人手中钢刀碰在一起,火星一闪,刀枪相错。

    半空那人落下地面,手上一瞬,钢刀嗖的一下脱手飞出,呯的一声,一道倩影挡在王英前面,双刀一驾,将那柄飞来的刀刃打开,“他没刀了,正是杀他好时候。”

    “洒家的本事可不在刀法上。”

    火光照着那人脸孔,是一个白面无须的胖太监,随着向前一步,两掌开始柔绵,闪烁的光亮一明一暗映在他脸上,显得阴森可怖。

    “是个太监。”王英原本是山大王,自然也有一点见识,一眼便看出了门道,“娘子,我们赶紧回去告诉公明哥哥,东厂乃是太监掌管的衙门。”

    扈三娘咬牙切齿道:“要回你回,今天我非杀了他不可。”

    “哎哟,你不回去,俺哪儿舍得走。”王英也咬紧牙齿,“罢了,俺王英早晚也要做风流鬼的,今日就陪娘子一起死又如何。”

    海大福冷笑道:“梁山贼寇私设大旗,袭击官府城池,意图谋反。你们两个谁都别想走。”

    “走不走的了,可不是你说的算!”

    王英自然不肯在美娇娘面前落了面子,挺枪刺过去。海大福微晃,脚下八字左右摆动,擦着枪头在胸前乱点,自然是不中。随即寻了一处空隙,双臂齐出,将长枪一头用双肘夹住,宽肥的身躯如同裹席子一般顺着枪身而来,霎时又是一松,将枪头放开,双掌挥击,就朝王英胸口打上去。

    王英大惊,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看到厚实的手掌就要盖来,霎时,一柄亮森森的刀面切入,挡下一掌,刀锋一转又是一记横斩。海大福急忙收手,向后蹭蹭的急退,双刀隔着仅有一个鼻尖的距离极快的横切,犹如片片白雪,刀刀似琼花飞舞,十来记下来,扈三娘止步一顿,右臂奋力往外一道弧切。

    噗的一下。

    海大福跳开,腰间系的青蓝色宝带,却是被切断,飘然落了下来。

    “厉害呐......今日咱家吃亏在兵器SH大福瞧了一眼腰带,小眼杀机森然,狰狞的笑了出来,显然动了真怒。忽然他摆了一个起手式,身子陡然一晃,速度极快的带出一道残影,扈三娘眼力上,甚至已经跟不上来了,才堪堪一举刀,肩上就被狠狠挨了一掌,顿时双刀一松,整个人倒飞出去。

    王英将手里长枪一丢,伸手就要去接住。

    刹那,那道身影一瞬,半空中又将扈三娘截了下来,往皂衣番子那边一扔,森然道:“绑了。”

    如果此时白慕秋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刚刚那一招,正是他一直甚至没空去练的大升仙手最后一招。此时火焰依旧燃烧着,村子里已是没有了村民的喊叫。

    王英喘着粗气看了一眼被抓住的扈三娘,急的大叫一声,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冲过去。

    “呵呵....想跑?”

    海大福背着双手,在火光下,一脸的阴森。

    PS:第二更3300字,好了,吃饭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