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八十六章 背叛者的对不起


    至郓城战场方向,宋江等人两万余军队被击溃,大多数当中有一部分战死外,有其余部分不是被抓,就是还在没命的奔逃,然后被追上,杀死。

    战场那边溃败的消息,距离发生到夜幕降临,还未传达过来,也或者传达途中被人截杀了。导致驻守在水泊岸边接应的阮家兄弟三人以及张顺、张横、李俊等人尚未察觉。

    夜色下沉后,云层很厚,山林间,影影绰绰的身影在悄然移动,这些过来的人当中,大部分是禁军抽调组成的厂卫,一部分则是海大富、曹少钦麾下的番子组成,当中这些番子平日训练就侧重于暗杀、搜捕、侦查等事物,因为此次行动尤为关键,所以过来的都是精锐。

    此次看守船只的阮家兄弟外,张顺、张横以及李俊六名头领却是甚爱耍钱,此时六名头领,有五名在旗船上聚众耍钱,只有张顺一人在左侧那条大船上戒备。

    闻着船舱内愤懑和谩骂,大呼小叫的喧闹,张顺摇头叹口气靠在船栏上,闭着眼假寐。然后杀戮便是在这种氛围下,悄然而至。

    因为装载大军,所以水军来的不多,也有四五百人左右,其中一部分在船舱睡觉、闲聊,另一部分在岸上、船上警戒外,剩下的都去耍钱了。

    趁夜色,没有月光的照射,精于暗杀的番子首先潜入水中摸上外围的船将还在睡梦中的梁山水卒逐一清理干净,随后便开始由外而内包围过来。

    直到连续清理外面十来条船后,假寐中的张顺警觉醒过来,操起手中的板刀将一个偷偷摸过来的身影劈死,这才大叫:“敌袭!”

    随后,四周偷偷摸摸的皂衣番子和厂卫不再隐藏,从外围的船上、岸边冲过来,一刀一个将岸上、甲板上的梁山水卒屠杀一空。

    旗船上,阮家三兄弟等五人踢碎舱门,十来个一起耍钱的水卒持着各自的兵器率先冲出,然后一愣,只见船首两排手持臂弩的番子对准了他们,紧接着数十支弩箭嗖嗖嗖的钉射过去,瞬间就有七八人身中数箭倒地,流矢横飞,乍然一下,张横手臂上中了一箭。

    “众位哥哥,弃船跳水!”阮小七搅动蒲水刀挡下几支箭,当机立断的吼道。

    “我来——”

    阮小二抢过一扇门扉顶在前面,嘭嘭十数下,他手臂微抖,只见那上面已经插着十来支箭矢,箭头钉破了木质,探出尖锐的前端。“——你们快走啊,下水他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

    船舷那一侧,高瘦的人影跑了过来,阮小二等人看见了他,那人也看了过来,夜色中那人陡然加快了脚步,手上一轮。

    铁链甩动——

    一个冰冷坚硬的物件在漆黑中擦着空气,轰然勾了过去,又是噗的一声,张横眼睛一瞪,腹腔上挂着一根铁钩,一瞬,哗啦下一下,肚子被拉开一道大口,花花绿绿的肠子啪啦响了下,掉在甲板上,牵扯出另一部分脏器暴露在外面。

    咚!

    张横瞪着眼,跪在甲板上,头垂了下去。

    “张横兄弟!”

    阮小五大叫一声,扑过去,手忙脚乱的想帮他把掉出来的肠子塞回去,可一见张横此时一动不动,心里顿时一悲。

    随后——他脖子陡然间一紧,一根铁链缠了上来。

    李俊当即将手中的五股托天叉朝那那人掷了过去,那人身子一翻,臂上用力抖开,铁链哗啦响动,将阮小五拉扯人立而起,钢叉噗的一下把他胸膛破开,从背后钻出。

    “二哥…..”阮小七整个人嗡的一下,呆住了。

    那人将铁链一收,竖起中指和食指轻轻一摇,“两个……”

    届时,阮小七赤红着眼,大叫一声:“我杀了你!”

    赤着光脚,踩着甲板上,举着手里的蒲水刀还未靠近过去,两条铁链再次响动,轮圆扇来,阮小七挥刀一挡,再次往前冲,离那人不足五六步后,他看见那人眼里的阴霾,以及冷笑,第二条离别钩悄然从下扫来——

    阮小七下肢一阵钻心绞痛,倒在甲板,颤抖着,他抬头看了一眼,两只脚掌不见,只剩下光秃秃的脚杆。

    “啊——”

    阮小七痛苦的大叫一声,抓起身侧的蒲水刀望自己脖子上割去。

    “性子真烈啊。”高断年一身黑色厂卫甲胄,下摆被风轻轻吹动,阴霾的目光看了一眼,又朝李俊等人看去,竖起三根手指,“…..三个了。”

    之后,高断年舞着双钩冲了过去,船首那里数十皂衣铁甲的厂卫也蜂拥而来,阮小二和李俊当即往下一跳,一头扎进湖水里。紧跟着,那尾随而来的厂卫像是下饺子般,一个个冲了下去,举起刀在水里乱砍,血浆在水里翻滚起来。

    高断年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厮杀,让水里的人往那艘船游过去。

    张顺捏着板刀与那持双锤的大汉打了几个回合,就见旗船那边阮小七、张横等人惨死,心里大恨,又见对方越来越多的人,便劈了几刀后,一个转身,纵身跳下船。

    逃回水寨,找人再杀回来。

    他这样想着,然后眼里出现一阵寒光。

    噗噗噗——数声钢刀入体的声音,下面一群人举着刀,正等着他跳下来,然后刺穿。

    半个时辰后,数十个投降的梁山水卒,扬帆、收锚,满载的三艘大船静悄悄驶离了口岸,朝水泊那边的水寨而去。

    ************************************************************************************************************

    梁山水寨码头,三艘大船靠岸,巡夜的梁山士卒过来查看,还没走进便被一支弩箭射死。随后,一队队皂衣从甲板下来,朝各个哨岗摸过去,新一轮的暗杀又开始了,另外两艘大船的厂卫在码头集结,足有四五千之数,随着番子的清扫,他们开始一步步的推进到关隘。

    关隘上,寂静的很,上面值夜的人已经没有了。

    大门慢慢裂开一道缝隙,探出一张圆脸八字胡的脸来,那人连忙将金九和高断年他们让进来,低声道:“前三座关口的守将都被我麻翻了,矮脚虎在第四、第五个关隘,想必也是得手了。”

    “督主的兄长办事,果然厉害!”金九恭维着。

    白胜嘿嘿笑了一声,“知道俺兄弟当了如此大官儿,那才叫厉害呢。”

    此时,厂卫已经将麻翻的守卒补了刀,其中还抓了几个昏迷的梁山头领周通、李忠、施恩三人,金九只是瞧了一眼,便让人把他们都杀了,便点齐人马冲向后面的关隘,在那里遇到了王英,以及他手下数十个心腹。

    “干的不错。”高断年看着打开的关隘,赞许道:“有此功劳,督主那边应该会把扈三娘还给你的。”

    王英默默点点头,神情黯然,当先带着人冲在最前面,“前面就是最后一道关隘了,上面就能直达聚义厅,那里有孙二娘、顾大嫂等人守着。”

    高断年扭头对他道:“有多少杀他多少,别忘了,你的事。”

    王英点点头,一丝不忍。

    接着,四千多人强攻最后一道关隘,守将乃是宋万和石勇,原本俩人乃是平庸之辈,更是未想到悄无声息下,有着四千多人摸到了这里,突然出现的喊杀声和蜂拥而来的敌人瞬间将他俩给淹没了。

    这一动静,终于在寂静已久的山寨炸开了。

    孙二娘和顾大嫂以及孙立、邹渊、邹润等山寨头领召集驻守的兵马,守着聚义厅前面的关口与那群皂衣人直面抗上。

    数千人马纠缠、混乱的搅在一起,金九直接砸开数人,朝着手持双刀的孙二娘奔了过去,暴喝道:“贼婆娘,还记得俺金九吗?”

    说话之际,一对金瓜大锤便砸了过去。

    仓促间,孙二娘举刀迎上去,一声刺耳的金鸣炸响,直接将她砸的往后踏踏踏退后数步不止,双臂顿时一软,双刀无力垂落在地。

    “需要伤我娘子!”菜园子张青劈过一人,见到这边情况,眼里一急,提着一把扑刀冲过来。

    一道身影忽然跳起,踩踏周遭人的肩膀过去,纤细的五指一曲一弹,数发连珠弹弹射过去,只听几声哀叫,立即倒地数人,无一不是捂眼惨叫。

    那人落地,拉着孙二娘就往后撤,开口女声问道:“二姐,没事吧?”

    孙二娘定下心神,这才看见救自己的是‘铁面孔’裴宣之妹,裴宝姑,使得一手连珠弹,外号粉面观音,又是‘铁笛仙’马麟之妻。

    “公明哥哥那里怕是不利了,这梁山也怕是守不住,妹妹赶紧带人突围出去寻公明哥哥他们。”孙二娘嘱咐着,又从地上捡起一把铁刀,将她一推,“妹妹赶紧走,带人从后山下去。”

    “想走——”

    金九踏步奔来,直接就是一记重锤横扫。

    这边的危及,张青冲过来、顾大嫂挥起雌虎金头大刀也冲了过来。裴宝姑手里一转,四枚铁蛋飞射出去,孙二娘也是一声娇斥,持刀砍过去。

    四对一……

    一锤挥出,砸在孙二娘的单刀上,一口气磕飞。金九随即将左手锤一抬去挡飞来的铁蛋,只听呯呯呯——四道火花点缀般在大锤上爆开。

    “嘿嘿,没有吧。”金九放下遮住头部的大锤狰狞的笑道。

    嗖——

    裴宝姑冷笑,右手暗地一摆,一枚铁蛋噗的一声射进金九的左眼眶内,顿时一股血爆开,污了半张脸。

    啊啊啊——金九惨叫数声,左手一松,连忙捂住那只血洞洞的眼眶。右手持锤疯魔的乱挥,那剧痛瞬间刺激出凶性,铁锤擦着风声往后一扫,顾大嫂原本想趁此机会一刀结果对方,不料冷不丁对方一记大锤扫来,疯魔般的力道直接正面砸在了她刀上,厚重的雌虎金头大刀瞬间拿捏不住,结结实实贴在胸口挨上这记重击。

    肥硕体高的身体,轰然仰头一倒,再也没爬起。

    “顾大嫂——”“大姐——”

    数声呐喊响起,张青飞扑上去,却被一下砸掉了手里的扑刀,一个转身又向前一个跨步,右臂动起来,扬起拳头,“打死你!”这一拳结实砸在疯魔般的大汉脸上。于此同时,金九呲嘴裂牙,怒吼一声:“你也吃俺一拳。”捂眼的左手握拳,一拳盖出。

    呯的一下,张青脸颊扭曲扑在地上滚动六七米远,想撑起来,半张脸却是塌陷下去,右眼掉在外面,噗通一下,趴地上不动了。

    电光火石之间,便四去二。见到自己丈夫被杀,孙二娘心肺都要呕出血来,捡起刚刚张青掉的扑刀冲上去就在金九背上砍了一记。

    原本就处在剧痛中的金九,顿时背上被砍了一记,脑子顿时出现迟钝的感觉,整个人有点昏沉沉的,见到孙二娘再次举刀朝他砍来,想去挡,可总是慢了半拍。

    噗——

    兵器入肉。

    孙二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大汉,随即视线偏转下移,一杆长枪从金九的腰侧穿过来,插进她腹腔。

    大汉背后慢慢移出一道身影,孙二娘瞪着眼看着他,发疯似得大叫:“王英——”

    听着她叫唤,王英一脸悲愤咬牙将长枪再次往前一推,将枪头整个插了进去,甚至抵穿。孙二娘退了两步,染满血迹的双手把住枪杆慢慢退出,眼神死死的盯着对方,慢慢的踉跄后退两步,无力向后一倒。

    她双眼空洞的看着那漆黑的天空,天空上那厚厚的云层,以及在夜风里飘荡的大旗………

    王英慢慢走过去,颓然往地上一跪,伏下头,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

    “王英对不起你们……可三娘在他们手里…….对不起…….只有帮他们才能换回三娘啊…….”

    王英抽泣着,趴在地上,一句句的念叨。

    身后,那杆挂着替天行道的大旗,被人数刀砍倒了。

    PS:四千字的大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晚才更吗,就是为了一章解决梁山水寨的事,不然明天还要写到这里,麻烦。所以一口气将事情解决。明天基本就能将打水浒这个副本写到尾声了。所以今晚就没了哈,再次感谢给我提意见的朋友,评论我都有看的,还有感谢投票和打赏的朋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