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厂公 南北刀锋,无根之萍 第九十章 时节的雨


    徐徐春风拂过山林树叶,枝桠摇晃着,郓城东边,传来一股呛人恶心的气味。待的今日凌晨便开始打扫战场,此时节正是万物萌苏,万余具尸首如不及时处理,时间稍长,便会灾祸滋生,到那时SD一地估计会民不聊生。

    东缉事厂赐令下达,后方的民夫、以及并未参与追剿的禁军士卒开始忙碌的挖掘大坑,将一具具敌人或昔日同袍的尸首掩埋下去,如果处理不及时的,便点燃篝火,将尸体丢进去焚烧。

    一时,浓烟盖在上空,阴云密布。

    咚咚——几通军鼓敲响,升帐。鼓点不急,声音如沉雷,传的很广,立于山坡上面的监军行帐内,走出银发男人,朝下面的帅帐瞧上一眼,转身对捆缚的女子,说道:“知道这鼓声代表什么吗?”

    “呸!恶贼……你们会有报应。”扈三娘从昨日至今滴水未进,精神萎顿。

    令人酸涩的云雾,一缕阳光穿过,洒在白慕秋身上,他动了一下,俊朗阴柔的侧脸,眸子滑动看向过去,嘴角微微勾起,充满冷漠和嘲讽。他伸手从一名小黄门接过宣纸,竖着放到扈三娘面前,让她好好的,仔细的看。

    那纸上,密密麻麻排列的文字,每看一个字,每一行列,扈三娘眼眶侵湿,豆大的泪珠溢出,呜咽着,哭了出来。

    “上面皆是阵亡的,和被俘虏的。”白慕秋将宣纸一扔,冷冷问道:“你说……谁的报应?”

    外面的鼓声停了。

    旋即,他转身向外走,声音一字不落的传来,“当日,你逞强被捉,你哥为了换回你,里应外合,破了祝家庄,可曾想过报应?前日,我抓了你,便让你相公王英里应外合,拿下梁山水寨——这就是报应!”

    声音渐消、远去。听到这里,扈三娘浑身僵住,像是丢了魂魄般喃喃着,看着远方。

    “梁山破了………大家都死了吗……”

    ……….

    禁军帅帐内。

    白慕秋带着数名番子进去。高俅一身戎装,连忙越过案几,拱手道:“监军大人,快快请坐,如不是监军大人早先内应安排,打破梁山却是不知何年马月了。”

    早有番子抬着木椅放在高俅身侧,白慕秋便坐上面,“这是本督职责,太尉大人开始吧。”

    “升帐——”高俅喧喝一声。

    外面便走进来一人,来人身躯九尺,倒八眉,双瞳有神,正是济州战场降了的卢俊义,此时他却神色黯然,身旁跟来一个英俊后生,眉目清秀。白慕秋虽说策反很多梁山的人,却并未见过,不过也猜的出这人是谁。

    “大名府卢俊义见过太尉大人、监军大人。”卢俊义半跪拱手。

    高俅也早闻其大名,知道武艺甚是了得,自然有些想收为己用,便说道:“本帅班师回朝之后,保奏你为庐州巡抚使,兼兵马总管,可愿意跟随?”

    此时,卢俊义摇摇头,道:“罪民已是不愿为官,只想回到大名府悠闲过日,安度下半生。”

    “不识抬举…..”高俅嘀咕一声,眼光渐冷。

    在原本的轨迹当中,似乎卢俊义便于高俅不对付,便在御酒当中下了水银,最后掉入水中溺亡。坐在高俅身旁的白慕秋怎能听不见他话里的意思,随即出声打断,“既然不愿为官,那本督送你一份大礼。”

    话音刚落,帐门那里,梁元垂浑身裹着白布,端着一盘东西过来,放在卢俊义面前揭开,却是当日被官府封存的财产。

    卢俊义捧过来,感激道:“谢监军大人为罪民讨回,他日如有差遣,卢俊义竭尽全力帮衬,定不推脱。”

    “哈哈,督主说的没错,现在就帮了吧。”梁元垂忽然跪下来,对着卢俊义磕了一记响头,便道:“那日元垂被打败,心里便生了拜师之念,所以请了督主做主,希望师父能收下我。”

    卢俊义被这一跪给弄懵了,反应过来后却也推脱不过,随即收下梁元垂,待要出帐时,白慕秋叫住了他身侧那青年,“你可是燕青?”

    “罪民便是燕青,不知监军大人有何吩咐。”那人承认,转身拜道。

    “听闻你武艺不错,此役又暗杀‘白花蛇’杨春、‘没遮拦’穆弘等人。”白慕秋点了点案桌,声音清湛,“不如入本督东厂吧,给本督一个蠢牛属下做个副指挥使如何?”

    燕青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卢俊义。

    后者点头,对他说:“小乙,既然监军大人看的上你,便去吧,将来谋个好前程,也好过蹉跎岁月,白白浪费一身本事。”

    “小乙离去….那主人且不是孤苦无依?”燕青双眼微红,有些不舍。

    卢俊义言语哽咽,拍拍他头,“且去….且去吧,来日还能相见的。”说完,让梁元垂领着便出了帅帐而去。

    燕青望了望外面,只得拜谢道:“谢监军大人抬爱,小乙愿加入东厂做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此完后,自觉起身,如同仆人站到左侧等候。

    ……..

    卢俊义一事完,接着便是关胜、呼延灼、徐宁、秦明等一干十来人进来,将原本宽敞的帅帐挤的满当。

    “关将军乃是关圣之后,可为何那日兵败就降那梁……..”高俅压着火气,就要祭出杀威棒。

    关胜随即脸色微变。白慕秋斜眼过去,嘭的一下拍在案几上,再次抢过话头,“昨日,关将军为何要杀董平,且不知,那也是除贼一员吗?”

    “哼——”关胜心里松了一口气,嘴上却说:“董平那厮杀翁抢女之时,关某就恨不得一刀砍杀他,与他做了梁山五虎,也甚感羞辱。昨日一刀砍了便砍了,若是监军大人怪罪,关某引颈就戮便是。”

    白慕秋冷漠中浮起一丝笑意,“这才是本督心中关圣之后,来日班师回朝,定当禀明陛下众位将士的忠勇,定当厚赏。”

    “谢监军大人!”关胜等人便拱手拜谢。

    待他们出去帅帐,又押进来一人,燕青看过去,神色激动,可看了看周围便叹上一口气,缩到角落里。

    “林冲……可认得本帅?”高俅先前被白慕秋抢夺不少话,心里难免心火大盛,一见林冲进来站着不跪,冷言讥讽道:“昨日不是要取本太尉性命吗?怎么…..此时哑巴了?”

    林冲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高俅,狠声:“恨不得取你狗头,生吃你肉。今日林某唯死而已,想让林某服软,怕是妄想。”

    “若是高太尉死了又如何?”

    陡然间,一句话从白慕秋口里冰冷的说出,顿时让帅帐落入冰点。高俅擦着冷汗,说道:“监军大人真是会开玩笑,要是本太尉死了,怕是林冲这家伙给人做牛做马都成。”

    “是吗?”白慕秋看向林冲。

    林冲气的将脸上扭曲,“少拿林某开刷,要是真能杀得高俅,大仇能报,做牛做马又如何。”

    话音一落。

    突然,帅帐内,巴嘎一声,骨头断裂响起。

    一物抛过,咚的一声扔到了地上,咕噜一滚,赫然是高俅的人头,帅座上,无头尸没了支撑,扑在案几上,血洒满一地。那帐内的酆美、王涣和毕胜满脸皆惊,呆立当场,酆美吓得支支吾吾说道:“提督大人……这…..这….这是三衙太尉啊……”

    “现在不是了。”

    白慕秋起身,擦着手,走到林冲面前,冷冷道:“太尉大人英勇杀敌,大破梁山,却不料审讯梁山大将林冲时,被其突然杀害。众位又将林冲当场戮死,为太尉报仇。这话——可记好了?”

    酆美等人毕竟是禁军将领,知道眼前人的身份,不敢轻易得罪,当即拱手道:“属下们记好了。”

    染血的手绢,扔到地上。

    “林冲既然死了,你就不是了,回去扫扫你妻子的坟,然后来东厂报道。”

    闻言,林冲精神再无支撑,陡然跪下来,盯着高俅死不瞑目的人头,突然失声痛哭,一个封存在记忆中的名字,涩涩的喊出声来,“贞娘…..贞娘啊……看看啊…..高俅死了…….贞娘…..”

    汉子埋头痛哭,帐外,春雨又来了。

    PS:本想写个连贯的大章,但估计你们也等不及了,就先弄一个小章吧。


重要声明:小说“厂公”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