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苞谷地 获得《玄学》 0532 宝刀未老


    虽然天谴从未降临,也不能不顾世俗目光,贾小浪咬牙,面露坚定而又复杂的目光,再次推开了范晓柔,说道,“全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贾小浪转身离去,范晓柔死死的拉着他的胳膊,怒气满满的质问道,“臭小子,难道你心甘情愿看到我继续孤单下去?你的心里真的没有我了吗?不想改变一下现状?让我们……我们重归于好?”

    “重归于好?不,你是你,我是我,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贾小浪再次狠心的甩开了范晓柔的手,直接离开了。

    范晓柔当然十分的气愤,不过,不见了贾小浪的身影,她脸上露出了狠毒的表情,握了握小粉拳,自言自语道,“臭小子,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脱我的手掌心?想得美,看你越是逃避,越代表你的心里还有我,在心底一定很恨你的老子吧。”

    范晓柔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弯弯的弧线,又嘀咕道,“一个人恨得越深,做事才会越冲动,就是想让你们父子相爱相杀。”

    咔咔!范晓柔的小手握得咔咔作响。

    贾小浪像个孙子一样逃跑了,不过终于战胜了牲口一面的自己,没有受范晓柔的蛊惑,成为她玩弄的“电动”玩具,问题是怎么回到现实?他在偌大的别墅之中逛来逛去,没有走出去,真是像迷宫。

    而且,不管开那一个房间的门,贾小浪都能看见范晓柔,她或摆着妖娆的姿势,或放着极致的媚眼,亦或者衣不蔽体的摇曳着身躯,一个劲的在诱惑她的干儿子,像个鬼魂一样摆脱不了。

    贾小浪的肾又开始抽搐般的痛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犹如陷入泥潭,除了向范晓柔缴械投降,好似别无办法,说形象点,他被困在了混沌之中,回不到现实了……

    时间跨度一下子过去了很多很多年。

    无奈之下,贾小浪只有停下脚步,盯着眼前的门,握了握拳头,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将要开门,还未开门,房间里传出靡靡的笑声,范晓柔在笑,还能听到她说,“德成啊,你能不能温柔点?不要这么粗鲁行不行?”

    哈哈哈,一只老牲口肆无忌惮的笑了,猜得没错应该是甘火旺的老子甘德成。

    “不要笑了,听到你笑,人家的心都慌慌的。”范晓柔乞求道,一点美女老师的样子都没有,只是一个寂寞的女人,渴望被牲口疼爱。

    甘德成似用什么东西抽打着范晓柔,边抽边说道,“贱货,你以前不是说喜欢我这样对待你吗?现在后悔了?”

    范晓柔眼中除了悔意,还有阵阵怒火,她不敢承认、表露,还摇尾乞怜似的说道,“不,人家不后悔,只不过你能不能真的温柔一点点啊,别用皮鞭抽我行了吗?”

    甘德成频频摇头,不可以,不仅如此,还打得更厉害,好像越虐待范晓柔,越开心,脸上的笑越猥琐,很变态、简直是一个变态牲口。

    听到范晓柔的求饶声,还有皮鞭啪啪作响,以及甘德成的奸笑,贾小浪的手臂上,青筋根根暴露出来,很生气,很想当英雄来救美,但是儿子打老子,一点不像话。

    情感迸发的贾小浪,双手捂住了头,很难受,难受到要哭的样子靠在墙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十分不好过。

    范晓柔的痛苦经历,没有持续多久,安静了,房间里终于安静了,甘德成去浴室里洗澡去了。

    贾小浪受不了,想看看范晓柔,开门进去了,看到貌美的美女老师衣衫褴褛的躺在床上,胳膊、心口、小腹还有大腿上,白皙的身躯一块青、一块紫,他的眼睛红了,眼眶也湿了,心里别提多堵、多难受。

    范晓柔看到贾小浪进来了,立马坐立了起来,用被单遮住了美艳的娇躯,神色慌张的看了看浴室,小声的说道,“臭小子,你怎么进来了?你……你爸还在,快出去。”

    绿茶婊竟然还有害怕的时候。

    心痛到麻木的贾小浪,一点感觉没有,木讷的走到了范晓柔身边,握住了她的小手,看着她细嫩胳膊上的淤青,轻轻的摸了一下,痛得她呜呼哀哉,她赶紧收了回去,可怜兮兮的摇着头说没事,一点事没有。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当我眼瞎吗?”贾小浪既心疼、又气愤说道,“他真不是个东西,对你真够狠,不,不行,我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你受那个老东西欺辱。”

    贾小浪起了身,打算冲进浴室,狠狠的教训甘德成一顿。

    范晓柔那里肯啊,拉着贾小浪,说道,“你疯了吗?他是你的爹,你打他像什么话?你先给我出去,有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晓柔啊,你在和谁说话?”甘德成在浴室之中问道。

    “哦……没有谁,我……我在打电话。”

    “你能不能帮我把换洗的衣服拿来,我忘了。”

    “好!”范晓柔被吓得面容惨白回道,拿衣服的时候,推着贾小浪出去了,暗示冷静、别动怒,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

    “衣服怎么还没有拿来?”

    “来了,哎呀,都怪你,那么对待人家,人家下床走路都痛疼难忍。”范晓柔娇滴滴说道。

    甘德成很牲口的笑着,回道,“是不是代表我宝刀未老啊?”

    “你好讨厌啊。”

    听到范晓柔和甘德成打情骂俏,贾小浪愈发的生气,奈何什么也做不了。

    贾小浪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是想保持与范晓柔的距离吗?怎么看到她被老牲口虐待,心会这么痛,甚至想弄死那个老东西,这是他的想法?还是“他”的啊?

    贾小浪傻傻分不清楚,也不敢分清楚,因为太可怕了。

    在卧房之中的范晓柔,鬼魅的笑了,如果贾小浪开了金瞳,一定可以看到她的灵魂在咆哮,在张牙舞爪的狂舞着,很高兴、似幸灾乐祸。

    贾小浪的心悬得更高了,为甘火旺接下来的命运担忧不已,牲口死党多半要被绿茶婊给玩弄死,又该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苞谷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n.net
Copyright © 2012-2013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