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我当皇帝那些年 > 第2774章觉悟还是不够高

第2774章觉悟还是不够高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我当皇帝那些年 !

    “去死吧。”他的心腹坏笑的擦拭了一下宝刀上的血迹,似乎一阵风的血玷污了宝刀一样。

    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其余的马贼亲眼目睹这些人的自伤残杀,他们知道谁得到了这把宝刀谁就会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于是这些马贼相互看了一眼,随后蜂拥而上,谁拿到宝刀,便会遭到群起而攻之,就这样,马贼们开始自相残杀起来,那宝刀不停地被抢来抢去,可是谁都没有长久的拥有得到过。

    仅仅半柱香的时间,马贼们便死伤过半,神庙外面大雨仍在下着,雨水冲刷到了地上的血迹,汇聚成一片浓浓的血水,顺着大地的纹路向四周蔓延至土中。

    就在马贼们一片狼藉的时候,周围忽然冲出来三十多个黑衣人,他们将剩余的马贼团团包围,手中的长剑锋芒毕露,一点都不逊色。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黑衣人前来,这些马贼也不急着自相残杀了,眼下共同抵御这些人才是重要的。

    “我们是什么人你们不配知道,不过奉劝你们一句,好刀要用在有能力的人身上才配。”

    “我劝你们识时务一些,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今早将宝刀奉上,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休想!”

    知道是来抢夺宝刀的,这些马贼自然是不肯妥协,于是他们和黑衣人陷入厮杀之中。

    虽然马贼们手握宝刀,可是却一点都不是黑衣人的对手,他们轻松就将这些马贼解决,剩余几个残存着一丝气息的早已放弃这把宝刀。

    宝刀在手,也不想赶尽杀绝,尽管这群马贼尽数被他们绞杀,剩下一两个不过也活不了多久,于是黑衣人将宝刀抢在手中,扬长而去。

    看着黑衣人来到面前,正在把玩匕首的苏有才冷冰冰的问道:“办妥了?”

    “大人放心,故意留了几个伤员,活不下去,可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好,将宝刀收好,再将消息扩散出去。”

    “大人,为何不让马贼们拿走宝刀,如此他们更容易中计……”

    “这是陛下的旨意,你在教陛下做事?”

    一听这话,黑衣人急忙下跪请罪。

    公共安全部在北安人手实在短缺,不得不补充大量新人,这些新人,能力或许没问题,可他们总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让苏有才十分不满、

    “咱们是大周藏在暗处的刀,记住了,你们不仅要藏于暗处,你们也只是一把刀,刀子,不需要胡思乱想,只需做好刀子该做的事情即可,执行吧。”

    大雨滂沱,冲散了暗探们留下的足迹,却没冲毁山神庙内火拼的痕迹,太阳刚刚升起,便有得到了消息的马贼前来查探,从两个幸存的重伤员口中确定了消息后,直接了结了两人,快速离去。

    这伙马贼自认为成功灭口,却不知道,就算杀光方圆五里所有活口,只要有公共安全部的暗探存在,宝刀现世的消息也不可能被封锁。

    城外昨夜刚发生的事情,城中一夜未眠的村理沙自然不知道,今日是秋知沙出狱的日子,秋伶俐必然会亲自去接弟弟出狱。

    机会难得,村理沙猛灌了一壶浓茶,打起精神后,便带着广实出门而去。

    马车转弯时,忽然见到前面躺着一个男人,车夫立即拽紧缰绳,这才避免从那个人身上压过。

    “喂,干什么的,赶紧滚开,躺在哪不行非得躺在大马路上。”车夫愤怒朝他挥舞着马鞭,可那男的就是躺着不动。

    经验丰富的车夫立即明白,自己遭遇了碰瓷,于是他撸起袖子跳下马车,还不忘嘱咐秋伶俐一声,让她稍等片刻。

    “你给我起来,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还想碰瓷。”

    广实被车夫拽着就是不肯起,像一团烂泥一样,见周围有人围观,便开始卖惨。

    “哎呀,你可把我撞坏了,疼死我了。”

    “我离你这么远,怎么可能撞到你!”

    广实从地上坐起来,指着自己鲜血淋淋的胳膊,向众人指认道:“就是你,刚才把我撞飞,然后现在又不想承认,大家快来评评理。”

    车夫当然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于是他蹲下来,恶狠狠说道:“我劝你不要招惹我,你可知道这马车上坐的是谁?”

    “是谁?”广实看了一眼,马车捂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到。

    “你肯定不认识,但是我告诉你,是你招惹不起的,要是她发话,你不仅会吃不了兜着走,恐怕你还会有性命之忧。”

    “哦?”

    广实狡黠一笑,“你是在威胁我?你以为威胁我这件事就过去了?我告诉你,我也不是吃素的,你问问他,有没有听过我的名号,说出来吓死你。”

    广实料定车夫不会去打扰车上的人,所以敢口出狂言。

    “那你倒是说来听听……我倒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一个不屑一顾,一个死缠烂打,两人谁都不肯妥协,广实忍无可忍,终于开始破口大骂。

    “你不过是一个车夫,说难听点就是看家的狗,你有什么好嘚瑟的,撞了我就得赔钱,不然你休想离开!”

    “我是谁用不着你来告诉我,你哪只眼睛看我撞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告诉你,今日我还就不惯着你这种人毛病,你要是不服就去报官!”

    广实越说越难听,于是车夫直接上手给了他一拳,广实捂着受伤的脸颊,又一次开始嚷嚷起来,“这次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今日要是不赔银子,你就别走。”

    秋伶俐在马车内等了好一阵子,就听见外面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她抬手将马车的苫帘掀开,准备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料刚探出头,一阵黑影从眼前闪过。

    两名陌生男子冲了过来,趁车夫不备,直接将手帕捂在秋伶俐嘴巴将其强行拉拽出马车。

    广实此刻声调越来越大,导致车夫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两人将秋伶俐塞进停靠在旁边的马车,随后便调转方向离开,动作一气呵成,就连周围看热闹的也没有人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