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沧元图 > 第29集 第18章 功成(大结局)

第29集 第18章 功成(大结局)

作者:我吃西红柿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沧元图 !

    孟川六十九岁时,已达八十八岁的方大龙含笑逝去,方大龙出生在大虞王朝末年,在那黑暗时期从乡下普通人一步步走到滨海城三大帮派’金银帮’高层之一,每一步都历经艰辛。然而四十一岁那年开始,自从儿子方岐从京城回来,方大龙便一飞冲天。

    孟川不在意权势,但方大龙凭借儿子影响力,儿子写下的一些驱魔典籍,建立了天下第一大驱魔家族‘方家’。

    孟川九十六岁时,小妹方倩已是九十三岁高龄,虽然她从小练拳,兄长又照顾的好,可生老病死是不可阻挡的。方倩这一生,从小有父亲照顾,后有兄长看顾,也的确够幸福了。她在帝国中也有极高地位权势,因为她是老天师最在意的亲人。

    自从方倩去世后,老天师‘方岐’便行走天下,他若是不愿露面,谁都难见他一面。

    虽然从年龄判断,老天师已超过百岁,可能随时死去。但偶尔露面,却证明老天师还活着。

    对于这位,在二十九岁时就斩杀九大源魔的有史以来最强驱魔天师,如今年过百岁,整个天下各方都无比关注,谁也不知道这位老天师到底修炼到了何等境地。

    ……

    天川城外,高山之巅。

    有一位断臂白发老人坐在山顶,在那沉浸在绘画中,谁也不知道这陡峭的山峰,断臂老人是怎么上去的。

    “哈哈哈……”

    “来到这方世界百年了,终于看清了。”孟川畅快笑着,如今他满头白发,苍老无比,脸上都有着老人斑,从表面来看,像是八十岁。可实际上孟川今年已经一百二十一岁!

    虽然‘成为世界最强的存在’的目标一直没完成,甚至一直在黑暗中摸索,看不见目标,但孟川从未放弃过!

    他心性何等之坚定。

    没有一天松懈,时时刻刻修行求索,朝更强境界进发。

    他曾发现,生灵越多的地方,诞生魔的数量也就越多。是不是说……没有生灵,就没有魔?那位比他孟川更强的存在,是不是也对生灵有依附?如果没有生灵,那位存在会实力大损?

    虽然有此推断,但孟川瞬间便否定这条路。

    灭绝众生为自己?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路,自己宁死,也不会如此做。

    在这世界,再强的驱魔天师,也只是透过符箓、法器、阵法等物,借用天地之力!自身依旧是凡俗,即便是孟川对肉身的保护达到凡俗的极限,达到一百二十一岁的他,能感觉到离‘死亡’不断接近。

    大限之前,孟川有过很多其他想法。

    但或是守住本心,或是觉得希望不大,尽皆否定了那些道路,他一门心思依旧在驱魔秘法上。

    终于在今天,他看到了一线曙光。

    “这个世界的人类,在苦海中挣扎,永远是凡俗。即便是我,也无法感应规则运转。”孟川笑看着眼前的画,“但我这些年创出的驱魔符法,炼制的法器,琢磨出的阵法,能借用的天地之力越来越多……到今日,我终于看清了这方世界的运转。”

    看不见,感应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但想要透过符法、阵法表象推断整个世界规则运转,简直不可思议。

    就像瞎子摸象,摸到一根毛发,以为大象是无数毛发。

    摸到长长的鼻子,以为大象是蜿蜒长的动物。

    摸到粗壮大腿,因为大象是柱子般的生灵。

    因为看不见,感应不到……想要彻底弄清楚世界运转规则,比瞎子彻底摸清一头大象的模样,要难千倍万倍。

    孟川看过这方世界几乎所有珍贵驱魔典籍,更以画道智慧推演百年,一次次实践验证,他一凡俗的身份,终于看清了这方世界的规则运转。

    “看到了。”

    “这方世界,原来是如此运转。”白发苍苍的孟川,看着画册上的图画,”那我就可以布置一座大阵,彻底调动整个世界的力量。”

    二十九岁那年,他仅仅凭借些法器,便可调动调动百里之内天地之力。

    六十岁时,凭借法器阵法,他可调动八百里范围天地之力。

    九十六岁时,凭借法器阵法,可调动一千三百里范围天地之力,只要愿意,可毁灭一千三百里,也难怪整个帝国越加重视这位老天师,毕竟二十九岁斩九头源魔时展露的实力,就足以让各方不安了。

    这些年,孟川对这方世界了解越来越深,借用的天地之力也越来越多。

    今日,他有野心!

    要借用整个世界所有力量!也足以称得上‘代天行罚’。

    “借用天地之力的极致,就是借用所有天地之力,我就不信,凭此大阵,还找不到你。”孟川于是开始行动,开始炼器布阵。

    用了足足十年时间,炼制大阵的诸多部分,分别布置在天南地北各地。

    ……

    “成了。”

    站在一座巍峨高山之巅,白发苍苍满是皱褶的孟川,已是一百三十一岁高龄,即便以他对身体的完美控制,能确定一百三十五岁便是他的大限。

    然而终于在大限前,布置好了这座大阵。

    整个大阵,分三十五个分阵,布置在天南地北,大阵整体,东西向一万三千里,南北向九千八百里。

    大阵本身可自然引动天地之力,本能的就形成了一座广阔结界,这座结界压制一切魔气,令结界范围内诡魔诞生难度都很难,强大些的大魔、源魔诞生可能性更无限趋于零。

    这还是本能运转,若是孟川这位阵法创造者、炼制者,彻底调动整个阵法,借用的天地之力就恐怖了。

    “来吧。”

    “彻底调动整个世界的力量吧。”孟川又期待又忐忑。

    能调动所有天地之力,也只是他的猜测。

    是他画道一次次剖析推演的结果,没有实践证明。

    “轰。”

    伴随着孟川的精神力引动脚下的整个大阵的中枢,肉身衰老到如今的地步,精神力只有三十岁时的两成强度,但这是调动所有天地之力!精神力就是再强十倍,也不可能多调动一丝天地之力,因为这已是极限。

    “轰隆隆~~~~”

    天地震颤,苍穹轰隆,云层都散了。

    这一刻,诸多驱魔人都抬头看天,感觉到天地的大变。

    过去最多调用千余里范围之力,这一刻,孟川借助这座大阵,调动的力量要磅礴太多了。

    “成功了,借用到了所有的天地之力。”孟川这一刻,看到了四海的尽头,看到了所有高山、沙漠、森林,看到了所有城市,更看到了海洋深处,看到了大地深处。

    这一刻,整个天地之力都被调动。

    整个天地在他面前,都不再有秘密。

    都说凡俗是借用天地之力,可当借用了所有天地之力……便是另一种程度上的‘掌控天地’。

    “整个天地,我都看到了。”

    “可是,比我更强的生命,在哪?”孟川疑惑,“对了,魔气!”

    孟川发现了,大地之上融入天地的魔气,却是源自于大地,大地深处有大量的魔气脉络,仿佛根须一般,连接着大地极深处。

    “是那。”

    “所有魔气,最终源头都是一处,是在那。而那里,在我感应中是一片黑暗。”孟川感应到了那里。

    看不见,但孟川隐隐确定,那头恐怖生物应该就在那。

    “嗯?”

    孟川抬头看天。

    冥冥中,无尽时空规则的力量再度降临。

    “我成功了?”在无尽时空规则力量降临,笼罩自身的刹那,地底深处被隔绝遮挡的存在,孟川也终于看见了。

    看见了那头庞然大物,一切魔气的源头。

    “原来,这方世界所有的魔,都源自于它。”孟川了然,“它才是之前最强的生命!有无尽时空的规则遮掩,这次渡劫过程中,我永远看不见它,找不到它。只有我超越它,渡劫功成那一刻,才能看到它。”

    “原来,法器阵法也算是我的实力。”孟川这一刻也确定了这一点。

    因为单单凭借结印、虚空画符等方法,孟川根本无法威胁这一头恐怖的存在。

    唯有之前能借用整个世界力量的大阵,堪称掌控天地的力量,方才能杀死那头存在。

    “哗。“

    孟川这具肉身消散,意识被裹挟着前往遥远的家乡宇宙,这一刻,孟川也颇为庆幸。

    这次渡劫,否定其他所有修行体系,只有驱魔秘法一条路,必须从头来学。而这个世界的体系仅仅是基础……要在基础上,达到‘代天行罚’的地步,难度高得匪夷所思。孟川也是画道天赋,汲取混沌领主智者的百道智慧,一刻不曾懈怠,修行过百年,才终于创出那座浩瀚的结界大阵。

    凡俗之身,寿命一共才多少?降临时都十九岁了,孟川的智慧都修炼百年之久。

    只要中途不爱惜肉身,令寿命短些。

    只要中途怀疑道路,换一个道路,耽搁了驱魔秘法之路。

    只要画道积累弱些,老死那一天,怕都悟不出代天大阵。

    任何一种可能,都将失败。

    “如果我早早就找到这头可怕存在,有明确目标,那还容易些。我之前根本没有明确目标。”孟川唏嘘。

    不知道是什么生命,永远找不到。

    让自己在黑暗中摸索……

    随着寿命接近大限,压力会越来越大。

    “我修行一生,都算是天赋卓绝,修行都很快,即便修炼成元神八劫境生命体,也只是耗费三万余年。从来没有‘大限逼近’的滋味。”孟川慨叹,这次他感受到了,大限逼近,身体越来越衰老,永远看不到希望,自身道路是否对?

    他也有过诸多杂念,但他都毫不犹豫否定了,有些杂念的道路……就算成功,他也宁愿失败身死。

    “现在来看,那些杂念都是错的。如此可怕存在,唯有借用所有世界之力,才能斩杀它,这是唯一一条路。”孟川有些慨叹,“一百三十一岁,临近大限,方才功成。”

    ……

    哗。

    家乡宇宙,沧元界。

    静室内,盘膝坐着的孟川睁开了眼,意识已然回归。

    “成功了。”孟川能清晰感觉到变化,过去无尽时空对他有着压制,他只要敢跳出时空长河,跳出时间线,恐怖天劫就会降临。

    如今,天劫渡过去了。

    也就天高任鸟飞!

    “轰隆隆~~~”孟川意识完美和沧元界合一,也就家乡生命世界,才能完美融合。

    完美融合刹那,孟川将一段‘时空长河’支流从整个宇宙的浩瀚时空长河,彻底独立了出来。

    这一刻。

    沧元界开始大肆汲取外界力量,整个宇宙的力量开始朝沧元界涌动,沧元界开始迅速的扩张,陆地在延伸,海洋在扩大,海洋中更有新的陆地出现。

    “嗯?”

    孟川将沧元界时空支流独立开的刹那。

    一处时空,黑色华丽衣袍的龙首老者看向了沧元界方向,露出了喜色:“哈哈,孟川渡劫功成,是我们这方宇宙的大幸事!一位元神八劫境,还是永恒弟子……我也能有一大助力了,这方宇宙的底蕴也深厚许多。”这方宇宙的八劫境中,龙祖一直是统领者带领者,而孟川只要修炼到顶尖元神八劫境,以元神一脉的特殊,以永恒弟子的关系网,影响力便可不逊色于龙祖。

    “我们这方宇宙新的元神八劫境,还是永恒弟子。”一位面容谦和的伟岸存在,也醒了过来,“而且和我永恒楼还有些缘分。”

    “东宁,元神八劫境,还拜入了青火山?”一位星光环绕的女子遥遥看着。

    元神八劫境地位,本就比肉身八劫境略高些,又拜入了青火山。

    单论影响力,孟川如今便不逊色于他们五位顶尖肉身八劫境了。

    “这位东宁道友,上次一别,如今已是同道了。”魔山主人遥遥看着,露出一丝笑意。

    “东宁道友的妻子,也有凤凰血脉,和我也有些缘分。”火焰中沉睡的红衣女子睁开眼,狭长眸子看着孟川。

    这方宇宙的五位顶尖八劫境,除了黑魔始祖,其他一个个都自然对孟川保持善意,因为同个家乡宇宙……在无尽时空中,自然就是很亲近的关系,大家也会团结互助。因为不团结互助,家乡宇宙早就会被其他异宇宙的八劫境渗透侵蚀,乃至吃掉都有可能。

    “还真成功了?”

    黑魔始祖不敢相信。

    “他修行三万余年,就开始渡劫。修行快代表他天赋高,但修行岁月短暂……代表他用来积累智慧的时间短了些,渡劫成功的可能性很低才对。”黑魔始祖看来,孟川心灵意志如果成长慢些,到十五万年时才承载时空演变,有足足十五万年来修行积累,智慧肯定比仅仅三万余年要高得多。

    仅仅三万余年积累的智慧,度过了考验心灵智慧的元神第八劫?

    黑魔始祖猜的不错,孟川这次渡劫之前,得混沌领主智者的百道智慧,令自己画道积累提升许多,方才最终度过那一劫。

    渡劫就是如此。

    有种种因素……每一位元神八劫境成功者,都会感觉到艰难侥幸。

    但任何一位成功者,都有他们成功的原因。正因为都符合了,才渡劫功成。

    “东宁嫉恶如仇,也罢,也罢。”黑魔始祖很清楚,他根本没法和孟川走到一起去,当即一念,手一捞。

    便将传承秘宝‘黑魔殿’‘梦魇殿’都收了去,跟着一迈步便已然离开了这方宇宙。

    “从今天起,黑魔殿,散了吧。”

    一道声音,在黑魔殿主、梦魇殿主脑海中响起。

    黑魔殿主‘离虹之主’、梦魇殿主‘雪羽殿主’,他们俩先是察觉到自己掌控的传承秘宝凭空消失,黑魔殿总部多年积攒的宝藏也消失了,跟着就是那一道声音——“从今天起,黑魔殿,散了吧。”

    “黑魔殿,散了?”

    两位当代殿主惊愕万分,传承悠久,背靠八劫境恐怖存在‘黑魔始祖’的黑魔殿,就这么散了?

    “我们怎么办?”他们两位一时间都蒙了。

    ……

    沧元界。

    柳七月在书房内默默等待着,自从孟川渡劫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等,她没告诉父母们,孩子们。

    一天,两天,三天……十一天……

    当太阳从东方升起,第十二天的清晨时分,柳七月感觉到天地的变化,一抬头,看到了清晨阳光照耀下的一道身影走了过来,她绽放开了笑容。

    “七月。”孟川走过来,轻轻拥抱住妻子,渡劫成功,真好。

    柳七月这十一天一直在担心中,此刻也拥抱丈夫,方才感到安宁喜悦。

    “阿川,你已经元神八劫境了,以后别让我这么担惊受怕,好不好?”柳七月问道。

    “我答应你。”孟川点头。

    感受着沧元界时空长河分支,沧元界在扩张蜕变中,时空长河分支也独立出来,完全受孟川控制。孟川看到了这一时空长河分支中很多存在。

    那个为人族付出一生,对他无比照顾的姑祖母‘孟仙姑’……还有为人族奉献的李观尊者、对他本不是太看好的洛棠尊者等等尊者们……还有晏烬心中永远的痛,死在妖族手里,当代天赋最接近孟川的‘薛峰薛师兄’……还有那位牺牲自己,阻止妖族从世界间隙入侵的真武王王师兄,若不是王师兄,妖族成功入侵,怕等不到孟川成长起来,沧元界就迎来大浩劫了……还有一位位前赴后继的神魔们……

    孟川曾有许多遗憾,他看到过许多同门战死,一个个名刻赤血崖。

    这也是他一直从未松懈,想要成八劫境的一个原因。因为,都可以弥补那些遗憾。让那些受尽苦难的英雄们,从时空长河中走出来,好好享受和平繁华的世界。

    沧元界,是很年轻的世界!仅仅三千万年的人族历史,除了孟川关心的人外,其他历史上的人们,只要对人族贡献达到一定程度,孟川都会将他们从时空长河中捞出。

    毕竟年轻的沧元界,如今神灵位置还很多。或许很久以后,神灵位置会紧张。但现在……还多得很。

    “又要再见到那些老友了。”

    “能和薛师兄、王师兄他们一个个再喝酒畅谈,比什么大机遇都要让人开心啊。”孟川很满足。

    遗憾都弥补,更可和最关心的亲人好友尽情享受岁月。

    更可派遣几尊元神分身,和其他八劫境们一同闯荡其他时空,探索更多未知。

    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不满足?

    “对了,渡劫成功,也该立即去拜见师尊了。”孟川一个念头,便分化出一尊元神分身。

    “轰。”

    借助永恒印记施展时空秘法,形成一条时空通道,孟川这尊元神分身,便沿着时空通道离开了家乡宇宙,前往遥远的青火山。这赶路也需约莫十年时间。

    “孟川,我们这方宇宙诸位八劫境都已苏醒,庆贺你渡劫功成,赶紧过来吧。”一道声音遥遥传来。

    孟川生出感应,抬头看去。

    在一处时空中,龙祖、魔山主人、凤凰始祖、永恒楼主人……赤宁真君、星空始祖、山吴道君……

    众八劫境们都感应到孟川的目光,也笑看向孟川。

    这是一位元神八劫境,还是永恒弟子。如今地位便足以媲美顶尖八劫境,将来更将是有望成为这方宇宙和龙祖并列的带领者,自然个个带着善意。

    “来了。”孟川笑着应道,一尊元神分身已然前往。

    (全书终)

    (等会儿发完结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