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修仙只要三分钟 > 第九章 魔尊的猜疑

第九章 魔尊的猜疑

作者:歌竟东方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秦长庚,你可知道是什么来路?”

    九渊魔尊的问话声在朱元耳边响动。

    “回禀师尊。”

    朱元嘴唇翕动,无声的回应。

    “这个秦长庚,是青云道的道子,据称入门仅仅三年,就有着元婴修为,至于那渡过人仙劫的传言,弟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当然,这一切都是青云道传出来的,那个叫作秦长庚的道子似乎三年内都没有出过青云山,也说不定是青云道另有谋划,未必真有这么天才。”

    朱元把自己知道的一些简单情况告知了九渊魔尊之后,就不再言语,认真的倾听起议事堂内的动静。

    议事堂里仍然是吵作一团,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发言。

    九渊魔尊沉默了一小会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他忽得嗤笑了一声。

    “险些被带进青云道那几个老鬼的套子里去……”

    “三年修成元婴?他们也真敢开口,放眼古史上,也从未有过这样的人,这个青云道,还真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了!”

    “走吧,先回去!”

    “是,师尊。”

    朱元恭敬的应下,转身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而在他们身后,两片柳絮随风起舞,不疾不徐的跟随。

    ………………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朱元走到了房间的一面一人多高的落地镜子之前。

    他一只眼睛瞳孔张开,整个眼眶之内变得一片漆黑。

    另一只眼睛的瞳孔却忽得消失,眼白扩散开来,只余一片惨白之色。

    朱元原本还算清秀的脸庞,在这一对眼睛的衬托下,显得无比的邪异恐怖。

    他微微低头,嘴里发出虔诚的声音。

    “恭迎师尊!”

    随着他的声音,落地镜子微微的颤动,一缕缕灰褐的烟气从朱元七窍流出,融入到了镜面之中。

    一条幽深小道在镜子内部浮现而出,不知从何处蔓延而来。

    “啪嗒,啪嗒……”

    脚步声缓缓响动,一道身影自幽深小道的深处漫步走来。

    这身影穿着黑色华服,头戴九重冠冕,双眸细长,肤色白皙到不带任何一丝血色,犹如九幽爬出来的妖鬼。

    他在镜面后站定,双眸微微眯起。

    “三年元婴……甚至化神?”

    “哼,多半是青云道偶然遇到的绝世仙苗,暗中培养多年,最后放出来一鸣惊人!”

    九渊魔尊莫说是三年化神,就算是三年元婴,都不怎么相信,做出了另一个猜测。

    十几年二十来年修成元婴,虽然还算是惊才绝艳,但放在古史上,倒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例子,只能说青云道确实气运昌隆。

    至于化神人仙之境,显然只是捕风捉影的传闻,多半是青云道的哪位老元婴渡劫。

    不过九渊魔尊的神情还是明灭不定,依旧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掌握。

    按照他原本定下的计划,青云道大概率是来一位结丹期的真传,他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想要拿下并不难。

    可现在,却出了这么一位人物!

    即便那渡过人仙劫的消息不足为信,可就算是一位元婴修士,也不是现在这个状态的九渊魔尊能够轻易对付的了的。

    而若是出现僵持的情况,四十七里外的青云山,又不是什么瞎子,到时候来上几位援手,他九渊魔尊恐怕就在劫难逃了。

    他才刚刚复苏,可不想就此身死魂灭。

    “师尊,我等可要立刻离开?”

    朱元有些焦急。

    “不可……”

    九渊魔尊思虑的状态散去,恢复了原来冷漠的姿态。

    “我的魂种,还在孕养之中,此时离开,损失太大。”

    “不必太过担忧,就算是青云道那几位人仙来,想发现本尊也没那么容易,就算真的被发现,我也能带你从容离开。”

    纵使他已经落入到了这个地步,可终究是一尊老牌人仙。

    若没有几张压箱底的手段,他也不敢在青云道的眼皮子底下逗留,甚至还敢谋划夺舍青云道真传弟子。

    “明天,想办法试探一番那个青云道道子……”

    ………………

    “还真是身可碎、魂可灭,逼格不可丢……”

    在紫烟楼中,秦长庚看着朱府之内的动向。

    按照他对九渊魔尊目前状态的推测,他是以元神寄托的形态附在朱元的身体或者某件贴身物品之上,可以直接和朱元交流。

    而现在搞一出从镜中缓缓走出,无非是脱裤子放屁——

    多此一举。

    “想试探?”

    秦长庚收起笑容,开始总结刚刚探听到的消息。

    想试探?好哇!

    他最怕的就是这九渊魔尊像个愣头青一样,开局直接开干。

    那他这个史上最弱化神,还真不一定能干得赢他。

    不过正如他所料,这九渊魔尊纵使对他的修为等等有所怀疑,可出于老奸巨猾的本性以及现在惨淡的状态,几乎不可能选择直接动手,而这就给了他发挥的空间。

    而秦长庚既然战斗力不行,那就只能选择把九渊魔尊拉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再利用丰富的经验击败他。

    其实九渊魔尊的推断并没有什么问题,青云道虽然地位超然、底蕴深厚。

    可论起探查和隐匿方面的术法,青云道比起虚危山这藏头露尾的魔门,确实未必及得上。

    可偏偏他秦·除了斗法什么都会·长庚,却是青云道乃至整个修行界一朵璀璨的奇葩。

    九渊魔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早就已经暴露了。

    几个早已准备的预案在秦长庚的元神中闪过,被分析、补充。

    “喔,阵法布置完毕了么?”

    秦长庚眉头一挑,感应到从另一方面的小纸人那里传来的消息。

    “都回来吧!”

    他意念一动,开始召回外派的纸人。

    不多时,吱嘎一声,窗户被打开,小纸人一个接着一个的从缝隙里攀爬进了房间,依次跳进羊脂白玉盒中。

    等到最后回来的纸人一号跃进盒子后,盒盖自行盖拢,被秦长庚收起。

    “接下来,就是明天上门之后的事情了……”

    “正剧,马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