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修仙只要三分钟 > 第十一章 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真本事

第十一章 不能让人知道我们的真本事

作者:歌竟东方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通过黄衣男子和纸人五号六号处传来的情况,表面淡定从容、内心慌得一批的秦长庚,紧绷的弦终于微微一松。

    他咽下了一粒早已含在喉口的灵丹,补益消耗的精气。

    固然,一个结丹期的傀儡,不至于让他秦长庚陷入危险之地,不考虑他身上杂七杂八的东西,就算是田木长老,想要赢下他也不是什么难题。

    田木毕竟是青云门人,虽然在宗门内较为平庸,却也不是这种散修结丹能够相比的。

    可是,那毕竟只是一个试探,如果被试探出他的具体虚实,后续就是九渊魔尊亲自登场,情况就会变得无比棘手。

    有句俗话说得好——

    决不能让别人发现我们的真本事。

    不然,他们就会知道……

    我们的真本事很差。

    而他通过随意的一道元神波动,让九渊魔尊发现后,九渊魔尊就顿时放弃了原来的计划。

    这一缕元神之力,是绝对没有破绽的,不会像用法器借用、用术法模拟一般被这位人仙老魔看出不对。

    他秦长庚,确实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人仙。

    只是,九渊魔尊怎么也不可能考虑到,这位三年渡过化神劫的人仙,有且只有这么一缕元神之力罢了。

    “接下来,就可以继续按照PLAN A进行了。”

    秦长庚念头转过,跟随着前面带路的朱震等人走进了朱家会客堂。

    ………………

    “秦道子,田长老,萧小友,这是产自东海茂江岛的茂江醉烟茶,还请诸位品尝。”

    落座之后,朱震亲自将泡好的茶水送到了青云三人的坐前。

    “茂江醉烟茶?朱家主倒是盛情。”

    秦长庚看着白瓷茶杯中飘荡的金银二色掺杂的茶叶,微微一笑。

    茂江醉烟茶,颇为贵重,有着凝神静气、精纯念头的作用,对于修士来讲有着很多用处,一直是在一个有着人仙坐镇的大势力的把控之中。

    以朱家的财力,光是这一回用来待客的这点茶叶,就足够他们肉痛了。

    看来,也是怕秦长庚直接问罪,努力的想缓和一下。

    “哈哈,秦道子喜欢就好。”朱震故作爽朗。

    看着他的样子,秦长庚抿了口茶水,感受了一番神清气爽的舒畅之后,放下了白瓷杯。

    “茶也喝了,朱家主,该聊聊正事了。”

    “正事?还请秦道子明示。”

    朱震心头一紧。

    “当然是令郎辱我青云道,又与我青云道萧妍师妹定下的赌约一事。”

    秦长庚声音平静,传到朱震等人的耳中却是让人更加难受。

    真的是来兴师问罪的!

    “此事是小儿不懂事,我已狠狠的训斥过他,秦道子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饶过他,饶过我朱家这一回。”

    朱震咬牙,朝着外面喝到:“抬上来!”

    他声音一落,两个朱家修士就抬着一个偌大的箱子走进了会客厅。

    “嘭!”

    木箱被重重的放在地上打开,一块块灵石、一件件法器都露出了出来,散发着种种不同色泽的光辉。

    “秦道子,我朱家愿向青云道、向这位萧妍小友赔礼道歉!”

    朱震看着这一木箱子,心都在滴血。

    如果说那拿出来的茂江醉烟茶,还只是让他有些肉痛,那这一木箱的灵石、法器等等,就足以让整个朱家伤筋动骨。

    昨日,甚至放在更早前,朱家就吵过多次,最后的决定还是破财消灾,希望青云道能够将此事揭过去。

    既然是他儿子犯下的事情,这其中的大部分,当然都是他这一脉出的。

    “朱家主倒是舍得。”

    秦长庚扫了一眼,大致判断了一下价格,恐怕足以让一个结丹修士倾家荡产了。

    “萧妍师妹、田木长老,你们收下吧。”

    以秦长庚的修行速度,青云道不说予取予求也差不多了,对于这些物事,当然也不太看得上眼。

    既然如此,还是给事件的相关人好了。

    “秦道子,那此事……”

    看着青云道的人收下了赔礼,朱震心里微微一松,不过依旧是小心翼翼。

    “既然朱家主如此有诚意,那我再若苛责,倒显得青云道不近人情了。”

    秦长庚淡笑着开口:“不过,令郎和我这萧妍师妹定下的赌约,还是该处置一番,依我看,还是取消的好。”

    “秦道子说的是!”朱震连连点头,变作了一个复读机。

    “赌约取消的好,取消的好!”

    任务没有完成?

    听到这一句话后,秦长庚耐心的抿了两口茶水等待,任务系统却没有出现新的变化。

    果然还是不行……他叹了口气。

    任务要求,一是要解除赌约,二是要维护青云道的颜面。

    九渊魔尊引导朱元侮辱青云道,布下陷阱准备夺舍青云道真传,若是当无事发生过,显然是完不成这个任务了。

    “不知令郎何在?”秦长庚明知故问。

    “回道子,犬子身体不适,不曾过来。”

    朱震有些尴尬。

    虽然朱家其他的一些人极力要求朱元负荆请罪,但他一方面担心自己这个犯浑的儿子再次做出点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方面又害怕青云道来的人二话不讲直接动手,没敢让他前来。

    “秦道子,他已知错,日后我定当好好教训他,绝不让他再冒犯青云。”

    听到这话,秦长庚却是轻轻摇了摇头,站起了身。

    “朱家主,此辱我青云道之事,令郎只是从者,主谋另有其人,若是不解决主谋,恐怕此事难有善了。”

    “主谋?”

    朱家众人大眼瞪小眼。

    这话难道不是从朱元的嘴里说出来的?

    难不成要怪罪六道轮回,生出来的时候没让朱元是个哑巴?

    看着疑惑不解的朱家众人,秦长庚也没有解释。

    他缓步走出了会客堂,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也都只能连忙跟上。

    要开始进入正题了……

    秦长庚仔细的审视了一遍准备,确保就绪之后,心神开始收紧。

    走到空旷之地的他,目光遥遥的看向北方。

    在他目光的直线上,正是朱元所在的院子。

    他张开口,灵力催动声音,传遍了朱家。

    “九渊魔尊,既然在此,为何不出来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