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秘时代的蒸汽王朝 > 第1章 沉寂的心脏

第1章 沉寂的心脏

作者:卖盘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咳咳~

    呕~

    剧烈的咳嗽伴随着呕吐感令床铺上的青年猛地侧过身,蜷缩成一团,额头青筋暴起,苍白的皮肤浮现出病态的潮红。

    大脑似被一根灼热的铁钎子搅成一团浆糊,连基本的理性思考都成了奢望。

    睁开眼,周围的景象都成了模糊的线条,只能隐约看到个轮廓。

    陆玖挣扎着起身,双手无意识的四处摸索着。

    “水......水......”

    嗓子里发出的声音艰涩沙哑,如同被塞了一把滚烫的沙砾,炙烤着血肉,迫使着陆玖睁大眼睛寻找四周一切看上去能喝的东西。

    很快他便在床头发现了一个小臂长的竹筒,赶忙伸手抓来,张嘴扯掉顶部的木塞。

    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陆玖先是一愣,旋即就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毫不犹豫将竹筒里浓稠的液体灌进早已饥饿难耐的嗓子,随着喉咙不断的吞咽,疲惫的身躯如同久旱的荒地迎来春雨,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愉悦的呼喊。

    噗通!

    心脏的跃动声在耳畔响起,恍惚间,陆玖见一颗暗金色的古怪心脏浮现在眼前。

    这心脏一大半被笼罩的阴影之中,模糊不清,唯有中央部分清晰可见,内部数根互相嵌合的紫色晶管,外沿处更隐约透着齿轮结构......与其说是心脏,不如说是一件形似心脏的机械工艺品,巧夺天工!

    这幻象在脑海中并未存在太久,数秒后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随着竹筒内的液体不断减少,陆玖的视线亦是逐渐清晰。

    理性回归的瞬间,陆玖呆坐在床沿,茫然看着手中边沿尚有血渍的竹筒,空气里的血腥味尚未飘散,

    但更大的问题是......

    这里是那?

    自己身上的衣服十分古怪,上半身是深褐色的麻布短衣,下半身则是一条类似休闲裤的直筒长裤,但布料摸着却还算光滑,可这样式却怎么看都有些像是过去影视剧里见过的古人装束。

    ‘一个月前在城东坊市买的衣服,五十文钱,便宜货。’

    陆玖正疑惑着,脑海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了关于这衣服的信息,似是本就有的记忆。

    坊市?五十文?

    陆玖直起身,有些迟疑的转动视线,环顾四周。

    这是个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以陆玖现在正坐着的床铺为中心,旁边半开着的玻璃窗,橘红色的夕阳余晖正从外头映照进来。

    东侧贴墙矗立着大约有一人高的柜子,上半部分是衣柜,柜门上贴着两个边角松垮的“福”,底下还有三格一排,拢共三列的抽屉。

    柜子旁边是一张书桌,整齐叠放着几本书和一个插着燃烧过半的蜡烛的铁制烛台。

    看到这儿,陆玖忽然看向大门的方向,他“记得”木制房门的左侧墙壁上是有一盏灯的,外形看上去像是灯笼,只不过玻璃制的,而且仅有拳头大小,底部是金属台架,连接着两根嵌合在墙壁内的管道,直通向门外。

    ‘煤气灯,父亲在世时亲手装的管道,十分好用。’

    又一段记忆浮现的瞬间,陆玖只觉得大脑被撕裂般剧痛,紧接着大量破碎的记忆片段伴随着晕眩感在脑海中突兀浮现!

    陆玖,朔明王朝安庆行省致远府清定城人,年方二十,只上过公学,未考入国立高等学府,现就职于城西云岭报社......

    父亲为徐氏匠造工厂高级工,五年前因参与建造行空龙舟时发生的意外而不幸罹难,母亲是普通女工,依靠工伤抚恤金将自己抚养长大,前些年积劳成疾,在自己成年后猝然过世,自那之后孤身一人生活......

    现今是盛隆二十三年,随着朔明王朝在无垠海深处寻到的名为“科技”的宝藏越来越多,前所未有的时代变革正在这片大地上开展......

    “嘶!”

    心口猛地一阵抽疼让记忆回溯戛然而止,额头沁满冷汗,陆玖大口喘着粗气,手掌下意识的覆上心口。

    接触的瞬间,陆玖忽地瞪大眼睛,愣了几秒后开始不断尝试着按压心脏。

    然而始终沉寂的心口却令他陷入莫大的惶恐。

    他没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咚咚~

    敲门声突兀响起,惊醒屋内陷入迷惘的陆玖,扭头盯向房门。

    在这当口,他竟是出奇的冷静。

    繁杂的念头因门外两声闷响而被压下,攥着竹筒压低脚步起身往旁边的柜子走去。

    绝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现在的异样!

    “谁啊?”

    将竹筒放进衣柜里侧,合上柜门,陆玖这才开口询问。

    “小玖,是我。”

    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紧接着又响起稚嫩的童音,

    “小玖哥,快开门,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对门的邻居,赵叔赵婶是父母的好友,平常很照顾自己,还有他们的女儿,赵婉花。’

    一家三口的形象在脑海中浮现,陆玖几乎是本能的往门口走,接话道:“我这就来开门。”

    抬手用袖子下摆擦过嘴巴,确认没有血渍残留,同时舌头在嘴里来回扫荡,猛咽几口唾沫,保证待会儿开口说话时不会露陷。

    等走到门口,再度停步,回过头环顾房间,确保不会被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伸手揉了两把脸颊,让它看上去有些血色,这才将门打开。

    “赵叔,赵婶好,小婉花给哥哥带什么好吃的了啊?”

    依照记忆中的形象,陆玖先是跟门外的夫妇笑着打了声招呼,旋即蹲下身看着怀里抱个小布裹,头顶扎着两个黑色丸子头还有些婴儿肥,格外可爱的小女孩。

    “噔噔~是很好吃的牛肉干嗷~”

    小婉花献宝似的举起隐约透着肉香的布裹,直接塞到陆玖的怀里。

    “叔,婶,平常就够受你们照顾的了,这我可不能要。”

    将布裹递还给女孩,尽管这个时代已是大变样,但牛肉干这种东西对他们这些平头百姓而言仍是逢年过节才有资格享用的东西。

    “拿着吧,我们刚吃过,这些都是打包回来的。”

    女孩和妇人的身后,面相憨厚的中年汉子劝了句,陆玖这才发现他身上外罩着一件单薄的白色丧服,头戴着白色布帽,应当是刚参加过白事。

    “您这是......不知是哪位长辈辞世?”

    “不是长辈,是城南的一个好友,不知怎得突然发了癔症,将他家里人......”

    想到那边的情况,赵叔的表情有些难看,下意识的想要提及。

    “老赵,别在小玖面前说这个!”

    瞪了眼丈夫,妇人轻声斥道,前者立刻像是意识到什么,表情尴尬的挠头。

    “小玖,这牛肉干你就收着,看你脸色这么差,出去一趟累坏了吧,正好补补。”

    到底还是妇人心思细腻,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陆玖本想继续推辞,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这状态万一突然出问题,到时候才是不好收场。

    于是将牛肉干拿在手里,再次谢过两位长辈。

    重新关上门,抽出布裹里的牛肉干塞进嘴里,肉质干且硬。

    换做前世,陆玖恐怕吃上两三片就要扔到一旁积灰,如今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得到正经食物的能量补充,再加上赵叔一家的拜访,让陆玖混乱紧绷的思维逐渐松缓。

    意识到这一点陆玖原想趁此机会再尝试着回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弄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只是他着实高估了自己的抗压能力,接连的精神冲击早已让他疲惫不堪。

    这一松懈,整个人立时昏昏欲睡。

    别说是保持思考,满脑子剩下的只是在床上躺尸......真正意义上的“躺尸”。

    强撑着毫无意义,所以陆玖选择遵从身体的意愿,将门上锁后连衣服都没脱便往床上一躺。

    后脑勺才沾上枕头,意识便开始模糊,不一会儿鼾声渐起。

    乓啷~

    瓷器落地时的脆响以及隐约掺杂其间的尖叫令睡梦中的陆玖惊醒,茫然间扫了眼墙上的时钟。

    他才睡了五个小时不到。

    外边的嘈杂声响还在继续,陆玖从床上起身,倚靠床头,分辨着声音的源头。

    与此同时,令他颇为意外的是且不论精神状态如何,现下他的身体不仅摆脱酸痛与疲惫,甚至有种气力勃发的健壮感!

    “救命!救......”

    门外再度响起的呼救声让陆玖确信自己刚才听见的并非幻觉,立时就要起身查看情况。

    嘎~嘎~

    恰在此时,睡前关紧的窗户外头忽地响起两声低沉的乌鸦叫声。

    不知怎得,听到这叫声,陆玖只觉得心情莫名烦闷,拧着眉头,双手不由自主的攥起拳头。

    深呼吸数次后这种烦躁的心绪才勉强有所缓和。

    只是两声乌鸦叫而已,怎么会这样?

    回过神来的陆玖对自己刚才的情绪失控有些诧异......可能是之前的变故所以让自己有些敏感?

    嘭嘭嘭!

    房门震动,砸门声随之响起,陆玖抓紧身旁的矮脚凳。

    “小玖!小玖!快开门,你赵叔也发癔症了!”

    赵婶慌张的声音掺杂着小婉花的哭喊声从门外传入房间。

    刚下床的陆玖浑身一震,来不及细想为何赵婶要说“也”,在另一阵急促脚步响起的同时快步冲向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