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秘时代的蒸汽王朝 > 第4章 剜心鬼(求推荐!求收藏!)

第4章 剜心鬼(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卖盘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各自怀着心事,两人也就没了品尝馄饨的心思。

    荣庆斋的招牌美食,牛嚼牡丹也似的囫囵吞下去。

    等二楼大堂随着其他访事员的到来逐渐热闹,周泽有些按捺不住的想要先去跟三楼的主编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算是提前报备。

    一方面这确实是个突如其来的热点,届时真做出一篇像样的报道,得让上边知道谁是功臣。

    另一方面却是为了申请活动资金,这事儿少不得要进行调查,茶水费,交通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总不能让他们承担。

    陆玖对此也没有阻止的意思,他现在浑身上下就一枚银币再加几百文,能报销当然是好事。

    更何况他正期望能有机会暂时支开周泽。

    “等我的好消息!”

    拍拍陆玖的肩膀,周泽快步离开。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陆玖立刻放下笔,开始翻找堆积在桌上的文件袋以及底下的抽屉。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前身离开云岭报社外出的这段时间内,他带走了做为访事员的记事本,双肩背包,很可能还有一大笔的积蓄。

    若是目标地点只是在清定城内,完全不必去请整整五天的假期,带这么多钱。

    因此前身要做的事情不仅需要离开清定城,而且还得耗费不短的时间和金钱,再加上特地带了记事本,显然不是什么游乐消遣。

    抽屉,文件袋就这么些,依据上边的已知信息,做进一步推论,有了明确的目标后再去寻找,无疑事半功倍。

    正如陆玖所想,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一份四月末刊发的拍卖文书,来自清定城的官方钱庄。

    上边皆是些因为资不抵债所以在近期内要出售的产业,陆玖翻看后发现其中一页有折角,打开后才发现上边将要拍卖的物品是陆家在清定城的祖宅,一栋两层楼的房屋,报价是3枚金叶,也就是300银元。

    虽说这个时代的房价还没被炒上天,但3枚金叶,对普通百姓来说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价位。

    按理说这事儿跟前身扯不上关系,毕竟他才工作一年不到,就是不吃不喝也挣不到一枚金叶,只是前身留下的记忆中,收回祖宅可以说是他们一家子的心愿。

    原本前身的父亲即将成功,奈何因为一场意外而彻底成了泡影,所以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他的遗愿,同样也成了前身的执念,祖宅一旦被拍卖,想要再收回,难上加难!

    紧接着陆玖又在右下角的抽屉里找到一张很是皱巴,像是被人揉成团又重新摊开的由致远府衙门签发的仅有文字的通缉令。

    通缉犯是一个诨号为“剜心鬼”的人,近半年在致远府各地接连作案,奇怪的是通缉令上既没有通缉犯的画像,也没有对他样貌或是体态的描写,甚至连粗略的特征表述都没有,唯一明确提到这个通缉犯热衷于杀人取心......

    ‘提供有关剜心鬼的线索者,一经查实,可往致远府内任一官衙领30枚银元。’

    ‘提供剜心鬼藏身之处线索者,一经查实,可往致远府内任一官衙领2枚金叶。’

    ‘将其抓捕归案者,不论死活,一经查实,可往致远府内任一官衙领10枚金叶。’

    通缉令的最后便是这三条信息。

    寻常的杀人犯,哪怕是活着被捉拿归案也不过是1枚金叶罢了,然而这剜心鬼仅提供藏身之处的线索都被开到了2枚金叶的赏格,足可见他在致远府衙门这边的受重视程度。

    更重要的是陆玖发现通缉令上的第二条被人用铅笔特地圈出,再加上抽屉中厚实的一叠报道过剜心鬼杀人案的报纸,上边的作案地点,时间,亦都用铅笔做了标注。

    尽管难以置信,但陆玖不得不开始考虑前身离开清定城是去追踪剜心鬼的可能性。

    为了阻止祖宅被拍卖,试图寻找到剜心鬼并以此领取赏金,不说抓捕归案,只要能完成第二条,得到两枚金叶,剩余的一枚靠着自己的积蓄再加上借款,总能拼凑出来。

    忽地想起昨晚他在盥洗室时便脱了衣服查看过身体,自己的心口就有一道伤疤!

    那始终沉寂的心脏......或许不是它不跳,而是它根本就不在原位?

    一念即此,陆玖又不由得感到疑惑,前身一个普通的报社访事员,仅靠几张报纸上的过时信息和一张信息模糊的通缉令,哪来的自信和勇气敢去找这官府重金捉拿的杀人犯。

    误打误撞,靠运气?

    况且心口那道疤若真是剜心鬼所为,前身的结局无疑是横死当场。

    凭什么自己醒来后会在家中,伤口愈合不说,身体更是出现诡异的变化。

    装满了古怪血液的竹筒又是谁留下的?

    “老陆,成了!”

    周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陆玖忙不迭的将桌面上的东西重新塞进挎包。

    “多少?”

    调整情绪,带着笑容回头问道。

    “五百文,主编还说了,这次的报道要是能做好,后续还有奖金!”

    将几张纸币放到桌面上,周泽对这个结果无疑相当满意。

    要知道报社可从没有回收茶水费的说法,这也就是说这笔钱现在就是他们的,等报道完成,剩多少都由他们处置。

    当然,前提是报道必须完成。

    眼下距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陆玖让周泽负责文稿的攥写,自己则是帮他从清溪日报的报道中筛选出一些重要的信息,这么做能省去他们进行二次调查的时间。

    或许是因为昨晚亲身经历过那种特殊状态的缘故,陆玖认为这事绝非癔症那么简单。

    有人因癔症发疯他信,可要说如此多的人在相近的时间段接连出现癔症,这未免过于巧合。

    立场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和得到的信息反馈自然也不同。

    清溪日报看到的是癔症的症状及其造成的社会影响,而陆玖怀着别样的心思,看到的却是受害者们身上的共同特征。

    首先,所有人发癔症的时间都集中在深夜或是凌晨,早不发,晚不发,偏偏就在大部分人都已经熟睡的时间段突发癔症,就算有人察觉,也鲜有人愿意起夜前去查看。

    其次,发癔症的无一例外的都是青壮年,且在发病时显得十分暴躁,陆玖亲身感受过,也曾询问过赵叔,后者表示只觉得心里有一团火,满脑子都是破坏与杀戮欲望。

    试问寻常癔症怎么可能造成这种症状?

    最后,发癔症的人发狂之时往往第一时间攻击亲近之人,杀完人后又都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自杀。

    清溪日报上对此的解释是伤人者因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而崩溃,所以选择自我了断。

    这理由乍一听很合理,但换一个角度来看,更像杀人灭口不是吗?

    没了当事人的供词,官府就算想查,又能去找谁,更别说这些死者的亲戚或是居于他处的家人突遭噩耗,悲痛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在这当口想到报官来验自家孩子的尸体?

    若这些看似巧合的细节下隐藏的真是凶杀案......

    不由自主的回忆起昨晚两次听到的乌鸦叫声以及自身的情绪变化,陆玖悚然心惊。

    直觉告诉他,问题的关键很可能就在此处!

    当然,仅靠猜想显然不可能做出结论,陆玖需要更为直观的证据来验证自己的猜想。

    将报纸放回桌上,陆玖曲起手指,叩响桌面,引起对面周泽的注意后开口问道:“老周,待会儿咱们分头行动,你去找这报纸上的受害者住所附近的邻居,询问他们在出事当晚是否听到过什么奇怪的声音或是见过行踪诡异的人,我先去赵叔家看看情况,然后再来跟你汇合。”

    “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不只是癔症?”

    做为一个需要经常跟人打交道的访事员,周泽立刻猜到了陆玖的言下之意。

    “只是有一定的可能性而已,反正咱们已经拿到了活动经费,单是癔症,清溪日报已经报导过了不是么,咱们要挖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才能引起关注!”

    若说之前帮助赵叔一家纯粹是因为前身与他们的情谊,那么现在的陆玖却是有了私心。

    想要在这世界生存下去并且查清楚自己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靠着手头2枚银元都不到的积蓄无疑是痴心妄想。

    更别说他还想治好身体的怪病......

    访事员怎么在短时间内赚钱?

    自然只有搞个大新闻!

    对于陆玖的想法,周泽并不反对,干他们这一行,深入挖掘事件的信息是基本素质,跟风报道没有任何意义。

    两人一拍即合,先约定之后碰头的地方,等到中午,陆玖返回城北的明德坊,周泽则是赶往最近的癔症死者住所。

    离开公交站,穿过街道,陆玖边思考着待会儿要从什么问题开始,边推开公寓楼的大门。

    沿着楼梯一路小跑着上去。

    安静的楼道内,“噔噔~”声响尤为清晰。

    然而就在陆玖左脚跨上最后一级阶梯,正待张嘴让赵婶给自己开门,却有一股劲风从右边通往屋顶的楼道内涌来。

    尚未等他有所反应,身体便被一条粗壮的臂膀顶在一侧的楼道墙壁上。

    墙灰因震动散落在脸颊两侧,陆玖感受着胸口的酸涩,突遭袭击,回过神来的他下意识的调动体内力量,攥紧拳头准备给攻击自己的人来下狠的。

    只是这手臂刚抬起来却又立刻松垮下去。

    原因很简单。

    正有两把样式奇特的枪械当面瞄准他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