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秘时代的蒸汽王朝 > 第5章 靖夜司(求推荐!求收藏!)

第5章 靖夜司(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卖盘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巴掌大小的黄铜令牌杵在陆玖面前。

    正面镌刻“靖夜司,李维德”,背面则是“盛隆,安庆行省”。

    视线越过令牌,陆玖见到的是分立于楼道各处的三名官差。

    除开自己面前的这个,一个在赵叔家门旁,背着一个机械箱子,身高近两米的强壮汉子,另一个则是在通往楼顶的楼梯上半蹲,双手持着一杆带有瞄准镜,功能近似于狙击枪的枪械的瘦高青年。

    仅是扫过一眼,陆玖就知道这几个绝不是普通人。

    外罩着黑褐色制式长袍,领口交叠,单边右襟在上,前胸还有双肩都绣着红眼鹰隼的图案,下半身则是修身黑色长裤,双脚蹬着鎏金靴,单是这身行头就比陆玖身上穿的不知道要高档多少。

    更别说这些人腰间挎着的长刀,或背或拿的长短枪械还有陆玖根本没见过的机械器物,多少有些违和的组合在他们身上竟是意外的合适。

    仿佛在这时代合该如此。

    “你是陆玖?”

    抬手示意身后两人收起枪械,李维德从胸前的衣襟里抽出一本以皮革外包的笔记。

    忙不迭的点头,瞥了眼自家的房门,没被打开。

    这让陆玖略微松了口气,那竹筒可还在衣柜里头呢......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打量着身前的年轻人,李维德开口质询。

    意识到这些人恐怕是为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而来,虽说有些疑惑他们怎么知道赵叔家的情况,但陆玖也没有遮掩的意思。

    一五一十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复述一遍。

    “对赵显宗一家,你了解多少?”

    取出一支铅笔,李维德往后退了一步倚靠着楼梯栏杆,继续发问。

    赵显宗就是赵叔的本名,前身对他们有多熟悉自是不必多说,只不过陆玖没说几句就被李维德抬手打断。

    “行了,你的房间我们暂且征用,你先去别的地方过一晚。”

    刚才的问题不过是确认陆玖的身份而已,李维德收起笔记说道。

    “请问我能回去拿点东西吗?”

    陆玖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这些人,便想着把竹筒带出来。

    “尽快。”

    随意的摆手,既已确认过身份,李维德对陆玖不再关注。

    陆玖这边刚进门,就听到赵叔家传来开门声。

    “大人!”

    整齐划一的声音夹杂着衣甲碰撞声响起。

    陆玖放慢脚步,偷摸着窃听外边的动静。

    “维德,刚才那人是谁?”

    清脆的女声,从刚才门外几人的称呼判断,现在出现的这位应该就是他们的头领。

    “回禀大人,是这边的住户陆玖返家,我已验证其身份,并非丧鸦。”

    李维德的汇报内容让陆玖心下一惊,这些人来此处似乎是为了一个叫丧鸦的人。

    可这跟赵叔家有什么关系。

    等等,丧鸦?

    听这名字,会不会跟昨晚的乌鸦叫声有关?

    思考着外边对话中的意思,迅速取出柜子中的竹筒塞进挎包,再寻了两件衣服放在上边遮掩。

    注意到门外的声音止歇,没有谈论更多信息的意思,陆玖意识到自己要是还在屋内待着,怕是要引起怀疑,只得推门出去。

    躬身贴着墙边往楼下走,陆玖连看一眼那位靖夜司头目的心思都没有,他可不想跟这些人打交道。

    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是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都难遂人愿。

    “站住!”

    陆玖刚迈下一级阶梯,身后便有人喝止,只得又转过身来。

    “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站在阶梯上拱手,此时陆玖也看到了站在赵叔家门口的女人。

    偷眼瞧过去,她身上所穿制服与下属仅有细微差别,此时正站在几人中间蹙着眉头打量陆玖。

    算不得多漂亮,除开皮肤好的优点外,五官只是平平,不过组合在一起却显得英气十足。

    “昨天赵显宗发癔症时是你拦下的?”

    女人以眼神示意李维德,后者立时上前,抓住陆玖的手臂将他拽回至楼道里,

    “你是做什么的?”

    “回禀大人,目前是云岭报社的访事员。”

    不着痕迹的将挎包移到腰后。

    “哼,赵显宗是城东家具厂的工人,他的力气本就不小,昨晚又发了狂,一个握笔杆子的访事员,凭什么制住他?”

    陆玖的身高虽然比赵显宗高一些,但后者的身材在经年累月的气力活中锻炼的极为结实,单从外表,根本就不是陆玖能比的。

    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观察力极强,她所怀疑的恰恰就是陆玖最担心被发现的一点!

    天生神力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口。

    这可不是无厘头喜剧,陆玖相信自己要是敢这么说,那位站在赵叔家门口,跟尊门神似的“猛男”绝对会表示要跟他过过招。

    “这......我当时也只是脑子一热,怕赵叔伤害赵婶还有婉花,这才上前争斗,换做平常定是连门都不会开的。”

    陆玖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只说自己脑子一热,为了赵婶还有婉花才出手。

    从女人还有旁边几人脸上略显放松的表情来看,这应当是正确回答。

    就像她说的,陆玖只是一个访事员,真要是对昨晚与赵叔的对峙还有夺刀的过程以及想法条理清晰的描述出来,那才有问题!

    一个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在当时的情况下想那么多?

    然而就在陆玖以为这关已过之时,那女人却又侧身打了个手势,旁边背着机械箱子的壮汉立刻从腰间取出一个像是镀银的金属小壶,几步走到陆玖面前。

    “闻!”

    掀开小壶的盖子放到陆玖的鼻子下边,壮汉嗡声喝道。

    周围的气氛再度紧张,刚放下的枪械隐约有抬起的趋势,陆玖只得凑上去吸气,垂眼见到壶内有两缕灰绿色的气雾钻入鼻孔,正疑惑是什么东西,数秒后体内却忽地生出一股燥热。

    不......是血液在沸腾!

    “抬头,睁眼!”

    壮汉边说着,边紧盯陆玖的双眼,似要从中看出些什么变化。

    陆玖紧抿着嘴,咬紧牙关,体内的变化让他意识到刚才那两缕气雾恐怕有大问题,若是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暴露。

    原本抓着挎包的手松开,转而攥成拳头,眼角的余光先是落在楼道一侧的窗户,紧接着视线又从壮汉的脸转向他的咽喉......自己身体的异样绝不能被发现。

    不知怎得,当陆玖产生某些“负面”的想法,身体竟是隐约生出些快意!

    噗通!

    正当陆玖快要支撑不住,决心动手之时,耳畔响起的一声沉闷心跳却是让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那颗古怪的暗金色心脏的影像在脑海中一闪即逝,前一秒喧嚣不止血液仿佛被套上枷锁,霎那间归于平静。

    壮汉收回镀银小壶,转身向那女人汇报:“回禀大人,瞳孔未见异样,应是常人无疑。”

    “刚才的测试,冒犯了,这是租用你房间的酬劳。”

    得知结果,女人身上咄咄逼人的气势消散,抬手抛出一枚银元落在陆玖下意识伸出的手掌心。

    相较于李维德的随口打发,她无疑要大方许多。

    陆玖正为刚才突然出现帮助自己压制血液的暗金色心脏惊诧不已,只是拱手撤步,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一手攥着挎包肩带,一手按着楼梯扶手,快步往下,等到了二层的楼梯口,陆玖这才抹了把脸上并不存在的虚汗,长出一口气。

    紧接着又刻意放缓脚步,因为随着对他的测试结束,楼上又有对话。

    “陆玖既是寻常百姓,昨晚又没受丧鸦的影响,那便可以确定丧鸦的目标就是赵显宗一家,只是他们着实没什么特殊之处,丧鸦为何冒着行踪暴露的风险强行对他们下手?”

    “或许只是延续他之前的作案手段,毕竟近段时间丧鸦在城北已犯下多桩大案,而赵显宗曾参加过其中一名受害者的葬礼,亦有可能被选为目标。”

    “不论如何,昨晚丧鸦的行动因我们的追捕中断,赵显宗被陆玖救下而未死,以他过往的犯案手段和作风,绝不会善罢甘休,这将是我们的机会!”

    ......

    楼上的讨论还在继续,楼下的陆玖为了不被发现,不敢长时间的停留在原地,已经缓步走到一楼。

    攥着公寓大门的门把手,陆玖脑海中尽是刚才听到的对话。

    城北多次出现的癔症灭门是丧鸦所为,官府其实已经察觉到而且委派特殊部门,也就是靖夜司暗中调查。

    丧鸦昨晚来此,并非意外,而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死某个人。

    目标是赵叔一家人......事实真的是如此?

    靖夜司的那些人并不清楚,昨晚受到丧鸦影响的不只是赵叔,其实还有陆玖。

    只不过暴躁的情绪被他仗着自身的特殊状态强行压制罢了。

    靖夜司的领队在言语间表示没有从赵叔一家身上发现任何特殊之处,因为只有赵叔一人受影响,所以才认为他是目标。

    这是否意味着丧鸦针对的目标或许不是赵叔。

    而是他陆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