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秘时代的蒸汽王朝 > 第6章 命运的岔道(求推荐!求收藏!)

第6章 命运的岔道(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卖盘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城北做为整个清定城居民最多的地方,餐饮无疑是这里最热闹的行业,尤其是荣德坊,里边餐馆酒肆随处可见。

    两人刚才赶着从报社里出来,都还没吃饭,因此陆玖离开住所后便往荣德坊一处坊市找周泽。

    原本按照之前的约定,两人接下去要走访那些“癔症病人”的邻居以及家属。

    眼下陆玖既然在公寓见过靖夜司的人,情况自是又有变化。

    穿过人群,在街边找了家还算热闹的餐馆,也不进去,就在外头的遮阳棚底下落座。

    虽说才是初夏时节,正午才过不久的阳光依旧难耐,街面上的行人来去匆匆。

    呲啦啦的热油声,伴随着食物香气从餐馆里头传到街面上,浓郁的烟火气在餐馆外墙的烟囱周围缭绕不散。

    “小二,油焖鸡,红烧肉,咸菜滚豆腐......不要酒,白水就成。”

    餐馆外的遮阳棚下,周泽扯开长凳,点完菜,目光转向一旁的陆玖,表情带着些兴奋的问道,

    “你真看见靖夜司的人了?”

    “怎么,他们很少见?”

    在赵叔家门口碰见靖夜司队伍的事情陆玖并没有向周泽隐瞒。

    “那当然,我以前听我爹和他朋友饮酒聊天时提起过,靖夜司跟那几位不同,他们专门处理一些棘手的案件,里头可都是一群猛人,不仅独立于清定城县衙之外,甚至还有自己的牢狱!”

    边说着靖夜司的厉害之处,边以眼神向陆玖示意不远处正围坐在一个摊位吃馄饨,穿着巡检司制服的几位官差。

    不论个人素质如何,单从武器这方面,这支负责城北坊市巡逻的巡检司小队中只有一人背着枪械,其余的都是长刀,而且从刀鞘还有刀柄来看,显然只是寻常货色。

    “靖夜司的人既然出现在赵叔家门口,足以证明咱们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下午不用再走访,直接写文稿就是了......只是在内容方面得有所避讳,只提连环杀人案中的共同特征。”

    手里捏着根筷子,端头轻点桌面发出“咄咄~”响声,陆玖嘴上跟周泽讨论报导的事情,脑子里想的还是刚才偷听到的内容。

    陆玖现在无疑是迷茫的。

    一方面是因为刚才面对靖夜司突击检查时帮助自己的那颗古怪心脏。

    自己分明没有心跳,胸口也没感觉到异样,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另一方面还是关于丧鸦,原以为他针对的是赵叔一家,可在楼道里偷听到靖夜司几人的对话后,陆玖越发觉得此人真正的目标就是自己。

    尤其是从周泽口中得知之前发生的几起癔症事件中,往往发癔症的都只有一人,周围邻居并不受影响后,陆玖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比起毫无异常的赵叔一家,身体状态古怪的自己无疑更有可能是丧鸦大费周章想要干掉的目标。

    陆玖若是个寻常百姓,如今有靖夜司介入,完全可以坦白,然后借他们的力量反击,偏偏他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不可能让他人知晓,跟靖夜司合作无异于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这就使得陆玖陷入了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丧鸦在暗中窥伺,而能够阻止他的靖夜司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到了昨晚“唯一”受影响的赵叔身上。

    自己其实也有可能是丧鸦的目标这个事实又不能说出口,毕竟不久前他才在那些人面前表示自己昨晚很正常。

    或许暂时逃离城北,等到尘埃落定再回来是个办法。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然而细想之下,陆玖迅速意识到自己眼下还真就不能走。

    原因很简单。

    丧鸦的目标若是自己,那他无疑知道前身的某些秘密,否则一个连环杀人狂何必如此针对一个小小的报社访事员?

    眼下靖夜司和丧鸦之间若是爆发战斗,最后的结果无非三种:

    其一,丧鸦暴毙当场,陆玖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却会失去一个可能获知前身情况的渠道。

    其二,丧鸦不敌投降,有可能会将真实目的供出,如此一来,陆玖恐怕就得准备逃亡,靖夜司绝无可能会放过一个没有心跳还能自由活动的人。

    其三,丧鸦落败逃生,吃过一次亏的他下次行动必然万分小心,接下去的日子里陆玖必须得面对一个躲藏在暗处的恐怖敌人。

    且不论其他,在陆玖看来,这三种情况的结果都将让自己陷入被动的境地!

    逃避固然可以保全一时安危,只是陆玖现在这半死不活的状态,难道还能躲藏一辈子吗?

    咔!

    竹筷断裂,木茬子扎到指腹,刺痛感将陆玖从混乱的思绪中拖拽回现实。

    看着尖锐的木茬子还有指腹上的红印,陆玖抿了抿嘴。

    光靠脑补解决不了任何事情,眼下只是刺痛,若还不能做出决定,之后可能遭受的痛苦可不是揉两下就能缓过来的。

    “你在想什么?”

    周泽递过来一根完好的筷子,陆玖怔然发呆的模样他可都看在眼里。

    “赵叔家被一个凶人盯上,就像你说的,靖夜司只负责特殊事件,所以我有些担心他们。”

    陆玖垂眼看着桌面上的菜肴,闷声回道。

    “放心吧,靖夜司里的人实力非比寻常,一定能将凶手绳之以法。”

    ‘就是因为靖夜司的人可能抓到丧鸦,所以我才不放心啊!’

    看了眼周泽,陆玖在心底叹了口气,紧接着开口:“周泽,我想让你帮我个忙。”

    “嗯?”

    正夹着鸡翅往自己碗里放的周泽头也没抬的问道。

    “下午我就不回报社了,打算再去看看赵叔,要是上头问我在哪,你就说我在城北走访。”

    “没问题,报社那边交给我,吃饭,待会儿菜要凉了。”

    “多谢!”

    一口饮尽碗中水,陆玖张嘴撕扯着鸡腿,牙齿刮过骨头,干净利落的剔下肉块。

    ......

    呲~

    伴随着发动机泄气时的短促声响,大片灰白色蒸汽腾起,公交车在明德坊外停稳。

    夕阳已坠入地平线,最后一抹余晖消散在清定城的上空,有人持着火把,提了张短梯,逐个点亮街边的路灯。

    陆玖背着鼓胀的挎包,随着人群下车,深吸一口气,双手略微有些不自然的握拳,显得有些紧张。

    离开停靠站,现在是晚上六点半。

    ‘云岭报社的正常下班时间是晚上六点,乘坐公交回到明德坊需要半个小时。’

    前身的记忆在脑海中盘旋,这是陆玖特意掐准的时间。

    街道上的人有不少,推着小车叫卖的摊贩往来,陆玖让自己尽量走在人较少的区域。

    穿过街道,推开公寓大门,同以往一样走进楼道,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登上楼梯而是站在过道内侧较为隐蔽的区域,打开挎包,从中取出一件无袖短衣换上,拿着把蒲扇,再把换下来的衣服塞进去。

    靖夜司的人此时应该都在三楼埋伏着,而陆玖在住所被征用的前提下仍旧选择返回这里,自然是要让可能在外边观察的丧鸦知道他跟往常一样回到了家。

    通过一楼的过道从公寓的后门离开,也不走远,左转十几步就到了另一座公寓的后门处,推门进去,二话不说直上三楼。

    明德坊内公寓楼之间只有一条巷道,再加上房屋的结构近似,屋顶的距离因为屋檐的存在甚至还要更近一些。

    陆玖在下午的时候便偷摸着回来侦察过他和赵叔一家居住的公寓左右两边的公寓楼,这栋楼的三层尚未卖出,只是两间毛胚房,推开楼道右侧的房间门进去看到的只有满地叠放的木板以及建造时遗留下来的些许泥灰。

    往里边稍微踏出两步,烟尘四起,陆玖又从口袋里抽出一条黑色手帕,这也是下午买的,不是用于擦抹,而是系在脖颈间,往上一扯就是简易的蒙面巾。

    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对着陆玖的住所,无疑是最好的观察点,不过陆玖也没蠢到直接站在窗口观望那边的情况,毕竟两栋公寓离的不远,他可不想被靖夜司的人发现。

    倚着房门,侧耳倾听另一栋公寓楼内的动静,失去焦点的视线在昏暗的房间内逡巡,安静的环境令思绪飘飞。

    忽地吐出一口气,手伸进挎包内衣服底下摸出一柄下午路过刀具店时买下的用于剔肉的尖头短刀,拇指拂过刀刃,锋锐感令陆玖眯起双眼。

    自己所做的选择正确吗?

    陆玖没法回答。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对自己接下去行动的详细计划,完全是走一步看一步的随机应变。

    只不过有一点毋庸置疑。

    丧鸦的存在对陆玖而言是极大的威胁。

    不能解决这个麻烦,陆玖在清定城内就一日不得安宁,连自己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证,还谈什么查清自己身上的谜团?

    当然,陆玖心里也清楚,单靠自己一人想要解决丧鸦,成功的可能性太低。

    即便昨晚与赵叔之间的短暂“交手”让陆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他仍不认为自己能单独战胜在靖夜司追捕下依旧逍遥法外的凶徒。

    借助外力是唯一的选择,而靖夜司无疑是陆玖能够找到的最为有力的外援。

    问题在于这外援若是运用不当,却也容易为自己招来更大的麻烦。

    所以陆玖才会出现在这,他要确保自己第一时间知道丧鸦与靖夜司战斗的结果以便做出应对。

    丧鸦被靖夜司众人当场格杀也就罢了,陆玖可以选择放弃他身上的线索,毕竟安全是第一位的。

    真要是出现活捉或是丧鸦逃跑的局面......说不得他就要上去“帮”一把。

    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

    陆玖只是不想成为自身命运的旁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