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秘时代的蒸汽王朝 > 第10章 百无禁忌(求推荐!求收藏!)

第10章 百无禁忌(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卖盘的狐狸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侧身顶开房门再用脚关上,

    打开煤气灯,丧鸦拖着重伤的身体,脚步趔趄着走进客厅,半跪在摆放着一些瓷器,雕像的木架前,用还算完好的右手打开底部上锁的柜门,从中拖出一个装有机械密码锁的红木箱子。

    现在这个时间仍旧开门的医馆几乎都是清定城内的大医馆,他不可能上门求治,除非想再让靖夜司还有巡检司的人再包围一次。

    更不可能去找那些所谓“朋友”帮忙,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这状态,恐怕二话不说就会先做掉自己,再来夺取他的东西。

    只能回到自己这个暂时的落脚点,所幸他早已习惯为自己留着后路。

    伴随着机括的咔哒声,丧鸦掀开木箱,先是从中取出几个瓷瓶,掀开红绸裹着的木塞,倒出几粒丹丸吞服,撕开左肩的衣服,又取出一根针剂打在肩膀。

    这些都是他花大价钱购买的治伤药物,内服外用的都有,配合着他自身强悍的体质,没过多久就让肩膀上的伤口勉强止住血,这是最严重的伤势,只要能稳住它不至于恶化,丧鸦就有足够的时间拖到明天找私人的医馆进一步的包扎处理伤口。

    在椅子上靠了会儿,丹药以及针剂中的镇静效果逐渐发挥作用,身体上的痛苦被减轻,于是苦战积累的疲惫化成昏沉的睡意汹涌袭来。

    丧鸦不敢睡觉,这些年的经验告诉他,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松懈,他这样的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强撑着精神紧盯房门,听着门外楼道内声音。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时间在流逝,而人的注意力终究是有限的,丧鸦的意志再强,也不可能扭转生物的本能,重伤状态下坚持这么久已是极限。

    墙上的时钟指向一点,丧鸦的下巴抵着胸口,彻底的昏睡过去。

    恍惚间,丧鸦只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待醒转,脑后却是一阵剧痛,旋即意识便彻底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间嗅闻到一股香味,饥肠辘辘的丧鸦睁开眼,茫然环顾四周,身旁桌面原本摆着红木箱子的位置上多了一碗皮薄馅大的馄饨。

    青翠的葱花点缀在汤水间,热气四溢,食欲催促着他赶紧伸手去拿,可真正想要动手时却愕然发现自己已然动弹不得。

    低头看见身上的绳索,浑身僵硬的怔在原地,如坠冰窖!

    “终于醒了,睡的可够沉的,我看你卧室的窗没锁就自己进来了,你不介意吧?”

    有些含糊的声音在右侧响起,丧鸦转过头,看到一个隐约有些面熟的青年正端着一碗馄饨慢悠悠的抿着汤水,

    “附近店里买的馄饨,刚才特地跑了一趟,就怕你睡醒后饿着,我知道你很想吃,放心,这就是买给你的,我问两个问题,问完就走,要是顺利的话,到时候馄饨都不会冷。”

    陆玖其实早在半个多小时前就找到了丧鸦的藏身之处,只不过一直没有动手而已。

    当时的丧鸦就像是一头刚受了伤在舔舐伤口的猛兽。

    伤势虽重,却也正是凶性大发的时候。

    而陆玖在巷道内的战斗中同样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虚弱状态,若不是身体特殊,早已暴毙当场。

    也正因为如此,陆玖准备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

    他赌自己的伤势恢复要比丧鸦快!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你......”

    丧鸦终于想起对方的脸对应的是谁,又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还有左臂以及胸口的暗红色血渍,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是显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那条巷子里跟你死磕了吧,你不让我安生,我自然得跟你搏命。”

    捞起一个馄饨放进桌上的醋碟,用筷子夹开,浓稠的肉汁在醋面上飘起油花,陆玖看了眼丧鸦,这才又夹起来放进嘴里。

    “这一次是我栽了,我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藏的这么深......怪不得你要偷走纸条,原来你也觊觎着那件宝物。”

    抬头直视陆玖的眼睛,丧鸦闷声说道。

    他没有选择沉默,原因很简单,桌上的那碗馄饨告诉他,自己或许还有生存的机会。

    谁会特地给死人准备馄饨?

    “既是宝物,自然能者居之,我可不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陆玖表情平淡的接着丧鸦的话往下说,脑子里却是思考着他透露出来的信息。

    ‘丧鸦要杀前身的原因是他偷走了一张可能记录着某件宝物信息的纸条。’

    这个消息在丧鸦看来是双方都知道的,实际上陆玖根本没有这部分的记忆。

    “说得好,能者居之.....可你甚至连灵醒都未曾完成,也敢说自己是能者?”

    刚才的战斗足够让丧鸦对陆玖的实力做出初步的判断,如果没有跟阮青玉的战斗导致的重伤,他要杀眼前这人轻而易举!

    “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是我拿了那张纸条,难道就不想拿回去么,直接动手,就不怕失去那上边记着的信息?”

    陆玖并没有跟丧鸦就互相嘲讽的意思,只是接着问道。

    “你以为我来杀你只是因为那张纸条?”

    丧鸦扭动着脖子,狞笑道,

    “你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得罪的究竟是哪些人吧,放了我,等我安全了,自然会告诉你他们的身份还有解决这麻烦的方法,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安生!”

    凭借着敏锐的直觉,丧鸦迅速的捕捉到陆玖言谈中的重点并以此猜出后者没有杀死自己的原因。

    陆玖看着丧鸦,他得承认,这家伙能混到这种地步,不论是武力还是智商都非比寻常。

    “我无意与你为敌,我想你也不想因为我这个人渣而背上杀人罪......之前的事情我可以向你赔罪,那箱子里的东西,随你拿,只要你解开我的绳子然后离开,三天后,去城南醉仙楼门口取消息。”

    先指出对方的弱点,再服软,表示愿意和解,在丧鸦眼中,陆玖始终都只是个有几分实力,运气还算不错的年轻人而已。

    这类人他这些年见过不少,初出茅庐,杀人对他们来说可是件困难事,只要抓住机会,就能吃上那碗馄饨。

    “你很聪明。”

    陆玖蓦然起身,站到丧鸦的面前,右手提着本属于后者的短刀。

    “你会为自己今天的决定感到庆幸的。”

    仰头看着陆玖,丧鸦想着这颗头颅掏空后用来充作酒杯或许不错。

    “是嘛,我也这么觉得!”

    刀刃扎进咽喉,无比的干净利落,后撤一步,看着颤抖着倒地,捂着喉咙只能发出呜咽声的丧鸦,陆玖神色淡漠。

    并非因为嗜杀或是天性邪恶,只是觉得杀死丧鸦这件事情本身,不仅没错,反而正确的很。

    毕竟这家伙犯下多宗灭门案,这种死法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至于丧鸦口中所说的那些自己惹上的人,陆玖并不打算从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口中求证。

    说白了,陆玖真要是傻乎乎的答应对方的条件,到了那天在酒楼门口等他的,怕是两把磨了三天的锋锐短刀。

    回身提起红木箱子,陆玖最后看了眼丧鸦已然僵硬的脸庞上还未散尽的笑意,抬了抬右手的馄饨碗,撇着嘴:“这碗馄饨原本是让你吃饱了上路的,现在,你还是饿着吧。”

    处理完尸体,清理掉自己来过的痕迹,沿着原路返回,陆玖独自一人走行在深夜的街道中央,周围空空荡荡。

    嘴里轻哼着前世的歌谣。

    这世上仅他一人听得懂的歌谣......

    其实杀死丧鸦时陆玖显得如此平静,还有些其他的原因。

    对陆玖而言这个世界始终是陌生的,在这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与亲人,某种程度上就连自己的身份都是“借用”别人。

    他或许会因为前身的记忆而做出某些决定,譬如帮助赵叔一家,但也仅限于此罢了。

    至少现在,他对这个世界仍旧没有丝毫的归属感。

    了无牵挂。

    自然百无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