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最强仙医奶爸 > 第574章 杀戮,神秘枯骨

第574章 杀戮,神秘枯骨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最强仙医奶爸 !

    刘老的身体往后倒飞,目光从惊恐到呆滞,再到茫然。

    再然后,他整个身体,轰的一声崩碎。

    另外四个半步斩孽强者,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刘老可是斩孽大能,整个世界也能称得上金字塔尖的存在。

    但是,竟然在这白发佬手中,就此陨落,连神魂都没能逃脱。

    这一瞬间,他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逃得越远越好。

    至于北堂宏的死活,他们管不了这么多了。

    甚至于,老祖对他们的威慑,在此刻也无足轻重。

    当下,这四个半步斩孽,动用了各种秘法秘宝,纷纷逃遁。

    那二十几名问道强者,更是作鸟兽散。

    只有北堂宏站在白骨之座上,脸色惨白,头皮发麻,浑身都在轻颤。

    第一次,他的心里涌起了强烈的悔意。

    特别是看到刘老这种层次的大能,竟然也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时,他更是要吓尿了。

    悔不该招惹这么一尊魔神啊。

    这时,叶云霄抬手,一道血色的虚幻刀影,凝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刘老陨落后,他的碎魂和碎体中,凝出的斩孽之刀。

    “去!”

    叶云霄一挥,这把血刀便没入虚空。

    刹那间,一声声惨叫响起。

    有鲜血凭空撒落,破碎的神魂之意四下弥散。

    这一把斩孽刀,竟是将遁入虚空的一众高手,全都斩灭。

    此时,血海之上,只有北堂宏在瑟瑟发抖。

    看他的裤裆,竟然多出了一块湿印。

    见得叶云霄将目光投射过来,北堂宏抖得更厉害了。

    他的上下嘴唇都哆嗦着,牙齿更是碰得咯咯直响。

    他想说些什么,但竟然一时说不出一个字。

    “你竟然也配半步斩孽的境界?真是本尊见过最弱鸡的半步斩孽,估计一个问道中期都能把你秒掉。”叶云霄抬眼看着北堂宏,摇了摇头。

    这家伙,纯粹是拔苗助长,硬提上去的境界。

    就连他的斩孽意,也是被强行融合的。

    “你是想自报家门吧,那就报吧,你来自星魔部,你爷爷是谁来着?”叶云霄淡淡问道。

    这个北堂宏,在星魔部的地位绝对高得离谱。

    一个由斩孽大能护卫的人,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时,北堂宏从哆嗦中回过神,他深吸了几口气,大声道:“我爷爷乃是魔妖盟,星魔部老祖北堂风,我爷爷乃是斩孽巅峰,你若杀我,无论天涯海角,你都死定了。”

    叶云霄目光淡然,缓缓开口道:“是吗?你别说,本尊还真想试试斩孽巅峰究竟有多厉害。”

    北堂宏闻言,再度一个哆嗦。

    他立刻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前辈,我刚刚说笑的,之前都是我不懂事,所以冒犯了前辈,只要前辈放我离开,我保证,一切都当没发生过。”

    叶云霄没有说话,似乎在考虑。

    “前辈这种高人,自是不惧我星魔部,但是因为我这条命,而起争端,就不值得了。”北堂宏僵硬地道。

    这是他第一次低声下气说话,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屈辱感。

    叶云霄却是点了点头,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他没打算杀这北堂宏,魔妖盟近乎一手遮天,没必要因为这么点事惹上一个难缠的敌人。

    况且,墨灵部就在魔妖盟的治下。

    到时自己不在意多一个敌人,但怕是会给墨灵部带来灭顶之灾。

    “当真?”北堂宏似乎还不敢置信。

    “如果你不想走,也可以留下来。”叶云霄淡淡道。

    北堂宏闻言,哪还敢停留,连这白骨宝座都不要了,身形一晃,飞速往后冲去。

    生怕逃得慢了,让这绝世凶人反悔了。

    叶云霄在北堂宏身上下了一道神识烙印,感应了一下他的方位,便再度盘腿坐了下来。

    他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又睁开,有光芒在目中明暗闪烁。

    “自凡间取得的苍天之力的烙印,可以感应并捕捉到天地之力,只要有足够的能量,便能炼出同属性元神。”

    “我现在有七大元神,那么,有没有可能炼出第八大元神,甚至是第九大元神?”

    叶云霄心神摇曳,但很快冷静下来。

    这种方式,他可以摸索,但绝不可将所有精力花在这上面。

    ……

    北堂宏一路急速奔逃,七天七夜不曾休息。

    直到刚刚,他终于联络上了星魔部在这附近的族人,他们很快会过来接应他。

    这时,他才放松了一些。

    这一场生死危机,让北堂宏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对叶云霄,有浓郁的怨愤,但跟他的恐惧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我得做出改变,我不要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爷爷再强,刚刚那白发老要杀我,也救不了我,只有自己变强,才是最重要的。”

    “待我回星魔部后,我一定努力修炼……”

    北堂宏心中如是想着,他的神情变得坚定,一身的浮躁竟然也退了下去。

    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心中一跳,猛然回过身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白发青年杀机凛然地盯着他。

    北堂宏大惊失色,是那白发佬,他不是说放过自己吗?难道他反悔了?

    “你……你明明……”北堂宏颤声大叫。

    但是这白发青年,却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

    北堂宏浑身一颤,目光开始变得涣散。

    为什么,这白发佬放他走的时候,明明没有一点杀意的。

    为什么,他身上携带的护身至宝,会没有任何反应?

    北堂宏神魂正在粉碎,但就在他的意识要彻底沉沦的那一瞬间。

    他突然明白了,眼前这个白发佬,虽然模样一样,但跟之前那个白发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即使明白,也已经晚了。

    “轰”

    北堂宏的脑袋,乃至身体,瞬间崩溃,化为一大片血雨落在血海之中。

    这白发青年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身形一晃,便要离开。

    但就在这时,这血海突然轰隆炸开朵朵巨浪,一声咆哮声在这白发青年的脑海中炸响。

    “孽障,安敢害本尊!”

    这白发青年脸色大变,咒骂了一声:“我草,都这么远了,他竟然还能察觉,这下糟糕了。”

    瞬间,这白发青年身形一闪,打出一道法诀,撕裂虚空遁逃而入。

    而在万里之遥,叶云霄一脸怒意,风之元神释放到极致,身体周围泛起阵阵空间涟漪,一缕神念锁定了那个和他长相近乎一致的人,以极快的速度横跨空间追击而去。

    那人几个闪烁,便出现在数万里之外。

    但竟然感觉到,叶云霄已经越来越近。

    “该死,怎么会这么快……”这人又骂了一声,再度施展出遁法。

    他的身影之中,带起一片黑光。

    这黑光,化为一只蝙蝠形状。

    不错,他就是叶云霄自归灵界回来后,那一只消失的蝙蝠妖。

    他的目的,是夺取叶云霄的斩天剑。

    早在叶云霄于血海中凝出意志时,他就有所察觉。

    后面叶云霄彻底苏醒,实力强横至极。

    这只蝙蝠妖便一直在等待时机,北堂宏的出现,让它看到了机会。

    那便是借星魔部之刀,来对付叶云霄。

    但千算万算,没算到叶云霄竟然能察觉。

    “哼,察觉到也没用了,反正北堂宏已经死了,这计划便算成功了。”

    此时,叶云霄心中震动。

    因为,他也察觉到了这人的真实身份。

    这蝙蝠妖上,可是有他的烙印。

    虽然它遮掩得很好,但此时他全力遁逃,无法兼顾,已彻底暴露身份。

    这让叶云霄更加愤怒,这妖物,不仅叛逃,竟然还敢害他。

    叶云霄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迅速缩短了与这蝙蝠妖的距离。

    “这玉衡界不可再留,只要离开,才能彻底斩断他对我的感应。”蝙蝠妖心道。

    想到这里,它顿时改变了逃遁的线路。

    没过多久,它浑身妖气爆发,凝成了一个妖印,轰然在虚空炸开。

    就在这时,有一道空间裂缝,竟然显现了出来。

    “就是这里了,这是通往天河的一道空间裂缝,我只要踏入其中,立刻就能离开玉衡界,而叶云霄追来,起码还需要半天时间,半天时间,他连我的屁都闻不到了,桀桀……”蝙蝠妖得意怪笑起来。

    但就在这蝙蝠妖想要穿过这裂缝时,却是脸色一变。

    “该死,这空间裂缝怎么要崩溃了,一旦我强行踏入,只怕会被卷入虚空之中,从此被困于其中,所以,我必须得花时间将它固定。”蝙蝠妖大骂一声。

    “不过,算算时间,应该来得及,他需要半天时间才能追来,而我固定这空间裂缝,最多不超过两个时辰。”蝙蝠妖心道。

    当即,他不再犹豫,盘腿坐下,以妖力混和妖血,凝成一个个空间符文,对这空间裂缝进行加固。

    而在这时,快速接近的叶云霄心中一跳,自留在那蝙蝠妖的烙印中可以感知到空间的力量。

    “他要利用空间传送阵逃走?”叶云霄立刻猜到了那蝙蝠妖的企图。

    如果是一般的空间传送阵,叶云霄不在乎。

    但如果是离界传送呢?

    叶云霄心中一凛。

    “第二元神,融!”

    “第三元神……”

    “第七元神……”

    刹那间,七大元神合一。

    叶云霄身边的空间顿时扭曲,他的速度瞬间就超脱了时间与空间。

    一个时辰后,叶云霄已经到达那蝙蝠妖所处的区域。

    此时,那蝙蝠妖已将空间裂缝修复了近半。

    就在这时,它突然感觉到毛骨悚然,猛然回过身。

    只见时空风暴轰然涌起,一道身影瞬间凝现。

    待这蝙蝠妖看到了叶云霄的面庞,以及那头飘扬的白发时,顿时失声尖叫起来。

    “轰”

    一只巨大的拳头泛着七彩之色,猛然轰在了这蝙蝠妖的身上。

    叶云霄此时的实力,已经七大元神合一,恐怖至极的力量,就这么在蝙蝠妖身上炸开。

    蝙蝠妖浑身飙血,胸口直接出现了一个大洞,身体如同破布袋般的飞了起来。

    “吃里扒外的东西,连主人都敢陷害,找死!”

    叶云霄声音冰冷,带着滔天怒意。

    而那蝙蝠妖,在半空挣扎着,竟是出现了两只巨大的蝙蝠之翼,扇动着想要逃离。

    但就在这时,叶云霄出现在这蝙蝠妖面前,双手提着这两只巨大的蝙蝠之翼。

    “嘶啦……”

    鲜血喷涌,这两只蝙蝠之翼,被叶云霄直接撕了下来。

    蝙蝠妖凄厉地惨叫。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

    叶云霄冷笑着,再度一拳,轰在了这蝙蝠妖身上。

    “轰”

    蝙蝠妖的身体轰然破碎,唯有一颗狰狞的头颅还保持完好,但妖魂都已然彻底破碎。

    叶云霄抬手,将这头颅抓在手中,收入了须弥戒。

    这头颅留着,也算是一个证据,让星魔部的老祖一看,便知晓他是被陷害的。

    叶云霄本打算离开,但不知为何,心中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停在原地,神识笼罩,一寸寸开始查看。

    就在这时,距离此地极为百万里的一处血海深处。

    在一座被淹没的山洞中,一具枯骨盘腿坐着。

    突然,这枯骨黑洞洞的眼眶中,突然有幽火闪耀。

    这枯骨,一半为兽,一半为人。

    若是叶云霄在此,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具枯骨,赫然就是当初在墨灵圣地,身上插着一把斩仙剑的枯骨。

    就在这时,枯骨动了。

    “那具分身算是彻底毁了,但是,那叶云霄,却是根本不知道,我才是本尊,不过这小子实力增长得如此之快,着实是个妖孽。”

    “但是现在,想必星魔部已经察觉了,我就来一个坐山观虎斗,等待时机下手,把他手中的斩仙剑夺过来。”

    此时,叶云霄将周边地毯式搜了一遍,却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是我多心了?”

    叶云霄心里想着,但是那种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

    这时,他心中一动,将收入须弥戒的脑袋拿出来。

    观察了半晌,他目光闪烁,察觉到了上面隐藏的一丝残存气息。

    叶云霄封存这气息,整个人沉入了血海之中。

    刹那间,与血海融为一体的叶云霄,感应到了那具枯骨。

    “果然有问题。”叶云霄心中冷笑。

    也就在同时,那具枯骨赫然抬头,极度震惊。

    “什么?他竟然追踪到了我的气息,他怎么做到的?”

    枯骨心中大骇,当机立断,从这海底山洞中冲出。

    这个叶云霄,太过妖孽。

    既然没能瞒过他,那就只能先离开玉衡界。

    “想跑……”叶云霄心中煞气冲天。

    虽然两者距离太远,但也不是没有办法灭杀他。

    叶云霄盘腿闭目,七大元神之力,齐齐融入了血海之中。

    刹那间,血海咆哮,大浪滔天。

    那具枯骨,已然从海底冲出。

    但就在这时,下方血海,骤然凝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漩涡之中,有一个愤怒的声音传出:“陷害了本尊,还想逃,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枯骨心神巨震,速度更快。

    但几乎在同时,漩涡之中,有一只血海之水凝成的巨手探出,一把抓向了那枯骨。

    枯骨顿时一顿,发出一声尖厉的叫声。

    那叫声,赫然凝成了一个古怪的符文,轰向那巨手。

    “轰”

    有神秘的伟力轰然炸开,血海之水凝成的巨手,顿时散开。

    而枯骨趁机,爆发出恐怖的速度,加速遁逃。

    但是血海之中,却赫然有数十只巨手,纷纷从海中冲起,从各个方向,抓向了这枯骨。

    枯骨大惊,骇然至极。

    “咔嚓”

    它身上两根肋骨,自行粉碎,化为数百个神秘符文,轰向了四面八方。

    恐怖的伟力再度降临,带着这枯骨冲出了包围。

    但就在这时,它的前方,却有一张数千丈的血色面孔凝成。

    看那五官,正是叶云霄的模样。

    “死!”

    这庞大面孔一声低喝,猛然将这枯骨笼罩。

    刹那间,枯骨传来一声声惨叫。

    它浑身骨头,开始根根粉碎。

    当这面庞融入血海时,这枯骨有一半消失。

    枯骨发出厉啸,残破的骨架出现了一个个符文,将它包裹,就要破空而去。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血海水凝成的拳头出现,一拳轰去。

    “咔嚓”

    这枯骨,再度粉碎,只剩下三分之一,整个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海底中的叶云霄睁开了双眼,心中遗憾。

    还是差了点,若是他能够亲自动手,必能彻底将之灭杀。

    “它身上的伟力,着实诡异……”

    叶云霄心道,而且,每一次爆发,他能感觉到之前插在那枯骨身上的斩仙剑,会有强烈的波动。

    那东西,绝对知道不少秘密。

    叶云霄从海底钻出,就要离开。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头皮发麻,蓦然再度没入了血海之中。

    几乎在同时,有一道恐怖至极的神识,扫了过去。

    好在叶云霄直接与血海融为一体,这神识才没有察觉。

    “这神识,好恐怖,能让现在的我有这种感觉,一定是仙……”叶云霄心道。

    他直觉是冲着自己来的,或许与那枯骨有关,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如是几天,那道神识才淡去,再也没有出现。

    此时,在一片云遮雾绕的洞府。

    在一片如真似幻的森林之中,有一处石台。

    石台上,摆放着一副棋盘。

    有两个老者,正在对弈。

    但是,这两个老者,除了衣着不同,长相竟然一模一样。

    突然,白衣老者眉头一跳,举着白棋的手突然顿在了半空。

    黑衣老者则流露出一丝悲伤,他缓缓开口:“吾之孙,北堂宏陨了。”

    “谁杀吾孙,吾灭其族。”白衣老者以相同的口气开口,杀意将这周围的幻境,全都扭曲。

    赫然,黑衣老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