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最强仙医奶爸 > 第575章 愤怒,血债血偿

第575章 愤怒,血债血偿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最强仙医奶爸 !

    北堂宏陨落之处,空间一片扭曲,一个黑衣老者,从中一步踏出。

    他,正是星魔部老祖北堂风。

    北堂风面带悲伤,抬手间,整片血海被压出了一个巨大的盆地。

    而后,自盆地之中,有无数光点飞了出来。

    这些光点,凝成了一片光幕。

    光幕中出现了影像,却是北堂宏生前所见的影像——那伪装成叶云霄的蝙蝠妖。

    “这不是墨灵族的妖祖吗?”北堂风目光凌厉。

    当年叶云霄率墨灵部一路杀戮,自西北域横空崛起,算得上赫赫有名。

    玉衡界顶尖的部族,对他都有所关注。

    不过很快,北堂风目光便露出疑虑之色。

    “太刻意了,他既然连宏儿的护身秘宝都能压制,完全可以瞬间灭杀他,但却有意让宏儿发现他的身份。”

    北堂风心道,能在一个顶尖部族成为老祖的,哪个都是智多近妖的人物。

    很快,北堂风身形一闪,出现在了上官宏遇到叶云霄的地方。

    “老刘他们都是在此处,命丧那姓叶的小子手中,那小子真要一网打尽,何必多此一举放宏儿离开……”

    “所以,姓叶的小子杀了老刘他们后,放宏儿离开了。”

    北堂风随手间,又将此地的影像复原了几个。

    细细一对比,他便知道没有弄错,是有人冒充叶云霄的身份,杀了他的孙儿。

    目的十分明显,就是借刀杀人。

    “无论那叶云霄是不是被陷害的,老夫都要将他逮住,从他的嘴里,自然就能知道那杀宏儿的家伙。”

    “至于抓他,那就简单多了,有墨灵部在,不怕他不现身。”

    北堂风心道,他根本不在乎叶云霄是不是被人陷害,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将这叶云霄放在眼里。

    即使知道叶云霄杀了斩孽初期的刘老,他也从不认为,叶云霄跟他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

    整个血海之中,有人造海岛大大小小数百座。

    但其中,只有九座,是超级岛屿。

    这九座巨岛,每一座都是一座巨型城市,由魔妖盟控制。

    这城市之中,有巨大的交易市场。

    血雨过后,玉衡界虽然生机断绝,但却时不时有宝物现世。

    而血海之中的死亡魂灵,更是多不胜数,不少修士捕捉这些魂灵,用以修炼入药炼阴傀等等。

    也因此,不少其余界的修士,出现在这玉衡界。

    甚至有其余界的商会,都开始常驻,收购贩卖各种物品。

    此时,叶云霄的身影出现这九座巨岛中的其中一座。

    在他想来,他到了这岛上,找到魔妖盟据点,把蝙蝠妖的脑袋送过去,自然有人会通知星魔部。

    到时,也便能证明北堂宏非他所杀。

    岛中城市,人头涌动,极为热闹。

    城市中设有阵法,出入口有大量魔修看守。

    叶云霄一降落,便朝城中走去。

    有一个看守出入口的魔修正要上前盘问,但却被一个同伴拉住。

    “干什么?”

    “你不要命了,他身上散发的气息,起码是半步斩孽,惹恼了他把你宰了,你也是白死。”同伴低声道。

    这魔修心中一凛,立刻缩了回来。

    叶云霄畅通无阻地进入了这城市。

    不过,刚刚进入,叶云霄目光就一闪。

    因为,他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人用神识将他锁定了。

    叶云霄也不在乎,若有人找上门来,那倒省得他麻烦。

    此时,在城中一座高塔之上,两个老者正锁定了这叶云霄。

    “是他吧?”

    “没错,就是他,星魔部老祖北堂风亲自发布的通缉令,擒拿者,可获北堂风一个承诺。”

    两个老者立刻目光灼热,呼吸急促。

    北堂风,多年前就是斩孽巅峰。

    这种顶尖强者的承诺,乃是无价之宝。

    “立刻开启封闭阵法,调动所有高手,将此人捉拿。”其中一个老者沉声道。

    也就在这时,这座城市中所有问道境,半步斩孽境的修士,全都接到了命令。

    叶云霄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

    他的神魂在凡间,不过区区半年多时间。

    但是在玉衡界,却已过去了近两百年。

    回想起在玉衡界经历的一切,都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就在叶云霄心中感慨时,突然,他的脚步一顿,望向了前面的一个小广场。

    小广场上,有一排吊架,吊架上,吊着一百多个衣衫褴褛的魔修。

    这些魔修身上,全是各种伤痕,伤口已经腐烂,发出刺鼻的味道。

    更有近一半人,已经死去,看他们脸上的神情,显然是在极度痛苦中死去的。

    还存活的人,也全都神情麻木,目光空洞。

    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身上有十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发出阵阵腐臭,上面还有一只只虫子在钻来钻去。

    这老妇却根本没有感觉似的,只是目光失焦地望着远方。

    或许再过不久,她也会和其余同伴一样,成为一具尸体。

    叶云霄心脏猛然一震,目光刹那变化。

    那种愤怒,让他头皮都要炸开。

    即使是之前遇到那吃里扒外,陷害他的蝙蝠妖,他也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愤怒,这么想要杀人。

    “你这个骗子,敢骗我弟弟,我与你不死不休。”

    “只要你帮我弟弟,我愿付出我的一切。”

    叶云霄的耳边,仿佛又听到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以及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

    但是瞬间,那少女,便化为了眼前奄奄一息的老妇。

    墨工银花!

    而叶云霄也认出旁边几个魔修,应该就是之前墨灵部的族人。

    此时,四周围着的修士正在议论纷纷。

    “据说,九座巨城之中,都挂了不少墨灵部的族人,真是太惨了。”

    “千不该万不该,他们惹上了魔妖盟的星魔部。”

    “是啊,据说,他们曾经的妖祖,把星魔部老祖北堂风的独孙给宰了,惹下了滔天大祸。”

    “啧啧,可惜了,墨灵部在大荒,现在混得风生水起,结果转眼间就惹来了灭族之祸,真是命运无常啊。”

    叶云霄听到这些议论,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但他的双目,却是凝结成冰。

    他双手动了动,便有一层层寒霜覆盖。

    “星魔部,北堂风……”叶云霄的心中,冰冷地念着这个名字。

    他原本以为,区区误会,将蝙蝠妖的脑袋送过去,也就化解了。

    但没有想到,北堂风竟然直接把事做绝了。

    因为,他根本就没将叶云霄放在眼里。

    所以,即使他知道叶云霄是被陷害的,也只是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把叶云霄逼出来。

    叶云霄身上寒意惊人,杀气弥漫。

    这令得不少人都朝他望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墨工银花似乎有所感应,她转过头,空洞的目光望向了叶云霄。

    瞬间,她愣了一下,目光迅速聚焦。

    妖祖大人!

    她怔了一会儿,嘴角扬起,露出了一个微笑。

    两行泪水,自浑浊的眼眶中流淌而下。

    此生还能见到妖祖大人,真好!

    也死而无憾了。

    叶云霄猛然握住了拳头,愤怒在心坎中汹涌,似即将爆发的火山。

    “听说星魔部,已经派了大队人马去大荒剿灭墨灵部了。”

    “墨灵部,怕是在劫难逃。”

    又有人的议论声传了过来,这让叶云霄心中的怒火达到了一个顶点。

    刹那间,他身上有狂暴的气势冲天而起。

    周围的魔修,全都被这气势掀翻。

    更有一股冰冷的寒气弥漫整座巨城,令得城中所有人,都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星魔部,北堂风,本尊干你老母!”

    叶云霄厉吼一声,杀气冲天。

    但就在这时,数十道带着恐怖气息的身影出现,将叶云霄团团围住。

    整个城市的法阵,更是散发出刺目的光芒,只能进不能出了。

    “叶云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乖乖跪地投降,免得死无葬身之地。”一个老者阴沉大喝。

    叶云霄抬起头,双目赤红。

    他嘴角扯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手中出现了那蝙蝠妖的脑袋。

    “轰”

    这脑袋,瞬间化为一堆碎肉。

    “北堂风,既然要斗,那本尊奉陪到底,你孙子北堂宏,便当成就是本尊所杀。”

    “星魔部,本尊发下道誓,必要你们血流成河,尸堆成山,必要将你部斩尽杀绝,亡族灭根。”

    叶云霄面目狰狞,厉声嘶吼。

    随即,他一挥手,一股狂风吹起,所有吊在吊架上的墨灵部族人都被卷了起来。

    同时,他们身上的伤势,也瞬间被治愈。

    这些幸存的墨灵部族人回过神,其中几个老人看到叶云霄,全都激动地浑身发颤,齐齐跪伏在地。

    “拜见妖祖大人。”

    那些年青一些的族人闻言,亦是激动地跪下。

    “拜见妖祖大人。”

    顿时,周围的修士一个个心神皆颤,带着敬畏,带着好奇,望着叶云霄。

    毕竟,当年叶云霄以一己之力,把墨灵族带出西北域,一路横扫各部,最终让墨灵部于大荒崛起的传说已广为流传。

    “杀了他!”

    围着叶云霄的高手,发出一声厉吼,朝叶云霄攻下。

    同时,此地阵法之力,也如同一座座巨山,朝着叶云霄镇压而来。

    这阵法,在九座巨岛中称得上最强大。

    即使是斩孽初期的大能,在这阵法之下,也只能发挥出六七成的实力。

    而叶云霄身上,并没有斩孽气息。

    这也是此地镇守的两位老者,认为有把握都对付叶云霄的原因。

    “此地阵法之下,你必死无疑。”

    一个老者狞声道,周围数十人全力一击,已然临近叶云霄身上。

    “融!”

    叶云霄一声低喝,七大元神中,有四大元神融为一体。

    刹那间,他身上的气势滔天而起,增强了十倍不止。

    那恐怖的攻击,被叶云霄随身一拍,便倒卷而去。

    数十人齐齐发出惨叫,吐血倒飞。

    而就在这时,那阵法开始晃动起来。

    “快点动手,阵法顶多只能支撑一柱香的时间了。”有人大叫道。

    但他刚刚说完,这阵法直接爆碎。

    别说一柱香,连一息时间都没能支撑到。

    那维持阵法的百余魔修,顿地惨叫,身体四分五裂。

    也就在这时,叶云霄一步踏出,手臂连挥数下。

    空间挤压变形,能量排山倒海。

    数十个高手,在同时血肉纷飞,神形俱灭。

    四周一片寂静,那些修士,带着无边的恐惧和敬畏,望着叶云霄。

    镇守此地的两个老者,已经恐惧到了极致。

    他们根本不敢停留,直接燃烧精血遁逃。

    “噗”

    有血色根须赫然出现,穿透了他们的身体。

    眨眼间,他们的身体,便成了干尸。

    叶云霄的杀意却没有半分减少,反而越来越浓烈。

    那些逃遁的星魔部修士也已经吓破了胆,不敢再逃,而是停下来求饶。

    但瞬间,他们的身体被血色根须穿透,全部灭亡。

    “吾之族人,跟随吾,吾带你们去报仇血恨。”叶云霄说着,卷起墨工银花他们,前往了另一座巨岛。

    此时,这一座巨岛上的城市,同样吊着一排排墨灵族人。

    有些奄奄一息,有些已然死亡。

    这残忍的行为,自然是为了逼出叶云霄。

    的确,北堂风料得很准。

    叶云霄出现了!

    “轰”

    一只巨大的血色手印,从天而降,轰在了这巨城的防御阵法上。

    这防御阵法直接粉碎,所有守阵魔修,齐齐七窍流血而亡。

    “敌袭!”

    有人狂吼。

    一个个魔妖盟的魔修腾空而起,准备应战。

    但他们刚刚飞到空中,便有一股狂风拂身而过。

    刹那间,他们身上的血肉却瞬间离开身体。

    眨眼间,所有魔修,就成了一具具骨架,从空中如雨般坠落。

    城中,看到这一幕的修士,无不浑身汗毛竖起,瑟瑟发抖。

    “这里是魔妖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一个老者浑身飙血,凄声道。

    魔妖盟在玉衡界,在大荒,那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就算是其它界的斩孽大能,也不会轻易惹事。

    但谁想,竟然有人一言不和,就开始屠杀。

    而且,看这手段,非斩孽大能不可施展。

    “本尊叶云霄,墨灵部妖祖,尔等杀我族人,此番血债血偿,杀的就是你们。”叶云霄的声音轰然炸响,回荡八方。

    蓦然,一道血光斩出,开口的那老者的身体瞬间四分五裂。

    叶云霄的身影出现,身后跟着墨工银花等族人。

    他一步一步走向吊着的墨灵族人,每一步踏出,都有魔妖盟的修士肉身爆裂,神魂破碎。

    当他走到跟前时,整个城市魔妖盟的修士,已没有一个还有气的。

    这里一百多墨灵部族人,只有十几人还活着。

    “妖祖大人!”其中一个老者,老泪纵横。

    这老者,是当年随着叶云霄自西北杀出来的墨灵部核心族人。

    此刻见到叶云霄,已然激动得不能自已。

    原本以为,此生再无法见得妖祖大人容颜。

    没想到,却在这绝命关头,妖祖大人再度降临,简直是叨天之幸。

    其余墨灵部族人,虽然没有见过叶云霄。

    但是,他们自一出生,就听着叶云霄的传说长大,上一辈的信仰,传递给了下一辈。

    对于叶云霄,他们的狂热有过之而无不及。

    “妖祖大人……”

    “妖祖大人,给我们报仇啊……”

    看着这些族人,叶云霄心中恨意更甚。

    “走,吾之族人,杀光星魔部族人。”叶云霄厉声道。

    紧接着,第三座巨城外,叶云霄降临,大肆杀戮。

    很快,叶云霄带着族人离去,只余一大片破碎的尸体铺满街道,血腥味浓郁得令人作呕。

    第四座城,第五座城……

    叶云霄的杀意越来越浓,恨意更是惊天。

    那些吊着的墨灵族人,一个比一个凄惨,有些甚至被削成了骨架,血肉任由一些妖兽啃食。

    更有甚者,有些族人被割开头皮,挖去头盖骨,然后被星魔部的魔修在大脑里面养噬脑妖虫。

    这些族人在无尽的痛苦中被折磨至死,死时双目大睁,带着无边的恨意,永不瞑目。

    这种种惨状,更是刺激了叶云霄的杀意。

    他下手越来越残暴,遇到主事者,直接用裂魂十二针,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终于,九座巨城,有八座被灭,只剩下了最后一座。

    此时,这第九座巨城,已然聚集了最多的魔妖盟修士。

    城中防御阵法的光芒极为强烈,维持这阵法者,竟然全是半步斩孽。

    核心一人,更是一位斩孽初期大能。

    除此之外,城中更聚集了数千高手,全都严阵以待。

    而在城门之外,两百多位墨灵部族人的人头全都悬挂于外,无一人存活。

    显然,在得到了叶云霄连屠八城的消息后,这第九城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全力护阵,北堂老祖很快就将到达,到时,那叶云霄,也只有神形俱灭一条路。”

    “不错,我们这阵法,就算叶云霄真有斩孽中期境界,一时半会也无法攻破。”

    这些魔修纷纷道,他们神情之中,虽有紧张,但却并无恐惧。

    因为他们相信这阵法的威力,更相信,有如此多的强者共同护阵,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一片血煞染红了天际。

    一道身影转瞬而至,目光如刀,扫向了这第九座巨城。

    “这叶云霄,胆子够大,他难道不知道北堂老祖很快就到了吗?”

    “他想向屠前八城一样屠我们第九城,那他恐怕要失望了。”

    城中修士,一个个信心十足。

    这时,叶云霄却是直勾勾地盯着城门之外,那用一根根木柱撑着的两百余颗人头。

    而其中一颗,让叶云霄赤红的双目之中,几乎要渗出血来。

    那是代古拉的头!

    “你们……该死!”叶云霄从牙缝中崩出几个字,化为滔天戾气,令得天地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