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大佬们今天又喜当爹啦 > 第270章 恐惧深渊14

第270章 恐惧深渊14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大佬们今天又喜当爹啦 !

    “谢我做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帮你。”

    她对于自己的定位还是很准确的,她向来不是善良的人。

    钟泽修只是淡声一笑,“总之,谢谢你对我说这些话,放心,我会活着回来见你的。”

    “咳咳,对了……那个,你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什么职业?怎么会这么勇敢,我真的很好奇。”

    突如其来的话题,让繁星有点反应不过来。

    现在他不是应该准备出发了么?

    见她顿了下,意识到自己唐突的钟泽修忽然咳嗽一声,别开视线。

    “额,抱歉,我只是很好奇,随口一问,你不用回答我。”

    “……没事,我想路远应该也挺好奇的,不过我不太方便说。总之,你知道我不是什么善茬就好了。”

    她俏皮眨眼,漂亮又妩媚的眼倏然弯起,声音脆如黄莺。

    钟泽修眼底划过一丝温情。

    “好,那我走了。”

    “注意安全。”

    钟泽修走后,她躺在床上喘气,整个人轻松许多。

    许燕这个定时炸弹总算是走了,再和她共处一室,她怕自己会有些莫名其妙的臆想。

    比如,许燕杀了她。

    之类的。

    她翻出拿到的金丝紫光镜,戴上看了眼。

    瞳孔骤然放大,她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隔壁许燕的床上……居然躺着一个黑色人影。

    它一动也不动,看不到表情,整个体态非常生硬麻木。

    摘掉眼镜后,黑影就不见了。

    所以,这其实是灵体。

    连这别墅里都有鬼魂?

    为什么呢。

    生怕是自己眼花,她走出去到了客厅,厨房,都在一些地方看到这些黑色影子。

    但不像在外边那么多,几个罢了。

    但这些灵体没有触感,也不会对人造成伤害,只是靠近的时候,会有种阴冷之感。

    ……看得到灵体,又有什么用呢?

    或许,她应该再去一趟昨天的居民楼。

    深夜,一切都安静下来之时,繁星躺在床上,有点难以安心。

    想到隔壁床上的那具灵体,她就难以入眠。

    干脆一把坐起来,在床头点燃蜡烛,微弱烛火中,她在鬼魂面前停下。

    “请问,您知道慕红家的事情么?”

    灵体一动不动,只是扭过头冷漠的看她一眼,随后飘出墙壁去了。

    “……”

    还真是冷漠啊。

    看来这副眼镜不仅能看到处于阴阳交界处的灵魂,还可以通灵。

    虽然并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

    但至少,那具鬼魂走了,她可以安心休息了。

    -

    她是在一片弱弱的哭泣声中醒来的。

    抽泣声来自客厅,她穿戴好出去,发现是钟泽修和路远回来了。

    他们果然平安回来了。

    但是没有带回任何人。

    并且路远还受了伤。

    伤口在脖子,像是被利器划过,幸好伤口不深,若是伤及动脉就惨了。

    但路远脸色非常难看,有点儿喘不上气。

    恐怕还有内伤。

    钟泽修神色肃穆,立马吩咐人带路远去处理伤口了。

    客厅里,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在默默掉眼泪。

    繁星这会儿数一下,才发现,只剩下十个人了。

    那些外出的人都没有活着回来的。

    “这,也太可怕了吧,难道以后我们都不能出门了吗,只能在这里等死吗……”

    “那个女鬼真的死不掉吗,天啊,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还要回去见我爸妈,我男朋友,呜呜呜……”

    “行了行了,别嚷嚷了,光会嚷嚷有用吗,能走出去吗?”

    “张思诚你好意思说我?你个懦夫,你自己什么都没做,整天卧在房子里,什么都没贡献,还好意思说别人!”

    “你放屁!全体出任务的时候难道我没去吗?!”

    “……”

    大家的心情都逐渐浮躁和暴躁。

    一男一女吵起来,要不是钟泽修和胖子阿奇拦着,都要打起来了。

    “行了,就只剩这么点人了,你们还要自相残杀么?”

    钟泽修本来就烦躁不已,看到自己队员们这副模样更是怒其不争。

    女人白了男人一眼,看向钟泽修:“队长,接下来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那男人冷嗤一声:“钟泽修,你到底行不行,我们已经跟了你这么多天了,你半点线索都没有给我们探出来,卧现在不信你了…”

    繁星觉得他好笑,观望半天,忍不住走出去。

    “噢,那你想怎么样,你打算离开这里,自己去寻找线索么?”

    男人被繁星的声音弄得愣了下,随即傲气点头。

    “对,没错,我要离开这里。”

    “你疯了?”有人忍不住怼他。

    那男人自信爆棚:“没错,我就是准备告诉你们一声罢了,有钟泽修这种无用的队长,还有邢星这种冷血无情的人,还要耽误我们多少时间,总之,这里我不会再待下去了!”

    “他肯定是想自己独占线索,不想让我们也走出去,我还不如自己去找!”

    钟泽修无奈,只得解释:“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把线索都告诉你。”

    “不必了,我才不会相信你们的谗言!”

    最后,几个人都没有劝住那男人,他走了出去,脚步越来越远。

    尽管走的只有张思诚一个人。

    但繁星还是看出,刚才张的那番言论,打动了几个人,他们很是犹豫。

    这下倒好,本来就少的组织又失去了一个队友,所有人心怀鬼胎,连交流都不愿意了。

    钟泽修不得已,只能把慕红的所有事情告诉了队员们。

    不过,大家还是将信将疑的样子。

    “因为出去找线索,所有人前往一个地方,效率会很低,所以才设立了小分队。我想,大家应该都想快点离开这里才是吧?”

    钟泽修眼睑下的些许乌青,更突显出他的疲倦。

    “现在,正确的线索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只要寻找办法安抚慕红,应该就能找到回去的办法。”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我请求大家,再多坚持一阵子,不要搞分裂了。”

    在钟泽修真诚的劝说下,剩下几人情绪有所缓和,纷纷应声然后回房间去了。

    客厅里,只剩下钟,繁星,还有胖子。

    “你没受伤吧?”她走上去,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一圈。

    “没事。”

    见到她那张脸,钟泽修眉间的褶皱终于舒展开来,语气也温和不少。

    “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见你,不会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