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一章 古墓奇遇

第一章 古墓奇遇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亮自认是个非常倒霉的人,就和他的名字一样,虽然当年他那个没有文化的老子,找了个算命先生给他起名的时候,算命先生说这名能让他前途无量,但可惜的是吴亮的这25年的岁月也正印证了‘前途无亮’这个词。

    小时候考中学时因为拉肚子而没有参加考试,高考的时候,又因为去考场参加最後一门考试的路上出了车祸,最後只能靠补充志愿近了家乡附近的一所高职,三年毕业後,同学们基本上都被学校送到了好单位,而自己却因为和另一个小子抢女朋友而不小心揍到了校长的孙子,最後被学校冷冷的扔了一句:“自谋生路”给扫地出了门。

    後来借著居委会的介绍,总算在一家民办的企业里当了名小小的会计,工资虽然不多,但算是有个著落,不过谁知才做了三个月,就遇上了财务主任挪用公款的事,虽说吴亮没有参合进去,但是最後还是被解了聘,回家吃自己的。

    23岁一个大小夥子落魄的在家里吃父母那微薄的退休收入,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自然少不了,可别说人家看不下去,其实连吴亮自己都觉得腻味,所以他总想著,找份什麽差事做做,好歹补贴一下家用。

    2000年开春的那天,後楼的小柳鬼鬼祟祟的找上吴亮,说是有笔买卖要他帮忙,起初吴亮也没怎麽深了想,本来小柳的名声不怎麽坏,也经常给同楼的老少爷们介绍一些在外地零活。於是吴亮告诉了老爸一声後,带著一些简单的行李就这麽跟著小柳登上了前往西安的特快列车。

    开始,吴亮以为许是那些卖力气的活,直到在西安下了火车站,小柳才稍稍的透露这次打工的原由,原来国家科学考古研究会要在西安考察一座新发现的秦代古墓,需要有人帮忙挖掘,只是因为怕惊动当地的盗墓贼,所以才从远方找人来挖掘。

    “这墓啊,听说有可能就是秦始皇死的那个真墓,如果这是真的,我们随便在里面拿一两样可就发达了。”小柳眼珠子里都是¥的符号,要吴亮说,那模样简直比盗墓贼更有贼气。

    不过後来吴亮问了问科学院那边负责挖掘的老丁,五十多岁一脸风霜的老丁当场笑的眼泪直留,原来这次根本就不是挖什麽秦墓,人家要挖的是一座唐墓,前後差著好几百年,而且听说墓里面的人该是个早夭的未嫁女子,所以根据当地的风俗,开坟的人必须是没有老婆的单身汉,这样才能不触犯坟中安睡了几百年的亡灵。

    “我说丁大叔,不是说我们都是唯物主义,不相信神鬼的那一套吗?怎麽还这麽迷信?”吴亮有些摸不懂道道。

    “傻小子,我这辈子挖的坟恐怕比你过的桥还多,人啊做这种犯悔忌的事情多了,那些鬼神之说也就信的深了,虽说是为了考古,但是这总是刨人家坟茔的事情,多顾忌一点准没有错。”老丁拍拍吴亮的肩头笑著离开了,小柳因为发财梦破灭,一脸的失望,倒是吴亮从老丁的话里听出些味道来,所以在开坟的那天早上的祭祀活动中,吴亮显的特别的虔诚。

    这座古墓并不很难挖,从早晨挖到中午时分,整个墓基本上被挖通了,在检验了墓道的空气浓度之後,那些考古学家一个个小心的走进了墓道,一步步的缓慢移动著,仔细的观察墓道的结构和土质,一张张苍老的面孔上写满了对科学的尊重以及谨慎,丝毫看不出亵渎的味道。

    墓道的尽头是一口上好的寿木棺材,按照老丁的说法,那口棺材的木料之好,是只有唐朝时代的富贵人家才用的起的,而且拂去棺材上的灰尘,借著电筒的灯光,多少还能看到棺盖上刻有不少镏金的花纹,但不知怎麽的,吴亮就是觉得那些个歪歪扭扭的花纹似乎可以拼成一个完整的图象,只是可惜有些镏金因为时间太久已经没有了色泽。

    吴亮随口将自己的想法说给老丁听,立刻引来老教授们的注意,经过仔细的探察,果然棺木上的镏金花纹是构成了一个图形,按照教授们的估计,那应该是代表棺中女子的身份的图形,同时教授们都赞赏起吴亮的观察力,弄的吴亮满不好意思,脸倒是红了不少,引来老丁爽朗的笑声。

    为了不影响教授们的工作,吴亮小心的退在墓道尽头的石墙边上,看著眼前人们忙碌的模样,心里头却浮上一层不怎麽得劲得念头,眼前这些将全部精力都发在自己的研究项目上的老头子们,一个个都是快进棺材的年纪了,却还这麽起劲的研究眼前的东西,而自己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夥子,却根本不知道未来的道路在什麽地方,每天昏昏噩噩的,也没有个盼头,这辈子恐怕就这麽给荒废了,这就是命吗?

    吴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有些无力的靠向身後的石墙,一种无力的认命感充满了全身。无意间吴亮的目光转向棺木,在他的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棺木的一个近乎平行的角度,然後吴亮突然发现那口棺木上的镏金花纹突然活了起来,在微弱的手电筒的光耀下,镏金花纹似乎突然有了生命一般逐渐的清晰了起来,吴亮觉得好奇,难倒那些花纹会因为角度不同而变化吗?

    於是吴亮慢慢的弯下了腰,不断的改变角度,就在他的目光和棺木的面道达一个完全平行的角度的瞬间,吴亮清晰的看到了一幕奇景,一只漂亮的金色凤凰正在那个平面上飞腾著,那绚丽多姿的绝美画面吸引了吴亮的全部注意力,所以吴亮根本没有发现,他身後靠著的石墙似乎变成了一面透明的水幕,随著吴亮逐渐下蹲,他的身体已经有一半陷进了墙中。

    真的好漂亮啊。吴亮看著那凤凰赞叹的说著,许久才想起要告诉老丁他们,可他才准备站起身,後背猛然出现一股巨大的吸力,吴亮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整个吸了进去……

    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身体突然和冰冷的地面接触,让吴亮的意识清醒了瞬间,隐约吴亮似乎听到周围有某些声音,但却听不清晰声音的源头究竟是什麽东西,他试图举起手臂,但是手臂宛如被贯注了铁铅,怎麽都没有办法动弹。

    自己是怎麽了?究竟出了什麽事情?吴亮有些困惑的问自己,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头顶传了过来,在第一时间夺取了吴亮所有的思考空间。

    黑暗中的身体不住的颤抖著,撕裂般的痛苦在逐渐往全身漫延著,吴亮想张嘴惨叫,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剧烈的抽搐著,好像有人正挖开吴亮的身体,一寸一寸的将滚烫的热水灌入身体。吴亮甚至没有支持超过五分锺,就被那剧烈的痛苦打回了起始的黑暗之中。

    所以吴亮没有看到黑暗中开始闪烁晶莹光泽的一幕。

    ‘能量补充场打开,开始补充一级能源,生物导体能量39829万伏,未开发能源度,无限值……’‘核心能源补充完毕,光距扫描开始,扫描范围整个星球,开始自动定位系统检查,核对空间坐标和时间坐标,开始确认生物导体的种类……’一种诡异冰冷的非人声音在空荡的空间里响起的时候,光芒在瞬间照亮了黑暗的空间。

    那是一个由不知名的金属构成的小型空间,四壁光滑的没有任何可以留手的地方,只是在头顶上漂浮著三颗颗透明的水晶般的圆球,那些奇怪的声音正是从这三颗水晶圆球里传出来的。

    而原本躺在地上抽搐的吴亮,此刻正被和那些不知名的金属同样颜色的流质金属慢慢的包裹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个人形的水银柱横卧在地上。

    ‘生物导体探测完毕,记忆复制完成,目前所在地点,第三空间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一级警告,一级警告,所有系统将在一百太空时内自动毁灭,迅速释出所有定点数据和浮点数据,现在开始倒计时……99……98……’‘扫描生物导体承载能力……’‘承载度百分之一百,传输危险性49%,属於危险行为,警告系统停止运作……’‘启动紧急程序,为保留原始数据,开始向生物导体传输所有数据,传输如果失败,即毁灭该生物导体……’‘传输开始……99.99%……99.98%……’冰冷的数字在一点一点的减少,而吴亮的命运也在一点一点的走样第一个转折点。

    其实,吴亮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架来自银河深处的飞行器,数百年前它被黑洞甩到了地球,并被深深的埋在了地下,经过几百年地壳的运动变化,它被推到了唐墓的一边,和唐墓相邻而居。

    依靠著生物所发出的生物能量场作为工作能源的飞行器,早在数百年前它通过黑洞的时候,它的第一任驾驶员被黑洞粒子分解之後,就已经完全失去了能量,为了保存飞行器里的重要资料,掌管飞行器的智慧核决定停止全部的运作,仅留下部分游离的能量探询靠近它的生物能量,期待再一次的被启动。

    但是百年来,靠近这个飞行器的生物,不是因为生物能太过於弱小不足以让智慧核恢复运作,就是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法让智慧核吸收,所以这架飞行器在地下静静地安睡了几百年。

    而吴亮所依靠的石壁正後方恰恰是距离飞行器能源感应器最近,沈睡了几百年的智慧核第一次感觉到有庞大的生物能量靠近,所以它也就不客气的把吴亮给‘请’进了飞行器的内部,并从吴亮身上提取生物能量让飞行器开始恢复运作。

    可惜尽管这架飞行器曾经是全宇宙最先进的,但是经过了黑洞和岁月的洗礼之後,当这架飞行器恢复正常运作後,早已老化的微电能已经不堪运用,当巨大的生物能量场涌入时,飞行器虽然能够暂时支持,但是最终也难逃崩溃的命运。

    如果按照一般宇宙飞行器的规则,所有掌管飞行器的智慧核在发现目前这种危险情况的时候,都会选择优先保护船舱里的生物,这是宇宙公约里的最重要的一条──尊重、保护一切有意识生物。但是很可惜。这架飞行器虽然曾经是宇宙里最先进的,却因为还没有正是的经过调整,始终处於一种试验阶段,所以智慧核的最高级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飞行器内所有重要资料。

    当智慧核发现飞行器将在100小时之内被粒子分解之後,当即就决定将整个飞行器内保存的重要资料直接输出,给予完好的保存,所以近在眼前的吴亮就无辜的成为最後,也是最好的‘储存器’。甚至当智慧核预测出吴亮的脑部有一半可能会因为输入太多的资料而崩溃後,依旧决定执行输入命令,并且还同时启动了後备的终极系统命令──如果输入失败,就销毁一切和资料有关的东西,包括吴亮在内。

    如果吴亮知道自己被强迫中奖的话,恐怕现在已经没有礼貌的破口大骂了,可惜吴亮现在一边被当作能量场,让飞行器提取能量,一边被强制性输入大量的乱七八糟的宇宙资料,就算再给他十张嘴巴,他也骂不出来。

    ‘警告!警告!生物导体进入危险状态,生物能量频率正在上升中……危险……危险……’不到50%的成功率果然会出问题,智慧核的测量仪飞飙的往红色警戒点冲去,一旦冲过红色警戒点,那麽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吴亮的小命。

    而就在这是,包裹著吴亮的流质金属下突然泛出一片异样刺目的光泽,那是一种浅浅的蓝色,它如同有生命一般缓缓的围住了被流质金属裹住的吴亮,蓝色的光泽里点点烁烁的出现无数星光般的亮点,随著亮点逐渐的增加,测量仪的警戒状态也随之缓缓的解除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甚至连智慧核也没有办法和时间去分析那些光芒的原由,只是在智慧核的理解下,那些光芒总算是帮忙完成了将所有资料输入眼前的生物导体的过程,让智慧核满意的完成设计者最初设定的命令。

    ‘资料输入完毕,生物导体一切正常……距离船体粒子化还有0.33……’‘整理舱内所有非机体物件,准备开始粒子化处理……生物导体送出程序启动……’××××××××××××××××××××××××

    “小夥子,睡什麽哪!醒醒!醒醒!”吴亮突然被一阵晃动摇醒,猛然张开眼睛,却看到那些考古研究院的老教授们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而老丁更是咧开著嘴笑的厉害。

    “出什麽事情了?”吴亮有些恍惚的问著,顿时引来大夥的笑声。

    “你小子,个不高,胆子倒也挺大啊,居然敢在这麽个地方睡觉……”老丁笑的尤为夸张,“该不是昨天晚上光担心要开人家的墓,没有睡吧?看你睡的那个香啊,摇都摇不醒。”

    “呃?我睡著了?”吴亮愣了愣神,但随即就露出一副恍然的模样,原来自己刚才做梦来著,难怪那麽诡异。却不知他那一脸诚实的模样,又逗的大家一阵大笑。

    “好了,好了,你连人家唐墓都敢睡,赶明和我一起去挖汉墓吧,汉墓的墓**里空气比这里的好。”

    大家在哄笑声中结束了一天的发掘,纷纷收拾工具小心的离开,吴亮在临走的时候,下意识的摸摸身後的石墙,是结实的,又撇了眼面前的棺材,镏金花纹也丝毫没有改变,原来刚才真的只是一场梦而已。吴亮常常的吐了口气,迈步走了出去。

    却不知石墙後默默送别他的智慧核正指挥飞行器完成最後的任务。

    ‘相关生物导体意识波频改变完成,墓**内凤凰型坐标消除完毕,所有变异状况修改完成……飞行器等粒子化程式启动……’慢慢的,地底亮起一抹银色的光泽,在地下安睡了数百年的飞行器,在银光中化为无数的粒子,永久的融进了地球的土壤中,没有人知道它曾经来过这个星球,并将它保存的重要资料都留在了这个星球之上,直到未来後的很久,人们才从种种迹象里,大胆的推测出这样一个结论:

    帕瓦行星所研究的最高级的实验用飞行器在被银河大盗索克劫持後,被黑洞卷至数千亿万光年外的银河星系里,从而揭开了宇宙的全新一章的序幕……

    吴亮一身灰土的跟著大夥回到临时待的招待所,才座下,连**都没有座热,吴亮家里就打来长途电话,让吴亮赶紧回去,说是老爸托人帮忙给找了个不错的工作,急著让他去给人看看。

    这可好了,本来说好是帮著考古队挖五天的,今天才一天就要走,这可不是件好开口的事情。吴亮不敢找小柳,怕被小柳给骂,所以想了想就悄悄找上了老丁。

    老丁听完,没二话,当场拿出600块钱塞进吴亮的手里,让吴亮吓了一跳。

    “老丁,这钱太多了,我不能要啊……”原来说好是五天给一千元的,但自己才挖了一天,能拿到200,吴亮就很满意了,但600块,怎麽说都高了太多,吴亮天性又没有占人便宜的习惯,所以推举著。

    “傻小子,叫你拿著,你就拿著。”老丁瞅著吴亮,虽然那张沾满了灰尘的脸还没有洗过,但那股子现在年轻人少有的朴实,却让老丁有些感动,“200块是你今天的工资,100是你的路费,还有300是给你的奖金,刚才教授们还在说,今天你提醒他们棺材上的花纹,让他们提前发现不少好东西,所以怎麽都的给你发份奖励。”

    “老丁,那也不算啥啊……”吴亮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拿著吧,早点出发还能赶上最後的特快列车。”老丁豪爽的笑著,拍了拍吴亮的肩头,“回到家後好好干,如果做的不顺心,就来找我,我在市里头也有些门道,多少能帮帮你,再不,也能让你跟著我跑跑考古队,以你的胆子,吃这行饭,没问题。”

    於是吴亮告别了考古队和老丁,顾不上洗个澡就直奔火车站,赶著回到了市里。只是当他第二天睁著整夜没有睡的红眼,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身上那股子汗酸味,真是让人难以领教,吴亮还来不及说话,就被母亲赶进了浴室里。

    “好好洗洗,你那股子味道,连蚊子都不敢靠近你,怕被你熏死。”母亲的戏言在门外响起时,在浴室里的吴亮也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还好不是大热天,否则自己早就馊了。

    三下五除二的脱下一身的葬衣服,吴亮才打算好好洗洗,一阵清脆的‘卡拉、卡拉’声从浴室的瓷砖地上响起,吴亮低头看去,却发现一块扁平地蓝色地金属块掉在地上,而金属块地不远处则掉落著一只小型戒指。

    这是什麽玩意?吴亮好奇地捡起金属块和戒指,但入手很轻,估计差不多和铝一样重,似乎是从自己地衣服里掉出来的,估计也许是挖土的时候,不小心掉进衣服里的,反正看上去也只是废铁而已,不过当作纪念到是不错,吴亮也没有多想,就把两样突然多出来的东西那到水下面冲洗了起来。

    金属块经过清洗後,泛著淡淡的蓝色,咋一看仿佛是块宝石似的,倒也漂亮,而那只戒指似乎也不是什麽戒指,而是一只金属环,不过就这点重量,怎麽都不可能是金银铜铁中的一员,所以吴亮也没怎麽放在心上,随手就给自己的手指套了上去,伸手看看,大小正好,挺上眼的。

    “小亮啊,还没洗完哪,出来吃饭了。”母亲在门外的招呼,打断了吴亮的观察,匆匆洗干净身子,穿上便装,走进自己的房间,将金属块扔到床铺一边,就跑到厨房帮著母亲布置餐桌。

    吃饭间,父亲就说起给吴亮找工作的事情。

    原来父亲当兵时的一个老战友最近来家里走动,听说吴亮正待业,就说起市里的图书馆正确个库房管理员,虽然不是什麽了不起的职位,但是因为怎麽都算是国家公职,薪水一个月也有一千好几百,又不是很累人,只是每天八点上班却要晚上10点才能下班,所以想让吴亮暂时去做做,怎麽也比让一个大小夥子带在家里强。

    “老许说了,那里的活不累,而且还能有自己的电脑,你不是喜欢咕咚那玩意吗,可是个不错的机会啊。”老父跟吴亮说著。

    “嗯,真的不错,那什麽时候去上班?”终於找到一份稳定的差事了,吴亮高兴的问,“在哪里?”

    “老许说了,你要愿意,明天一早就去报到。8点前,是石楠路上那家图书馆。”为儿子操心许久的老父终於露出了些许笑容,他这儿子虽然比不上人家当经历、当主任的,但是那孝顺劲却是别人少有的。

    吴亮连连点头称是,早早的吃完饭,就回屋睡了,说是要把这两天赶路的累劲补回来,明天好精精神神的去上班。连续奔波了数天的吴亮,几乎是沾了床就睡著了,连呼噜都没有半个。

    夜色寂静,没有了白天的喧哗,吴家的老夫妇也早已经入睡,而吴亮的卧室里,更是只有吴亮忽高忽低地呼吸声,淡淡地月光透过窗子照在吴亮地床头,一抹淡淡的蓝色静静地从吴亮枕头边上泛起,如同有意识般逐渐将吴亮地身体包裹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看地话,估计会当场吓地尿裤子,原来在这抹浅蓝色光的笼罩下,吴亮的身体逐渐的透明起来,吴亮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乃至每一根血管都清晰的展现在蓝光之下,吴亮整个看起来,就想是个试验室里的人体骷髅。

    然後吴亮的眉心初渐渐出现一抹银色的光泽,那是从吴亮的脑袋里所散发出来的光泽,那光芒渐渐的从眉心处分流出去,慢慢的在蓝色光的辅助下,一点一点的漫延在吴亮的整个脑部,然後顺著吴亮的血脉,逐步往下延伸著,而蓝光则向是个忠实的守护者,小心的监视著银光的走向,只要银光稍稍走偏一点,蓝色光泽会迅速增亮,将银光逼回正确的道路,直到银光准确的布满吴亮的全部身体。

    而蓝光直到这个时候,才慢慢的开始转变,一点一点的亮点缓缓的出现在蓝光之中,随著蓝光的移动,亮点逐渐的嵌入了吴亮的身体,这时候吴亮看起来就像是一张星际地图,无数条交叉的银线上,坠著点点蓝色的光点。一时间,银光交织著蓝光,在吴亮的卧室里交相闪烁著,那光辉直到月色落下,才渐渐的褪去。只是隐隐约约间,还能看到吴亮的身体里闪烁著蓝色的光点。

    而一夜好觉的吴亮丝毫没有发现什麽,只是在清晨醒来时,觉得心旷神怡,精神是前所未有的舒爽。洗了把脸,穿上得体的衣服,吴亮高高兴兴的出了门。

    而目送儿子出门的母亲,却有些诧异的推了推同样目送儿子出门的老伴,有些迟疑的问:“我说老头子,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我们家小亮好像漂亮、精神不少啊,早晨我冷不丁一看,差点就没认出来。”

    “嗯,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很久没看这孩子这麽高兴的模样了。”父亲边欣慰的笑著,边拿出吴亮临走前给自己的400元钱,交给老伴,“这是小亮给我的,这次打工的钱,孩子大了,能自己飞了。”

    “是啊……”母亲也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吴亮屋子床头里的金属块则静静地躺在那里。

    昨晚,似乎什麽都没有发生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