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二章 午夜异变

第二章 午夜异变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  “电脑那玩意是有害的,整天照著,早晚得癌……”数年前还是高中生得吴亮曾经用一脸得不屑面对同班买了家用电脑的同学,虽然嘴巴上说,但其实心里边吴亮可迷电脑了,但是因为家中并不富裕,所以就让他早早的打消了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的想法,只是习惯每次看著商店里的各种电脑流口水。.com

    没想到如今他不但找到了份工作,还能有自己的电脑,这对吴亮而言,实在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前天清早在图书馆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为自己介绍工作的父亲的战友,以及图书馆的馆长,不知是怎麽的,一向不讨人喜欢的自己,居然入了两位老者的眼,当即拍板定案,让自己成了工作人员,而且还是在书库里面负责进书、点数这种一个月只要忙上三四天的轻松工作。

    末了,老馆长还给自己发了一套电脑,说是让自己在闲暇时多多充实一下自己。

    自己也许是撞了大运吧。直到现在,吴亮还是有些晕晕糊糊的,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不过拥有一台电脑,虽然不是那种很优良的电脑,但对於吴亮来说,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曾经有人说,用1和0堆积起来的网络世界虽然是一个虚幻的存在,但是它的魅力却是很少有人能够抗拒的。吴亮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个,自从开始在图飘天文学络上五颜六色的新鲜玩意层出不穷,对于吴亮这个第一次拥有‘自己的’电脑的人来说,那种诱惑可不是普通的一点点。

    光吴亮那个上网的劲头,图飘天文学络不是活人,否则吴亮肯定把人家给抱回去塞在自己的被窝里。并且老馆长还时不时地把一些报道网络引发的社会问题的报纸往吴亮的怀里塞,弄得吴亮哭笑不得。他是喜欢网络这个新鲜的事务,但是也不至于沉迷到老馆长嘴里说的那种地步。

    不过时间长了,吴亮才发现,年过半百的老馆长是个相当风趣的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调侃他们这些年轻的工作人员,似乎不把他们形容的和变态一个模样,就不自在似的,这也算是恶癖的一种吧。

    吴亮对于计算机并不了解,用简单的话说,就是菜鸟一只,不要说了解计算机的详细功能,就是使用键盘,还维持在‘一指神功’的阶段,所以以他那乌龟的打字速度,就算是上了oicq也很少有人有耐心答理他,光是等一句十个字的回答,就能让人等的脑袋冒烟,所以想也知道吴亮是无福享用网络聊天的乐趣了。

    去买块手写板吧。后来又一位好心的网络人士给吴亮出了个不错的主意。于是吴亮花了三十多块钱,从二手市场买了一块写字板,虽然东西旧了点,不过用起来还挺顺手,速度也从乌龟爬晋级到了乌龟跑的地步。

    这样的日子,对于吴亮来说无疑是幸福的,至少比起以前来,要幸福的多得多。虽然图书馆的工资不过一千出头,但是吴亮既不抽烟,又不喝酒;除了必要的花销,一个月下来,最少也有七八百块的结余。也许是以前倒霉倒多了,所以现在算是否极泰来了吧,吴亮常这么想。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是落叶纷纷的深秋。

    今年的秋天特别的冷,往年十一月头上还要快二十度的样子,但今年才过了十月,气温就直接降到了十度以下,早晨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起来被冷风吹的滋味可不好受,吴亮虽然没有赖床的习惯,但是能多睡一会儿总是好的,所以常常要到母亲来房间里叫他,他才会从被窝里爬出来,稍稍梳洗一下,整理整理行头,差不多就是上班时间了。

    嘴里叼上热腾腾的馒头,一手抓着袋装的豆浆,一手拿着小书包,三步并作两步,赶到车站,然后用力挤上车,在拥挤的几乎令人窒息的公共汽车上勉强的解决掉所有的食物之后,也就到了图书馆的门前了。

    接着在考勤机上打卡、清扫办公室、打好两壶开水,然后开始清点整理书库,在九点半图书馆开门之前,手脚利索的讲一切都安排好,等图书馆开门了,吴亮就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和电脑亲亲爱爱一直到中午了。每天,吴亮都遁循着这样的规律生活着,一切似乎平淡的没有任何波折,但是这种踏踏实实的生活,却是吴亮所喜欢的。

    可惜,老天爷似乎对于吴亮的这种小小的幸福开始不满意起来,不久一种突如其来的头痛开始成为吴亮的一种困扰。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头痛,仿佛是脑袋里涨水了一般,感觉整个脑子都被挤满了,似乎有东西要涌出来似的,开始的时候,吴亮并没有在意,只是认为是自己盯着电脑的时间过长的原因,但是渐渐的,吴亮感到不对劲了,那种忽隐忽现的头痛频繁的出现,不管是不是在电脑前,它总是没有预兆的出现,在做怪了十分钟后,迅速的消失,一天下来,总有那么五六次的样子。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吴亮的心里升了起来,网上的新闻看多了,自然知道的也多了起来,吴亮怎么都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和脑癌的初期症状有相当多的相同之处。自己该不会这么倒霉中大奖了吧?吴亮心里直发毛,但是他又不敢和自己的父母说,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于是,吴亮决定悄悄的去医院做一次检查,不管是好是坏,有个定论才让人放心。

    不过这次吴亮的脑电波却成为了脑科大夫的困扰。虽然只是从医学院毕业不久的菜鸟医生,但是对于脑电波扫描图的基本了解还是有的,当医生从扫描仪上看到吴亮的那个几乎处于静止状态的脑电波扫描图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医院刚进口的脑电波扫描仪器有质量问题,毕竟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坐在自己的面前,怎么可能扫出来的脑波和植物人的脑波是一个模样的。

    还好吴亮的脑部ct拍出来,并没有癌变的阴影组织,所以医生认为可能是因为精神持续亢奋才会引起的偏头痛,给吴亮开了几包镇静用的药物,说让吴亮好好休息一下。有了医生的保证,吴亮自然放心大半,既然医生让休息,那就休息好了。正巧星期四下班的时候,市里要借用图书馆开大会,所以老馆长决定让大家星期五放公休假,吴亮就打算星期五、星期六、星期天连续休息,在家狠狠的睡上三天的觉。

    其实这种频繁的头痛以及脑电波的奇怪现象完全是吴亮脑袋里那些被外星智慧核强行灌输的资料所引起。

    按照实际情况,智慧核所拥有的资料,基本上涵盖了外星世界的绝大部分的重要资料,其规模之庞大是很难形容,虽然经过智慧核的压缩和处理,再加上人类的大脑开发程度相当的低,脑容量相对其它的生物要多得多,但是尽管这样,在智慧核向吴亮的大脑灌输资料的时候,生物警报还是超出了极限,若非依靠外力的作用和帮助,吴亮就算再多长一个脑袋也不够用。

    但是吴亮虽然躲过了最危险的一关,但那并不代表一切就平安无事了,如果吴亮知道一点点外星科技的通用理论的基本概念,那他就会明白,虽然强行灌输入大脑的资料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被暂时性的压制住,但是必须在十六个标准太空时间(相当于地球时间一年)内将这些资料输出,否则那些资料迟早会冲破外力的阻碍侵占吴亮的全部意识,让他成为一具活生生的生物硬盘。可惜这一切吴亮并不知道,地球上的科技虽然发达,但是距离太空里的其他生命文明,显然还差得很远很远。

    吴亮目前的频繁头痛就是因为它的大脑开始因为那些强行灌输的资料产生负面反映的一种现象,而之后的一年半里面,这种头痛的情况不但不会得到改善而且还会愈加的强烈和频繁,一旦压制资料的外力消失,后果将不堪设想,最起码吴亮不死也是个植物人。

    所以说,无知与幸福在某种时刻是可以等同的,就像现在的吴亮一样。

    至于‘蒙头大睡三天’——吴亮的计划是不错,不过生活在一个都市里面的人,要是真的能够安安心心的睡上三天才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习惯了忙碌的生活节奏之后,要突然停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身外的世界还有很多的干扰,不分昼夜的电话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半夜十一点以后给别人家里挂电话,打扰别人的睡眠,显然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不过对于吴亮的朋友来说,要找到这个清晨7点出门,半夜十一点才到家,身边没有手机、没有呼机,从来不透露工作单位电话的‘半失踪份子’,也只有出此下策了,而熟悉吴亮的人,也知道为了不打扰父母的休息,吴亮家的电话都是直接安装在吴亮的房间里,大厅里的分机一到天黑就不再工作了,所以打电话的人,也就肆无忌惮起来。

    “哪位啊?”吴亮打了个哈欠,他刚爬上床,打算看一会书,就睡的。

    “是我啦,死木头!才一年多不联系,就忘了我啦!没良心的死木头!”电话里传来某人兴奋不已的欢呼声,以及随后的一连串的埋怨,“找你还真是难,前后给你打了十多个电话,不是说你上班去了,就是没有人接……”

    “长舌!?”对方啰里啰唆地说了一堆,却始终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不过吴亮已经很清楚对方是谁了,在他认识的人之中,如此废话多多,而且最喜欢叫自己木头的人,只有高职时代的老同学常岩,这个家伙口才很不错,不过就是话多了一点,所以以前同学都喜欢叫他‘长舌’。自从毕业之后,高职时代的同学都四散开去,很少联络了,没想到常岩会突然来电话。

    “呵呵,是我,是我,算你小子识相还记得我,对了星期六下午我这儿打算开个同学会,你来不来啊?我把我们以前班级里面的都差不多找齐了,就差你了,怎么样?过不过来?不过来可不够意思噢……”

    “你都开口了,我怎么可能回绝啊!”吴亮笑了笑,“我一定过来,在那里,把地址报给我。”

    “星期六下午三点,丁香别墅590号……”常岩报出的地址,让吴亮愣了愣,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地址是她家的。

    “在雪雁家的别墅?”吴亮有些不确定的问,“雪雁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在她家里?”

    “是啊,雪雁现在比我们出息多了,她现在是国际大财团的亚洲地区副总经理了,这次被派回国内担任我们市里面分公司的总监兼常务理事了,就是她提出来要喝老同学聚一聚的……木头,不要告诉我,你不会去!”常岩的话语中有着几分担忧,他之所以最后才说出雪雁的消息,就是怕吴亮会拒绝,毕竟雪雁和吴亮可不是单纯的同学关系。

    “你还真是越来越油滑了。”吴亮轻轻笑了笑,“放心吧,我一定会过去的。”

    “那就对了,男子汉大丈夫,提的起放得下才对,那好,我后天下午等着你噢!”常岩得到吴亮的肯定回答之后,满意的挂上了电话,可惜电话只能让人听到对方的声音,而没有办法看到对方的表情,否则的话,常岩就会看到,吴亮的笑容里那难以掩饰的苦涩。

    挂上电话,吴亮躺在床上,有些愣神。积蓄起来的睡意,已经被雪雁这个睽违很久的名字所驱散。

    雪雁,一个貌如其名优雅而美丽的女子,曾经她的美丽和单纯都深深地吸引过吴亮的注意,那是一段非常美妙的时光,也是一段非常疯狂的日子,吴亮第一次逃课、第一次进咖啡厅、第一次过情人节,甚至于第一次和情敌干架,虽然最后的结局是误伤了校长的孙子,导致自己前途无亮,但是吴亮从来都不曾后悔过。

    吴亮一度傻傻的认为自己有可能与她共渡一生,但是吴亮本身却缺少那种令少女倾倒的特色,诚实寡言的形象也许在最初,会给人以老成可靠的感受,但是时间长了,在充满憧憬的少女眼里,最终化为了毫无吸引力的碍眼物。

    在毕业的那一天,吴亮用打工的钱买了一束最昂贵的玫瑰花,打算向雪雁求婚,但是得到的消息,却是雪雁远走他乡的消息,让吴亮难以接受的是,整个班级的人都知道,唯独他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站在晴空万里的艳阳之下,吴亮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刻从心底升起深深的寒瑟。

    最可笑的是,同样在毕业的那一天,吴亮才知道,周围的人是怎样看待他的恋情,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家世良好的雪雁,根本不可能会看上平凡的甚至有些土里土气的吴亮,她之所以要和吴亮约会,只是因为她需要一个抵挡狂蜂浪蝶的挡箭牌,而吴亮无疑就是最好的那一个。

    吴亮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本书,名为警示录的书里面,却夹着一朵干燥的玫瑰花,那种不协调的感觉里所透露出来的讽刺,犹如当年吴亮的那场没有结局的初恋。

    那个雪雁回来了吗?吴亮轻轻的碰触着那不曾凋谢的玫瑰,但指尖留下的,却再也不是韵润的触感,而是夹杂着岁月的微痛以及浅浅的遗憾。命运真的是一个相当幽默的人,当年雪雁走的时候,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现在雪雁回来了,自己依旧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过现在的自己,应该可以自然的面对那个女孩了吧?

    吴亮有些不确定的问自己,人们都说初恋是女孩子们最美丽、也是最深刻的回忆,其实这句话男孩子也可以适用,至少自己就可以。想到这里吴亮笑了起来,是对调侃的自己,也是对被调侃的自己。

    正想着,吴亮就觉得脑袋一阵刺痛,那种要命的头痛又开始做怪了。

    收起书和玫瑰花,吴亮关上的房间的桌灯,屋子里恢复一片寂静,明亮的月光透过玻璃洒在床上,秋夜的寒风轻轻吹动,凄冷中带着几分难掩的温柔。吴亮的手在左右的太阳**上按揉着,缓解突如其来的刺痛,手腕转动间,光裸在外的手臂碰触到一处坚硬的冰凉物体。吴亮下意识的扭头寻找,却意外的发现,在床内测里,一块小小的突起物,正悄悄的散发着蓝色的薄光。

    吴亮好奇的伸手把那蓝色的东西拿到月光下仔细看,原来是一块不知道是什么质地的金属块,这块金属板大约有一厘米的厚度,巴掌大小,而且似乎有荧光粉的成分似的,在黑暗里会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这应该就是那次去唐墓发掘回来后发现的金属块吧,吴亮隐约记得这个半年前突然出现在自己衣袋里的小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做的,不过还真的是很漂亮,淡柔的蓝色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优雅,银亮的月光此刻似乎也成为了陪衬。握在手中的那种冰凉感觉,并不是金属那种纯粹的坚冷,而更多的是象一种莹润的触感。吴亮随手把金属块放在自己的额头上,那冰冷的感觉果然很冰袋一样有效,针刺般的头痛顿时消去不少。

    这样顶着的话,看来会舒服一点,虽然样子怪了一点,但是晚上父母都不会到自己房间里来,就先这么着吧……后天,就能够见到雪雁了……窗外的夜色渐渐的朦胧起来,工作了一天的吴亮终于渐渐的沉入梦乡,希望这对吴亮来说会是一个无梦的夜晚,因为在他的身外,一个又如梦境的世界正逐步的向他展开……

    二零零一年午夜一点二十七分,由于太阳表面的汽泡发生猛烈的爆发,距离太阳1亿5千万公里的地球在此刻受到百年来罕见的磁暴侵袭,即使是装有防磁暴系统的卫星、地面通讯等也因为磁暴的影响出现信号中断、干扰等现象,地球的两极都出现了频繁的极光现象,次日世界各大媒体都对此发表看法,一时间太阳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最新宠儿。不过没有人会想到,受这次磁暴影响最大的,却是一个在睡梦中的年轻男子。

    乘坐着太阳风到来的磁暴对于人类本身来说,并没有太大冲击力,作为无形能量的一种,对于生物的干扰并不会很大,但是对于同样是以能量存在的物质影响力就不是一般的了。而被吴亮放置在额头上的金属,其本身所包含的就是一种奇特的能量,这种能量完全背离了人类对于能量的理解和定义,所以当磁暴光临地球的时候,这种隐藏在金属外表下的能量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相对的反应。

    黑暗和月光交织的房间里,渐渐的出现了一种微妙的能量波动,犹如一抹顽皮的夜风透过窗沿的缝隙钻进了寂静的房间一般,床边的纱帐、窗帘、书桌上的纸张、凡是轻薄的东西都开始被这股能量轻轻的推动着,无形的能量波动在无形中为了抵抗外界侵袭而来的磁暴,形成了一个人类肉眼无法看到的能量罩。当最后一抹月光从屋子里消失的时候,这个能量罩已经将吴亮的房间整个包围了起来,没有其他能量或者生物能够走进能量罩,甚至连光线也不能穿透能量罩的无形罩壁。而这个能量罩的能源中心,赫然是吴亮额上的那块奇异的蓝色金属。

    此刻蓝色金属散发着比刚才强烈数千万倍的光芒,犹如一个小小的蓝色太阳,而奇特的是,在这么强烈的光芒下,吴亮一点都没有被惊动,依旧熟睡。当蓝色的光芒充满整个能量罩内的空间之后,原本坚硬如铁的金属块,在瞬间转化为流质的液体,如同有着生命一般,沿着吴亮的肌肤表面扩散开去,将吴亮的**整个包裹了起来,原本耀眼的蓝光,也随着渐渐黯淡,恢复成柔和的蓝色,其中夹杂着令人难以理解的银色星芒,那场景就有如——在唐墓的那座飞行器里,吴亮危机时刻被不知名的液体金属包裹的模样。

    只是这一次,比起唐墓内的时间,要长了许多,虽然没有人会知道这样的情况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不过和唐墓那一次奇遇不同,蓝色的流质金属在包裹着吴亮之后,似乎开始运作起来,一条条蓝色的刻文夹杂着异样的银色被‘刻画’在了吴亮的身上、肌肤上甚至于骨骼上。当流质金属一如开始般的突然整个收缩回原来的样子的时候,吴亮的身体上,留下了可以用肉眼看到的蓝银色花纹。而吴亮的眉心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深蓝色的刻纹,那是一个奇妙的图腾,不过随着蓝色金属回归原样,这些蓝色的刻文,也渐渐的隐入了吴亮皮肤之下。

    当月光再度光顾吴亮的寝室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包括吴亮的命运。

    ********************

    星期一的时候,吴亮的父亲和母亲参加单位里组织的旅游去了外地,直到星期天夜里上才尽兴的回到家里,看到吴亮在房间里睡得很熟,就没有打扰他,老夫妻早早的歇下了,星期天早上吴妈妈也没有去叫醒吴亮,因为吴亮工作时间很长,难得休息天,吴妈妈总是心疼儿子,让儿子多睡一会,所以直到中午吃午饭,才去吴亮的房间把儿子叫醒。

    “妈?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要到晚上才回来吗?”吴亮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问。

    “我和你爸昨天晚上就回来了。”吴妈妈说着推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吹进屋子。所以她没有看到吴亮顿在半空中的手指。

    “不会吧,不是说要星期六才会回来吗?怎么少了一天。”

    “你是日子过昏头了,还是睡糊涂了,昨天是星期六,今天已经是星期天了!”吴妈妈一边摇头,一边开始帮吴亮收拾房间,嘴里还不闲着,“你看看,你的屋子都不好好收拾,东西丢了一地……”

    今天是星期天?

    吴亮愕然的转头看了看床边的闹钟,果然,闹钟上的日期表转在了星期天的字面上。

    不会吧,自己居然一睡睡掉整整两天,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面对这样的一个事实,吴亮有点难以接受,但是事实清清楚楚的放在自己的面前,最后吴亮只能自嘲的向自己解释:可能是那些镇静剂的效力过强的原因吧,不过虽然效力过大,但至少自己美美的睡了一觉,精神好了许多。

    吴妈妈没有留给吴亮更多的发呆时间,连推带赶的把吴亮推进浴室里,让他吃饭前,先洗个澡,吴妈妈的言辞中显然在怀疑她不在家的一个星期里,吴亮偷懒没有洗过澡、认真搞过个人卫生。一连串的质问和怀疑让吴亮哭笑不得,不过等进了浴室,吴亮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味道还真是难怪母亲会怀疑,就连他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温热的洗澡水冲刷着吴亮身体的每一部分,带走了大量的污垢,看着明显变色的洗澡水,吴亮开始怀疑自己睡觉的时候,是不是去梦游当临时矿工了,居然脏成这个样子,来来回回洗了好几次才罢手。等吴亮洗完澡穿上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吴妈妈刚收拾完吴亮的房间,看见吴亮,就习惯的开始唠叨起来,不过吴妈妈的话,没有一句被吴亮听到耳朵里的。

    事实上,吴亮此刻想起自己曾经答应常岩参加星期六的同学会的,这次意外得失约恐怕不但会让常岩觉得自己不够朋友,答应了还不去,招呼都没有打一声,最糟糕的,还是老同学们一定会误会自己还对钟雪雁的事情耿耿于怀吧……

    “小亮,想什么呢,都走神了……”吴妈妈收拾好房间,回头看傻站在房间门口的儿子一脸走神的好笑样子,“该不是……有对象了吧?”

    “妈,你想到哪里去……我们下去吃饭吧,我饿坏了。”吴亮被母亲的笑言吓得一缩脖子,到了他这个年纪,不管男女,母亲们似乎都对‘对象’这个词有着过分的敏感,只要是有点风吹草动,自己的耳根子就别想清静了。至于常岩……算了误会就误会吧,现在真要去解释恐怕也是越描越黑的下场,大不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