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五章 新的方向

第五章 新的方向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要去的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怎么说呢,嗯,应该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学院,至于有趣到什么样的地步……你去了,慢慢就能够解了。.com”在国内老馆长向吴亮介绍那个美国学院的时候,总是遮遮掩掩的,不肯说个明白,所以吴亮一直很好奇,这个学院究竟有趣到怎样的地步。不过现在他总算开始有点了解老馆长的话了。

    第一次看到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的人,都会有三分钟的错愕时间,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座只有四幢三层小楼和一个不算大的操场的学院,居然和美国鼎鼎大名的麻省理工学院比邻而居。明显有年头的教学楼,和隔壁麻省理工那光鲜的大楼比起来,那个落差足以形成一种非常讽刺的性的效果。特别是两者的大门虽然开在同一条街道上,但是不经意的情况下,绝对会有人把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的大门当作麻省理工的边门。

    站在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门口的吴亮在错愕了许久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老馆长在称呼那些和自己同期到美国留学的那些太子党们为——即将成为麻省同学的留学生们。笑了许久,吴亮在收拾好心情之后,拉着行李箱走进了这个给自己的第一印象非常特殊的学校。

    因为老馆长的关系,吴亮并没有象其它人那样以留学名义到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就读,事实上,老馆长将留学改成了技术进修,本来这在留学的涉外操作上是不允许的,不过因为老馆长为吴亮所申报的技术进修科目是‘传统图书文档管理’这个科目可以说是已经被淘汰的科目,所以被作为特列通融了。

    因为在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的成立者曾经宣誓,这个科目永远不被废除,将作为见证人类知识领域发展的最有力证明,所以被保留了下来,但是选修这个科目的人实在太少了,先不说这个科目的本身就以人工管理庞大的图书馆作为基准,在如今电脑技术飞快发展的情况下,这些所谓的基础自然已经被耗不留情的淘汰掉了。光是在电子刊物逐渐取代传统书本的大潮趋势下,又有多少人会选择这种专业性强而且没有实践可能的科目。

    所以,为了保留这个科目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机,从国外吸引了一批志在打工挣钱,并不在乎学业成就的留学生,所以这里也成了国内那些喜欢吃喝玩乐的太子党们镀金的最佳选择地。象吴亮这种千年难得的主动要求前来进修的是在太少了,再加上老馆长在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也有熟人,两相协调之后,吴亮就以破格的情况,被送到了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而且和其他的留学生不同,吴亮到了学院,第一个要找的不是教导处,而是一位叫詹姆斯.金.卡雷因斯的教师。

    “我是詹姆斯,你就是吴亮吧,闻璋的图书馆里那个喜欢吧电脑当作妻子的小可爱?”这位教师才开口,吴亮就有不祥的预感,闻璋是老馆长的名字,看其来,那位老者似乎又在暗中拿自己开涮了。

    “是的,我是闻馆长的市立图书馆里的书库管理员吴亮,也是这次要来这里学习的人,闻馆长要求我一到学院就来找您……”吴亮结结巴巴的用自己那口破烂英语解释着自己的身份——没办法,这位兄弟的外语撂下好几年了,能够记得最基本的问候语,已经满为难他了。

    “不用紧张,我们用中文聊吧,我可是个十足的中文迷噢,我的中文也许有点怪,但是我可是有自信绝对不会比中国的相声演员差噢。”出乎吴亮的意料之外,这位詹姆斯先生居然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而且还是明显的京片子。

    看到吴亮吃惊的表情,詹姆斯非常高兴,他可是一直以能够说出这一口中文而自豪:“孩子,不需要奇怪,我小时候是在中国长大的,中文对我来说和母语没有什么差别的,你也不需要为自己的英语担心什么,这并不会造成你进修上的负担,因为我就是你的老师……哈哈哈……这点可是闻璋特别要求的哦。”

    “原来是老馆长……真是不好意思,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好英文的。”吴亮现在隐隐明白了为什么老馆长会突然为自己争取这个出国的机会。

    “哈哈哈,有这份心就好,那么我们现在先去你的休息室,安排好一切之后,慢慢的来聊吧,我可是直到你不少的事情噢,闻璋在电话里和我谈了不少关于你的情况噢……”

    由于吴亮是以技术进修前来的,所以詹姆斯教授以个人名义向学校担保,让吴亮成为了自己的短期助教,这样一来,吴亮就可以住进为教师们准备的宿舍,虽然只是一室一厅的小型宿舍楼,但是这却为吴亮节省了不少钱。在折腾完所有的手续之后,吴亮总算是安顿了下来,而且在和詹姆斯教授的交流下,吴亮也知道了不少的事情,关于这个学校、关于自己需要完成的焦虚任务、还有更多的关于其他方面形形色色的内容。

    夜晚,詹姆斯教授热情的邀请吴亮去学校对面街口的餐厅共进晚餐,吴亮对这位刚见面就很照顾自己的老者非常的感激,欣然答应。餐间两人一扫初次见面的陌生感,对彼此提出的话题都非常的感兴趣,其中詹姆斯教授最感兴趣的无疑就是在吴亮面前揭露闻馆长的老底。

    “闻璋在一九七三年的时候来美国留学就和我住在同一个宿舍,他的酒品非常的糟糕,喝多了,就喜欢脱衣服,我们那个时候要作弄闻璋,就是在他的牛排里加上烈性的伏特加,再加上一点点柠檬汁,闻璋绝对吃不出酒味,半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够欣赏到闻璋的脱衣秀了……那个时候我们的教授也参加噢,上帝那个时候我们和现在的你一样年轻,哈哈哈,年轻就是一种愉快啊。”

    “我觉得您现在依旧很愉快,虽然隔着千万里,您和我们的馆长还是经常联系得样子,至少我在图飘天文学络时代的福,我可是随时可以和闻璋通讯,要知道我们都没有成家,所以你就成了我们的话题,事实上按照闻璋的说法,你为两个快进棺材的老人带来了很多的乐趣。”詹姆斯教授笑着说,虽然是第一次看到吴亮的模样,但是对于吴亮平时的工作生活,他可说是相当的了解,而且也和老馆长一样,非常欣赏这个青年,所以当闻璋提出来,想让这个青年到国外走走的时候,詹姆斯可以说是最支持的一个,而且詹姆斯还肩负着闻璋的一个拜托。

    ‘这个孩子忠厚、老实、执着、努力,但是唯独缺少一种梦想,以及为了这个梦想而奋发的动力。这也许和他过去的经历有关系,但是目前这个孩子太过于安贫乐道了,这不适合他这样的年纪,他还年轻,还没有真正的体验过热血沸腾的滋味,也没有体会到人生的真实精髓,一个人的年轻岁月并不长,但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这个孩子在面对过多的挫折之后,显然放弃了对于梦想的追求,而无奈的选择了沉默的逃避,但是潜意识之中却又想去抗争,光看他接下左羽鹏的学业就可见一斑,詹姆斯,我不希望这个孩子就这样在挫折面前迷失了前进的方向,但是在国内,我能够帮助他的太少了,而且他现在的环境,也不利于他的发展,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这个孩子,帮助他找到前进的方向,不要让他年轻的生命,在沉默中慢慢的消耗,我们当年因为时代的挫折而荒废了自己年轻的梦想,现在也许该是我们帮助这个孩子找回梦想的时候了。’

    闻璋在一封信件上,这么写着,闻璋的话语让詹姆斯想起了很多过去的岁月,自己所奋斗的、所经历的……那些足以让自己在如今向别人炫耀,虽然中国是一个奉行‘含蓄美德’的国度,但是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种精神上的‘含蓄’是不可取的。

    “孩子,你知道当年闻璋来美国留学的时候,曾经发誓,要进入麻省理工学院,而且是在留学生的宿舍楼里,用他那口古怪的中化英语大声的宣告,上帝原谅他,当时麻省理工对留学生的录取相当的严格,而且只有三个名额。进入麻省理工曾经是很多理科类留学生的梦想。”詹姆斯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红酒在晶莹剔透的玻璃杯里规则的起伏着,詹姆斯望着那红色的波浪,思绪似乎回到了过去。

    “没有人相信闻璋能够做到,当时闻璋并不出色,按照中国话闻璋简直就是一个‘土老帽’,从边远山区考进中国的重点大学,并不代表能够成为留学生中的幸运儿,因为这里有更多、更有实力的竞争者……当时我也不相信。当然这是因为闻璋不但没有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而且为了应付生活费,他还必须要去打工。”詹姆斯教授的话语停了停,然后语气中开始带着一种明显的崇敬的音调,“但是,很难想象,他成功了,仅仅只是半年,他就成功了,不但以满分通过了语言考试,而且在麻省理工的面试过程中,甚至以自己的学识压倒了面试的教授,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些骄傲的教授无法驳斥闻璋时,难看的脸色。”

    “那对闻璋而言,是一场胜利,一场人生的胜利。”詹姆斯望向眼前专注的倾听的吴亮,“即便不久之后,因为国家因素,闻璋离开了美国,但是对于闻璋、对于和闻璋同期的我来说,那一幕永远都是最值得纪念的。我还记得闻璋在离开美国的时候我对他说,留下来,只要换取了美国的国籍之后,他就可以继续他的梦想。对于人才,美国向来都是欢迎的,但是很意外他却告诉我,他有了另外的想法和努力的目标:他说他要建立一个图书馆。”

    “图书馆?”吴亮皱了皱眉头,不明白其中的涵义。

    “很奇怪吧,我也很奇怪,闻璋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现在我逐渐的了解了……看到窗外的那些大楼了吗?”詹姆斯教授的话语突然一转,转到了窗外对街的麻省理工学院。

    “麻省理工学院,全世界有名的理工学院,美国高科技技术的摇篮,多么荣耀的名誉,但是在我的眼中,他们只是一群喜欢做梦的疯子,任何充满非理性的梦想,都会成为这个学院里的疯子们青睐的目标,而美国人也愿意砸钱让这群疯子去做梦,因为这些疯狂的梦想一旦实现,就会让这个美国提升一点能力。这一点点的提升,才让美国到达今天这样的地步。美国需要这样的疯子的梦想。而全世界似乎也认为这样是最好的。”

    “但是中国则和美国完全的不同,含蓄是中国人的美德,也是中国人的传统,它无法想美国这样无所顾忌的在某个人,活着某个领域里投下太多的资本,这对于中国来说不现实,所以中国需要像一块柔软的海绵,不断的去吸取别人的经验,别人的成果,然后再从其中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这是一条非常妥善的道路,因为有了太多的保证,所以几乎不会有任何的严重差错。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回让别人看不到中国前进的速度。”

    “不管是美国牛仔式的冒险前进,还是中国智者型的缓慢发展,这一切都是作为民族文化的自我选择,没有人可以去刻意的改变,但是要看透他,却太不容易了……闻璋却很了解,所以,他的梦想不是让自己成功,而是让他的国家成功。”詹姆斯笑了笑,那笑容中所有的,是对老友理想的支持和认可。“闻璋离开美国之后,一直和我有联系,我一度还是闻璋的业务员,四处为他寻找那些犄角旮旯里的书籍,你在他那里工作,应该看到过那些我邮寄给他书吧,嗯,那个老混蛋当年害得我差点跑废了双腿,后来回答我说,为了感激我,特地在我邮寄过去的书上面加了一个印章来着。”

    “是那些印有‘金’字的书吧,我在书库里看到,都是早期的美国科技书籍和杂志,哪些都是您……”直到这个时候吴亮才恍然,为什么市立图书馆的书库里不象其他的图书馆那样存放些没有营养的流行杂志,小说漫画,因为那里是老馆长的梦想所在——老馆长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教育是双方的,有教的,却有不学得,但是到图书馆里来找资料的,不管是不是自愿的,他都必须付出精力和思想记忆,去学习,这可是单方面的。”

    和詹姆斯教授的晚餐结束之后,吴亮的思绪还是没有完全从詹姆斯教授那番别有深意的话中抽离出来,回到自己的宿舍,吴亮打开了窗户,窗户正对着隔壁的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教学大楼,望着那灯火通明的大楼,吴亮一时间在那灯火灯火之中,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下)

    八月的波士顿气温并不算太高,至少比故乡那热死人的温度要好的太多,由于波士顿位于查尔斯与米斯蒂克两河河口,东濒临马萨诸塞湾,所以站在阳台上,微凉的夜风吹拂发稍时,风中所带着的那淡淡的海风的咸涩味道,让吴亮清晰的明白这里不是他的故乡,是一块完全陌生的土地。虽然以前自己为了生活,也曾经远离父母到处奔波,不过那时所到之处,毕竟还是自己的国家,眼中看到的还是那些黄皮肤黑眼睛的同胞,但是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却距离那些自己所熟悉的东西,太遥远了。吴亮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那是一种源自内心的孤独。

    虽然这是每一个身在异乡的游子必然会经历的心路历程,但是此刻吴亮的感受更加的深刻。因为每一个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的人,似乎都有着他自己的目标,老馆长是为了靠进麻省理工、那些太子党们是为了为自己的学历镀金,顺便吃喝玩乐、那些正而八经的留学生是为了得到美国的学历证明、那些打工者,则是为了不菲的收入,所以每一个人在感受孤独之后,内心还有一个需要完成的目标,所以这种孤独可以被忽略、被淡忘,但是吴亮却不同,虽然他同样非常高兴能够得到这个留学的机会,但是当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国家的时候,吴亮在愕然的发现,在这么多兴奋的背后,自己居然找不到来美国干什么的理由。

    为什么要来呢?离开自己熟悉的世界,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自己究竟想达到怎样的目的呢?吴亮有些无力的问自己,这个问题本来会过很久才会被吴亮意识到,因为他就是这种需要别人推着走的人,不过在刚才的晚餐上,詹姆斯教授的一席回忆,却让吴亮无法再逃避这个问题,老馆长的志向,詹姆斯教授的认同,每一句话都如同一颗颗小石子丢进了吴亮的心海,让那原本犹如死海的内心化出一轮轮的怀疑的水纹,面对着老一辈们奋进的经历,吴亮忍不住要这样询问自己。

    过去的自己也曾经有过很多夸张的梦想,梦想成为一个可以左右大军的元帅、一个富可敌国的富翁、一个比牛顿更加牛的科学家、甚至一个可以仗剑江湖的黑道大哥……虽然这些梦想很可笑,完全是一个孩子随性的想法,其中颇受电视剧的误导,但是那却是切切实实存在过,存在自己幼稚的内心世界。

    随着年龄的成长,这些荒谬的梦想,一个一个的破灭了,梦想的破灭让吴亮渐渐的看清现实与梦想的距离,他不再沉溺于幼年不切实际的妄想之中,取而代之的是成为一个成功的学子,以最好的姿态踏入人生,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未来,这个简单而适合自己的梦想,剥除了妄想和贪婪之后,这个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够完成的梦想,却在最后夭折了。

    如果说自己愚蠢的初恋缔造了梦想破灭的第一步,那么无情的现实,无疑是让自己完全放弃这个梦想的致命一击。

    人不是一种单纯的可以离开群体自己生活的物种,而社会则是最残酷的梦想毁灭机器。奋发努力得到的优良成绩,在人情面前,犹如废纸一张,四处碰壁的求职道路,更让吴亮清醒的看到所谓社会的残酷和冷漠,而千辛万苦得到的一份工作,却在别人眼中只是替罪羔羊最好的对象……权力、地位、金钱这些原本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不被看重,甚至被轻视的东西,用现实无情的宣告了它们的重要性和不可抗性。

    在这个社会中游走的越久,内心的热情就越凄冷,现实和梦想的差距太遥远、太遥远了,遥远到让吴亮不愿意再去幻想,但是每次看到父母殷切的目光,吴亮却不能将自己的内心的苦闷发泄出来,父母花白的头发,苍老的容颜不时地告诉吴亮,他们所付出的,已经够多够多了。就这样,面对着身外的无奈和家中父母的目光,吴亮觉得自己心力交瘁。

    够了,就这么算了吧,自己不可能抗拒这个社会的潮流,自己只是社会大潮中最不起眼的一滴水滴,没有外在的优厚条件,自己怎么都不可能有所改变的,那个单纯的认为依靠努力,就能够开创未来的梦想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吴亮累了,真的累了,累到不再对自己的人生有热情,累到只想当一个安安分分的平凡人,拿着稳定的工资,过着稳定的生活,奉养两位老人,麻木的过着这样的生活,至少这样对自己是最好的。

    但是现在呢?

    已经放弃了梦想的自己,此刻却站在这片陌生的国度,自己究竟要去追求些什么呢,吴亮迷茫了,而迷茫的背后,所隐藏着的就是心灵的孤寂。这种孤寂让吴亮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脆弱,可是这里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让他说话的人。突然间一种浓郁的思乡之情让吴亮忍不住翻出随身带来的手机——这是吴亮临出国之前,父亲特意去买的,说让吴亮带在身边,随时好打电话回家——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此刻他渴望亲人的安慰,哪怕只是听到声音也好。

    “喂,哪位啊?”电话的另一头,传来的是母亲的声音。

    “妈,是我,小亮啊。”亲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吴亮下意识的大声说着,似乎这样就能够控制自己奔腾的内心。

    “小亮啊,你到美国了没有,住的地方是不是安顿好了?现在情况怎么样?那里安不安全阿,还有你身上的钱够不够……”听到儿子的电话,母亲担心了两天的心,总算撂了下来,但是又急切的希望知道儿子目前的状况,一开口连串的问题就这么说了出来。

    “妈,妈……不要担心,我挺好的,今天早晨到的,已经住进了学校的宿舍,都是免费的而且很安全,所以身上的钱都够用,你们放心,我只是大个电话给你们报个平安,学校里的教授和闻馆长是朋友,很照顾我的。”吴亮回答着母亲的问题,希望这样能够让母亲稍稍安心一点,母亲还来不及回答,电话就被父亲拿走了。

    “小亮啊,我是爸……你那边还好吧。”父亲低沉的声音依旧非常的平静,看不出太多的激动。

    “嗯嗯,一切都好,你们放心。”吴亮拼命的在电话这头点头,虽然明知道父亲看不见。

    “那里的气温比较凉,你自己当心一点……”父亲的话语突然顿了一顿,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小亮,我今天和闻馆长谈了很久,听闻馆长说了许多关于你的事情……爸总算明白了一点,小子把你照顾**是我们做父母的职责,但是要怎么选择生活方式,却不是我们能够帮你选择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努力,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爸……我……”吴亮怎么也没有想到,父亲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么一句话,眼眶在瞬间红了起来。

    “你大了,爸从小就不去刻意的管教你,因为你一直是一个不需要我们父母担心的孩子,你总是能够让周围的人觉得你够孝顺,但是你不是为了我们这两个老的而活着,你必须为自己活着,那才是道理,爸相信,你能够明白爸的意思,对吧。”

    “嗯嗯……”吴亮哽咽着,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往下掉。

    “闻馆长,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也算是老爸给你的一个忠告:忘掉过去,从新开始,该是你离开我们周围,为自己奋斗的时候了。”

    父亲的话,在耳边响起,犹如一道惊雷,硬生生的轰塌了吴亮内心最后的堤坊,眼中的热泪疯狂涌出,模糊了视线……

    也许是为了宣泄这些年积压在心底的苦闷,吴亮如同孩子一般,在黑夜中哭了许久,甚至连电话是什么时候被切断也没有发现,他只是想在这个没有人的方,好好的哭个够本……

    而在电话的那一端,生气地看着自己的老伴挂上电话不给自己留时间的母亲则开始对着父亲吹胡子瞪眼,“你这个死老头子,就知道省电话费,倒是让我和儿子多说两句啊……”

    “得了得了,老太婆,你唠叨起来没个完,小亮才到,人累着,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可不是为了这点电话费的钱……”父亲微笑着说,“不过我倒想起来了,你说我们家小亮那个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的闷葫芦脾气究竟是何谁学的?”

    “你说呢?”母亲丢给父亲一个白眼,嘴上不说,心里却叨咕着:除了你,还有谁。

    @@@@@@@@@@@@@@@@@@@@@@@@@@@@@

    第二天清晨,詹姆斯教授来到学校的时候,就看见吴亮正和一群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呆在一起,彼此都用不怎么地道的破烂英语交谈着,并为了表达清楚自己的话语的意思,而舞动手脚,作出相当滑稽的动作,然后惹来周围一片善意的笑声。

    “各位,早上好。”詹姆斯微笑着和留学生们打着招呼。

    “教授早。”学生们纷纷用自己知道的最高档、最标准的用词回礼,而吴亮也在其中。

    詹姆斯看着这群年轻人,觉得内心非常的轻松,他就是因为喜欢和这些充满了梦想和热血的年轻人呆在一起才选择成为教授的,因为这种氛围会让他觉得自己和眼前的年轻人一样的年轻。

    只是,詹姆斯注意到一点,那就是吴亮的眼睛似乎有点肿,好像是因为休息不够的样子,不过那张年轻脸庞上,却闪烁着昨天不曾见见到的光泽,那是一种充满了魅力的光泽,詹姆斯知道,看来自己昨天的一番话,收到了最好的效果,接下来,就要看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否如同自己和闻璋所猜测的那样,找到属于他的梦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