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六章 白鹤清吟

第六章 白鹤清吟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许是因为丢下了心中无形的包袱,再加上詹姆斯教授的热情帮助,吴亮在波士顿的求学生活展开的相当的顺利。.com

    虽然吴亮进修的专业是‘传统图书文档管理’,但是由于这门专业实际上在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早已经名存实亡了,所以整个专业只有身为指导教授的詹姆斯和前来进修的吴亮,这个尴尬的情况虽然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对于吴亮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毕竟一般的情况下,任何大学都不会提供教授和学生一对一的教学的。

    ‘传统图书文档管理’包括文档管理、空间规划、书本的保养、破损的修补等等奇奇怪怪的学习内容,按照詹姆斯教授的说法,‘传统图书文档管理’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打扫卫生、修补破烂的技术工人,当然服务的对象就是那一排一排安置在书架上的书本。在学业上与其说是学习理论,倒不如直接说是在学习手艺,也难怪这门学科没落的如此之快,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吴亮才发现这门学科的最高成就居然是‘古书籍的鉴定保养师’这种隶属于鉴定行业的一类专家——詹姆斯教授本人就是波士顿少有的几位对古书籍鉴定的权威专家。

    不过对于詹姆斯教授来说,他也欣喜地发现,吴亮的确具备成为自己的接班人的素质,这个小伙子有着与他的年龄所不相符合的细致、耐心、以及一双灵巧的手,复杂的图书修复工作,在经过自己的一番传授之后,在这个小伙子的手里,一点都不会出现差错,假以时日这个小伙子绝对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书籍修复者。

    私下里,詹姆斯教授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要违逆老友闻璋的心愿,把这个小伙子留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成为继自己之后,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的下一任‘传统图书文档管理’专业的教师。不过詹姆斯也很清楚,这个可能可以说微乎其微,先不说闻璋的反对和抗议,光是看吴亮在这个专业上的认真程度,詹姆斯就知道这个小伙的发展领域会非常的宽阔,因为他具备了作为一个奋进者最基本的条件:耐心、细心、执著以及认真。

    詹姆斯的心里虽然矛盾的很,但是为了让吴亮得到更多的实际操作的经验,他在教会吴亮基本的操作之后,就开始带着吴亮游走于美国各个私人图书馆和古书籍收藏家们的收藏室,在各种情况并存的实际操作中让吴亮进一步实践自己所学的东西。反正学校对于詹姆斯教授的行为向来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再加上这些工作也有颇为丰厚的报酬,吴亮作为詹姆斯教授的助手,自然也有所获,虽然数额不多,但是由于几乎每天都有类似的工作需要去完成,所以累计其来,一个月下来,收获也是相当的客观的,再加上吴亮平日里没有什么多余的花销,所以这些钱足够应付吴亮所需要的生活费,而且还有不少的存款。

    每天夜晚,忙碌了一天之后,吴亮会在自己的宿舍里将一天的工作心得整理整齐,然后开始努力的修补他那破烂的英语。虽然说詹姆斯教授并不需要吴亮的英语如何如何,甚至经常用中文和吴亮聊天,但是吴亮很明白,身在国外,如果自己的外语不过关,那么一切都没有所谓的开始。语言可以说是自己需要面对的最初也是最急迫的一关。

    不过,这次老天爷似乎又在作怪了,在吴亮差不多攻克了这个难关的最后关头,才恶意的让所有人发现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吴亮的口语相当的糟糕,虽然他能够熟练的用英语撰写工作记录,听懂周围来自各国的留学生们千奇百怪的英语口语和美式口语,但是吴亮的英语口语发音之怪依旧让人不敢恭维。

    詹姆斯教授业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他甚至把吴亮带去语言学校,进行专门的口语训练,但是结果收效甚微,按照语言学校老师们的说法,这个中国的小伙子显然没有办法把他的舌头训练的更加的圆滑一点,这是天生的缺陷,就是后天纠正,都很难完成。也许就是因为吴亮那口怪怪的英语,让詹姆斯教授的朋友和客户们很快的记住了这个作为詹姆斯的新助手的东方来的小伙子,这也算是另类的收获吧。

    “叮……”清脆的电话铃声在詹姆斯教授的办公室里响起,打断了吴亮手中进行到一半的阅读,放下手里的原版书,吴亮接起了电话,用他那奇怪的口语询问着。

    “这里是詹姆斯教授的办公室,请问是哪一位。”

    “喂,请问詹姆斯教授在不在,请他接电话好吗,我有急事找他……”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年轻人焦急的声音。

    “很抱歉,詹姆斯教授今天去内华达州了,那里有一本古籍需要詹姆斯教授去鉴定,可能三四天内都不会在。”吴亮回答着。

    “我的上帝,这可怎么办?”电话的另一头立刻传来年轻人的惨叫。

    “请问出了什么事情?如果很急的话,我可以带为转达……”

    “我的上帝,来不及了……怎么办……上帝啊……耶和华啊……圣母玛利亚……我们图书室漏水了,该死的我们这里都是珍本啊,等詹姆斯回来也来不及了……”年轻人哀号着,把上帝们逐个的呼喊了一声,就是不知道是在祈祷还是在诅咒了。

    “珍本……的确糟糕,那么能够告诉我书本受潮的大致情况吗?也许我能够帮一点小忙……”吴亮当然知道,书本受潮会是怎样的情况,一个不好,这本书就废定了。

    “你帮忙……对了,对了,我听说詹姆斯教授新来了一个助手,口音相当的怪,就是你吧,那位东方人。”年轻人似乎像是找到了救命的稻草。

    “是的,我就是……”

    “太好了,感谢上帝,能请你来一下吗?我不敢随便动那些书,因为詹姆斯教授曾经说过,即使受潮也不要随便去搬动那些书。”

    “好的,好的,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就过来,你们离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远吗?”吴亮一边问着,一边拿起放在门后的外衣穿了起来。

    “不,非常的近……事实上就在伊斯特曼尼私立学院的隔壁,麻省理工的文学档案馆。”

    对于麻省理工的文学档案馆吴亮并不陌生,虽然从来没有拜访过,但是这个档案馆却是詹姆斯教授经常用来嘲笑麻省理工学院的重头材料之一,就和哈弗大学的科技试验资料储存室一样,在詹姆斯教授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麻省的学生不会读,哈弗的学生不会算’这可以说是学界公认的名言。而麻省理工学院和哈弗学院也是学界出了名的冤家对头。彼此的学生看对方互不顺眼也是由来已久的事情。

    因为两校的校风完全不同,追求的目标又各自南北背驰,哈弗的学生多数都是走的政商道路,成为社会上的上流的成功人士,而麻省理工的学生对政治还不如对怎样改装音响的调试系统感兴趣;哈弗的学生讲究穿着礼仪,一举一动都要求自己具有领导者的气质,而麻省理工到处都是穿着奇奇怪怪的学生,对他们来说,衣服只是一种社会准则,一种保护自己不生病的附加条件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宁可随便裹着一条床单出门,那样比穿衣服更加的节省时间,对于麻省理工的学生来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学习和试验占去了他们绝大多数的时间,除了必要的生活和睡眠,麻省理工的学生们,恨不得一天能够当作一年来使用。

    就是因为这样天差地别的情况,再加上两所学校都是美国甚至是世界所文明的学院,所以两者都喜欢暗自互别苗头。

    哈弗大学的学生会,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学校出去的学生,都是文科班,没有一点理科的东西,所以五十年前暗中建造了所谓的‘科技试验资料储存室’;而麻省理工在得到消息之后,立刻不甘示弱的随之建造了文学档案馆,这本来就是双方用来互相抵制的摆设,根本没有实际上的作用,但是碍于面子问题,双方都不肯首先带头拆除,所以这两处地方就这么被闲置了起来,但是图书馆不是杂物室,它是需要保养和管理的,即便没有任何一个学生赏脸光临,更何况双方都在建设初期搜刮了不少罕见的版本,哈弗学院找到了牛顿的亲笔著作的手稿;而麻省理工也搜刮到了莎士比亚的亲笔作品,可见这两方面的图书馆里所珍藏的书本价值不菲。

    因为近距离关系,詹姆斯教授理所当然的成为了麻省的文学档案馆的指导顾问。但是每次提到那个文学档案馆,詹姆斯教授都会毫不客气地嘲笑一番。

    吴亮也曾经想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这个被詹姆斯教授嘲笑的地方,但是没有想到命运之神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这道命运之门,吴亮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意外的光顾会给他的人生,带来多大的变数,而他的周围,也因此跟着翻腾起来。

    (2)

    虽然说对于坐落于隔壁的麻省理工向往已久,但是因为身边的杂事繁忙,所以吴亮还是第一次正式踏进这所世界著名的学府,若非那位焦急的致电人早在学院的大门口等候,在偌大的学院里寻找这个文学档案馆恐怕还真的很费力,因为对于麻省的学生来说,这个文学档案馆恐怕比物理实验室的后备仓库的后门方向更让人陌生。

    事实上,这个档案馆也的确修建的颇有问题,特别是当吴亮了解到这个文学档案馆受潮的真正原因之后,他真有不顾礼貌放声大笑的**——也难怪,因为任何一个设计者都不会白痴到在一个收藏有古籍珍本的档案室上方去修建一个洗手台,但是可笑的是,在麻省理工这个把科技视作学院的生命力的地方,居然有人这么做了。而且直到洗手台因为水管漏水,渗透了地板,弄湿了楼下档案馆的书架才发现问题。

    不过即使做到了这样的地步,身为管理者们,依旧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误,至少从这个档案馆的管理员威尔逊.莱特的言辞之中,吴亮没有听出丝毫的羞涩,倒是这位管理员一直埋怨学院为什么要建立这种累赘到极点的地方。

    镇不愧是哈弗的竞争对手,吴亮暗中好笑,几天前,才听詹姆斯教授抱怨哈弗的管理者没有知识,居然把他们的‘科技试验资料储存室’建立在学校食堂的旁边,也不担心食堂里的老鼠随时会光顾;现在倒好,麻省理工看来在这个方面也没有常识可言,真是天生的一对。

    “为什么要在图书馆上面修建洗手台?就算水管不漏水,时间长了,洗手台也会出现自然肉眼看不见的渗漏现象,让书本受潮,发霉的,这对书库的管理很不利。”吴亮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用强力的吸水纸吸附着书架上的水泽,一边小心的观察着书架里书籍的受潮情况。

    “因为六楼没有水源,那些在六楼物理实验室里做实验的家伙们,老是抱怨说每次找水都要走几层楼,实在麻烦,所以就直接在六楼建了一个洗手台,不过当时建造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楼下是档案室,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只是一个杂物储存室而已。”莱特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己还有三科的论文没有写,却因为要帮物理实验室的同僚们收拾这堆麻烦,不得不忍痛挤出时间来处理这档子混乱,要知道这个档案馆虽然和杂物间同样乏人问津,但是如果让学院方面知道,物理系得人毁掉了一处和哈弗对称的地方,那么下个学期,物理系的试验经费就要有麻烦了,相信预算委员会绝对会借这个机会砍掉不少资金的——这也是莱特肯牺牲自己的时间来这里的最大原因。

    不过,说实话,莱特对目前的状况不太乐观,其一书本受潮的非常严重,因为他们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些书在书架里受潮至少已经有一整天了,而且最重要的一点,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不是专家级的詹姆斯教授,而是詹姆斯教授的助手。

    “你们真的是不小心,这些书都是非常珍贵的版本,外面几乎没有办法找出同样保存完好的……还好这些书基本上都是1950的版本,如果是1900年之前的,我就没有办法帮你们了。”吴亮在确定了受潮的书本的大致情况之后,放心了不少,因为书本出版时间超过50年以上的,都需要特别的小心,稍有不慎就会留下无法修补的损伤。

    “可以完全复原吗?”莱特没想到这个东方的年轻人会回答的如此有把握,丝毫没有犹豫的成分。

    “应该没有问题,至少漏水的只是普通的洗手台,如果你们下次要是打算把化学实验室修建在上面的话,那么你们就直接找垃圾搬运工就可以了。”也许是受了詹姆斯教授的影响,吴亮忍不住开起了莱特的玩笑,“现在我需要几十只干净的箱子,先要把这些没有受潮的书本收起来,在这个档案馆没有恢复干燥之前,这些书本绝对不可以放置在这里的露天了……”

    将那些没有受潮的书本安置在密封的箱子里之后,为了防潮和防霉,吴亮在箱子里丢了不少的纤维干燥剂,还好吴亮为了预防万一,把几个特殊的工具箱都带来了,所以也不怕这些特殊制造的干燥剂不够用,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书架上留下的,就只有那几本已经明显潮湿的书本了。

    在空气中存放了五十年以上的书本受潮可不是随便阴干就能够完事的,一个处理不当,不但会留下明显的湿痕,而且还会有一种油墨的臭味,最重要的是,由于1950年版的书籍多数还是采用化学制剂的油墨,这种油墨遇水之后,很容易出现模糊的情况,这就必须靠着修补者的耐心,一点一点地检查修复了,所以吴亮借用了一张小型的写字台,戴上钟表修理者们经常使用的特殊单眼放大镜,开始修复那些明显出现模糊的字迹。

    修复工作进行的很顺利,至少在晚上七点前,吴亮完成了全部的修复和检查,接下来就要等这些书本在纤维干燥剂里干燥之后,进行第二次修复了,当然,这是两天之后才需要作的事情。吴亮小心的收好手中的书本,拿下了眼镜,长时间的单眼注视,让他的眼睛在恢复正常视觉之后顿觉疲劳。

    “这下就好了,后天我会再来,进行干燥后的纸张平整的修复。”吴亮微笑着抬头看向门边,却发现负责接待自己的莱特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估计是回他的实验室了,詹姆斯教授总是说在麻省理工他永远不会受到全程的完美接待,接待他的人,也是经常在半途就跑得没有影子。这也算是麻省理工的一大特色吧。吴亮在桌子上留下了便条,然后收拾好工具箱,走出了档案馆。

    这时,窗外的天空已经星云密布,月亮也早早的升了起来,只是窗内所有教室实验室的灯火通明,让身在其中的人,根本没有办法发现身外的时光流逝着。走过一个个陌生的教室,吴亮无不羡慕的看着那些聚集在一起探讨着、争论着、甚至无声的关注着试验的学生和教授们没,偶尔还能看到服装怪异的学生和年迈的教授争执的脸红耳赤的模样,这里,果然是学子们的天堂。

    吴亮所在大楼,正是麻省理工六栋试验楼中的一座,其中四楼以上划给了物理系,而三楼以下则被无数的计算机所占据,不过这里不是麻省的计算机管理中心,而是计算机系的试验中心,要知道麻省理工的计算机天才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校方不敢把计算机中心借给这些计算机天才,以免他们在无聊的时候,给学校的计算机搞点要命的化妆之类的举动,所以学校特地建设了这个计算机实验中心,这里的计算机只提供给计算机系的学生学习用,而计算机中心却是整个学院公用的,禁止计算机系的家伙前去捣蛋,不过吴亮很快就会知道,麻省理工的学生根本对校方的这种做法嗤之以鼻,早在计算机实验中心完成之后,就攻克了学校的计算机中心的安全通道,事实上,这里的计算机和计算机中心完全是同步的。

    “我设计的这种病毒是最新式的,比起那些蠕虫的变种可要可爱多了,至少它只是一个不会闯太大的祸患的家伙,只是喜欢……”吴亮在走过二楼的一间计算机实验室的时候,听见实验室里传来某人得意洋洋的宣告,然后整个灯火通明的大楼在瞬间灯火俱灭,无数惊呼从楼内穿了出来,十秒钟后,灯光再度亮了起来,不过整个大楼顿时陷入一片片的怒骂声中,这短暂的十秒钟停电,足以让10的n次方的实验宣告失败,特别是那些在电脑前写作业而没有存档的家伙,更是痛恨的想将那个混蛋揪出来暴打一顿。

    “只是喜欢让电源控制管理中心的电脑暂时罢工十秒钟而已。”和外面的一片怒骂不同,吴亮身边的实验室里,却爆发出愉悦的欢笑。

    对于计算机系的学生来说,麻省理工管理最严密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就是计算机中心的核心机房,那里的安全程度之高可以说至今没有一个黑客可以顺利的光顾,很多经验老到的黑客都在试图侵入时,在那些由无数的严密程序构成的防护网前黯然失色,因为那里存放着麻省理工的学生们的各种论文和实验资料,比起美国国家实验室来说,那里更是学生们的心中的圣地,麻省理工的学生不会容许任何人跨入他们的圣地,哪怕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也不能用那里当做目标,

    而另一个地方,毫无疑问就是控制的整个实验中心的电源控制管理中心,在那里,最先进的电脑程序控制着所有大楼的各种电源配别和机械运作,给个管理电脑制造一个小小的麻烦,无疑是最具哟挑战性的,因为这个电源控制管理中心配有最先进的追踪系统,一旦有外物侵入,这套系统就会自动启动,追查侵入的具体地址,所以对于计算机系的天才们来说,给电源中心的管制电脑做手脚而不被追踪系统抓住,那就是一场完胜。否则的话就会变成……

    “该死的混蛋,还我的报告……”

    “计算机系的痞子,还我的循环实验……”

    “混蛋小子,出来让我用腐蚀因子融化了你……”

    看来吴亮身边发生的这个计算机实验显然没有逃脱追踪系统的捕捉,看着怒火冲天的跑下楼的那些停电受害者们,计算机实验室里的那几位,怪叫着撒腿就跑,要是被逮住……估计会死的很惨。

    吴亮好笑的看着那些人群蜂拥而去,这种镜头,也许也只有在这里,才看得到吧。只是吴亮也很好奇,为什么这么快大家就知道罪魁祸首在躲这里,不过看到计算机实验室里那一台台开着的电脑,吴亮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每一台电脑的屏幕上都用红色的英文字母写着:侵入者,二楼计算机实验室9088号,电脑编号g783

    真是非常有意思的电脑,对麻省理工计算机系的事情,吴亮也早有耳闻,但是今天总算是亲眼目睹了,能够准确的让计算机中心的电源停止工作十秒钟的病毒,和这个精明的追踪系统,两者所代表着的,毫无疑问就是麻省所具备的力量。不过说实话,这还真的很有挑战性。就算队计算机是门外汉的吴亮都有了跃跃欲试的想法。

    事实上,吴亮很快就把这个想法付诸于实施,至少在回到自己的宿舍之前,吴亮顺路跑了一趟图飘天文学际侵入的介绍书籍,看看自己能不能研究各所以然出来——这显然是受了某些有关天才的误导,计算机并不是一本背诵就可以理解的书本,就算吴亮对微软的操作系统熟悉无比,但是面对着千奇百怪的数据专用语言和形容,吴亮才明白这个科技领域所拥有的深度,并不是简单的定理和计算。

    用了大半夜的时间,吴亮靠着生吞硬记勉强看完了一本书,但是对他而言,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依旧只是停留在阅读的地步,究竟是什么,他还是不清楚,即便靠着从教授办公室里搬来的那台打字用的电脑,吴亮还是对计算机没有更多的认识,更不用说病毒这种东西的基本构成和传播的特点了——自己还是太小看这个领域和高估自己了。最后吴亮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坐在电脑前,用着他那一贯的‘一指神功’按照书本上的指示,一格一格的退出系统,然后再度启动计算机,让屏幕回到了最初的界面,在按动了某个命令之后,黑色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的1和0 的组成行。在这个计算机的领域中,所有的命令、程序对于计算机来说,只是无数的1和0的组合,只是这些1和0的组合,只有计算机才能明白……这个说明明明白白的写在每一本计算机的入门读物之中,过去的吴亮也的的确确这么认为。

    不过今天夜晚似乎注定要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因为在这些1和0 的组合之中,吴亮发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那就是这些1和0的组合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眼中被重新的排列出一种特殊的行列,吴亮不记得这个排列的方式,只是脑海中清晰的记得这些排列,隶属于一种被称为‘高智能合成’的系统之内,而这种系统的,似乎是用来防御的,至于具体防御什么,吴亮一时间找不到表达方式,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对于利用数据形成的高智能循环来说,这个系统,无疑是最可怕的管理者。

    (3)

    命运有时候就是喜欢在不经意之间给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如果吴亮是一个专业的计算机人士,绝对不会把此刻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东西和眼前的计算机联系在一起,因为虽然两者都是1和0的组合,但是熟悉计算机最基本的1和0的排列规则的人就会发现,吴亮脑袋里的排列和实际上的相差着何止十万八千里,而且吴亮脑海里出现的‘高智能合成系统’是一个绝对庞大的系统,在对这种陌生的系统没有足够理解的情况下,出于对专业领域的负责,也不会有人贸然的就在计算机上试验,要知道计算机虽然是一种高科技的产品,但是它毕竟不是万能的神器,雷打不坏、水火不侵的,事实上计算机的构成非常的脆弱,一个错误的程序或者病毒,就能让一台计算机完全瘫痪,严重的情况下甚至惠破坏计算机的硬件构造。

    可惜,吴亮并不是一个专家,他连计算机专业的学生都不如,而且最糟糕的是,麻省理工的那场小试验让吴亮错误的估计了病毒所存在的意义——没有遭受过病毒残害,或者说没有体验过一个小小的病毒毁掉一整台计算机的人,基本上对于病毒的危害都不会有很切身的体会——所以虽然吴亮不清楚脑袋里这个复杂的1和0的排列具体的含义是什么,不过当吴亮在脑海中希望从这些奇怪的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计算机排列找出一种特殊的程序。

    受到了麻省理工那场小试验的影响,吴亮认为病毒既然可以肆意传播,光是靠每一台计算机的防火墙似乎太过于薄弱了一点,那么何不制造一种和病毒一样四处传播,能够主动追踪病毒源头,并消灭病毒存在的追踪病毒杀灭程序呢,当然这完全是某人不负责任的幻想,换成其他人,自然对这种异想天开的思维方式嗤之以鼻,毕竟地球的计算机网络发展非常的快速,但是要达成这样的愿望,自然还需要更多年的努力。

    不过吴亮的异想天开却很快的在脑海中得到了响应。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程序——当然这个所谓的简单是就上面的那个‘高智能合成系统’而言——整个程序似乎是‘高智能合成系统’的一个附加的程序,不过因为这个程序本身并不需要依靠‘高智能合成系统’就可以自动的运作,所以在不启用‘高智能合成系统’的情况下,程学的防御能力相对脆弱,但是追踪能力非常的强,而且这个程序里还包括了一个反击系统,再加上这个程序所具有的传播能力非常的强劲,所以吴亮的脑袋在第一时间想起这个——事实上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吴亮脑袋里被存入的乱七八糟的资料里,这种程序是最低级的,最简单、最原始的一种。

    现在吴亮的脑袋就像是一本已经完全没有了禁制的天书,这些天书的内容远远的超越了人类的文明领域,所以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接口,将天书里的东西和现实世界联系在一起的话,吴亮就算完全知道,完全理解了也只能被视为一种完美的妄想而已,因为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人明白或者说认同吴亮脑袋里的天书内容的,毕竟这就像是大学生和小学生讨论线性数学一样荒谬。

    而这一次,无疑吴亮找到了一个似是非是的接口,将脑袋里的东西和眼前的计算机联系在了一起,不过他恐怕没有想过,两者之间的差距是否会引发怎样的灾难。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幸运’,吴亮根本就没有往深处想,本能的开始按照记忆里的排列方式修改起眼前这台电脑屏幕上的数据——这种丝毫不怀疑记忆里的东西的来源,就随便乱试的不良习惯,日后给吴亮造成了天大的麻烦,可惜这位老兄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在他的理解之中,‘自己记忆里的东西,肯定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的。’正是这种荒谬的不负责任的想法,让这位老兄完完全全的低估了自己的力量,搞得自己和别人两头大。

    如果吴亮能够继续去思考或者回忆‘高智能合成系统’所涉及的相关内容的话,吴亮很快就会发现自己脑袋里的东西绝对不正常,事实上这个系统是远在麦克纳星系的一个机械文明的行星里所使用的一种高科技、高强度的管制系统,这个系统不但负责着那个机械行星的日常管理,最重要的是,这个系统的核心部分就是让机械物质拥有自主的思维能力,换句话说,整套系统本身就具备着人类无法逾越的高科技内涵。

    而吴亮所使用的那个所谓的简单的程序,原本是用于保护那些刚刚成型的机械意识不受到其他数据干扰的保护系统,所以这个程序的本身就多少带着一点自主的特性,再加上吴亮本身对这个程序的要求很模糊,所以,吴亮几乎是把脑海中原来的文件一分不改的输入了电脑——这是时候唯一觉得幸运的人恐怕只有吴亮自己了,因为对于一个计算机输入法技术烂到只能使用‘一指神功’的人来说比起那些复杂的命令行和各种标准、非标准的编程格式,输入1和0的组合,绝对是一桩轻松写意的事情。

    即便只是重复的在1和0之中按动,完成整个输入还是花去了吴亮整整两天一夜的时间。不过最让吴亮觉得自豪的是,经过这个‘漫长’的输入过程之后,他似乎开始对这些1和0的组合规则有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记忆系统,他甚至可以开始分辨哪些1和0的排列代表着某个词组或者某个句型,在整个程序的输入过程中,吴亮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的更改某些部分,比如说这个程序完成后所具备的外形、运作的方式等等,虽然只是小地方的修改,但吴亮依旧很有满足感和自豪感。

    不过在最后的完成阶段,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当吴亮完成输入之后,在这台完全**的计算机上开始执行这个程序的时候,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出现了——先前我们就提到过,吴亮脑袋里的1和0的组合并非产生于地球,虽然同样是在机械中运行,但是对于地球的计算机而言,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很难互相融合的,如果换成另外的其他星系的系统程序的话,吴亮眼前的电脑下场只可能出现‘命令错误’这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提示。

    不过这个来自于机械文明的程序中所包含的自主内容虽然很薄弱,但是对于地球这个连机械的自主能力都几乎没有诞生的行星来说还是过于强大了,在那台芯片为piii的计算机发出奇怪的嘎嘎声响之后,吴亮的计算机开始了它的第一次系统转换。

    没有大家想象中的那种惊天动地的变化,这台被当作白老鼠的计算机,在前后重启了十六次之后,就完成了系统转换,当然这种转换是任何一位计算机专家都无法解释的,事实上,在转换完成之后,吴亮的这台计算机的内部程学并没有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吴亮的计算机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类似屏幕保护的文件,这个文件被计算机的内部系统确认为不可改写或者删除的最高命令——然后,吴亮就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电脑屏幕上展现出了自己生平第一件堪称完美的作品。

    @@@@@@@@@@@@@@@@@@@@@@@@@@@@@@@@@@@@@@@@@@@

    “啊呼……”在麻省理工的文学档案馆里,吴亮忍不住打了第三十个哈欠,连续两天的输入让他的精神相当的疲惫,如果他身边有床的话,他绝对能够在第一时间呼呼睡着。不过出于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心性,吴亮还是一丝不苟的仔细的修补着那些已经干透的书本,小心的将因为潮湿而引起的纸张变形修补回原状。

    今天应该可以早点结束,还剩下最后一本了,接下来自己可以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等明天早晨自己就可以看到自己的那个完成的设计结果了。由于吴亮在那个程序中设置了一个可以显现的外观形象,不过他那和打字情况基本一样烂的画画技术,实在上不了台面,最后吴亮也就干脆把电脑联上了互联网,让电脑自动搜索剪切需要的图形,然后按照自己在那个程序设置里的改动,那个程序应该可以自动汇编那些图形,然后制作出一个全新的图形,他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了。

    吴亮想的事非常的美,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一时贪方便,此刻已经惹下天大的麻烦出来。

    伴随着一声充满了讶异的惊呼,公元二零零三年的九月的某个下午,美国波士顿麻省理工大学的计算机中心和计算机实验中心先后被一种新型的程序侵入,这个程序不但对所有的防御系统免疫而且会自动对追踪系统进行篡改,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个新型程序的传播方式比病毒更加的迅速快捷,几乎倒了无孔不入的地步,而偏偏没有人能够确认这个程序是否真的是病毒,因为这个程学会在短时间内扫描被侵入计算机的工作系统,并向用户提示计算机内是否有中病毒,然后在扫描工作完成之后,自动退出侵入系统——这样一来,这个程序看上去根本就不是病毒,而是专门用来杀灭电脑病毒的。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计算机史上的另类神话,人惊讶的是,这个程序出现和消失之前计算机的屏幕都会在一角出现一只三维立体的拍打着翅膀的白色丹顶鹤,程序完成之后,丹顶鹤会发出清脆的鹤吟,然后从屏幕上拍打着翅膀飞逝。

    这只神奇的白色丹顶鹤,在第一时间被命名为白鹤,在全世界网络系统中名声大噪,白鹤的作者,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目标,更多意想不到的问题随着白鹤的出现而意外的浮现了出来——人人都在讯问着这样一个问题:白鹤是谁。

    而白鹤那声清吟似乎是一种宣告,宣告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宣告着某种纷争的开始;也宣告着,在人类世界里的某个角落,一个不知名的人物开始渐渐崭露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