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八章 致命游戏

第八章 致命游戏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麦尔逊公墓废弃了一年多的守墓人的小屋,死亡人数九人……嗬,死的还真精彩,中毒的、割喉的、开膛破腹的、被打成筛子后砍轰掉脖子的、还有一个居然是被咬断喉管的……上帝啊,最近洛杉矶的犯人是不是都去学心理变态学了?怎么杀个人也这么变态。.com”比尔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双脚不雅观的翘在办公桌上,手里一边拿着速溶咖啡,一边看着刚刚从现场送来的紧急报告。

    “得了,你叫作命好,在这里咋呼咋呼,你也不想想那些区现场鉴定勘查的家伙们,听说有三个当时就吐的满地,而报案的那个**已经送去精神科做紧急治疗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废话。”克莉丝甩了甩一头漂亮的红色卷发,刚刚从验尸官那里回来的她,自然要给自己的搭档吐吐槽。

    “你去‘欣赏’过了?”比尔从报告里探头看了看克莉丝,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贴在克莉丝的身上,勾勒出美女惹火的身材,真的很养眼。

    “嗯,没有,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我让验尸官直接给我报告就好,不过比尔,这次的凶手似乎不简单的样子……也许这件案子也有点问题。你猜我在验尸官那里得到什么新闻?”克莉丝擦着头发,随手脱下湿透了的衣服,拉了一件外套披上,然后把办公室里的空调开到了最大。

    “该不是那位老是给我瞪鼻子上脸的验尸官大人终于决定和那具尸体mm结婚了吧……他的婚礼我一定参加。”比尔懒洋洋的耸了耸肩,他和那位严谨的验尸官大人可以说是前辈子结下的冤家,互看彼此都不顺眼,找到机会,就会大肆奚落对方。

    “你这家伙,真是受不了你……九个死者中的一个,我们的验尸官第一眼就认了出来,米勒.海提,fbi的前雇员,三年前辞了职。他曾经是验尸官的同学;还有一个家伙的身分也非常的好玩,艾米.庞德斯cia的前雇员,十年前从cia调走,他在cia工作的时候,曾经和我们的验尸官见过面,所以验尸官虽然对他的印象不深,但是还是记了起来。”克莉丝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后,拉了一把椅子座了下来,“根据这些我去查了一下cia的资料库,你猜这位艾米.庞德斯被调到哪里去了?”

    “我不猜,美人出的题目,我从来就没有猜中过。”

    “艾米.庞德斯十年前调入国防部特别行动小组……这个部门的人事资料都是罪保密的,我动了点关系才查到,艾米.庞德斯最后调入的部队,应该是五十一区。”

    “克莉丝警官,我再一次提醒你,不要老是威胁您那位可怜的身为国防部长的父亲为你提供一线的情报,这会让整个美国的情报系统大声哭泣的。”比尔当然不会怀疑克莉丝的情报来源,事实上只要这个小女人愿意,整个美国的情报系统,都可以成为她的线人。

    “得了,老头子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点用处……比尔不要告诉我你对这个案子没有兴趣。”克莉丝对比尔的话嗤之以鼻。

    “我是没有兴趣,不过作为重案组的我,怎么也不能放任凶手逍遥法外吧……其它人的身分现在还在确定中,不过其中几个已经有眉目的,中毒的三个人之中,除了米勒、艾米之外,另一个名叫塞拉斯.道阁,英国商人,不过听说这个人私下里为英国的情报单位工作,而另外那六个人都是来自于北欧的雇佣兵,十天前,他们接了一宗生意,生意内容还在调查中,不过应该和这三个中毒而死的人有关系再加上你的情报……我的直觉是,这件事情说不定和五十一区有关系噢。”比尔挑了挑眉头,多年的工作经历所锻炼出来的敏锐嗅觉让他在得知死者的身份之后,就感到了隐藏着的问题,“换句话说,这个案子,如果真的涉及五十一区的话……”

    “就有可能在我们调查了一半之后,就被要求封口对不对?”克莉丝当然明白,事实上她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五十一区在美国的行政部门里是不被承认的,而只有街坊小报的神奇故事里会牵涉到,而五十一区又以负责各种神秘事件闻名,所以牵涉到这个部门的事情,十有**是不允许一般的警官涉案太深的。

    “所以,亲爱的我们只有一个办法。”比尔顾作神秘的凑到克莉丝的耳边,“看看窗外……”

    克莉丝看了比尔一眼之后,转身悄悄拉开办公室的百叶窗,看到门外的走廊的凳子上,座着的满身狼狈的白种男子。

    “这是距离案发现场三百米之外发生的车祸的事主朱利安.查德斯,他因为车祸而昏迷在现场附近,虽然现场没有查到赫朱利安有直接关系得线索,但是根据鉴定,这个男人出事的时候,也正是案件发生的时候,我想其中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关系……”

    “你说……他可能和杀人犯见过面?”克莉丝惊讶的问。

    “不、不……如果他见过杀人犯的话,你认为他有可能活下来吗?”比尔挑了挑眉头。

    “那……”

    “仔细听好,他是唯一一个在现场附近的人……队我们来说是,对那个杀人犯来说呢……”

    “你要用他当饵,把那个凶手钓出来?”克莉丝和比尔搭档了很久,自然对于搭档的想法很了解,只要提个开头,就知道后面的含义。

    “我已经让线人吧这个朱利安曾经在现场附近出现,并且看到过某个人影的消息散播了出去,接下来我们只要看好他,自然不愁大鱼不上钩。”

    “要是大鱼不吃呢?”

    “这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比尔又是一脸无赖模样,“你不是担心案子会被抢走吗?所以我们要在案子还没有被抢走之前就把那个该死杀人犯挖出来,现在这个方法是最快的了……不过,如果案子真的涉及五十一区,说不定以后我们的破案经历还能够制作成x档案呢。”

    “你以为你是谁?”克莉丝丢了一个白眼给比尔,然后拿出化妆品给自己补了一下妆之后,转身走了出去,“我去安慰一下我们那位可怜的朱利安先生。”

    “安慰?被美女蛇安慰并不是一件好事吧。”比尔喃喃自语着,不过炯炯有神的眼底深处却闪烁着和颓废的外表完全不同的谨慎和敏锐,有一句话他没有对克莉丝说出口--如果说这个朱利安99%没有看到凶嫌的话,那么也有1%的可能本身就是凶嫌,在自己放出消息烟幕之后,接下来的就要看收获到的究竟是逃逸的罪犯,还是假装无辜的人。

    (2)

    朱利安不是第一次到警察局来,事实上和每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孩子一样,朱利安也有一个轻狂的年少时代,飙车、打架、偷窃、抢劫乞丐、肆意破坏、除了吸毒之外,堕落的年轻人会做的事情,朱利安都多少有过点经验,所以警察局对他来说并不算太过于陌生,虽然自从自己一心开始走上音乐的道路之后,就没有光顾过这里,但是大致的影响还是有的,所以朱利安醒过来的时候,就确定自己不再医院,而是在警察局的医务室里。

    虽然脑袋里一个劲地抽痛,让朱利安晕乎乎的,但是当他看到警务医生准备给自己做一个简易的脑电波测试时,他还是果断的拒绝了--不知道为什么,朱利安明知道自己的状况最好能够做一下全面的检查,特别是脑袋的监测,撞车时自己的头部受到的冲击既然造成了自己的昏迷,那么就有可能给自己的脑袋留下某种隐患,但是心理深处某种莫名的感觉让朱利安在第一时间就本能的排斥那些将要联系在自己身上的探测仪器。

    “为什么不做一下检查呢?你刚出车祸,而且还昏倒过,做一下检查比较保险,看,你的脸色这么差……”一个温柔体贴的声音出现在朱利安德耳边时,朱利安正闭着眼睛坐在警察局走廊的座椅上,让昏沉沉的脑袋抵着冰冷的墙壁,徒劳的希望那阴凉的触觉能够压制一下脑袋里的抽痛。听到那个女子的声音后,朱利安睁开了眼睛,但是一阵昏眩让他觉得眼前一片白蒙蒙的,过了好久,他才从逐渐找回自己的焦距,然后一张漂亮或者可以称为妖艳的美丽容颜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只是那双望向自己的美丽的蓝眼睛正陷入某种失神的状态。

    “你是那位警官?”虽然眼前的女子没有穿着警官制服,仅仅套着一件宽大的外套,外套的缝隙里隐约可见那诱人的部位。虽然朱利安的脑袋不怎么清醒,但是常识还是有的,至少他不会把眼前这个漂亮的美女当作临时被铐进来的租街女郎。

    “啊……噢,我是克莉斯警官,我在办公室里看到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需要帮忙?”克莉斯显然被朱利安的问题惊醒,慌忙的回答中,有着难以遮掩的慌乱以及一丝难以察觉的羞涩。

    “不需要了,我坐一下就好。”一阵阵让朱利安难以形容的感受正在他的脑海中翻涌着,让他觉得极端的不舒服,即便是对着克莉斯这样的美女,他也没有了新上的心情。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你的笔录应该已经完成了吧。”克莉斯突然这么提议。

    “回家……抱歉警官,我的住宅昨天上午已经被银行查封了,而我唯一的财产,那辆中古的汽车也因为撞上了墓区的围墙报废了,就算修好了,可能也只会成为赔偿的抵押物品,换句话说,我离开警察局,就要露宿街头了……”朱利安苦笑着,“虽然我不喜欢这里,但是至少也要等外面的大雨停了之后才能离开,否则……警官阁下不是打算在这个时候把我赶出去淋雨吧。”

    “是这样啊……那么我在约翰街有一间小公寓,暂时我不会用,如果你不介意的那里过于偏僻的话,可以暂时住在那里。”克莉斯低声说着让她自己都觉得讶异的话——这在任何人耳朵里听起来无疑都是一种带有暗示性的邀请——朱利安很吃惊,但更多的是一种被侮辱的愤怒,他虽然落魄,但还不至于沦落到被女警察当作可以包养的男妓——朱利安显然忽略了一点,被从充满了泥浆的地上抬到警察局的他,此刻没有一点地方可以让女人动心的。

    “您是什么意思!警官阁下!您不怕我指控你性骚扰吗?”朱利安底吼着,怒睁的双眼紧紧的盯住了克莉斯再度失神看着自己的脸庞。

    “啊……噢……诶……你误会了,我只是希望那栋房子有人可以租借而已,我可不想空在哪里养老鼠,当然,我可以暂时免除你半个月的租金,不过你必须为我打扫那间屋子,而半个月后,你就要支付租金给我,我会算你便宜一点,而且我在警察局对面就有自己的公寓……我只是,想帮助你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克莉斯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说话中的破绽,慌忙的解释着,只是他的解释怎么听起来都有些薄弱的味道,“怎么样,愿不愿意?那里的很偏僻的,租金也不算贵,但是因为那条街曾经出现过一个杀人狂,所以几乎没有人愿意租借,你看,你现在没有其他的住处,而我有房子租不出去,那么我的提议是不是对我们双方都有益呢?”

    “只是租借,没有其他的意思?”朱利安怀疑的看着克莉斯有些发红的脸庞确认着。

    “噢,我的上帝,这个年头真是的,连做好人都要被怀疑吗?”克莉斯似乎找回了自己的部分理智,用夸张的语气叹息着,“先生,如果我们彼此交换立场的话,我不介意您考虑这么多,但是你不觉得,你的疑问应该是我所担心的问题吗?”

    朱利安被克莉斯的话弄得怪不好意思地,苍白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原本发青的嘴唇似乎也淡了不少,“很抱歉,您的提议对我来说真是太及时了,当然希望你原谅我过分的疑虑,我实在是太累了。”

    “看得出来,这样吧,这里不是一个休息的好地方,我带你去那间屋子好吗?你可以先休息一下,不过记得醒来之后,要帮我打扫屋子噢。”克莉斯显然对完成这笔莫名其妙的租借交易感到非常的高兴,甚至在比尔吃惊的目光下,连蹦带跳的犹如一个刚刚得到心爱玩具的少女一般,冒着大雨把朱利安送去了约翰街的空屋,然后等不及朱利安道谢,就在朱利安感激的目光下飞快的溜走了,直到回到警察局,依旧保留着那一脸神魂颠倒的表情,让比尔为她担心不已。

    “我说大美人,不会吧,居然对那个小子一见钟情了?”警务人员最糟糕的机遇就是对需要侦查的对象动情动心,那样可是非常不利于侦查的。

    “怎么会,我只是把他安排到便于我们监视的地方而已,约翰街是一个非常利于监控的地方,而且我的父亲为了保护我的安全,幼稚的在我所有的住宅附近都安排的监视人员,所以我们甚至不用动用局里面的人力物力,就能够完美的达到监视的效果不是吗?”克莉斯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举动有间接‘操纵国防部长的情报机构’的嫌疑。

    “你真是……上帝,快找个男人来制服你吧。”比尔夸张的耸了耸肩膀,拿着外套出去干活了,把办公室里的空间留给克莉斯独自使用,因为接下来,这位国防部长的独生女儿讲要运用她可怕影响力,让fbi的倒霉特工们免费的加班加点了。

    十分钟后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约翰街的男人是我喜欢的男人,你别给我多事,如果让我发现你监视他的话,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克莉斯果断的在大吼声之后,挂上了电话,把父亲愤怒的咆哮丢弃在电话的另一端。她非常清楚怎样才能让自己的那位保守派的父亲自以为聪明的干涉自己的私生活以到达完美的效果,相信五分钟之后,至少有六队fbi的特别小队会出动,非常巧妙的躲在朱利安身边,监视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同时也能够在朱利安受到危险时完好的保护他。

    靠坐在办公室的皮椅上,克莉斯习惯性的咬着铅笔——这是她的坏习惯,只要遇上问题,她都会下意识的咬着铅笔。

    克莉斯从来不相信爱情真的存在,也许是受了太多妻杀夫、夫桀妻之类死状凄惨的案件的影响,克莉斯一直抱着独身主义,在警察局共事的警官也好,父亲安排下的相亲也罢,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心动的,所以更不会相信有一见钟情这种说法,但是上帝似乎和克莉斯开了一个玩笑,把那个叫朱利安的男人丢到了她的眼前。

    是的,那个男人并不出色,一身的狼狈,满身的落魄,怎么看都不是一个适合克莉斯的人物,更何况这个男人的身上还背负着天大的谜团,作为一场凶残的凶杀案的涉嫌人,而且还是一个诱饵的担当者,克莉斯很清楚,这个男人即将遭遇的命运必然和无数危险有着交集,而她原本也是那重重危机中的一分子。

    但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却在瞬间搜罗了克莉斯的全部注意力,那双蓝色的眼睛,没有清晰的焦距,却散发着诱人的魅力,克莉斯从来不知道人类的眼睛可以那么的美丽,那种夺人心魄的美丽,让她在瞬间失去了最为自傲的自控能力,完全迷失在那蓝色的海洋之中,迷茫、脆弱、无助以及那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高傲,所形成的蓝色海洋,在第一时间撞开了克莉斯内心属于女性的最弱软的一点,就像是一种神奇的魔法,让克莉斯在那短暂的瞬间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深藏的爱恋情怀。

    方便监视?

    骗鬼去吧,就算眼前坐着的是开膛手杰克或者是世界头号恐怖分子本。拉登也休想让她启用自己的屋子当监视场所,自己这么做的唯一想法就是把这个男人留在自己的视线之内,虽然知道这样做太过于冲动,但是对于他来说那些在周围监视他的人,却是最好的保护,如果他真的和那状血案有关系的话……

    女人,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生物,而这种生物却往往会直接或者间接制造让人意想不到的后果,而这一次,克莉斯的选择无疑让她自己跨进了一个非常危险的爱情游戏里,而且这场游戏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将是充满了血腥、恐怖以及死亡气息。

    ****************************

    在送走了那位有点莫名其妙兼爱心泛滥的女警官之后,朱利安终于无意识中常常的呼出一口气,一个对他来说非常混乱的夜晚终于在莫名的好运中结束了,虽然对他来说,他依旧有点莫名其妙的感受,但是管他呢,因为宿醉而依旧抽痛的脑袋和模模糊糊的记忆并不能帮助他整理出一个完整的记忆系统,现在他的身体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一切等他睡醒了之后再说吧。

    脱下一身肮脏的衣服,朱利安甚至连洗澡的打算都没有,直接裸着身子爬上了床,他太需要休息了,将僵硬的身体埋入蓬松柔软的羽被之后,昏惶了一天的心,逐渐感受到了无声的平静,只是在朦胧之中,朱利安无意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蓝色实心圆的圆形纹身,下意识用手去**,但是似乎怎么都没有办法搓掉……难道是自己昨天晚上喝醉了之后,胡乱纹上去的?真是太难看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朱利安沉沉的陷入了梦境,现在无论是谁来打扰他,都休想把他从梦境中唤醒,窗外淅淅落落的小雨依旧在下着,虽然是正午,没有了太阳的璀璨光辉之后,天地笼罩在一片阴沉的寂静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又一个夜晚降临了。

    黑色的夜幕遮蔽了天空,小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远离喧嚣的闹市的寂静夜晚中,屋檐下的水滴声成了唯一的装饰音。一道弱弱的微蓝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悄悄地闪烁着,一团蓝色的液团诡异的从朱利安的手臂上那一个蓝色实心圆的圆形纹身上分离了出来,犹如一个获得自由的精灵,闪烁着神秘的蓝色光芒围绕着朱利安沉睡的身体,四处翻滚着,似乎在庆幸着危险的再生。

    “波尼,你再继续这么浪费能量的话,信不信我马上就把你给融合掉?”沉睡中的朱利安突然开口这么说着,只是仔细听的话,就不难发现,朱利安此刻正用一种古怪的方式发音,在黑暗中让人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受。蓝色的液团似乎听懂了朱利安的威胁,乖乖的蹦跳着回到了朱利安的手掌之中。并讨好的用那蓝色的液团磨蹭着朱利安的手心。

    “放心,只要找到了‘克勒提斯号’,我们就有办法摆脱目前的困境了,让身为宇宙最高尖端的生物武器的你,委屈成这个样子也只是暂时的,等我完成了任务,就算你打算毁掉这个星球,也没有关系……我知道……我知道,地球人的低等的精神能量对于你的进化是最好的补品,我不会阻止你的进化,只是你必须知道,在我找到‘克勒提斯号’和‘逆风流光之卷’前,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体还是有它的作用的……”朱利安说着,嘴角拉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翻身坐了起来。

    被称为‘波尼’的那团蓝色液团从朱利安的手上跳到了肩头,用人类的耳朵无法识辨的音频和朱利安交换着意见。

    “为什么保留这具身体的原有意识?”朱利安摇了摇头,“并不是我想保留,这是意外,知道吗?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不过也许这也是个不错的意外,最少我觉得会非常有趣,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这将是一场游戏,一场非常有趣的游戏……”

    蓝色的液团晃动着,似乎不明白朱利安的话语中的意思,不过朱利安似乎也无意让波尼完全了解,现在的他正前所未有的兴奋着,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个星球的未来,也许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