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一章 美国利益

第一章 美国利益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昨夜天使降临人间,米高音乐广场引爆天堂之音》

    吴亮打开今天波士顿晚报,就看到这么一条耸动的新闻占据了整个头版的绝大多数版面,吴亮不用细看就知道这绝对是那位突然在一夜之间红遍全美西海岸的超级新星银翼天使朱利安.索斯,这些天来几乎全美国的报纸上都登载了这位突然出现在乐坛的超级巨星,甚至连一贯在新闻界独占鳌头的恐怖头子拉登阁下也有被这位巨星的光芒遮掩的趋势。

    据说这位乐坛巨星极度的性格,不但违反了演艺圈内艺人和媒体需要紧密合作的惯例,他拒绝媒体的任何采访、甚至连演唱会也拒绝媒体的宣传,他从一个小型的地下酒吧演唱起家,用了短暂的一个月就成为了媒体忍不住要关心的天之骄子,据说这位巨星的歌声犹如天堂的圣乐一般,让所有倾听的人感受到发自内心的倾倒;更像是一种令人不能抗拒的毒品,凡是听过一次,就会忍不住去听第二次、第三次。

    而这位巨星演唱会高额的入场卷曾经一度成为媒体攻击的目标,但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在每次演唱会结束之后,这位巨星经常把自己所得到的收入几乎全数捐献给了福利机构和红十字会,让那些耍笔杆子的记者们傻了眼。

    面对金钱和名誉毫不在乎,将所得到的一切化作希望之光洒遍人间——这是人们对这位巨星最津津乐道的部分。

    这样的人,才算是真正的人间俊杰吧,对于这位神秘的巨星,吴亮也同样为之敬佩,听说最近这位巨星可能要到波士顿来开演唱会,虽然还不能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假,但是吴亮已经决定存钱去听了,虽然他自认没有多少艺术细胞,但是他相信参加这么一场音乐会绝对是值得的。正想着,办公室的门急促的敲响了起来。

    吴亮愣了一下,起身去开门,心头却满是疑惑,詹姆斯教授昨天才打电话过来,说今天要去圣玛丽亚教堂整理地下书库,三天内都不会回来了,而自己在这个学校并没有什么朋友,这个时候会是谁找来呢?该不是那位唠叨的宿舍管理员又因为失眠而打算和自己聊天吧?吴亮看看已经走到快半夜时锺,奇怪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才打开门,吴亮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男子,同是源自一个祖先的脸庞,虽然乍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是看到对方别在胸前的校徽,很快就让吴亮从记忆中找到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老兄应该是和自己一起到美国来的,被闻馆长称为太子党中的一员,文学系的张慎,不过看他脸色发白神色慌张的摸样,吴亮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小张,出什麽事情了?”吴亮把张慎让进屋子,给他倒上一杯水,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问,能让太子党的成员变脸色的情况,应该不多吧,相信绝对不是丢个钱包之类的事情那麽简单。

    “出事情了……死、死人了……”张慎喘了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人话。

    “死人了?谁死了?”吴亮吓了一大跳,一把抓住张慎的脖领子,问着,死人可不是开完笑得事情。

    “钱英豪,我出来的时候,好像快断气了……”张慎被吴亮勒的难受,干紧说,要换了平时,这位太子爷哪容的别人这么对待自己,早就老大一个巴掌甩过去了,不过现在他可没有心思耍太子脾气,要知道钱英豪的家事虽然不能算是顶尖的,但是照样能够把自己家里的后台压得死死的,所以钱英豪要是真的间接死在自己手里,那自己可就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究竟死了,还是没有死啊!”吴亮真想把眼前这个混蛋小子的脑袋桥开来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脑浆子还是浆糊,人命关天的事情,他到给个准确的说法啊。不过看着小子的熊样,吴亮也知道急不出个所以然,所以丢下张慎,捞起一旁的外套就往门外走去,“带我去看看,路上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因为走得急,所以吴亮并没有看到张慎眼底闪过的一道夹杂着得意和阴狠的目光。

    钱英豪不住在学校提供的宿舍里,而是和他的那群狐朋狗友租用了学校附近的一栋高级公寓,钱英豪住在六楼,而张慎就住在钱英豪对门,本来在国内这群太子党仗着家里的势力可以说走路都是横着走的,这次被送到国外来镀金,为的就是拿一张国外的文凭,回去后可以依靠长辈们的路子,安安稳稳的做上一个不错的位置,所以对于学业,这些混蛋小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里去,依旧到处花天酒地,反正他们多的是钱,只要不惹祸,谁也不会管束他们。

    张慎好酒,而钱英豪好色,在国内没少招惹那些漂亮的女孩,到了国外,自然也是狗改不了吃屎,最近又泡上了一个黑人女孩,整天和人家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本来也没有什么,直到一个月前,对方提出要去听听超级巨星朱利安.索斯的演唱会,虽然钱英豪不知道这个‘猪头安’究竟是哪路的神仙鬼怪,但是出于骚包公子的本色,再加上张慎等一干人吓起哄,当时就买下了音乐会的高级包厢,摆明了当回凯子。

    不过一切就此发生了变化,谁也没有想到,钱英豪居然‘迷’上了朱利安.索斯的歌声,接下来,几乎每场必看,不管音乐会开在哪里,他是一场不缺,弄得他的狐朋狗友们都以为钱英豪‘把妹妹把厌了,打算换个哥哥把把’。但是渐渐的问题来了,钱英豪没有了过去的精神,每天恍恍惚惚的,只有在听到朱利安.索斯的歌声之后,才会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满是精神,而且任谁都察觉到钱英豪瘦了、憔悴了、原本嚣张的模样变得萎靡倦怠,私下里大家都在怀疑,这小子会不会在音乐会里吸上了毒,所以才搞成这个样子。不过碍于太子党的不成文规定,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所以并没有人去调查或者劝阻。但是暗中,大家都悄悄地和钱英豪划清界限,怕日后万一真出事了和自己撇不干净。

    张慎作为太子党一员,自然也懂得其中的道理,只是这小子好酒贪杯,今天晚上多喝了一点,迷迷糊糊的跑错了门,跑进了钱英豪的房间里,窝在地板上就睡了,一时间也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只是等他醒过来,才发现钱英豪脸色发青的躺在自己的身边,出气多,吸气少,这下子可把这个小子吓坏了,他很清楚如果钱英豪这个钱家的独苗就这么死了,自己也要跟着倒霉,寒颤中,张慎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如果房间里只有钱英豪和自己,那么如果钱英豪死了,第一个被怀疑和迁怒的,就是自己,要是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呢……

    吴亮并不知道张慎的肚子里究竟冒着怎样的坏水,现在的他只想到救人,对于吴亮来说,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恶棍,挽救生命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所以在张慎遮遮掩掩的解说下,吴亮并没有深思其中的利害,所以一到了钱英豪的公寓,吴亮二话没说,推开房门,就看见钱英豪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脸色灰青,嘴唇惨白,小模样就像是刚从冰柜里爬出来似的。

    吴亮扑上去,试了试钱英豪的鼻息,发现这小子还没有断气,虽然呼吸微弱,但是心跳到还算清晰。

    “快叫救护车!”吴亮猛然回头,大声地疾呼,这一嗓子,把周围的邻居都给叫醒了,而张慎也在冲忙拨打电话的时候,露出了一抹笑意,为自己摆脱了最危险的境地而宽心,接下来,如果钱英豪不死,那么钱英豪的救命恩人就是自己了,如果钱英豪死了……周围的人都能够证明第一个闯进钱英豪房间里的人不是自己,而是眼前这个帮钱英豪做心肺恢复术的傻小子吧……

    (2)

    “奥尼逊大夫,请马上到急救室来;奥尼逊大夫,请马上到急救室来……”午夜波士顿医院的紧急呼叫系统突然在医疗大楼里响了起来,正在值班室打瞌睡的奥尼逊讶异的睁开双眼,匆忙走了出去。

    “珍妮弗,病人什么情况……”奥尼逊走进底楼的大厅时,就看见急救室的值班护士长正带领着护士们守在门口,看样子病人还没有送到。

    “东方人,21岁,男性,目前呼吸衰竭、全身性痉挛、血压下降很快,心跳有间隙间隔……怀疑吸毒过量,但是没有发现吸毒的表面症状,或者注射痕迹。”珍妮弗翻了翻身边带着的从救护车上传来的病人的大概症状。

    “有没有病人的病史?”奥尼逊皱了皱眉,如果真是吸毒过量,那病人一到就要马上注射中和剂,但是在不知道病人本身是否对中和剂成分过敏的情况下注射并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奥尼逊在急救室里看到过不少吸毒过量的病人因为注射中和剂勉强从死神手里捞回一条小命,却在中毒死亡的危机过去之后,因为对中和剂过敏而死于心率衰竭的情况。

    “没有,不过随车的麦克医生已经对病人做了简易的抗体注射,应该问题不大。”珍妮弗将从急救车上传来的简易抗体注射的反应记录的传真递给了奥尼逊。

    “麦克那个家伙……”奥尼逊听说随车的是那个经验老到的麦克,立时放心不少,麦克的急救经验可不是说笑话的,要是换个菜鸟的话,根本不会想到给病人做简易抗体注射。翻阅着那份传真,奥尼逊迅速的在心底勾勒出一个比较完整的急救计划,有着这样的短时间的考虑会让过会儿的急救不至于出现手忙脚乱的可能。不久,救护车的警铃就在不远处响了起来,珍妮弗和其他护士,快步走出了大厅,在大厅的门口处,全身贯注的等待急救车的到来。

    “吱……”有些刺耳的急刹车在门前响起,箱型车的后车门被推开,一身白色工作服的麦克从急救车里跳了出来,在珍妮弗等人的帮助下,把车里移动担架上深度昏迷的青年抬了下来。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麦克并没有按照正常的急救程序将病人的主治权利交给奥尼逊,相反,他硬生生的阻止了珍妮弗他们打算把这个东方青年送到二楼注射室的举动。

    “不是吸毒者,没有必要注射中和剂,隔离,立刻隔离这个人,这可能是一个特殊病例……三极隔离!”麦克大声地疾呼着,他的话让包括奥尼逊在内的救护人员都吓了一跳,三极隔离可以说是波士顿医院最高的隔离状态,一般只有在病人可能罗患高危险传染病的情况下才会被起用,一旦起用,所有和病人有接触的医生和护士都回被同时要求严格的隔离。

    “麦克,怎么回事?”奥尼逊吃惊的看着一脸沉凝的麦克。

    “现在不方便说,先把病人送到三极隔离室,珍妮弗,马上通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告诉他们我们这里有‘tr-008’的病患……”麦克没有回答奥尼逊的问题,但是当他说出‘tr-008’这个单词的时候,奥尼逊立刻就明白了。

    ‘tr-008’全称是‘多发性精神亢奋间歇性衰竭综合症’是一个月前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美国西海岸刚刚发现的一种全新的疾病,这种疾病和毒品服用过量后的外表症状几乎完全相同,所以在最早期的诊断时,往往会被误认为是毒品中毒。

    事实上这种疾病却并不会致人于死亡,根据确诊的数十个病例,这种类似于中毒的症状在维持240个小时后就会完全消失,并不会给人的身体机能带去很多破坏,但是这种病症患者如果不及时进行特殊的救治的话,在240小时之后,患者就有95%以上会因此出现严重的幻觉、幻视、甚至出现精神分裂的迹象,在西海岸的24个确证病例中,已经有7个被确证患上精神分裂症,其中更有3个被认定具有严重破坏倾向的精神分裂症、8个被确证为深度神经衰弱、另外的9人都不同程度的出现精神方面的障碍性疾病。

    鉴于这种病症目前的病因和传播方式并没有详细的记载,所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向全美国的各大医院发布了三极警告,一旦出现新的病例,要求立刻进行严密的隔离,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并会配合派出专门的医疗小队,进行确认和治疗。

    当然在外行人的眼中也许会觉得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举动有些草木皆兵的味道,但是作为医生的奥尼逊和麦克多少能够体会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这么做的言下之意,在恐怖主义的阴影蔓延在美国上空的时候,任何一点点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被安上恐怖的名义,何况是‘tr-008’这种不知道病源、不清楚传染途径、不明白对人体伤害的具体程度,只知道患者最后多数都会成为精神病的这种可怕结果的突然出现在人们视线里疾病,在恐惧中的危险是最可怕的。

    要制止这种恐怖的蔓延,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到源头,索幸‘tr-008’的传染能力并不强,目前为止,确诊的病例基本上都聚集在西海岸,而且确诊的人数并不多,所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目前需要的就是确诊或者有类似症状的病人。所以,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接到了波士顿医院的电话通知之后,立刻派出了六人小组,而令人意外和他们同时到达的人却多了一倍,美军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也派出了他们的队伍。

    “先生们,女士们,这是工作,为了我们的国家……”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派遣队的负责人是劳恩少校,面对医院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成员们讶异种包含着排斥的目光,这位刚刚过了四十的少校微笑着向所有人摊了摊手,以表示自己的无辜,这也是没有办法,虽然大家都是研究疾病和病毒的,但是有时候为了国家利益,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往往会将各种新发现的可怕病毒悄悄的封存起来,美其名为‘保护人类’,事实上谁都知道,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在美国生化武器系统中不可掩盖的重要位置。所以双方看彼此不顺眼的情况已经维持了很多年,相信只要美国继续存在,这种半敌视的情况也将继续的被维持下去。

    (3)

    劳恩少校含糊的解释并不能让人接受,但是在场的诸位也很明白,就算他们真的不知好歹的继续追究劳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相信最终结果只会是‘涉及国家机密无可奉告’之类,所以在短暂而尴尬的对持结束之后,双方在无声中各自占领属于自己的地盘,开始运作了,毕竟眼前这个病例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比较重要的部分。

    疾病预防中心的专家们在奥尼逊和麦克的娴熟配合下,迅速的将携带来的研究器械布置到位,包括各种小巧精致的测量监控仪器之外,更多的,是脑电波频率的收集配件,数十个病例确诊下来,几乎所有的医学专家都认为,这种病源体应该产生于脑部,所以要治疗的首先一步就是控制和平稳病患的脑电波。

    整个隔离病房迅速的忙碌了起来,不过与眼前忙碌的众人完全不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原本应该也是忙碌中的一员的劳恩少校和他的医疗小队却始终没有出现在隔离病房里,而是如同找错了窝的黄蜂,在隔离室的隔壁病房锁上门可劲的折腾着,因为完全没有办法看到房间里那六位马里兰的专家们究竟在玩什么花招,所以一时间谣言在整个波士顿医院的夜间值班系统内传了开来,鉴于彼此立场的不同,所以多数的谣言内都含有相当明显的嘲弄和讽刺的味道,其中包括:‘马里兰的人真是会找机会休假’、‘六个专家看来是到波士顿来秘密疗养的’、‘纳税人的钱,基本上就是这么被马里兰那些家伙花用掉的’……等等。

    对于外界开始悄悄流传的流言蜚语,劳恩少校并不是丝毫不知,只是因为某个原因,他不想、也不能管这些谣言,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故意夸张了整个专家小组的行动,为的就是希望外界出现这种很容易混淆是非的流言。因为他们今天到来并不是和往常一样处于拯救病人为目的,和那些正在竭力挽救病人生命和健康的白衣天使们不同,也许今晚他们注定要成为高举镰刀的死神,无情的夺走那个可怜的小伙子的生命。

    三天前,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的最高负责人,托尼.克里克上将,匆匆从德州生化武器试验中心的绝密实验室里赶回了马里兰,并在办公室里召见了正在负责精神毒气研究的劳恩少校,托尼凝重的表情,是作为属下的劳恩十多年里第一次看到。

    “你马上停下手里的研究,从今天开始马里兰成立‘tr-008’研究小组,你负责整个小组的运作,所有关于‘tr-008’的研究内容和报告,全部属于第五级,明白吗?”托尼一直被生化系统的工作人员笑称为‘马里兰的肯德基上校’,因为这位白人将军不但具备了胖胖的身材,那一脸四季不变的和蔼笑容更是和肯德基广告里的标志像的很,所以当托尼的微笑被凝重所取代的时候,劳恩少校就有一种不妙的感受,果不其然,托尼一开口就给了劳恩少校狠狠的当头一炮。

    “第五级……将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劳恩傻了眼,在马里兰工作了整整十六年,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第五级这个称呼。

    在马里兰生物研究中心里,根据所研究的生物病毒所具备的危险性一般分为四个等级:

    第一级,一般是研究流肺病、肺结核、流感之类危险性较低级的病毒;

    第二级研究天花、霍乱之类的病毒,研究人员在进行研究之前需要进行免疫预防接种;

    第三级研究沙门式病菌、艾滋病之类的病毒,这类病毒因为没有有效的治疗方式,所以其危险性非常强,在研究时,所有研究员都要进行严格的预防消毒措施;

    而第四级更是被整个马里兰称为亡灵地域,属于第四级的病毒都是具有极端危险性、没有任何预防措施和治疗措施,而且具有极其强烈的传染性的,所以整个第四级病毒研究室被安置在一个特殊的低温的实验室里,在进入第四级病毒研究室的时候,研究人员不但要穿着全封闭的防护衣,而且还要进行紫外线、红外线、碱性消毒等十二项消毒措施才能进行研究,甚至第四级病毒研究室的空气,都不可以吸入,完全呼吸外界提供的干净氧气。

    但是除了以上四个级别之外,劳恩从来不知道会有第五级存在,第四级的病毒已经被称为亡灵地域了,那么第五级呢?该不是魔界侵入吧,劳恩少校在内心冷森的幽了自己一默。

    “听着,劳恩少校,我现在和你说的,可以算是美国的最高国家机密,连总统阁下恐怕也并不知道这些……一直被外界视为军方最神秘的五十一区事实上和马里兰的第五级病毒研究应急系统,以及警察部门的特殊事件调查部是互相依存的一个完全不为外人所知道的系统——地球危机防御系统,简称‘tfa’,这个系统成立到现在,五十一区和特殊事件调查部都先后被外界察觉,但是因为这两个部门办事都具有它的神秘色彩,所以不愁被被人调查,但是马里兰的第五级却是被完全保密着的,你该明白,前两者是公权机关,他们所握有的实力足够让他们摆平一切是是非非,但是马里兰的第五级一旦出现就足够让这个世界陷入恐慌,马里兰的第五级所研究的东西——外星不知名生物病毒。”托尼将军说道这里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这个第五级成立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被使用过,事实上,知道这个系统的人,包括我都衷心的希望永远不要用到这个系统,明白吗?第五级……已经完全超出了人类的文明范围和认知,我们不清楚将被归类于第五级的病毒究竟是不是极度危险……”

    “但是,将军阁下,我不明白除了什么事情,第五级会被起用,虽然我也看过不少类似于x档案的影片,但是这并不能解释我的困惑,而且,将军阁下,启用第五级,言下之意应该是说,我们发现了某种外星来的病毒……是这样吗?”劳恩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太忙于工作,所以出现了长时间的幻觉、幻听现象。

    托尼将军没有回答,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深受自己器重的部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几袋被核盖了美国绝对机密印章的资料袋递给了劳恩,劳恩的研究专业能力不容置疑之外,他的精明的分析能力和卓越的协调能力都是托尼所看重的,所以在考虑第五级的负责人的时候,托尼毫不犹豫地荐举了劳恩,他信任劳恩,在眼下这个复杂的局势下,相信这个男人应该很快就能进入状况。

    “军方的五十一区,专职研究、捕获到访地球的外星生命和人类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的异种,三个多月前,五十一区发生一起盗窃案,存放在五十一区机密保险箱里的一只金属盒子失窃,据查偷窃这只盒子的人,是五十一区的研究员艾米.莫纳斯,因为这只金属盒是1933年新墨西哥州的ufo残骸里发掘出来的,而且盒子里有一块固体的不知名的能量块,所以可以完全确定,那不是地球的产物。”托尼从资料袋里拿出几张照片,其中几张拍摄着这来自于外星的不知名的礼物,照片中那蓝色的能量块所闪烁着的美丽鎏彩瞬间就吸引了劳恩的目光。

    “这本来并没有什么,五十一区出现盗窃案虽然说有点让人意外,但是根据一般的程序,只要找回失物,五十一区就会放手,不在继续调查,而让中央情报局接手,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艾米.莫纳斯却在三个多月前发现死在洛杉矶郊外的一座被公墓守墓人弃置的小屋里,同时死亡的还有其他8人,包括艾米.莫纳斯在内的三人死于急性神经性毒气,但是另外6个人似乎死于互相的殴斗,而且,特别事件调查部在现场找到了属于五十一区的那个金属盒子,但是盒子里的外星能量块却不易而飞……”托尼指着照片里拍摄的狼藉的现场,以及那令人恶心的尸体,语气愈发显得沉重,“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些死者死亡状态极其不正常,所以五十一区接手了尸体解剖的步骤,却让他们意外发现,其中的一具尸体的脑部能量残留里,有那块遗失的外星能量块的能量反应。”

    “你是说……”劳恩觉得后脊梁一阵的发冷。

    “我们不知道,劳恩,我们不知道,这不是地球文明所涉及的了的……”托尼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我们不清楚,那块遗失的能量块究竟在哪里,也不清楚这块能量块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灾难,但是看看那些粉身碎骨的尸骸,就足以让我们心寒,五十一区和特别事件调查部都很努力的去调查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报告……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完结,当西海岸出现‘tr-008’的时候,正好是在艾米死亡后不久,所以为了预防万一,五十一区对那些病患做了必要的研究和分析,结果是惊人的,几乎所有‘tr-008’患者的脑电波里,都会出现那块外星能量块所特有的能量频率,虽然频率很低,低到几乎没有办法察觉,但是通过磁化波长的过滤,那个外星能量的特殊能量反应还是非常的明显的。”

    ‘tr-008’劳恩并不很陌生,如果可能的话,他曾经希望在结束自己手中的精神毒气研究之后,请求参加对‘tr-008’的研究,但是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出现的病毒背后,居然潜伏着这样一个惊人的内幕。翻阅着那些来自五十一区关于病人的报告,劳恩很快就再度皱起了眉头。

    “精神病患?”处于直觉,劳恩觉得那些病人并不是简单的情况下才拥有精神病患后遗症的,甚至可能是人为的。

    “这些出现后遗症的病人脑部残留的外星能量笔其他人多,所以为了尽早的找到答案……五十一区向来不讲究手段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成为了五十一区的试验品,但是结果……”托尼苦笑着,生化研究项目一直被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也确实是因为这些不择手段的做法造成的后果,但是面对着这些人类从来没有遇到的事情,除了牺牲部分人这种极端自私的行为之外,又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上两全齐美的方式并不是到处都可以适用的。

    劳恩没有说话,他也很清楚,在这个理论上,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托尼将军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思绪从是非对错的怪圈里拉回正题,“根据五十一区的研究,显然这个外星能量拥有不为人知的力量,而且这种能量似乎能够控制人类的精神,五十一区经过试验认证,这些‘tr-008’患者的大脑,在不知不觉中被植入外星能量,这些微弱的外星能量会不断的刺激患者的大脑,向外散发高强度的精神能源,当这种散发达到人类大脑承受的极限时,这些外星能量就会自动消失,但是五十一区的试验证明,那些发散了的精神能源很有可能被某个不知明的东西吸收,所以五十一区要求我们配合他们,切断一切出现‘tr-008’患者精神能源输出的情况……”

    “他们在开玩笑吗?”劳恩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托尼将军的话,言辞中的愤怒显而易见。精通人类精神病理研究的他非常清楚要打断这种输出的方式很简单,那只有一种——死亡。

    “劳恩,听我说完……你先看看这个,这个是五十一区的试验资料,”托尼将另一份红色文件递给了劳恩,劳恩皱着眉有些粗鲁的打开文件夹,托尼无言的看着劳恩额上的青筋一点点的平息,取而代之的是难以遮掩的惊讶。托尼将军很清楚劳恩看到的文件上所描写的东西的可怕程度和潜在危险,五十一区用二十条人命换来的结果就是,‘tr-008’患者在脑际的外星能量消失之后,及其容易被控制,而且属于人类感知系统中的‘痛觉’系统将全部失效,只要注射入适量的肌肉强化剂,就能够在数天内成为一个可怕的充满了攻击性的生物武器——虽然五十一区没有明着说这个生物武器的可怕程度,但是托尼作为一个将军,自然能体会到五十一区的兴奋和美国国防部为什么会突然不顾前面一百多年不启用马里兰第五级的传统,下达这个破天荒地命令。

    “死亡,是为了保留‘tr-008’病患脑部里外星能量的残留吧……”人类的精神能源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生物能量,只要大脑不死亡,即使心脏停止了,脑海的精神能量依旧能够运作,但是人类生理上的死亡,却可以在瞬间将停滞在大脑的精神能源完好的保留72小时,五十一区看中的,就是这72小时吧,只要有这72小时,那么复制相同的能量就变成了一种可能性,如果美国具有这种可以控制人类的能量、能够制造出无数可怕的生物武器的能量……

    “将军……这种命令违反我作为医生的基本道德。”劳恩的回答中的词语充满了坚决性,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如此的无力,他几乎已经猜到了托尼将军的回答。

    “这是我们的无奈,也是美国的无奈……相信全世界应该已经有至少六个国家在同步进行研究了。”这就是制衡世界的最可笑的借口,但是这个笑话却是保持人类继续生存的最有效的方法。而现在美国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如果这秘密只发生在美国、只有美国人知道、那么一切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不,这是一种可笑的阿q式的想法,即便真的只有美国人知道,那么出于国家利益,那些身居白宫的人还是会找到其他的借口吧,至少‘防御外星人入侵’就是一个不错的借口。

    “劳恩,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忘记自己,只要记住,我们是美国的一部分,一切都为了美国的利益……”托尼将军的话,同样空洞而无力……

    (4)

    美国的利益高于一切。

    对于每一个美国人来说,这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虽然没有被写进宪法,但是却是比宪法更具有权威性的存在,而对于劳恩这样同时具有军人身份的人来说,更是不可违逆的绝对存在,所以即便心底对于这个命令的抵触情绪依旧在发酵,劳恩少校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着这个残酷而无奈的任务。

    现在他就要执行这个充当死神的任务,不过首先,他需要完成一个基本的测试,那就是确定这个病人是否是他们需要的那个脑袋里潜伏着外星能量的病患,所以在隔壁的隔离室里,一台隶属于五十一区的磁化波动探测仪器正在接驳之中,按照劳恩少校的计划,他们只要在这里完成了磁化波动的探测和确认,那么结下来,他们就会使用五十一区为他们准备的秘密武器,神不知鬼不觉地了结隔壁那个病人的生命。而整个计划都不需要他们进入隔壁的房间,所以就算以后出现问题,也没有人会把主意转到他们的身上,外面流传的谣言足以帮助他们应付一阵子了,毕竟在正常人的逻辑中,马里兰只是一个生物病毒研究中,而不是带有恐怖色彩的德州生化武器试验中心,病人死亡对于马里兰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意外的访客正出现在波士顿医院的急救室门口,一个神色焦急的年轻男子,抱着一位老太太冲进了急救室,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跑的气喘吁吁的中年男子。

    “大夫……大夫……心脏病、心脏病!”年轻男子疾呼着,正在楼下值班的道森医生立刻从值班室跑了出来,看了那个脸色苍白双手捂胸的老妇人一眼之后,立刻和旁边同时赶来的丽莎护士展开急救。

    “心肌梗塞……立刻准备三号手术室……马丁,准备引导剂……”在一阵忙乱中,老妇人被送进了手术室,而那位中年男子则在对那位见义勇为帮忙把自己的母亲送到医院来的年轻人千恩万谢之后,被请去了登记中心,为他的78岁的老母亲填写入院手续,在他完成一切手续之后再回来,却不再见到那个年轻的男子了。

    “人类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生物物种,就算我曾经对这个物种有着进100年的研究,但是当我真正走进这个物种群的生活中时才发现,我以前的调查真是太过于薄弱了。”走在波士顿医院的走廊里,年轻的男子一边感概万千的抒发着内心的感受,一边有意无意的躲开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监视器。虽然属于人类的肉眼让他无法看到那些机械,但是出于本能,他身上所携带着的能量波会自动地过滤出那些低阶级的机械,并准确的告诉自己,自己的目标究竟在何方。

    “啊拉阿拉……还真是没有创意,居然把磁化波动探测器也搬来了……”在十一楼的走道上,年轻的男子止住了脚步,不甚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带着讥讽的笑容,他散发出去的能量波用准确的数据告诉自己,自己的头顶上,一台磁化波动探测仪器正在缓慢的启动中,而那个被自己刻意做下标记的人类也在头顶不远处,“波尼,你看我们说错吧,人类是非常聪明的,他们的聪明才智在利益的驱动下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提升到一个临界点,看看他们多聪明,这台磁化波动探测器虽然古老了一点,但是却能够准确的掌握你故意留在那些人类身上的震荡能源,看来他们已经发现你的震荡能源对于人类的某种刺激性好处了……”

    这时,年轻男子身上的某个隐秘点,传来一个和他自身不协调的能量波动,那是被称为‘波尼’的家伙的严重抗议,在吸收了不少人类精纯的精神能源之后,‘波尼’的进化似乎有出现预兆的症状——至少这个小家伙开始学会向自己的主人抗议了。

    “你对食物没有任何感觉……为什么我每次都不让你吃干抹净?真是笑话,你的食物有足足60亿,这个星球上的人类,足够让你完成上亿个进化过程,何必一定要挑食呢,如果让你吃干抹净了,现在整个美国就不会这么太平了,要知道三个月里前后有3000多人死于精神衰竭或者脑死亡,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对于这个提供你食物的星球,你要保持应有的谦卑的心态……”年轻人对于‘波尼’的抗议慢条斯理的回驳着。

    “什么?我也在和你一样食用人类的精神能源……谁告诉你的,我只是不习惯浪费而已,人类的精神能源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用处,最多也只是美容一下而已……”似乎给‘波尼’抓到了痛脚,年轻人训练有素的转移了话题,“再说了,看看我的计划多完美,你有的吃、我有钱赚、那个让我们找不到的五十一区也会乖乖的跑出来,这样不是很好吗?”

    “现在,宝贝该是我们继续下一步工作的时候了,到目前为止疾病预防中心的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你都已经认识了,现在看来今天总算出现新的比较有水准的单位了,我们去看看吧,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收获噢。”年轻人微笑着,蓝色的眼眸中闪烁过一抹淘气的光泽。

    十五分钟后,一阵轻响,劳恩少校总算成功的启动了那台让人费手脚的磁化波动探测器,但说不出是幸运还是遗憾,对过的房间里,经过磁化波的反复扫描都没有查出任何外星能源的反应。而这个时候,隔壁又传来发现病人的左臀上有一个极其细微的注射孔,病人的血液检测里也发现了微量毒品的反应……

    “看来这次是扑空了。”劳恩少校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同时也为隔壁那个小伙子留下生命而感到幸运,“那么这里没有我们的事情了,我们收队吧。”

    “这台该死的机器,居然启动了整整23分钟,真是见鬼了,谁说这台机器很好操作的?”一位研究员在紧张之后忍不住开始抱怨五十一区这个罪魁祸首,而那台来自五十一区的机械则成为了最好的埋怨对象。

    “23分钟?”劳恩少校愣了一愣,在他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用这么多时间啊……算了,也许是自己太过于紧张了吧,劳恩少校这么含糊的回答自己,毕竟研究员对于时间的概念并不是很强烈,如果换一个中央情报局的特工,那么也许会有人发现某种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在波士顿医院的大厅里,一个年轻的男子正缓缓地走出去,嘴里隐隐叨念着什么。“我的手艺怎么样?现学现卖的‘催眠术’还是很有作为的嘛……这次是最后一次,回头你把那些被你在身上做过标记的人类都找出来,把全部标记回手,我们的第一目的意境完成,该是收敛一下的时候了……不过人类真是太有趣了,五十一区、马里兰病毒研究中心、居然连警察都有他们的特殊系统,看看‘波尼’我们真的落伍了,除了记得一次大战时的参战国参战原因之外,我们有太多的东西没有学习了,我们真的需要好好的学习学习,特别是你,快点完成电子进化,如果你不能融入人类的网络,我们就没有办法进行进一步的行动了,毕竟我们脱离人类这个时代太久了……”

    正叨念着,门外匆匆跑进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穿着一身名牌,身上带着淡淡的酒精的残留味道,而另一个则普通的让人不想去注意,就在这两个人和门内的那个自言自语的年轻男子擦身而过的时候,门内的那个犹豫的顿住了前进的脚步,蓝色的双眼困惑的回眸望着那两条迅速消失在楼梯上的身影,不知道是为什么,年轻男子的心底产生了一抹微妙的悸动。

    直到回到自己的车子,年轻男子在黑暗中悄悄将被自己刻意改动过的脸部肌肉全部改回原状,一张完全不同于刚才的脸庞在黑暗中令人惊骇的出现,只有那双蓝色的眸子依旧闪烁着困惑的目光。

    刚才莫名的心悸是为了什么?

    难道真像人类说的那样,成功者的身后总会有失败之神的微笑跟随着吗……

    (5)

    匆匆赶到波士顿医院的吴亮和张慎在听医生说钱英豪已经基本脱离危险的消息之后,一直提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得以放下,说实在话,他们两个也被吓得不轻,谁也没有想到,钱英豪刚被搬上急救车之后,他们就被一群警察请进了警察局,直到后来吴亮才明白,这些警察根本就不是他心理面想的那一种,这些隶属于特殊单位的警官把他们请走,完全是为了配合那些四处寻找外星能量的五十一区和马里兰的行动而已。一旦钱英豪被马里兰确认,那么为了配合‘工作’,他们也将有可能成为美国极度保密资料内容中的一部分……说起来,他们还算是万幸。

    不过当时,吴亮和张慎哪有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一看警察出动,本能的就觉得钱英豪不太妙,吴亮甚至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如果钱英豪挂了,那么这就是一件杀人案件(至少也是有死人的案件),那么他现在就要用最好的态度配合警察同志做好调查工作,让罪犯早日落网伏法……所以虽然那些警察并没有对两人实施什么恐怖手段,吴亮还是在警察先生的询问下把自己家的祖宗十八代交待了个清清楚楚,只是因为心理紧张那口本来就够古怪的口音现在听起来更是引人发笑,光看在那里向他侦讯的警察大叔那张因为要笑不能笑而微微显得有些扭曲的脸庞,就能够猜到吴亮发音的可笑程度;而见过大场面的张慎虽然不至于像吴亮一样露出过度紧张的窝囊样子,但是毕竟心里面窝着见不得人的事情,神态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小子一心祈祷着钱英豪千万不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挂了。

    提心吊胆的前后折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盼来了医院的电话,说是钱英豪可能是因为体质对微量毒品过敏,大致上已经没有问题了,希望作为钱英豪在美国的朋友,能够尽快去医院把住院手续办掉。正在侦讯他们的警官听完,立马把两人送出了警察局,而且还特地用警车把两人送到了波士顿医院门口。不过这也叫在美国,一般要是在国内,恐怕吴亮和张慎马上就会被丢到缉毒科去,怎么着也要从他们身上挖出清钱英豪身上的毒品来源,但是在美国……吸毒的太多了,可能是政府也懒得管了。

    反正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钱英豪的事情算是基本上摆平了,吴亮不用担心回头睡不着觉了,再度确认了钱英豪的安全之后,吴亮连蹦带跑的回去了学院,今天上午他还有活要干呢,纽约的一个客户前几天约好了,要送一本古籍书过来保养的,詹姆斯教授又不在,总不能放人家鸽子吧。吴亮是走了,但是呆在钱英豪身边的张慎,可就不怎么太平了。

    这小子,在紧张过后,又开始转他那一肚子的花花肠子。这个小子眼珠子转了十几个圈之后,嘴角提起一个绝对奸猾的角度,掏出身边的手机,开始慢条斯理的拨打钱英豪家的专用电话,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如果这个主意成功了,那么自己可以说受益无穷。

    电话铃响了几下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了过来,这个声音让张慎暗暗皱了皱眉,他没算到那个经常不在家的钱家老大会接电话。

    “哪位?”

    “英杰大哥,是我张慎,英豪在这里出了点事,我打电话报个信。”

    “那个小子又闯祸了?”

    “不是,不是,英豪今天进了医院,医生说是毒品中毒……”张慎顿了顿,暗中再一次把自己想好的主意理了一理,“你知道,这件事情……瞒不过去的,所以我先电话……”

    “是哪个杂碎下的绊子?不要告诉我英豪这个小混蛋自己敢抽上……”钱英杰冷冷的说着,虽然他不喜欢这个钱家的独苗,但是他从小就专门给钱英豪擦**,所以钱英豪有几两胆子,他自然清楚。

    “绝对不是我,我没有胆子去碰那个……事实上最近英豪都和一个外国妞泡在一起,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沾上这个的,这次要不是有个留学生知道怎么对毒品中毒者的急救,英豪差点回不来了。”张慎一个劲的让自己的语气表现的自然无比,但是话语中拐弯抹角的把事情往别人身上撤。

    “哦,那个学生叫什么?”钱英杰自然不会听不出张慎的言下之意。

    “吴亮……和英豪是同一批过来的,不过听说他过来就是助教了,听说家里没有什么后台,不过我看那小子挺有钱的,也没有见他出去打工什么的……反正这次多靠他了,我想重点还是英豪,万一这边的学校提出退学……”

    “我会处理的,小张,英豪就先拜托你照顾了……”钱英杰没有再多问什么就挂上了电话。

    张慎笑着收起了手机,回头看到床上钱英豪微微张开的双眼,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多被听去,于是嘴角的笑容更是嚣张不少,坐到钱英豪的床边,笑着摇摇手里的手机:“兄弟,你怎么谢我?我可是帮你摆平了你家的小棺材板噢,不过回头你可要咬住了,说是那小子给你的感冒针剂……嘿嘿。”

    “是兄弟……先谢了!”钱英豪自然从善如流,自己吸毒和被人骗着吸毒,其中的差别可是本质性的,虽然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在**上捅了那么一针,但是现在先顾眼前吧,反正只要不上瘾就好……

    钱英杰不是傻子,虽然他只是钱家收养的义子,但是在外人的眼中,比起那个不成气候整天和狐朋狗友厮混的真正的钱家少爷,所有人都不例外的认为钱家要保住现在的鼎盛依靠的只能是这个义子。这一点连钱家的老太爷都清楚地很,所以钱英杰早早的被送上了台面,成为钱家势力中极其重要的个棋子。三十六岁就成为交通部部长的机要秘书,除了钱英杰本人的出色之外,钱家的培养也算是不遗余力了,在这么发展下去,谁都清楚,交通部的部长位置早晚都是钱英杰的囊中之物,而在钱家大老爷正式退休之前,国家副总理的位置也不能算是奢求吧。

    所以说,张慎的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先不说钱英豪那一身嚣张的纨绔子弟的气焰让人看着就讨厌,光是看那个叫吴亮的能够从诸位太子党的嘴边抢到一个留学的位置,就足以证明此人身后必然有其他的后台,这种人,要不是清廉的犹如傻子一般,就是和钱英豪一个德行,想想也知道人家十有**属于前者。至于钱英豪吸毒,虽然这个小子没有胆自己动手,可没有人说那个被他泡上的外国妞不会阿,说起嫌疑,还是那个外国妞可能性更大一点吧,再说了,按自己对钱英豪的了解,这个小混蛋恐怕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和毒品沾上边的吧。

    张慎这个电话,只怕是想打给义母的,钱家最宠着钱英豪的,就是义母了,如果让义母知道,恐怕真会让张慎这小子给套进去。钱英杰皱了皱眉,钱英豪这个小子也真混蛋,最近就是因为纪委的特遣小组在调查,为了防止这个小子在国内生事,才特地把他弄到国外去,他倒好在国外‘潇洒依旧’,回头对方学校肯定会通知教育部……想着,钱英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这个钱家的独子,自己真不知道要给他撒**擦到哪一年。

    “喂,帮我接教委办公室李主任……李主任啊,我是英杰啊,我又要来麻烦你了……”接通电话,钱家的关系网在某一个角落里震颤着,这一小滴不起眼的水滴却悄悄激起一圈圈向外泛延的浪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