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二章 意外事件

第二章 意外事件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亮要是知道自己好心救人最后却变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不知会有何感想,看来缠绕在他身上的霉运大神一时半会还没有离去的打算,而且似乎还有兴风作浪的势头,不过想来吴亮的二十六年人生道路上充满了磕磕绊绊的石子,再怎么敏感的神经也已经被磨得和树干一样粗了,就算真有大风大浪,在没有切身感受之前,别指望吴亮会有预感。所以在确定了钱大公子的小命无碍之后,我们的主角就非常自然的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浑然没有察觉,自己和在国内势力滔天的钱家就此结下了一段让人哭笑不得‘梁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间,吴亮已经在美国呆了快五个月了,习惯了这里繁忙而充实的生活,渐渐融入了这个异乡的都市,甚至在鉴定和保养古籍的专业人士圈子里,作为詹姆斯教授的助手,那个有着令人发笑的古怪口音的东方男子的名声,也逐渐传开,每天除了必要的工作和学习之外,吴亮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学习着,碾子寄来的习题不断的引导着吴亮挖空心思去研究,而在思考的同时,那些隐藏在他身上的外星智慧正一点一点地成为他脑海中知识的一部分,当然这所谓的一部分对于外星智慧的总体来说,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一般,要是吴亮想把那些就这样全部知识学完,估计至少需要二百个世纪……

    圣诞节前,学校开始放假了,各位太子党的成员们自然不会在乎国际机票的高昂身价,难得有时间正大光明的出去玩耍兼泡妞,何乐不为。吴亮虽然也很想观光一下,但是考虑到那让他晕眩的旅费,很快这个不经济的想法就被否决掉了——其实按照美国的物价来说,只要不随意浪费的话,旅游并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吴亮身上的积蓄也不再是初到美国时的那么一点点,五个月的半工半读已经让这个家伙小有积蓄,只是出于工人阶级的勤俭本性,吴两在消费时,总是忍不住在脑海中自动将美金兑换**民币使用,所以在吴亮的心里关于钱的压力还是很可怕的,毕竟一个面包20元(人民币)、一顿简餐140元(人民币)……这个国家的消费单位在吴亮的眼里简直就是抢劫,特别是当吴亮再买到那位大明星朱利安.索斯的演唱会入场卷的时候。

    虽然去亲眼幕睹一下这位神秘崛起并风靡全美的歌坛巨星的计划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决定了,吴亮甚至早有‘大出血’的准备,毕竟这位巨星的演唱会入场卷昂贵是出了名的,但是那面对着最糟糕的坐票二百七十美元和最边缘的站票一百六十美元之间,吴亮还是选择了站票,即便如此一百六十美元的高价还是差点把这小子心疼死,后来连詹姆斯教授都有点看不过去,特地帮吴亮找了两个报酬丰厚的工作,才让这个‘吝啬鬼’恢复一点元气。加上这昂贵的入场卷的其中大部分最终都会捐助到国际红十字会,这也让吴亮的心里好受了些,但是吴亮还是一再的在心里面发誓,绝对不再和音乐会之类的抢钱机构有任何的牵扯。

    12月23日,波士顿音乐中心的巨型大厅里座无虚席,风靡全美的巨星朱利安.索斯的演唱会即将开始的同时,音乐中心门外聚集着无数因为没有购买到入场卷的歌迷,波士顿警察局甚至不得不动用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警力来维持场外的秩序,这位巨星的魅力可见一斑,不过在音乐中心三楼最后面,靠墙站着的某个东方男子却正在那里为自己的冲动和不智而感受到深切的后悔。

    不应该来的!

    自己没有事情凑什么热闹!

    花钱买罪受!

    自己和猪头没有什么两样!

    所谓边缘站票的含义,就是视角超级烂、音乐效果超级差、人超级多……等等最低档的欣赏环境,甚至在用上了高倍望远镜之后,某人才发现,就要上场的巨星自己能够瞻仰的仅仅只是头顶,连鼻子都看不到,除非这位巨星能够慷慨的将脑袋向上仰视90度,那么自己才有可能看到这位巨星不会变形的脸。

    后悔啊……真是太后悔了……悔的肠子都青了……一百六十美元,折合人民币快900元,在中国可以买上不少好东西,光是肉包子就能买上2700个,够他吃半年的了——如果这位巨星知道自己的地位还不如2700个肉包子,不知心里会是什么感想。(- -)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此刻在后台的休息室里正准备上场的大明星,似乎也有点走神的趋势。

    ‘波尼,今天的音乐会将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我已经让音乐中心打开了外放的音乐频率,过一会,我的能量场能够通过音波传遍整个波士顿音乐中心附近半径一公里的范围,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那些亢奋的精神能量足够让你吸收的了,希望经过今天这次,你能够突破进化隔膜,要知道我可没有更多的耐心等你慢慢进化了……’坐在化妆镜前的高级沙发上,望着镜子里那张不算漂亮,但是隐隐带着某种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的脸庞,朱利安.索斯的蓝色眼眸中闪烁着令人迷乱的蓝色光线。

    ‘不能进化不是你的错?……哼,真是可笑,难道还是我的错?不要忘记了,进化是你的本能,不是我的,就算因为我们融合过一次,我也拥有了进化的能力,但是请不要忘记,我的进化是附带的,你的进化是必然的,我是不介意你继续维持和m&n巧克力豆一样的外形……’

    ‘人类的精神能量很可口……你可真会转移话题,人类精神能量里的狡猾和拍马屁,你倒是学得齐而有加了,一个会拍马屁的‘水银兽’,要是把你送到宇宙研究中心去,相信会有很多人对你感兴趣吧!……我改变了?不,波尼,我并不是改变,应该说我已经融入了人类的社会,我的思维方式已经可以适应这个文明、这个世界,所以你才有机会在这里向我继续唠叨,如果是在萨伦特行星上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直接把你融合掉……不过也许我真的被人类的精神能量同化了一部分,这个行星上的生命,真是太奇特了,不是吗?……’无声的交流在朱利安.索斯的内心深处盘旋着,这个惊世骇俗的秘密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吧,在这位巨星的人皮之下,所隐藏着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怪物。

    ‘咔……’休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漂亮的高挑女郎,稳步走了进来,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质连衣裙勾勒出女郎令人垂延的惹火身材,而那件白色的外套,却以优雅的款式将那惹火的身材遮的半隐半现,高雅和艳丽的绝美和谐在此被调和的异常融恰。

    “亲爱的,差不多要开始了,外面的家伙们都快坐不住了。”女郎微笑着,灿烂的笑容里毫不掩饰的透露出对眼前男子的爱慕和倾倒,以及笑容背后那深深的自豪和骄傲,毕竟这个世界上能够站在朱利安.索斯这个天王巨星身边的女人只可能是她——克莉斯,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司,也是将朱利安.索斯推上音乐巨星宝座的幕后功臣之一。

    “知道了,辛苦你了,亲爱的。”朱利安微笑着站起来,轻轻在克莉斯的脸庞上留下一个绅士般的吻,然后温柔的牵起那双修长的手,慢慢走出了休息室,该是工作的时候了。

    在一声低沉的管风琴的低吟声中,波士顿中心的全部灯光暗淡了下来,黑暗中,一点点的光点在台下亮起,整个音乐中心犹如陷入了黑色的无限星空,随着一组慢调的赞美诗乐章,开启了整场音乐会的序幕,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结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2003年12月23日,美国波士顿音乐中心的这场音乐会似乎注定了要被以最隆重的方式写进美国的灾难史……

    (2)

    月光下,上帝降下惩罚,因为背离了光明的方向;

    火光中,炙热的铁块写下七宗罪名,因为我不可被原谅;

    混乱中,我的心沉轮在鲁西法的羽翼之下,在你消失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我也失去了一切。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如果这就是我生存的使命,我宁可全部丢弃;

    换回你,天真无邪的爱与欢笑;

    在月光下,一次又一次的抚慰我冰冷的心房;

    低沉悠扬的管风琴作为主旋律,配上现代的电子音乐,所表现出来的切合竟然完美的无可挑剔,再加上主唱那让人荡气回肠的歌喉,即使如同吴亮这种天生没有什么音乐细胞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第一时间就被这歌声所吸引,难怪外面的人会把朱利安.索斯的歌曲视为天籁,虽然在广播里也多少听到过这位巨星的歌喉,但是当自己亲耳听到这歌声时,才发现比起冰冷的广播点歌,现场倾听的感受竟然如此的不同。

    看着周围那些一脸如痴如醉的人们,吴亮的内心再一次对这位超级巨星崇拜不已。不过,他似乎没有发现,整个会场此刻除了他还有心思在这优美的歌声里左顾右盼之外,其他人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死死的定在了那闪烁着镭射光芒的舞台,干冰制造的雾气更是为绚丽的舞台造就了一片神秘,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朱利安.索斯深情的演唱着的同时,一道道镭射镁光光束以舞台为中心在黑暗的会场上方随意的滑动着,构成一道道蓝色的炫目光带。而谁都没有发现,在这无数的光带中,有一个淡淡的蓝色光体正有些诡异的在人们的头顶上穿梭着,如同一个来自神秘世界的小精灵,在乐声中以人类的脑袋作为舞台,嬉闹着一般。

    波尼,这个被朱利安如此称呼的来自宇宙深处的不明物质,它的真实身份足以让任何一个隶属于宇宙文明的行星感到恐惧,虽然它的外表犹如一团晶莹剔透的液体,但是被称为‘水银兽’的它,却是名列宇宙最恐怖的十大凶器的排行。

    宇宙文明边缘的阿特尼尼行星是一颗罕见的柔性行星,行星上没有任何固体物质,整个行星犹如一大团凝聚在一起的液体,事实上,柔性行星除了行星心核(相当于地核)之外其外层的水状物质都是从宇宙中吸收来的纯能量的液化体,换句话说柔性行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团,它以一种连宇宙文明也无法解释的方式环绕宇宙运行,并不断地吸收漂浮在宇宙中的能量物质,在经过‘净化’‘提纯’之后,那些散落在宇宙中的能量物质被转化成液态能量紧紧地吸附着行星的心核,经过几百兆光年的运行,最后逐渐形成了阿特尼尼行星,换句话说,这个阿特尼尼行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团,而‘水银兽’的本体就是从这样一颗行星上诞生的。

    阿特尼尼行星因为其独特的形成,而使这颗行星上出产的那些液态的能量物质称为了宇宙文明中最好的生物武器的制作材料,那些液态的能量物质因为长期吸附在阿特尼尼的心核上,本身逐渐产生了和行星心核同样的奇特能力——吸收和同化其他的能量——越是靠近心核的液态能量,这种能力越强烈,‘水银兽’最早的本体就是取自阿特尼尼心核附近的一团液态能量。

    本来摄取这种能量的宇宙文明是为了研究阿特尼尼行星心核的特质,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这团液体在脱离了阿特尼尼行星之后,在本身所具有的吸收、同化能力之外居然延伸出了另外一种恐怖的能力——吞噬,而且这种吞噬是极端恶性的吞噬,不管是能量还是物质,这个液团都能够将之吞噬,被吞噬的能量在第一时间被转化为液团的一部分,而物质被吞噬之后,在能量液团的强力撕扯下,所有物质都还原到了最初的微粒子,在释放出微粒子种的能量之后,彻底的消亡。在宇宙文明中,这种吞噬能力被认为是最可怕的一种能力,因为它能够让一切物质还原到原点,彻底抹杀物质的存在。[按照地球的说法,就是彻底的消失,连渣滓都不会留下来 - -]

    等人们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负责运送的舰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这个能量团吞噬了大半,一行十二支舰队,只有导航舰幸免于难,其它的舰只和舰只上的成员都这么消失在液团的吞噬能力之中,在巨大的恐怖面前,舰队的残存人员引爆了装有该种能量的舰只,在这次空前的巨大的能量碰撞释放中,虽然那个液团几乎完全化为乌有,但还是有极少部分残存了下来,并在人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送回了其他的行星。只是因为残存下来的能量液体已经元气大伤,无法继续对别人造成威胁,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过上百兆光年之后,液团就会逐渐失去其原本的能力,依旧还原成宇宙中漂浮的散碎能量。

    但是因为某个不为人知的原因,一位武器制作天才找到了这些散落在其他行星的神奇液体,并将一个低阶级的生物‘银兽’的幼体与之融合,造就出了一把在宇宙中前所未有的武器‘水银兽’。‘水银兽’不但具备了吸收、同化、吞噬能量的三种能力之外,居然又因为融合了‘银兽’之后,具备了‘银兽’的能力——进化、拟态以及自我意识。

    这也是‘水银兽’被列为宇宙最恐怖的十大凶器的原因之一,试想一个拥有恐怖力量、在瞬间可以毁灭对手的武器,居然有了自己的意识,那就意味着没有人可以控制它,再它失控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毁灭的降临。事实上在宇宙文明的历史记载中,‘水银兽’爆走的下场往往是以生命体死伤无数,‘水银兽’神秘失踪而告终。

    ‘水银兽’每一次爆走,积存在体内的能量就会空前的爆发一次,而借着能量的爆发,‘水银兽’的自我意识和能力就会遵循‘银兽’的本能进行全面的进化,只是进化完成之后,‘水银兽’就会陷入最虚弱的能量匮乏状态,一旦进入这个状态,‘水银兽’本能中的吸收、同化以及吞噬的能力就会被激活,就是这样一个充满了奇妙和恐怖的循环构成了‘水银兽’的生命形态。

    数十年前,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水银兽’和它的主人光临了地球,本来这也算是巧合,但是在一次驾驶失误时,飞行器撞入地球大气层,为了保护主人,‘水银兽’被迫在能量不完全的情况下执行了进化,下场就是虽然依靠融合的能力救到了主人的精神意识体,但是也因此被意外的锁住了全部能量,所以在间隔了十多年之后,恢复了自由之身后,‘水银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开始吸收地球的能源,而对于‘水银兽’来说,人类的精神能量之强烈出乎它意料之外的同时也让它欣喜的发现了这种能源的精纯程度几乎可以和宇宙文明中所提供的能量相提并论。

    既然可口的大餐就在眼前,自然没有放过的可能,何况此刻正是‘水银兽’最需要能量的日子。不过由于来自主人的警告,‘水银兽——波尼’可不敢在人类的脑袋上呆的太久——按照计算,只要波尼在人类的脑袋上呆上超过20分钟,那么那位仁兄的下场不是白痴就是脑死亡——虽然不太明白朱利安的意图,但是朱利安很明确的警告过,不允许波尼为了自己食欲,造成地球上智慧生命体的死亡,这种做法和朱利安还没有到地球之前的做法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所以有时候波尼私下怀疑,是不是因为那次‘器祸’(飞行器撞击地球)造成了某种它不知道的后遗症……

    (3)

    不过对于波尼来说,主人的想法并不是它关心,它现在要关心的,只是继续在眼前这数万人的会场里挑选自己喜欢的脑袋,场外它已经逛过了,可惜没有找到几个特别可口的猎物,倒是会场内那些高级包厢里的观众,精神能源特别的美味。

    波尼在吸收吞噬那些人的精神能源时,有时候也会恶作剧般复制那些人类的意识内容,随着这些意识内容的累积,波尼发现越是权高位重的人类,他们的精神能源就越发的强烈,人类对于某种事物的执著所散发出的亢奋的精神能源,味道真的很不错。早知道的话,自己根本就该第一时间跑到这个星球来补充营养,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太可惜了。

    相对于台下波尼的兴奋,台上的朱利安自然也没有意见,事实上上次‘机祸’时自己的精神能量体和波尼意外的重叠之后,波尼虽然没有吞噬自己,但是自己的精神能量体还是和波尼同化了不少。

    就像现在,波尼可以吸收人类的精神能量,而隐藏在这具人类身体中的精神能量体也可以通过波尼吸收不少,只是朱利安很清楚,这种情况只是表面的优化,再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之前,无论如何隐藏在人类躯壳中的自己此时是最脆弱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一反常态的一再警告波尼不要给自己招惹是非的原因所在。

    不过,人类还真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就像自己原本猜想着的一样,这种有趣生物所建立起来的文明,更是充满了异样的情趣,在这个人类躯壳中呆的时间越长,越发让他见识到人类文明的可爱之处。

    就像眼前这群人类,他们有的是因为被自己调整出来的音波所吸引而出现在这里他们称呼自己为歌迷;有的包下最豪华的包厢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身份地位,这些人被称为暴发户;有的拿着照相机在黑暗中窥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够看到某种特殊的场景,这些人被称为媒体;有的则混杂在人群中、角落里进行着不为人知的交易,这些人也许该称为黑道上的混混们吧。

    一场单纯的音乐会之中却有着这么多神奇的内涵,比起宇宙文明中那些自诩高等生命体的家伙们,眼前这些忙碌的人类,不是更加有趣吗,朱利安甚至暗中后悔,为什么自己要龟缩在飞行器里这么多年呢,早知道人类的世界这么有趣,自己当年就该毫不犹豫地亲自进来好好玩玩,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台上的人型怪物和台下的恐怖凶器似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起,只是内容却让人哭笑不得,真是不知道该为地球免遭‘魔爪’蹂躏这么多年,还是为两位外星来客的打算而深感惊颤。

    不过,这似乎不是现在的重点,随着时间的漫漫逝去,朱利安腾然将音调抬高了三分,一曲躁动的歌声在音乐中心猛然爆发,将整个会场的气氛引领到最后的**,而异变却正是在这一刻发生的。

    吴亮身上没有任何音乐细胞,事实上这个小子连音乐脓包也没有,要是让吴亮唱曲,估计能把死人活生生的从棺材里吓得跳起来,五音不全用在他的身上,简直就是过分的夸奖,要知道从小学开始,吴亮的音乐课一向都是免修的,原因是为了保护那些和吴亮一起上课的祖国花朵以及培育花朵的音乐老师。所以在国内的时候,从来没有答应过别人的去听演唱会的邀请,再加上吴亮整天忙得像只工蜂一样,也没有那个闲钱去糟蹋,所以这次他会突然想来演唱会看看,也是抱着尝鲜的想法。

    吴亮的音频虽然天生搞错了调门,但是耳朵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朱利安的歌声听起来的确非常的棒,即便是在这么犄角旮旯里,依旧无损朱利安的歌喉,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回音的关系,吴亮总觉得歌声里似乎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杂音——的确是杂音,只是吴亮并不知道,这个杂音恐怕就是宇宙文明中最高等的生命体也没有办法不依靠就外力就能够察觉的能量波动。那是‘水银兽’特有的同化其他能量的能量共鸣。这也是‘水银兽’吸收其他不同种类能量的方式之一,在细微的能量共鸣中,调和不同的能量体,这本来并没有太多问题,毕竟能量之间的共鸣并没有多大的危险和波动,光看吴亮好好的坐在那里整整2个多小时,就可以想象,这种共鸣有多弱。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水银兽’散发出来的能量共鸣,在过去的2个多小时里,逐渐的激活了一个原本沉睡的能量,那就是一直隐藏在吴亮身体里,不动如山的那个神秘的能量。

    这完全是一场意外。若干年后所有知道这件事情人或者生物都一致的认为这是一场绝对的意外,而造成这场意外的,绝对是吴亮那纵横全宇宙的超级霉运。是的,请称呼它为霉运,这股潜伏在吴亮身体里的能量并不是上天赐与的福祉,事实上正是因为这股能量被意外的激活,从而导致了吴亮的命运由平凡走进不平凡,从倒霉升级到超级倒霉,相信如果一切从头开始,让吴亮选择,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塞进被窝里,一辈子不嚣想去听演唱会。

    这股能量的来源,并没有人知道,至少对于身处地球文明的吴亮而言,它是非常神秘的,而且始终都没有被吴亮察觉,从最初唐墓里意外的融合,到因为磁暴引发了能量对吴亮身体的调整,从后来为了挽救吴亮的大脑不至于被外星智慧核植入的资料冲垮而向吴亮的全身延伸,到现在接触着来自‘岁银兽’的特殊能量共鸣,不难看出,这股神秘的能量并不存在自发性的力量,事实上除了保护吴亮的生命和**不受伤害之外,这股能量似乎从来都不介入吴亮的正常生活,而如果不去特意的激活它的话,估计吴亮就是到死,也不会发现自己身体里居然有这么个神奇的存在。

    这股能量没有动静,并不代表这股能量非常的弱小,恰恰相反,这股能量非常的强大,只是拥有它的人类(吴亮)实在太过于弱小,不成比例的拥有者和被拥有者所构建成的互动模式就只剩下——沉默。所以吴亮依旧活的潇洒,而这股能量则自动的选择了沉寂,至少在主体(吴亮)没有受到致命伤害之前,地球上是没有东西可以轻易的启动它的。

    但是‘水银兽’的能量共鸣却绝对是一个意外。

    汇聚在吴亮身上的能量,就有如一个巨大的潜在的能量罩,而‘水银兽’的能量共鸣就像是一个小巧的钻头在这个能量罩的上面不断的钻探着,能量之间的共鸣原本是产生在高级对低级能量或者平级能量之间,相对于吴亮身上的能量,‘水银兽’的能量共鸣并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再加上‘水银兽’波尼为了贪图方便早就在整个音乐中心里布满了能量共鸣,以方便自己吸收人类的精神能量,所以即便是‘水银兽’本身也没有察觉到吴亮身上的古怪,而吴亮也因为身上那股能量的存在,而感觉到音乐中的杂音,但一切并不是仅仅如此而已。

    所谓水滴石穿,‘水银兽’本身所具备的同化其他能量的本能就是整个宇宙中相当强烈的一种,再加上连续2个小时的不断同化,吴亮身上那股能量的外壳终于被‘水银兽’的能量共鸣钻出一个小小的洞**,于是就如同在水坝上钻了一个洞一般,那股强横的能量终于开始第一次真正发威了。

    (4)

    那一瞬间,对于吴亮来说,就如同受到了一次强烈的音波攻击,身上那股神秘能量的突然溃堤对于吴亮脆弱的**来说这种冲击太过于激烈,处于保护自身的本能,吴亮的意识在一瞬间选择了关闭,所以一声超强烈的尖锐声响之后,吴亮的意识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所以吴亮也错过了本世纪最异类、最宏伟、最变态的一场灾难。

    不过在场的其他观众似乎也没有逃脱和吴亮同样的命运,从吴亮身体上溃堤而出的能量,充满了整个封闭的空间里,瞬间抽空了整个空间里的所有物质、能量、甚至于气体,短暂的真空造成了人类**脑部的突然性缺氧,整个音乐中的人类几乎在同一时间昏迷了过去,而唯一保留着意识的,却是隐伏在朱利安.索斯体内的那个神秘的外星生命以及在第一时间溜回朱利安身体里的‘水银兽’波尼。

    高亢的乐声、歌声骤然停止,诺大的音乐中心顿时陷入一片令人窒息的死寂,环绕在舞台四周的摄像机甚至来不及拍下了天王巨星朱利安.索斯罕见的愕然的表情照片,将之传送给全美国正在收看演唱会转播的观众,就在下一秒钟化为了无数细微的粉末,而此刻更多的粉末在整个音乐中心繁衍开去,从头顶的钢化天顶到地下的大理石石砖,无数不知名的细末突然之间飞扬了起来。

    而就在这些莫名出现的粉末之中,整个音乐厅正在以常人没有办法想象的情况下逐渐的‘风化’,那些坚固的钢质结构、混凝土、各类先进的仪器设备似乎在瞬间老化了、腐朽了,最终化为原始的细碎的粉末在空中飘荡,音乐中心的最顶层的墙壁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个不小的风化的窟窿,夜风猛然从窟窿中灌入,将那些粉末吹拂的沸沸扬扬……

    麦克坐在波士顿警察局的值班室里悠闲的看着电视机里转播的‘朱利安.索斯个人演唱会’的现场直播,虽然他是一个摇滚歌迷,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朱利安.索斯那优美乐曲的欣赏和喜爱,所以即便因为值班没有办法亲自去观看那位巨星的现场演出,但是他还是千方百计地冒着被上司狠狠地批斗的可能性,把家里的全套影响设备和电视机搬到了值班室。

    不过麦克没有想到正听到最**的时候,一片雪花遮满了电视屏幕,而优质的音箱里也传来可恶的滋拉兹拉声,看来似乎是卫星转播出了问题。

    “该死的,电视台那帮混蛋都去吃屎了啊!”麦克愤怒的诅咒着,而偏偏这个时候,值班室里的电话铃骤然响了起来。

    “波士顿警察局……”愤愤地抓起电话,满肚子不爽的麦克语气不佳的开了口。

    “先生……我报警……波士顿音乐中心……不……不见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的是某位美国公民打颤的声音。

    “什么?你再说一遍?”

    “波士顿音乐中心……不见了……消失了……上帝啊,不是恐怖袭击吧……”

    麦克的火一下子就窜上了脑门,压低了声音,狠狠地警告着对方:“今天不是愚人节,如果你看到了恐怖袭击,请直接去找国土安全部门,我们这里是警察局!如果你再开玩笑乱打电话的话,我就要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逮捕你了!混蛋!”

    丢下电话,麦克诅咒着这个混蛋的祖宗十八代,但是他并不知道,与此同时,波士顿内美国政府对外公开的所有机构的报警电话都被拨通了,无数的报警电话陆续的打了进来,一条不亚于911恐怖袭击的消息正疯狂的被传递到美国的每一个角落里。

    波士顿音乐中心消失了。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波士顿音乐中心以及附近的四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物质,在五分钟内化为了一堆不知道组成成分的沙丘,而沙丘里坐满了全身**、目瞪口呆的观众和行人。

    这个科幻中参杂童话,恐怖中添加幽默的新闻瞬间成为了美国所有媒体头版头条。

    虽然其后,无数的美国特工和研究者们进行了深入细致到极点的调查,但是结果依旧让人哭笑不得外加摸不着头脑,没有人知道,在那短短的五分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人的记忆里,都只有他们感到一阵令人窒息的风从身边刮过,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赤身**的躺在一堆粉末之中。

    而真正知道所谓真相的人,此刻却躺在医院的急症室里,至今昏迷不醒,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实际上此刻昏迷不醒的朱利安.索斯的体内,两团不同的能量正用人类文明不能探知的交流方式讨论着前不久死里逃生的极端危险境界。

    这具看似脆弱得人类身体居然又一次的拯救了自己。朱利安很清楚,从音乐中心上方袭来的能量有多恐怖,那种能够将一切物质在瞬间风化、将所有能量冻结的力量绝对强悍的恐怖,波尼试图抵抗的‘吞噬能量’甚至连阻挡的力量都没有,直接被那股能量冻结转化成最基本的能量素体,曾经让无数宇宙生命感到可怕的‘水银兽’的吞噬,此刻看起来,简直就是和婴儿一样善良而可爱。

    刹那!

    居然是刹那!

    宇宙中最神奇也是最罕见的能量体,唯一可以制造出时间断层和分离层的能量体——刹那。在瞬间制造一个绝妙的时间断层,使陷入时间断层的物质和能量将在这个比正常时间快了几千万兆倍的时间断层里迅速的老化、消耗,在正常的空间只有短短的一秒钟,而在时间断层里,却已经经历了数百万年,这就是刹那。

    波尼,仅仅和刹那稍稍的接触了一下,就如同被雷击了一半,萎靡不振的躲进了朱利安的身体里,还一个劲地瑟瑟发抖。而朱利安.索斯也好不到哪里去,对于刹那来说,这个宇宙里,任何以能量状态存活的精神体,都只是它的盘中餐而已,但是幸运女神似乎还在眷顾这他们,属于朱利安.索斯的**却意外地为他们挡住了这可怕的攻击,不过除了这具**之外的其他物质,都在瞬间被刹那摧毁。

    朱利安傻了,或者说眼前所出现的情况,让他那原本聪明的头脑变得无比的混乱起来。

    地球——一个落后星系中的一个小行星,不具备任何高等文明,连次高等都算不上,这个行星上的人类,仅仅只能算是一种智慧生物而已;

    刹那——一种可怕到让全宇宙文明都感到恐怖的能量体,从来没有人找到这种能量体的发源地;

    人类——一种低等的智慧生物,生命短暂、**脆弱,不具备任何可以被重视的攻击能力;

    但是,这个低等的地球上却出现了最高等的能量体;而这种最高等的能量体却无法伤害人类脆弱的**……强弱分明的三者,却构成了一个荒谬到可笑的循环。不过朱利安很清楚,这种不正常的构成绝对不会是出自于天然,其中一定有这它必然的内涵,只是朱利安无法想象,这个行星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收纳‘刹那’这样可怕的能量。

    难道,那些追击自己的可怕的家伙们也已经找到了这个行星吗?

    朱利安的心猛然抽搐起来,不行,绝对不行,如果那些可怕的混蛋真的找来了,那么自己绝对没有办法和他们硬扛的,为今之计,只有尽早的找到自己的目标,然后尽早的……

    朱利安猛然睁开了那双蓝色的眸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想起来了,终于想起来了,自从进入这具身体之后,虽然知道自己的融合因为外力撞击而损失了不少,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只是冥冥中总觉得自己疏忽了什么特殊的东西,特殊到超越了其他的东西,即使在记忆层损坏的情况下,依旧在记忆里留下些许不清晰的影子。

    “波尼……我们把最重要的东西忘记了!”朱利安的心底冷森的诉说着某个十分不幸的消息,“在我们和这具身体融合的时候,东西还在的,人类没有办法把东西从我们的精神能源体里去走,但是后来融合时的撞击让我的部分资料损失了,我们都把‘钥匙’给忘记了……”

    此刻,在洛杉矶的古董二手交易市场里,一颗古铜色的金属球正被塞进商人老萨克斯的小商铺的角落里,那是数天前,一个拾荒者从某个墓园附近捡来并用三美元卖给老萨克斯的,老萨克斯并不清楚这个金属球的作用,只是觉得做工不错,就买了下来,不过谁也没有想到,这颗金属球的真正发源地却是数百万兆光年之外的世界,而同样也是因为这颗不起眼的金属球,揭开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变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