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六章 致命进化

第六章 致命进化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谓有心算无心,大概就是指现在这个情况。

    美国情报局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要在‘间谍门’事件上吃一个老大不小的亏。

    被中国情报单位大名鼎鼎的‘狐狼’牵着鼻子从头耍到底,直到中国方面把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从波士顿废弃的地下铁里抬出来送医院急救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不对劲。

    赵晓天传递给他们的情报让他们根本就找错了目标——捡了芝麻(左羽鹏)丢了西瓜(吴亮)。而在后继的监视行动中,中国情报界大名鼎鼎的‘魂萦’更是愉快的带着忠于职守的美国特工们逛遍了整个波士顿闹市区。——不过总算在左羽鹏这个不知轻重的小兔崽子的即兴发挥下,弄到了不算完全的‘核灭程式’——这还要感谢美国媒体最完善的录制机构,录下了答辩的全程,包括书写在黑板上的全部程式的推导过程。

    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聊胜于无——这也是事后情报局方面发现他们秘密扣押的左羽鹏被人救走后,无奈的借口,毕竟都对外宣称‘左羽鹏’因为意外车祸而死亡了,总不能再改口,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吧。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们得到情报中国情报单位也没有因此捞到超越美国的好处。

    虽然他们追究的目标正确,派遣的人员也是情报行当里最顶尖的高手,但是当追踪人员确定了目标的方位之后,却只找到一具**裸的躺在地铁中昏迷不醒的中国男子——吴亮。银色雪弗莱和它神秘的主人在波士顿废弃地下铁的黑色甬道尽头神秘的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个引起大家兴趣的年轻人吴亮却在送医院240小时内,从里到外被检查了上百次,就差没有解剖之后,被确认成为了植物人,刚刚找到的一丝线索就这么生生的被截断了。

    这就叫做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总算好在起初准备的得当,在‘狐狼’全力追查吴亮的时候,另一支情报部队把落在美国人手里的左羽鹏给完完整整的弄了回来,否则中国情报界的颜面恐怕就当然无存了。为此事后中国情报界的几个大佬没少和美国方面搞口水战,似乎打算从土头灰脸的美国人身上找回几分安慰。

    不过,这些都不代表一切就此告一段落。

    事实上,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每个身在其中的人都很清楚,这一切只是风暴的前奏,因为有越来越多人将目光聚集了过来,眼下的风平浪静只是给了各方聚集力量、协调计划的时间而已……

    当然,这一切都是身为上位者们思考的问题,对于许昊来说,他面临的却是一个急需要解决的问题:进入地下铁通道的吴亮究竟遭遇了什么灾难,在没有外商的情况下成为了植物人,而那辆银色的雪弗莱究竟是怎么从没有通路的地铁尽头莫名其妙的消失的,那两银色雪弗莱的主人究竟是谁呢?为了调查其中的内幕,许昊更改了身份,悄悄地在美国留了下来,美国方面的特勤人员也接到指示,全力配合许昊的行动。

    而这个时候,又一条轰动全美的消息赫然引起了许昊的注意:

    美国乐坛的新巨星——朱利安·索斯神秘失踪,下落不明……

    ********************************************

    若说俗称大苹果的纽约市是美国最激昂、最有活力的城市,那么曼哈顿就是这颗又大又红的苹果的核心,不过相当的可惜的是,这块人人争食的苹果核心中却有一小块腐烂的区域-一哈林区。

    位于中央公园北方的哈林区是全美最着名的黑人区,也是全美治安最败坏的地区,每一个到达曼哈顿的外国人士都往往被告知,哈林区是一个居住着大多数的黑人和中南美裔的移民的,要有必死的决心才能在夜晚出门的恐怖地区。如果说曼哈顿的暴力犯罪率至少有百分七十来自于哈林区,这并不夸张。

    不同于曼哈顿其他漂亮美丽的建筑,哈林区多数都是些如同鸽子笼般的小套房——门前种着一棵老旧到极点的楼房、残败的壁面上画满了各种恐怖诡异的涂鸦,从外观看上去完全可以用摇摇欲坠来形容,而左邻右舍全都是一些模样奇奇怪怪的人,职业也非常特殊的人物。——这就是哈林区典型的社区形容。

    在这个号称全美最恶名昭著的哈林区,在治安上被划在第五管辖区(归属42分局),以最北端的125街和曼哈顿区分隔开来,第五管辖区里人口最多,而且犯罪件数也最高。白人若想要踏入这个大部分居民为多明尼加共和国移民的区域里,必得先抱有必死的觉悟才行。

    然而,若以人口与犯案数的百分比来看,42分局的管辖区以高达百分之七十的犯罪率而排名第一。其他地区的登记人口数至少也达四万,这个地区却连三千都不到,但是它的犯案数却是整个曼哈顿区的第一高数。事实上,哈林区过去曾经一直是隔离黑人区,虽然隔阻墙被拆掉很久了,黑人便逐渐往外迁移,甚至过桥形成另一个新黑人区--布鲁克林区,但是对于那些身无分文的外籍移民来说,这个地区却是他们心目中最安全的天堂。

    这里的建筑物全都是最老旧残败的破楼房,而且多数是空屋。当然空屋也有空屋的用处,譬如那些犯案被通缉没地方躲的人,或者那些大帮小派的就很喜欢聚集在这种类似鬼屋的空房子里,只要他们不在意没有水电,或者懂得如何偷接水电就行了。所以,这个区域的登记人口数虽然非常少,但事实上却有相当多的恐怖幽灵人日隐藏在其中,这样的情况当然会导致犯罪率畸形上升的情况。

    于是,在哈林区经常可以看到焦头烂额的隶属于43分局的警察大人们,没日没夜地高舞着手枪拼命追、追、追;而嚣张无比的犯罪者则狂肆大笑着死命逃、逃、逃。只要在哈林区有熟识的人物,那么就不必担心被警察大人们请进监狱里,坐免费的电椅。

    而就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一双迷茫的双眼仔月光下慢慢的睁开,一黑一蓝不同色泽的眸子在睁开的霎那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膜,美丽深邃的摄人心神,但那也仅仅只是霎那。双色眸子的主人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但是只是这简简单单的动作,却让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恢复嗅觉的鼻腔里更是钻入了一阵浓郁的腥臭和一股酸涩的恶臭。

    “这是哪里……”才开口,胸前一阵的郁闷,一股血腥味从喉咙的深处涌了出来,忍不住本能的用手捂住嘴巴,顿时一股灼热的液体蜂拥了出来,红色的液体在苍白的月光下竟然有着妖异的美丽。而看着沾满自己血液的手心,身体的主人似乎在瞬间被骇到了。

    “这是哪里?好问题!”这时一双碧绿的猫眼在黑暗中亮起,“亲爱的吴亮先生,我很荣幸的告诉你,由于你强大无比却又不懂得控制的力量,我和你现在都有麻烦了!”

    一只杂色的公猫从黑暗中慢慢的走了出来,身上的癞疮让猫咪身上的毛皮稀稀落落的一块隔着一块秃,而那用来控制平衡的尾巴也不知道被哪家的缺德鬼给砍掉了大半,整体看上去实在让人觉得又脏又可怜,偏偏从这只癞俐猫的嘴里夸张的吐出了人类的语言,在寂静的黑夜中,清晰的让人难以否认是自己的听觉错误。

    “首先恭喜你完成了亚进化,这次进化让你的精神体得到了完全的进化,相信你将是这个星球上第一个完成亚进化的生物;当然同时也很不幸的高速你,因为你的亚进化使用的能量太多,所以你的精神体被弹出了寄宿的**,甚至连我也被你殃及池鱼,现在你正寄居在另外一个人类的**里。”

    对方满脸的愕然和不信,让猫咪有一种恶意的愉悦,在脑海中翻阅出属于东方人的知识,然后猫咪冷笑着这么宣布:“用中国人的说法,阁下目前正处于借尸还魂的状态……而且很不幸,这具身体的主人因为疾病而死,你的精神体能够寄宿在这个身体上的时间只有三年,如果三年里你不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的话,你就会和这具身体一起腐朽……最后成为……亡灵!”

    这也许才是本年度最不好笑的笑话……

    (2)

    猫咪诡异的告知行为造成的后果就是——吴亮惊愕之余一口血就这么轻易的吐了出来。吴亮从来不知道吐血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喉咙就如同坏了阀门的排水管,怎么关都关不住。

    “别激动,你的精神体太强大了,这具人类寄生体又比正常的脆弱许多,所以你的任何激烈的情绪波动都会造成这具身体无法负担,必须提醒你,人类身上的血液容量有限,如果你超额吐光了,就算立刻把你原来的身体还给你,也来不及了。”猫咪冷笑的看着吴亮手忙脚乱的表现,对于眼前这个第一次经历亚进化就遭遇眼下这种离谱的精神分离灾难的人类说实话它是一点点都不同情。虽然这样的心态免不了有着‘五十步笑百步’的成分所在,但是如果不以这么有些缺德的方式思考问题的话,它肯定会被自己郁闷死。

    地球人所说的,好人没好报的含义,现在它是彻彻底底的了解。

    要知道在最初设计眼前这个地球人的时候,它倒是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其实在看到了电视直播里面那个中国少年在黑板上洋洋洒洒的一黑板的公式,它就知道自己无意中找到宝了,因为那些公式里的专有符号虽然多数已经被更替成了地球文明的记号,但是在几个特殊的地方,依旧保留着外星文明的痕迹,没有接触过外星文明的地球人自然不会发现,但是身为外太空的来客,它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

    在这个远离宇宙文明的偏远星系里、在一个地球人类的身上出现这种东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除了自己以外,肯定还有其他的外星同乡来到过这里,当然绝对不会是它的那些冤家对头,要知道它的冤家对头们最忌讳这种干涉其他低阶行星文明发展的动作,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它的外星同乡可能曾经路过这里,并且意外的留下了某种资料,这些资料最有可能被保存下来的,就是飞行器坠毁时自动保存下来的飞行资料——就和飞机的黑匣子一样,所以它才会美滋滋的特地跑去把那个中国少年脑袋里的资料copy了一份,然后在那些杂乱的记忆资料里,找到了一些缘由。

    它可以用自己那辆下落不明的飞行器发誓,它真的只想从眼前这个叫吴亮的地球人脑袋里copy一份资料而已,它根本没有想对他有任何不利的打算,虽然拥有‘水银兽’的它,可以轻易的得让一个人类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当它了解到其他的相关情况和内容之后,它就一直期待着能够从这个人类的身上欣赏到一出精彩的人类纷争大戏,所以它甚至特地配合那些地球人的思维方式,用最神秘的举动,故意用电子邮件把吴亮勾引出来,然后开着显眼的银色雪弗莱窜进地下铁,要知道当时‘水银兽’在它的命令下瞬间就掐断了安置在这个人类身上的十多个跟踪器,只保留了一个隐藏的最完美的跟踪器,根据它对人类的了解,这么做一定会造成不小的轰动的。

    按照它最初的完美计划,在地下铁copy完人类大脑里的资料之后,它可以迅速的从另一条地下铁驶离,半途还可以把这个利用完的地球人丢在沿岸的某个角落里,让那些跟踪来的人顺利接手——当然这么做的结果,就是人类在找不到自己的同时,这个叫吴亮的地球人也永远洗不干净身上的嫌疑,就他呆头呆脑的性格,后面的人生绝对值的欣赏。

    但是,谁知道这一切却该死的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了一个大大的勺子!

    copy一个生物的脑波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在没有外在工具的情况下,能够直接做到的人没有几个,不过好在‘水银兽’有着对精神能源的强力吸附的本能,人类脑波的copy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它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刚上车就被自己的‘迷药喷雾剂’轻易制服的地球人却有着超乎常识的潜在能量——这个能量它并不陌生,数天前它刚刚在波士顿音乐中心里切身的领教过。

    当‘水银兽’的精神能量共振被使用的同时,‘刹那’这个在宇宙中有着恐怖威名的能量,再一次从眼前这个地球人的身体里爆发出来,这一次作为外星成员之一的它有幸地亲眼目睹到了全部的过程。

    不同于上一次在波士顿中全面开花的壮观场面,这一次这股神奇的能量似乎找到了真正的敌人,淡淡的蓝色能量从吴亮的身体里涌现了出来之后,瞬间包裹着银色的雪弗莱,形成了一个小型的能量场,在这个能量场里时间似乎是以几千万兆倍的速度运行着,一切被包容的物质,都因为无法抵抗时间的无形摧残开始退色、老化、腐朽、风化……

    虽然自认经历过宇宙中最恐怖的黑洞旅程,但是眼看着自己寄宿的**以及周围的一切都开始不正常的风化,那瞬间的效应也令曾经为祸宇宙的它深刻地感受到了恐怖的情绪。从前百次危机中锻炼出来的果断,让它得以在最危急的时刻,恢复成最为脆弱的能量体状态,从寄宿的**中挣扎出来,然后紧紧地依附在‘水银兽’的能量体中一个特殊的空间,希望凭借着‘水银兽’强横的能力,再一次逃脱死劫。

    ‘水银兽’不愧是宇宙中著名以久的凶器,面对着短期内‘刹那’的两次冲击,硬是维持了最基本的形态,但是绝望的脚步却并没有因此停下,相反守候在一边的死神已经挥起了镰刀,‘水银兽’为了抗拒‘刹那’的强力冲击,本能的开始吸附吴亮的精神能量作为本身能力的补充——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被‘水银兽’倾力吸附的吴亮事后会不会变成白痴了——但是吴亮毕竟只是一个人类,就生物方面来说,地球人类在宇宙生物进化史上,只能算是低阶级的智慧生物,吴亮哪来许多精神能源给‘水银兽’死命的吸附,只是几秒钟,吴亮的精神能量就被吸得干干净净,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当吴亮的精神能量消失之后,另一种能量瞬间取代了吴亮的精神能源——那却是外形飞行器当初强行灌入吴亮身体的能量形态的资料。

    不要说地球历史,甚至是整个宇宙星际联盟的全部历史资料里也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作为储存用的能量形态资料居然可以成为一种精神能量,这可以说完全颠覆了宇宙内所有的现知的能量法则,而就是这个奇特的情况,勉强让‘水银兽’抗住了‘刹那’的冲击,但是在‘刹那’的冲击完成之后,‘水银兽’和躲在‘水银兽’能量体中的它惊愕而恐惧的发现,这个刚才救命的能量,现在却成了致命的力量,这股奇特的精神能源竟然不受控制的疯狂涌入‘水银兽’的能量中,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让它停下那夸张的输入速度,甚至连‘水银兽’傲视宇宙的吞噬能力,也成了额外的帮凶——这倒是和当初吴亮被强行灌入的情况很相似。

    眼看着‘刹那’形成的能量场正在逐渐的消退,外在的压力逐渐的减小,而内在的灌入能量却丝毫不见少的情况下,‘刹那’消失之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被自己吸附的能量活生生的撑死,对于宇宙十大凶器,倒真是一种不错的死亡方式。

    在这种生死关头,作为一个求生欲强烈的外星生命,它又一次的果断地选择了一个冒险的做法。拼着被‘刹那’的余波伤到,它从‘水银兽’的能量体力钻了出来,跑进了吴亮的身体里,试图从根本上控制这股该死的能量继续外溢,当然这纯粹是玩命的冒险。先不说对方的身体里的‘刹那’是否会抗拒外来的精神能量侵入,光是这个想法本身就很有问题,如果这个叫吴亮的地球人能够控制自己身体里的能量,还会遇上今天这种危险吗?

    才进入吴亮的身体,它就后悔了。它不但立刻受到了这具身体里属于‘刹那’的能源的攻击,而且还有两外两股隐含许久的能量似乎也找到了攻击对象向它脆弱的能量体攻击过来。在那一刻,它前所未有的怀疑,这具身体的主人真的是地球人吗?

    不过这个时候它顾不得去考虑这些,如果让那三股能量真的攻击到自己,那么自己的下场不会比‘水银兽’好到哪里去。匆忙之中,它本能的将自己的能量体和吴亮身体外苦苦支撑着的‘水银兽’构建在一起,感谢那场倒霉的飞行器灾难,让它在失去了身体之后,数十年来一直和‘水银兽’的能量融合在一起,这让它完全习惯了从‘水银兽’那里接受能量,于是一个微妙而危险的循环就这么构成了。

    ‘水银兽’一边抵抗着吸附来自吴亮脑海的强大的精神能量抵抗‘刹那’逐渐衰退的能量频率,一边分配大量的精神能源支援着卡在吴亮身体表层进退两难的它,而它则在体内帮助‘水银兽’吸收分化大量的精神能量,防止‘水银兽’因为能量冲击而自爆。

    吴亮的身体毫无疑问是人类的**,如此多的能量长时间的冲击,绝对不可能毫无问题,事实上‘刹那’虽然一开始对主人的**并没有太多伤害,但是人类的**是脆弱的,很快吴亮的**开始出现了老化的趋势,在这么下去结果就实在太好笑了,失去了宿主的能量体就算有再怎么强横的力量,最终也会化为宇宙里最基本的能源粒子,只是‘刹那’这种强烈的能量,在失去宿主之后,恐怕在消散的过程里,足够把这个星系化为灰烬了。

    而正是在这么个危险关头,一道红黄相间的能量光晕代替了原本蓝色的能量场,意外驻入吴亮**内的两股被称为‘天釜’的能量开始在吴亮的身体里运作起来。

    红色的能量开始修补着吴亮的**,并不时地从吴亮的身体里提炼出点点白色的光点,而黄色的能量则环绕着这些白色的光点,不断的将之聚集在一起,如果仔细看的话,不难察觉一道若隐若现的蓝色光晕紧紧地将那些聚集在一起的白色光点包裹起来,这个时候,它和‘水银兽’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疯狂涌入的那奇怪的精神能量减弱了,但是它们谁也不敢就此罢手,要知道现在这种能量平衡一旦打破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于是它们明智的选择了观察,而奇特的是,随着精神能源的输入缓慢,它们居然开始逐渐了解到了某些秘密,包括这些奇怪的资料的来源、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这个叫吴亮的地球人曾经遭遇过的人生记忆也成了此刻被分享的部分。

    它是一个很聪明的家伙,当它看到这些原本应该只属于眼前这个地球人类的信息、原本应该被永远埋藏在这个黑洞之外的偏僻星球上的秘密之后,它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已经和眼前这个地球人类紧紧地束缚在一起,虽然这让它很不爽,不过看在这么多高级机密上,它可以容忍,甚至它已经开始暗中策划将要进行的后续行动了。

    此刻它很清楚,自己的灭顶之灾已经过去,眼下的场景它并不陌生,事实上在它的故乡,这种场景被称为‘诞生仪式’,在那颗充满了机械的行星上每一个生命的诞生都必然会经历这样一个入梦似幻的场景,只是比起家乡那被奉为最神圣的诞生能量,眼下环绕着吴亮的能量要浓厚上数万甚至上亿倍,如此强烈的能量,竟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这个地球人给吸收了,要不是读过了这个男人的记忆,恐怕就算杀了它,它也没有办法相信。

    (3)

    眼看着红色的能量修复吴亮身体的时候,一点一点地从他的身体里诱发各种能源基因,而黄色的能量则不断的修正这些被诱发的能源基因,一点一点的完善这些能源基因,如果在平时,这么做的效果可能只是让吴亮的**更加的完美,精神更加的坚韧,但是此刻在这两股神奇能量的旁边还有‘刹那’的能量场存在,‘刹那’特殊的时空作用直接影响了红、黄能量的运作速度,这就造成了短短的三分钟,一个需要及其漫长的时间才能完成的‘亚进化’就这么很干脆的收工了,这让一向自称见多识广的它也不得不惊叹。

    不过很快它就讶异的发现了不妥的地方。

    ‘亚进化’听起来似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不过对于地球人来说也并不能算是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事实上只要看过修真类小说的人,十有**能够直接了解个大概的框架,所谓的‘亚进化’和那些修真小说里,修道修仙的最后目标非常的相似,其实就是把人的精神和**彻底的分离开来,一部分是寄宿的**,而另一部分则是纯粹用能量组成的精神体(那是一种类似元婴的存在,只是没有固定形态而已)。

    只是吴亮的这次‘亚进化’完全是在外力作用下完成的,所以这其中的变化,吴亮自然无法领会,而自认是旁观者的它在无意中也插了一手,原因很简单,当红色能量从吴亮的身体里诱发各种能源基因的时候,属于能量体状态的它也在无意中贡献了自己的能源基因,甚至连一旁的‘水银兽’也惨遭牵连,被偷走了好多组的能源基因——而这些能源基因就和生物学上的基因一样,是能量体构成的基本组成,这下好了,在某种程度上,眼前成为能量体的吴亮,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和这位外星来客算是有了三分姻亲。——这还是在吴亮的精神体完成之后,无意识间启动了得自‘水银兽’的吞噬能量的能力之后,它才愕然发现的。

    当然这个情况,它死活都没有告诉吴亮,直到很多年之后,吴亮才从根本上了解到自己当时碰到这位外星来客是一件多么倒霉的事情。——本来蓝色的‘刹那’也好、红色的‘天釜瑞明’也好、黄色的‘天釜琼方’也好,甚至那个莫名其妙被灌入自己身体里的外星资料也好,这些东西中的任何一样对于身为地球人的吴亮来说,都是强大到根本无法抗拒的存在。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位想看热闹的外星来客横插一手的话,这些庞大的能量会乖乖的呆在它的身体里,跟随他一起衰老、腐朽、默默的消失。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的人生或许有点波折,那些装在脑袋里的知识也许会带来不少麻烦,但比起因为突然之间拥有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力量,而且还是随时随地会导致自己玩完的能力,而不得不背井离乡,踏上一条不能回头的崎岖道路要来的好得多得多吧。

    不过在当时,被冒充猫咪的外星来客一顿数落之后的吴亮几乎完全失去应有的镇静,如果不是自己跑错身体、猫咪开口说话的诡异事实摆在自己面前的话,估计吴亮没个一年半载,是无法消化这些内容的——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外星来客提到那红色和黄色的神秘力量之后,吴亮第一时间想起了不久前发生在波兰那个地下室的惊险画面。没有比自己曾经亲历过的事件更加具有说服力的了。

    虽然对于那个三色的能量和那些奇怪的资料能量究竟带着什么秘密,吴亮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是现在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他需要一个比较确切的、回到自己原来的身体的方法。借尸还魂这种听起来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的遭遇,在别人看起来也许是一种千年难得的奇遇,但是对于一个被唯物主义教育二十多年的人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其实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当吴亮的精神体完成了‘亚进化’之后,刚刚成型的能量体需要大量的能量补充,再加上吴亮的能量体里无意中融入了‘水银兽’的吞噬的能源基因,所以围绕在他的**周围的能量在第一时间被他的精神体吸收了进去,本来这些能源的源头就出自吴亮的身体,自然不会对吴亮的精神体有所排斥,很快就被吴亮吸收了进去,外星来客甚至一度认为就此脱的大难,但是就像是高速运转的车轮突然之间被要求以更快的速度逆向运转一样,外散的能量迅速被收回巨大的逆向能量流向造成了一个全真空的能量泡,当吴亮的精神体吸收完空间里的全部的游离能量之后,这个真空能量泡在瞬间爆裂了开来,结果就是连吴亮的精神体带着外星来客全部被崩了出去……变成一道流星,穿过大地的阻隔,在美国的天空中划过一道无形的美丽圆弧……

    “这完全是意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倒霉,被崩出来的你,运气的掉到了这个死人的身体里,而我掉进了这只猫的身体里。”冒充猫咪的外星来客非常的不满自己的遭遇,虽然对于它来说,死人和猫咪比起来,猫咪看上去更加得好一点,但是毕竟不久前他还是人见人爱超级歌唱家,现在倒好,一转眼就成了路边被人唾弃癞俐猫。而且更加糟糕的是,由于先前能量消耗实在太大,除非它找回自己藏在飞行器里的身体原型,否则话,为了生命安全,它最好认命的呆在这只猫的身体里面。

    可惜那个喜欢随意copy别人思想的‘水银兽’波尼因为能量消耗大大超过它的主人,所以暂时进入了休眠状态,否则话它一定会发现它的主人的对面的那个‘活死人’(活着的死人)此刻正一身的冷汗,脑袋里写满‘倒霉、又是因为倒霉’的字样——看来我们的主角对于自己的特点真是十分的了解。

    “那么你刚才说的那个,三年要回到自己的身体是么的,究竟怎么回事?”轻咳了一声,难得老实人也知道在关键时候转移别人的视线。

    “因为你的精神体刚刚完成,虽然我相信你的精神体很强,但是看得出你完全没有办法控制它们,所以要你控制自己的精神体转换**不现实,而唯一能够不经过你自己的努力,自动吸收容纳你的精神体的容器只有属于你自己的身体,所以你必须在三年内找到你的身体,至少也要靠近你的身体十米,只要在十米的距离内,你的精神体自动会被吸收回去,不过如果三年内你不能够找到你的身体的话,你的身体就会失去这个能力,换句话说,你就必须靠你自己的能力转移精神体——而且最糟糕的是,你占据的这个身体是一具已经死亡的躯体,虽然你代替了原来的主人,但是这些身体的疾病却不会离开这具身体,而且还会继续侵蚀这具身体,那结果就是在你学会操纵自己的精神体之前,就必须呆在这具败坏的身体里,哪怕这具身体**了、发臭了、溃烂了……”猫咪越说越有劲,那明显的恶意,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

    “这里应该是美国吧……”虽然不清楚自己被弹到多远的地方,但是至少希望不会是南美的雨林。

    “这里是美国纽约曼哈顿的哈琳区。”猫咪倒是很了解目前的地理位置。

    “那还算好,赶回波士顿应该不需要太久时间吧。”吴亮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总算不是奇怪的地方。

    “很遗憾的告诉你,就算你回到波士顿也太迟了!”猫咪冷笑着,从黑暗中拖出一张沾满了油腻的报纸。

    报纸上清晰的写着:中美之间的最终协商达成,遭遇车祸成为植物人的中国留学生吴亮在医生的看护下,今天启程返回中国,美国人权委员会称将继续和中国方面联系,以确定这位留学生在回到中国之后得到完善的医治……

    “你要找到你的身体,就要想办法游过大西洋……”猫咪笑了,喵喵的叫声在黑暗里让吴亮升起一股浓浓的郁闷感,不过让他郁闷的何止是这些……

    (4)

    “艾兰斯.乔.奥康纳,年龄16岁,慢性胃癌晚期……”看着手里那叠沾满了黑褐色血污的纸片——那是被丢在不远的一纸死亡预告,看来这具身体的原本主人就是在这张纸片的催命告示下,一命呜呼的——吴亮险些控制不住又要开喉放血了。

    好!好!好!这还真是太好了,好得都快没边了!一转眼自己不但莫名其妙的从人类顺利进化成为宇宙成员,而且还非常幸运得让年龄倒退回那个乳臭未干的年纪,是不是回头自己再睡上一觉就可以直接回幼儿园了。

    “有什么好埋怨的?”猫咪倒是觉得吴亮的反应根本就是大惊小怪,或者说它根本就是在嘲笑吴亮幼稚的思考方式,“你够好运得了,让你跑进一个小鬼的身体里,而且还是跑进这么个角落里,要是你倒霉点掉进一个被砍了十七八块的尸体里,或者掉进某个正在被**的女人的身体里……你就准备躲进地洞里恸哭去吧!”

    不过猫咪刻意的隐瞒了某个可能——如果吴亮的精神体进入一具活人的身体话,那么出于精神体的排斥本能,那个活人的意识就会被全部吞噬,相信这个情况打死吴亮他也绝对不可能接受——在阅读过吴亮得生平记忆之后,猫咪显然已经知道该怎么指导眼前这个‘新生命’了。托它曾经对地球常达四十年的环球旅行和对人类社会文明的考察心得的福,再加上前阵子依附在朱利安.索斯的身体上又让它亲身体验过了人类奇奇怪怪的感情变化,所以现在处理起吴亮这种普通的心理障碍,它倒是得心应手的很。

    “呃……你说得也对!”吴亮愣了愣,一想到自己曾经有可能变成被**的女人……一个冷颤让他立刻接受了16岁这个看上去绝对是‘幸运’的身份。只是冷颤引起的精神体的能量波动还是没有制止住肚子里那廉价的血液,一口血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吐了出来。可怜的猫咪,崔不及防下,被吐了个正着,本就秃秃斑斑肮脏不堪的毛皮身体,这回看起来更加狼狈了——这也算是天谴的一种吧……

    “对不起,对不起……”猫咪绿色的瞳孔里爆射出恐怖的光泽,如果眼光能够杀人,相信吴亮现在已经连肉渣都没有了。吴亮本能的身出手想去弥补自己的‘错误’,却在下一秒钟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虚弱无力到连欠身都觉得困难的地步。

    “我已经警告你了,不要随便吐血,你这个身体上的血和正常人类16岁少年所拥有的血量是相当的,甚至可以说是偏少的,因为就这具身体对于吐血这么直观的利落反应可见它原本的主人经常这么吐血,所以你最好学会控制情绪,否则的话,不出三天你就会变成一具干尸了。”猫咪一边冷冷的警告着,一边走到吴亮得身边,毫不客气得将身体在吴亮衣服上使劲得蹭着,似乎打算把一身的虱子全部过继给这个随便喷血的家伙,“你会觉得虚弱是因为这具身体所含有的能量已经不足,这不是用精神能源可以补充的部分,你必须要吃东西才行,不过因为你依附的是个死人,而且死了有1、2个小时了,所以这具身体的部分神经末梢已经损坏,所以你最好检查一下,心里有个准备……”

    所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等吴亮勉强将这个身体检查了一番之后才发现,受到损坏的居然是他的痛觉系统,换句话说不管怎么掐,就算从他现在的身体上割下一大块肉来,他也不会觉得痛苦——这个发现让吴亮私下里觉得有点安慰,毕竟这具身体患有癌症,他可不想在晚期胃癌的剧烈痛楚中熬过漫长的‘寻身之旅’,这也算是另类的坏事变好事吧;而那张就医记录则记录下了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基本情况,比如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等,不过会死在这么个角落里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那种没有家庭关怀得人,这也算是好事一件;再来就是……前摸后掏,左翻右找,吴亮收集了这具身体附近所有有价值的信息资料,试图更多的了解这个被寄居者的身份,所以他没有注意到那只猫咪逐渐咪成一条线的双眼里闪烁着的淘气的笑意。

    直到吴亮完成了全部的了解工程之后,虚弱得直喘气的时候,猫迷才慢悠悠的跑到距离吴亮脸庞不远的一叠墙砖上,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关怀声轻轻的问着:“亲爱的吴亮先生,你不觉得冷吗?在这么个冰天雪地的地方呆这么久,你的**看来不知是失去了痛觉吧,我看连皮肤的感知气温能力都没有了吧。”

    啊?!

    在猫咪恶意的提醒下,吴亮才如传说中那条被踩了尾巴三天后才回头喊痛的迟钝恐龙一样,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在二月天的冰冷的泥地上失去了原本的温度,冰冷的感受在意识到得瞬间淹没了吴亮的全部感知系统——真是他妈的冷啊!——吴亮的牙齿在黑暗中打架的声音大大的安抚了猫咪的不悦,喵喵的叫声即便不是人类的语言,但是却充分的显现了它此刻的心情。

    这时,黑暗的街道尽头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那是高跟鞋顿在地砖上发出的清脆撞击声,而鞋子的主人似乎被猫咪的叫声所吸引,前进的方向显然是这个黑暗的角落。不久之后,一道刺目的灯光照亮了这个只有月光的孤单角落。

    一张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西方妇人的面孔出现在吴亮得眼前,淡淡的潜妆在有些昏暗得灯下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妇人成熟稳重的气质,但是那双闪烁着精明得目光的蓝色眼睛却无法掩饰其中浓郁的风尘的味道以及一种奇特的令人不能抗拒魅力。

    “你快死了。”妇人的直白开场,让吴亮有种翻白眼的冲动,倒是一旁的猫咪双眸中闪烁起兴奋的光泽。

    “这谁都看得出来。”吴亮低哑着的回答,感谢老天爷,这一次自己那口让人笑掉大牙的英语没有跟着自己的精神体一起跑错门。倒是这具16岁少年的嗓音带着一丝特殊的充满了磁性的清亮,和那些处于变声期的唐老鸭们有着决然的不同。

    “你还有家人吗?”妇人仔细得打量着吴亮着张全新的面孔,眼中有着满意的光泽。

    “家人……”吴亮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盘坐在一旁的猫咪,“只有它了。”

    “帮我做事,我就收留你和它,怎么样?”妇人没有绕太多的弯子,开门见山的问着。

    不知道为什么,吴亮本能的想拒绝,但是身边的猫咪突然长长得叫了一声,吴亮回头看,只见这只癞痢猫死死的盯着自己,就算不用语言交谈,吴亮也能读懂其中的威胁内涵……他能拒绝吗。

    “……好的……”吴亮半响才挣扎着点头应允,现在顾不得其他,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过倍猫威胁的感受,真是……

    一口血没有控制好,又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