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七章 死亡契约

第七章 死亡契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艳情酒吧’是坐落在曼哈顿红灯区里的一桩三层楼房的小型酒吧式夜总会,就和其他所有的色情俱乐部一样,酒吧里坐有名码标价的挂牌公娼、门前游走着兼职的租街女郎,酒精、性、毒品在这个没有阳光的世界里放肆的成为最重要的部分,人类的堕落天性在这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com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这幢房子的地下室里却是另一番纤尘不染的优雅环境。

    巨大儿华丽的水晶灯照亮了整个地下房间,全套的法国贵族式家具装璜加上那些看上去足够和白金汉宫的伊丽莎白女皇的宝座媲美的高档的白金装饰沙发媲美的,已经很让人乍舌它们的实际价值,再加上那些看上去就‘贵’的烫手的装饰品更是眩的吴亮双眼金星乱冒。刚刚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的他虚弱的躺在那不知道要花多少钱的柔软大床上,看着那只跟自己一起接受高档服务的猫咪兴奋的拖着它那和动作极不协调的被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身体,上窜下跳的评估着这间屋子里的高档用品。深怕它一个不小心碰坏了哪个宝贝,那可是把吴亮卖掉都赔不起的东西。

    “这只花瓶应该是葛雷的作品,市价差不多应该在15万到20万美金,小亮子,你要是能够把这个拿出去卖的话,不要说回中国了,相信就算你要环球一周都足够了。”猫咪身体里住着的虽然不是正统的地球生物,但是对于地球文明的熟悉,吴亮根本就不是对手。

    “你在建议我做贼吗?”正义的青年对于邪恶的倡议永远是最敏感的。

    “贼?”猫咪咪起了眼睛,做出打量吴亮的姿势,半晌才用带着明显的轻蔑味道的话语嘲笑眼前这个始终搞不清自己立场的家伙,“请问吴亮先生,对你来说无比重要的原来的身体正在另一个半球上,而你现在全身的家当加起来不到五美元,你怎么回去?”

    “当然是去工作。”劳动人们的本质是善良而朴实的,所以即使在落难的时候,思考方式依旧是走脚踏实地的路线。

    “请问你打算为谁工作?用你这个随时会吐血的身体?你认为谁会有胆子雇佣一个胃癌晚期,随时随地会挂掉的半死人?”猫咪不屑的语气完全是对乡巴佬简单的思维方式的鄙视。

    “……艾琳娜夫人,不是说要雇佣我吗!”虽然知道自己的立场实在不适合和眼前这只形象恐怖的猫咪争执,但是小小的反驳却不受控制的顺口溜了出来,只是这如同垂死挣扎的辩白,却引来猫咪怪异的动作。

    猫咪在吴亮恐惧的目光中——因为它直接从葛雷的那个号称价值十五万美金的花瓶旁边直接跳了过来,那半截毛尾巴好死不死的甩在花瓶上,让那只漂亮的花瓶在矮几上摇晃了好久,吓掉某个穷人半条性命——跃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诡异的用那双猫瞳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打量着吴亮这具半死的身体,看的吴亮毛骨悚然。

    “你洗澡的时候有没有照过镜子?”猫咪突然这么问。

    “没有,我又没有精神病,洗澡还照镜子!”

    “太可惜了,你该好好看看的,你现在的这张脸,就和那些传说中的变态们最喜欢的纤弱美少年一样,相信艾琳娜一定是发现了你有这方面的潜力才把你给弄回来的!相信我,你只要顶着这张脸到红灯区里转一圈,那么相信那些喜欢**的中年人,绝对能把这里的三层楼踏成平地。”猫咪好不客气地说着,一点也不顾及吴亮在听了这些之后,会被误导到哪个异次元空间去——光看那张张大的嘴巴,就足以说明吴亮受刺激的程度有多少,而猫咪似乎没有就此放过这个可怜男人的打算,继续用它那从人类身上学来的夸张手段,大肆的渲染吴亮灰暗无比的未来,“在红灯区有这种装饰高档的地方,相信艾琳娜安排你接待的客人一定不是简单人物,当然你只要服务到位的话……”

    十分钟之后,猫咪依旧在那里滔滔不绝的发挥它难得灵光闪烁的想象力,而满身鸡皮疙瘩暴起的吴亮已经开始寻找逃脱之门了。

    “咚咚……”紧闭的棕色门扉在敲了两下之后被推开,把沉浸在构思色情小说里的猫咪和心头布满恐惧阴影的少年从各自的世界中惊醒,双方都很默契的停止了骇世惊俗的对话,将目光转向出现在门口的那个满身粉尘味道的中年妇人,那个莫名其妙把吴亮带到这里的人——‘艳情酒吧’的老板艾琳娜,而她的身旁则站着一个穿着白衣年过半百的医生。

    “科尔,帮他看一下,刚才带他回来的时候,他一直在吐血,我要知道他能够活多久。”艾琳娜吩咐完,从容的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从口袋里拿出一盒淡烟抽了起来,烟草的香味立刻在房间里扩散开去。

    被称为‘科尔’的医生上前熟练得对吴亮的身体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诊断,然后用严肃的表情看着艾琳娜,静静地摇了摇头,“如你所料,如果不意外最多只有几天而已,如果你用那个的话,至少能够撑半年。”

    “……”艾琳娜吐出口中的烟,无言的点了点头,示意科尔到门口去等着,当棕色的门扉再度紧紧的关闭之后,艾琳娜掐灭了手中的烟,弯腰把在脚边磨蹭的裹着白布的猫咪抱了起来,毫不嫌弃地放在自己的双腿前,轻轻地抚摸着。

    “你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吧。”艾琳娜静静地说着一个事实,虽然这个事实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的确残酷。

    “呃……是的,我知道。”

    “胃癌是一种很折磨人的病症,特别是晚期,就算是切除了全部的胃,癌细胞还是会在身体里扩散,持续的痛楚足以让人放弃生存希望,你应该体会过那种痛苦吧。”艾琳娜没有抬头,继续抚摸着猫咪没有被裹上白布的下巴,所以她自然没有看到床上那个虚弱的少年脸上浮现出来的红晕。

    “呃……是的,我了解。”吴亮尽量迫使自己使用一种脆弱的语气发音,但是却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脸红的反应,苍天在上,这辈子吴亮还是第一次睁眼说瞎话,而且还是非说不可的那种,别说这具身体早就感觉不到什么痛苦了,就算是在过去的身体里,他最大的痛苦也不过是被石头砸中小脚趾。

    “我可以提供你一种药,这种药可以让你在半年内不被这种痛苦折磨,暂时活的和正常人一抹一样,当然作为交换,你必须听从我的安排去见一个身份特殊的客人……”

    这就叫怕什么来什么吗?虽然艾琳娜还没有说出真正的目的,被猫咪‘熏陶’不久的吴亮脸上已经满是黑线了……

    (2)

    “如果你的条件是要求我卖身的话,你可以直接把我丢到大街上,让我自生自灭!”没有继续听艾琳娜继续说明,吴亮毫不犹豫的申明着自己的强硬立场,开什么国际玩笑,为了这个对他来说无关痛痒的所谓的‘止痛药’,要他牺牲自己的童贞这个交易本身实在太可笑了——更何况自己目前身体情况不妙,现在要逃走似乎有点晚了。

    天下还真有这种‘巧合’到离谱的事情,先前它的言论只不过是参考了部分人类的娱乐作品而突然蔓生的一种灵感,拿来捉弄眼前这个呆呆的地球人,但是没想到才隔了几分钟,这种可笑的事情就这么活生生的上演了——如果不是顾忌在人类面前口出‘人言’会造成莫大的轰动,相信此刻那个外星人冒充的猫咪早就不顾形象的抱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了,不过即便在内心的一再提醒下,这个猫型异客还是做出了有点奇怪的动作,一双猫爪子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以免真闹突锥,当场暴笑出声。还好艾琳娜的注意力已经被吴亮的言词所吸引,没有注意到腿上的猫咪奇怪的动作。

    艾琳娜先是被吴亮突如其来的拒绝弄得一愣,在她的理解中,对于一个在剧烈的病痛折磨下垂死的人,没有东西比一种既能够减轻痛苦又能够延续生命的药物来的更加重要,先别说她还没有说完的交易内容,光是自己提出这种药物,眼前的人就应该不顾一切后果的应允任何交易,而不是在那里严词的强调自己的立场问题。

    她走进房间后第一次抬起头,用那双蓝色的眼睛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虽然虚弱但是一黑一蓝的双色眸子内闪烁着某种异色的眼神,那是她很久没有看到过的糅合了不屈、坚强以及强按耐住内心恐惧的眼神,清澈而无尘,在瞬间让少年散发出一种异样的魅力。

    “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比生命更加可贵,”艾琳娜没有去解释,而是顺着吴亮的回答静静地问着,双眸紧紧地盯着少年的脸庞,不漏过那张稚嫩的脸庞上的任何表情,“因为只有拥有生命,才能拥有希望不是吗?”

    “因为生命而失去尊严,对我来说那样的生命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即便因此可能让你在下一秒钟痛苦的死去?”

    “是的!即便是这样!”吴亮的回答简单的犹如教科书上的标准范文——对于吴亮来说,牺牲尊严去保护自己的生命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从小在父母的身上接受这种最传统也是最根本的思想灌输,然后在风起云涌的社会上跌打爬摸,‘尊严对于男人而言是超越生命的重要’的信条从始至终刻画在吴亮的灵魂深处,不可动摇。——这就是华夏民族之魂地所在,虽然它的存在是无形的,但是它的存在却让华夏民族延续千万年发展至今,华夏民族之所以能够存在,依靠的不是老天爷的垂怜而是这骨子里永不屈服的尊严,即便经历无数的狂风暴雨,无数的华夏子孙将这无形的民族之魂,通过血脉的传承一代一代的传扬至今,这种思想已经融入了每一个华夏子孙的灵魂深处。

    这个少年不是自己能够随便就可以控制的,在瞬间艾琳娜领悟到这个结果。因为她在少年的脸上和异色的双眸中看不到任何虚伪、狡诈,这发自内心的回答中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掩饰或者迟疑。

    曾经她一度以为可以完全掌握这个少年的一切,因为她手中的药物足够让任何一个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向自己屈服,但是当这个少年毫不犹豫的说出那些话的时候,艾琳娜就预知了自己的失败,因为眼前这个拒绝来自于一个已经被病痛折磨了至少三年以上随时都会死亡的少年口中,这拒绝有多沉重、多残酷艾琳娜比任何人都清楚。

    突然间,艾琳娜发现自己冰封的心境有了一种不忍,她尽然有一种不应该把这个少年带回来的想法。也许在那黑暗的角落里,这个少年能够安静的死去,然后进入她永远无法靠近的天堂,获得属于他的永生的幸福。而现在,她却要强行改变这个少年的命运,把这个纯良的孩子拖进一个和他原本的世界全然相反的黑暗世界。

    这么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艾琳娜不确定,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也是车到崖前进退不能了。所有计划都已经到位,差的就是最后一个配角,一个非常重要的配角,而眼前这个少年无疑是最适合的演员。毕竟谁都不会猜到这么个少年会是自己安排的人。

    “我曾经有个相依为命妹妹,十六年前得了癌症,为了支付庞大治疗费,我四处举债,最后也只能看着她痛苦的死去。”艾琳娜轻描淡写的说着,“妹妹死后,我为了还债走进色情行当,在这个行当里混了这些年,多少有点资本了,色情行业也算是黑道的一个大头部分,这个行当让我认识了太多本来不可能认识的人,知道了某些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但是相对的,这些让我得到的消息比其他人多,包括一些非常机密、重要交易。”

    “不久前,我靠着关系弄到一种新的药物,这种药物不但能够控制癌症的恶化速度,而且能够让病患不再承受那种残酷的痛苦,我调查了这个药物的源头,这个药物来自于美国最大的制药公司‘韦特制药公司’的秘密实验室里。但是为了保证其他的癌症药物能够有着足够的市场份额、不伤害其他集团的利益,‘韦特制药公司’在得到180亿美元的补偿合同之后,在美国政府的默许下,将那十二位参与研究出这种药物的研究员先后被灭口,所有的资料都被销毁。不过在‘韦特制药公司’的秘密实验室里,还有一个人保存了一份备用的资料,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人察觉的知道真相的人。他通过某个渠道和我达成协议,他给我那份药物的完成配方,我则帮他逃出那里。”

    “但是由于消息洩露,那个人在不久前被杀了。”艾琳娜深深地看了那个听得入很入神的少年一眼,“不过‘韦特制药公司’也没有找到那份备份的资料,按照那个人留给我的最后的信息,那份资料应该藏在‘韦特制药公司’的总部大楼里,所以我需要有人进入‘韦特制药公司’去帮我找到那份资料,而你就是我选中的人选。”

    “但你刚才不是说,要我去见一个身份特殊的客人……”虽然吴亮不得不承认这个故事已经挑起他内心的无限好奇和正义感,这可是拯救人类的超级大好事啊,那份配方资料虽然对于自己没有什么用途,但是对于那些真正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可以说是一条希望之路啊。更何况美国政府居然在标榜自由民主的情况下,默认这种几乎可以算是反人类罪的罪行实施,简直就是混蛋加三级。所以虽然没有明着答应,但是心里已经认同了这个计划。——这个时候、在这么个复杂的让人义愤填膺的情况下,吴亮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算是一种完全的‘贼’的行为。

    “你以为‘韦特制药公司’的实验室那么好进吗?我必须安排你先去和严鸿见面,他是‘韦特制药公司’最大的合作伙伴,只有靠他,你才有可能接近‘韦特制药公司’的实验室。”

    “严鸿是谁?”

    “他是一个美籍华裔,是个在黑道很有势力的人,而且现在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合法的盈利公司,根据黑道上的说法,这个男人是靠毒品和走私起家的,因为身为华人,所以对华裔非常照顾,在华人圈子里很有些名望,也是有名的华裔慈善家。”艾琳娜思索着关于这个叫严鸿的中国人的资料,“关于严鸿的底细很少有人知道,因为他从不沾手黑道的事情,除非刻意去查,但是最多也只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我调查过cia关于严鸿的报告,他们的收获也是寥寥无几。”艾琳娜看着吴亮露出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很清楚他现在想问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严鸿对男人没有兴趣,只是他最近被女人缠怕了,想要一个漂亮的男孩当他的挡箭牌,我和他的关系不错,所以才找上你……而且”艾琳娜顿了顿,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说下面的话,但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歉疚让她不愿意欺骗眼前这个男孩,“我必须告诉你,严鸿不喜欢麻烦,就是说在帮他解决了麻烦之后,你……必然会消失。”

    “因为我注定要死,所以我才是最好的选择?”吴亮难得的挑了挑眉,天下有这么谈条件的吗?自己千辛万苦、冒风冒雨的帮她做事,然后最后的结果尽然还要自己快点完蛋——虽然这个身体早就完蛋了,但是作为这具身体的新房客,听了这么个条件,心里自然会觉得很不舒服。

    “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给你注射那些我弄到手的药物,然后保证你平静的死去。”艾琳娜没有更多的废话,熄灭了烟头,然后静静地走到门前,打开了门,“我知道这个条件是残酷的,但是我别无选择。”

    “为什么你需要药方?”吴亮的声音在艾琳娜身后传来。

    “因为我答应了一个人,一定要把这个药方公布出去的。”艾琳娜没有回头,静静的说着。这曾经是她这一辈子最真心的承诺,为此将要付出多少代价,她无法预料,但是她还是会去做,就像对妹妹那样,就算付出自己的一切,她也无怨无悔,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执著。

    “给我一个保密账户,提前支付我10万丧葬费没有问题吧……”身后的声音突然有了几分慵懒的异样,但是艾琳娜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瑞士银行,三天内我会办妥的。”艾琳娜走了出去,她始终没有回头,所以她并不知道,最后那一句话并不是发自人类的口腔,而是一只胆大妄为的猫咪。

    “你干吗!”吴亮愤怒的瞪视着这个冒充猫科动物不算,而且实行‘冒声顶替’这种大不讳行为的混蛋外星人——不过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这个外星猫咪居然会口技……真是¥#¥%

    “让你少做傻事,我要是不为你争取足够的利益,你这个傻子肯定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答应了。”不过猫咪似乎非常了解吴亮没有说出口的后半段内容,“你别忘了,你还要绕半个地球去找你的宝贝身体呢,你不会真的打算游过大西洋吧。”

    “……”吴亮没有营养的抗争自然少不了,接下来的人猫争论似乎也有继续发展的趋势,还好这里没有安装监视系统,不然这没心没肝的二位还真是够呛。

    而此们在门外的走廊上,听着沉重的门扉在身后静静的关上,仿佛在瞬间隔开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艾琳娜将因为激动而微微湿润的眼睛闭起,她知道在那个少年答应参加这个如同死亡契约一般行动得瞬间,自己就坠入了地狱的最深处,而且永远不可能得到救赎……

    (3)

    用10万美金签下卖身契之后,艾琳娜给了吴亮三天的休息时间,当然这对艾琳娜的计划来说并不妥当,毕竟知道那份备份文件的人不仅仅只有她一个人,在利益这个强烈能量的驱动下‘韦特制药公司’恐怕早就把每个犄角旮旯都翻了好几遍,她的计划启动的越慢,那么对她就越是不利。

    不过艾琳娜却坚持要空出这三天时间。

    其一,是对吴亮的‘仗义帮忙’表示感谢;其二,吴亮也需要时间来适应熟悉他将要接近的大人以及整个计划;其三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艾琳娜给吴亮的身体注射了那种药物,为了向吴亮证明这种药物的绝佳疗效,虽然这个在艾琳娜看起来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吴亮的眼中却是最无聊的一点——他本来就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不过这三天,倒是给了吴亮宽裕的修整时间,至少让他有足够的精力去处理身上发生的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首先自然就是那只和吴亮的身体一样,换了房客的猫咪。

    虽然这只猫咪严重违反人类世界的生物法则,不吃老鼠、专啃牛排;不学猫叫,专讲人话;最可气的是,这只说人话的猫咪非但对吴亮总是嘲弄多于帮助,臭骂大于鼓励,而且时不时地冒充吴亮的声音通过美国先进的电话购物系统购买了一堆的东西,但是念在这只猫咪为了拯救自己,而牺牲了它原本的优秀‘住宅’的情况下,吴亮非常自觉的忍耐了下来,毕竟‘受人滴水之恩,并当涌泉相报’一向是中国人的优良美德。——不过当这只不知道进退的猫咪创下一天内花用了1000美金的恐怖消费之后,黑着脸的吴亮养成了每天查询账户,随时修改密码的好习惯。

    不过这些都还不算什么,真正让吴亮感兴趣的却是这只猫咪的原始来历,以及猫咪描述中自己那一身奇怪的能量来源。

    猫咪对于本身的来历却始终坚持保持神秘,一直声称只有找到了它那架被美国五十一区‘绑架’的飞行器之后,才能透露自己的惊天身份,当然这种明显回避的说法让吴亮嗤之以鼻,不过吴亮也没有深究,只是作为‘报复’吴亮给了猫咪一个比较正式的称号:‘小黑’——按照吴亮的解释,这完全是为了纪念他早年养过的一条狗,小狗的名字叫小白,但是养了三天,小白就不见了,估计上了某家餐厅的桌子,成了美味的狗肉炉。

    不过猫咪对于吴亮这种幼稚的行为不以为然,反正称号对于它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倒是吴亮身体内的能量,让小黑有点担心——按照小黑的经验,从来没有什么智慧生物能够在外力的作用下,几分钟内由完成‘亚进化’的,要知道对于一个生物来说,‘亚进化’是一个漫长的时间,即便是‘亚进化’成熟的星球,一个初生的生命体至少也要经过整整三年的时间去完成‘亚进化’,当然这不单单是指吸收能量,聚集能量基因,最重要的是学习怎么控制完成了‘亚进化’的精神体。

    而吴亮恰恰跳过了这个关键的步骤,短暂的‘亚进化’在强大的能量的协助下,能量基因聚集几乎达到了完美的地步,但是对于精神体的控制能力,吴亮却是一片空白,偏偏对于精神体的控制每种生物都有所不同,即便小黑想帮忙都没有办法帮,只能在一边尽可能的提供自己所知道的内容,但是效果……唉唉唉……看看吴亮每天至少需要吊600cc的血袋就可想而知了。

    最要命的是,吴亮越想控制越难以控制,而且根据他表现出来的反应,小黑几乎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吴亮的精神体并没有因为完成了‘亚进化’而就此停止动作,事实上由于吴亮完成了精神体之后,那些本来乖乖寄存在他**里的强大能量全部一古脑儿的钻进了他的精神体里,如此庞大的三种能量虽然因为某种原因互相抵制,没有爆发,但是不断有散碎的能量洩露出来,这些能量即使是碎片,也让人无法忽视它们所包涵的强劲内涵。

    偏偏吴亮的精神体本就比他的**对能量更加敏感,再加上精神体里存在的来自水银兽的吞噬基因,这些散碎的能量自然全部被吴亮的精神体照单全收,再加上吴亮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凭空得来能量,所以吴亮的精神体所含的能量正在以超越常理的可怕速度增加着。

    “你一定要想办法尽可能的消耗精神体内的能量,否则的话,你也不用急着找你的身体了,最多半年,你就等着精神体自爆吧,而且就你身体里那些变态玩意儿,你也不用担心死的寂寞,我保证这个星球肯定会跟着你一起完蛋。”在短暂相处的几天里,这是小黑唯一的一句用非常慎重的语气警告吴亮,可见事情发展的状态已经接近危机的红色警报线了。

    消耗精神体内的能量——真是座着说话不腰疼,如果能够轻易的做到,他何必每天困锁愁城,为了这个该死能量体呕血不止。凡是能够试的方法他都试过了,甚至连那些虚幻的所谓修真方式(当然这些资料完全来自网络上的各类小说)、魔法冥想,他都抱着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思想逐一试验,结果表明,小说和现实的差距至少超过从地球步行到月球的距离。

    说起来,吴亮还真是郁闷到了极点,那些小说里得到奇特能量的主角们,哪一个不是在地球上称王称霸,偏偏这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些奇遇式的神奇能量似乎前辈子和自己结下了深仇大恨,动不动就往死里整自己,所谓‘奇遇’遇到自己这个份上也算是空前独后了——每每想到这个,吴亮就忍不住要叹气,虽然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承担起这个巨大‘责任’,但是吴亮宁可把这份幸运拱手相送。

    郁闷管郁闷,办法还是要想的,毕竟这是关系到63亿地球人类生命的大事。也许是被逼急了,吴亮甚至开始打算来个破罐子破摔,不是说人类的潜能都是在最危险的时候被激发出来的吗,那现在他是不是也该找个悬崖或者深潭试着‘激发’一下自己? 窝在沙发里的吴亮一边异想天开的在脑海中计划着激进行动,一边手里**着一块圆形的茶杯垫,这可是这间屋子里唯一一样不值钱的东西,而且耐玩、耐摔、耐磨损。本来是小黑用来磨爪子的,因为小黑嫌这玩意磨得不够劲,所以就丢给了吴亮,如今成了吴亮手中的玩具。

    吴亮不是一个善于想象的人,这不才想了不到五分钟,吴亮的注意力就被手中杯垫上毛糙的触感给勾了过去,那薄薄的半透明的杯垫在小黑的蹂躏下造就不复最初的平滑,原来多好的一个杯垫,如果小心点使用,至少能用它个二、三十年吧,吴亮感叹着,当然这其中更多的成分是在指责小黑恶意的破坏行为,不过这个无意间想法却造成了一个意外的奇迹。

    吴亮感觉到心底泛漾起一种淡淡的波动,仿佛有个不属于人间的声音在询问自己是否要让手中的东西回归原样,吴亮的回答自然是肯定的,虽然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个波动当回事,但是渐渐的吴亮觉得自己的左手心开始发出淡淡的微热,那种微热起初让吴亮以为是掌心的温度,渐渐的这股温热在全身慢慢的扩展开去,吴亮觉得自己仿佛沉睡在春季温暖的阳光里,一阵阵浓浓的睡意逐渐笼罩着他的思绪,直到他沉沉的进入梦乡,他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左手上那块杯垫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来的划痕,而且不再是朦胧的半透明。

    小黑小心的跳上一旁的茶几,仔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块被吴亮握在手中的茶杯垫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块如同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薄片,一抹淡黄色的光泽正逐渐的侵蚀着整个杯垫,黄色光泽闪烁过的地方,杯垫犹如被无限度的提纯了一般,只是转眼这块本来毫不起眼的硅片变成了一块浓度极高质地纯正的硅元素的聚集体。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黄色光芒,小黑并不奇怪,它读过吴亮的记忆,自然知道波兰地下室里那两块被称为‘天釜’的石板,以及这两股能量莫名其妙植入吴亮身体的过程,那些曾经拥有这股能量的人类不是说过,这个黄色的‘天釜琼芳’能量本身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它能够控制大地上的非生物物质的生长进化,这就不难解释现在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而吴亮这么快就睡着了,看来是因为精神体消耗了不少能源,这可是一件好事,小黑的猫脸上露出一抹由衷的笑意,现在总算是解决了一个最棘手的麻烦。

    不过小黑的微笑并没有能够维持很久,就在下一秒钟,那块彻底被提纯的硅片在黄色的能量消失之后,迅速的化为一抹细腻的粉末赫然爆散开去。那些屋子里飞扬的粉末好像是在嘲笑着小黑的喜悦。

    也许对于吴亮来说,幸运的背后永远跟着的是老天爷恶意安排的霉神,这一点从头到尾都没有被改变过……

    (4)

    无意中触发自己身体里的某个特殊能力,这在小说里是最常见的桥段,不过这些小说从来都没有仔细交待过,主角怎么去把这种偶然变成一种必然的过程,往往只是轻描淡写的涂上这么一笔:‘再度回忆起那充满了力量的瞬间,他毫不奇怪的看到那突然从自己身体里爆发的能量再一次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如同一个温顺的情人,操纵它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容易。’——说真话,吴亮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身上的能量会变成温顺的情人,只要不是夺命的夜叉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而最重要的是,吴亮通过无数次的记忆,连在自己在幼稚园小班里尿床的经历都回想的清清楚楚,但是他渴望看到的‘奇迹’依旧如同海市蜃楼一般虚无缥缈的令人沮丧。

    “想,就算把这个脑袋的脑浆榨干你也必须想出来,你刚才睡觉前究竟怎么了!这可是关系全人类的大事情啊!”小黑严肃的说教着,它发现要吴亮马力全开的专著于某件事情,那么给他扣上一个大大的帽子,绝对是一种聪明的选择,因为在中国式的教育系统影响下,‘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似乎已经成为了二十一世纪新青年们常见的一种发奋图强的手段。

    “我实在想不起来……”

    “想!继续想,用力的想!”

    “我真的想不起来啊!”

    “想不起来就不要吃饭!不要喝水!不要上厕所!”小黑看来觉得给吴亮得压力还不够大,只是不知道它有没有考虑过这么做是不是严重违反了基本人权。

    就这样,又一个充满了想象和回忆的二十四小时过去了。至于最后他们究竟有没有成功……看吴亮第二天继续大量的咀嚼生血片剂和小黑垂头丧气耷拉着半截尾巴的可怜模样,答案自然不言而喻。正所谓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污——此刻小黑觉得中国古代人的文学素养真是太高了,这两句对于吴亮的形容可说是恰如其分。

    对于小黑这种含有强烈诬蔑成分的形容,吴亮无意反驳,事实上他也来不及反驳,应为今天已经是他和艾琳娜约好的‘见客’时间,不管他的脑袋里有多少危机地球的紧急事件,此刻他都必须放下心思,开始为那10万元美元的‘丰厚工资’付出应有的优良服务。

    不过说实话,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受到精神折磨造成的心理阴影,吴亮从今天早上开始,心里就一个劲的开始打鼓,一种不详的预感弥漫在吴亮的全身上下,他甚至感觉到那个死死缠着自己的霉神在冥冥之中冷笑的声音——想当年他所工作的民营企业的财务科出事的那天,他也有过同样的感觉……轻轻低了低头,把涌到嘴里的血悄悄地吐在手帕里,他的情绪只要稍有波动,下场就是这么个让人头皮发麻的状况。

    “不要太紧张,那对你现在的身体很不好,严鸿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而且我保证,他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企图心。”艾琳娜虽然不知道吴亮的脑袋里转着什么样的念头,但是光是看吴亮全身僵直的吐血反应,也多少猜到了几分。

    吴亮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明显的带着警惕和怀疑的目光瞟了艾琳娜一眼,心说:希望这个家伙真的没有,否则后果……就要请他自负了。

    “相信我,严鸿或许不能算是一个好人,但是至少,他不会伤害你。”

    因为他已经预订了我的小命。

    吴亮的苦笑在心头翻滚,虽然他不后悔帮艾琳娜找到那份药物的配方,但是他始终觉得艾琳娜的计划会把自己拖进一个自己没有办法控制的漩涡里。现在他只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那份东西,然后快点逃回中国,找到自己的宝贝身体,也不知道现在家里面得知了自己的消息之后,乱成了什么样子,父母是不是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打击……这些天吴亮曾经几次想给家里报个平安,但是每次都被小黑严厉的斥责。

    起初吴亮还真没有想那么多,直到小黑一条一条的前后罗列出一大堆的原因,吴亮才明白,当初自己稀里糊涂交给碾子的东西对于这个星球的科技文明来说究竟是怎样一种冲击,更不知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闯下了一个弥天大祸,让那漂亮的音乐中心就此消失的罪魁祸首居然是不会控制能量的自己。

    而按照小黑的说法,好不容易自己幸运的‘迅速搬家’,否则的话,回到国内的自己,下场虽然不至于成为实验室里的小老鼠,但是肯定会成为公园里的大猩猩,说不定美国方面还会邮寄至少几亿的债务帐单给自己——不管是老鼠还是猩猩,都不是吴亮所喜欢的动物,至于那些可能存在的债务问题……吴亮虽然感到很羞愧,但是要他自己去出面承担的可能性连负数都不到。

    所以现在他只能隐忍,让这一切风波平息之后,悄悄地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就处理这类棘手的问题来说,小黑显然比吴亮要熟练的多,小黑甚至连吴亮回到自己身体后的脱身借口都想好了——植物人恢复正常之后的人类十个里面有九个变成智力低下的白痴,吴亮幸运的醒来但是却失去了全部的记忆,这种借口可以说正大光明到让人唾弃的地步。

    现在在这种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情况下,他最好乖乖的帮助艾琳娜完成这个任务,只要得到那份配方,全世界有上亿的癌症患者可以就此脱离痛苦,那么至少可以弥补自己心中对音乐中的大肆破坏的歉疚感……

    对于吴亮的无言,艾琳娜本想再劝说两句,但是最终她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也许在三天前,艾琳娜还不敢百分之一百的这么为严鸿打保票,因为严鸿虽然和她有着一定的关系,但是那个男人太过于深沉,没有人知道他的心理究竟有着怎样的想法,艾琳娜同样不清楚。

    不过自从昨天她拿着吴亮的资料去给严鸿看的时候,却遭到了意想不到的拒绝。

    “不,这个人不是我所需要的。”严鸿在看到吴亮的照片的时候,明显的愣了一愣,然后他皱起了眉,仔仔细细的看着照片里那个抱着一只丑丑的短尾巴猫咪的漂亮的少年,这张照片显然是偷拍的,少年失神的表情显示着他正陷于某种思考,但是……严鸿将照片放在书桌上,很干脆的拒绝了。

    “为什么?”艾琳娜有点傻眼,她从来没有想过,有问题的居然是这个提出要求的男人,“他完全符合你的要求,身世干净、漂亮、有脆弱的气质、看上去很容易被欺负、一黑一蓝的眼睛明显的是中欧混血的标志……严,能找到完全符合这样苛刻的要求的人,完全是因为我的运气,但是现在你却说不可以使用,严,我不能赞同你的决定。”

    “……”严鸿闭上眼睛,手指在桌上轻轻的敲了敲,“是的,他不止合格,而且可以说完全超过了我的预计,但是我不能使用,他……以后会给我带来麻烦的。”

    “这你不用担心,乔……有癌症,科尔说他可能连半年都活不到。”艾琳娜松了一口气,淡淡地说着原本以为可能是这个人选的致命伤,“这也是我要对你说的,这个孩子身体很弱,看上去虽然不影响他的行动,但是他……很容易吐血,经常性的。”

    “半年。”严鸿睁开眼睛,愕然的目光一闪而逝,虚幻的几乎让艾琳娜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是的,半年,我想半年对你来说,该足够了吧。”

    严鸿没有回答,只是再次把那张照片拿起来仔细的看着,仿佛想从这张照片里看出些什么。

    半晌

    “明天把他带到我的公司里来,我要亲眼看看……”严鸿轻轻的说着。

    只是此刻艾琳娜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种不曾被掩饰的目光,艾琳娜太熟悉那目光,因为那目光的名称叫做‘沧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