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九章 刹那风暴

第九章 刹那风暴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诱奸,这个世界上甚至比**罪更加令人唾弃的行为,更何况诱奸对象还是一个刚刚继承了庞大的资产、身患绝症的少年,最重要的是这个少年还没有成年。。com在美国这块甚至连公鸡打鸣都犯法的立法犹如奇妙天书的陆地上,这种可怕的罪行引起的轰动绝对不简单,仅仅隔了十个小时,至少有十个以上的社会组织和个人以诱奸、猥亵的罪名把严鸿告上了法院,而一向重视这些的曼哈顿地方法院的**官更是连夜签署了对严鸿传票,并在最快的时间内派出专业的社工,把严鸿和吴亮彻底的隔离开来。

    对此,严鸿的感受吴亮是不知道,不过他本人倒是有逃脱大难的感觉,不管怎么说,在医院里那一幕幕让他毛骨悚然的场面实在让他对严鸿的性向和目的抱有强烈的怀疑,虽然说是再演戏,但是演戏演的太真就太恐怖了,即便艾琳娜的保证也没有起到多少作用。特别是医院里他喷了严鸿一连血沫腥子的时候,严鸿乍然变色的表情,和紧紧搂着自己的身体时自己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颤抖真切的根本就不像在演戏。

    “有空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还不如好好想办法解决你自己目前的危机呢,你别以为上次那个意外消耗了不少能量之后,你就可以天下太平了,要知道比起你精神体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能量,这些消耗根本就不怎么有作用……”小黑对于这些身外的事情,根本就不在意,对它来说人类世界的纷争只是类似于八点档的肥皂剧,没有丝毫作用,它只会关心自己贴身的利益。

    “可是……可是……我想不起来。”对此吴亮也无可奈何,毕竟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

    “我就知道会这样。”小黑撇了撇猫嘴,用鄙视的眼光瞪了吴亮一眼,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没办法了,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等你想起来了,现在我们只能冒险了……”

    “冒险……”听见小黑的话,吴亮的脸顿时黑了大半,要知道眼前这只猫咪虽然看上去满可爱的,但内在却是一个胆大妄为的家伙,在这个家伙所谓十拿九稳的情况下,自己倒霉的变成借宿尸体的孤魂野鬼,如今这个家伙说要冒险……结果恐怕……

    “这样,我这两天研究过了,既然你控制不了你的精神体,那么只能想办法通过外在的方式试着消耗你的精神体里的能量,只是不知道你的**能够承受多少,所以我特地等到今天,等波尼已经醒过来,有它保护你的**,那么风险应该减少不少。”可怜的水银兽,它的主人倒是一刻都不打算让它消停了。

    “你想怎么做?”吴亮小心翼翼的问,事实上他最想说的是:能不能不要冒险,但是他也很清楚说出这句话的后果,绝对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我利用外在能量刺激你的**,看看能不能引动你的精神体……如果是在你自己的身体,这么做的效果成功率是90%,但是你现在的寄宿体……有没有成功可能要试试看才知道了。”小黑跳到吴亮的床上,上下打量了他好久,“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多么经典的一句话,看来小黑把人类的不负责任学得齐而有加了。所以当小黑拖着一根三相电线爬到床上的时候,吴亮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处理吴亮这种奇怪的情况,小黑虽然和吴亮一样,也是第一次,但是比起应付危机的经验起来,小黑远远不是吴亮能够比较的,光看它对一旁的波尼谆谆教导各种注意事项的时候,吴亮多少有了一点点信心。

    “你只要放松就好,波尼会操控好电流的,绝对不会伤害你现在的身体,你试着向外传送自己的能量……算了,反正你也不知道怎么办,随便动动好了,只要觉得对劲就都试试……希望有一个是对的……”小黑显然对吴亮根本没有什么信心。

    不过,小黑的试验虽然冒险,但是结果却好得很……好得过分了一点。

    感受到电流穿过身体时的微微麻木,吴亮按照小黑的说法,尽全力放松自己的,果然一种熟悉的让人觉得慵懒的暖意从身体的各个角落里瞟了出来,伴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然和放松,吴亮忍不住开始舒展自己的身体,任由那种温暖覆盖一切。冥冥中他似乎听到一种静静的微笑,那是随风飘逸而来少女天真的笑声,甜美而温柔。

    十分钟后,吴亮缓缓得睁开了双眼,然后他就看到了小黑愣在那里、波尼则早就拖着电线逃到了一边,颤抖着,吴亮清晰地感受到波尼什上传来的清晰的恐惧,而在波尼的不远处,一个漂亮的少年呼吸均匀的沉沉的睡着,嘴角荡漾的一抹甜美的微笑,仿佛在梦中得到了幸福。

    ……啊……

    好半晌,吴亮终于发现问题,他居然从寄宿的身体里‘跑出来’了……

    “滚出去,不要让我在三个小时里看到你!”小黑黑着一张猫脸,如同丢垃圾一样,把吴亮从窗子里丢到窗外,然后用它那半截尾巴扫上窗户,玻璃上微震的声音代表了小黑此刻郁闷到极点的心情。吴亮这个衰神的堂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着小黑的心理底线,不要以为外星群众没有脾气和性格,过多的刺激同样对外星群众的有着高百分点的郁闷导致率。

    无辜被迁怒的吴亮,此刻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孤魂野鬼’的心情,他拍着窗子,希望小黑能够原谅自己的做法——虽然这个主意都是小黑出的。不过小黑显然被郁闷得狠了,跳到桌子下独自去生闷气了。根本就不甩吴亮,可怜的吴亮只能哆嗦着躲在门口,犹如被主人丢弃的小狗一般。

    这时,两条人影出现在不远处的窗外,探头探脑的往窗子里看着,吴亮好奇的飘过去,却看见严鸿和何非正在那里低语着。

    “老板,不要去,这次见面的地方太危险,你这么贸然地去……”何非苦口婆心的劝着严鸿不要冲动。

    “这是机会,只要他敢碰我,那么下面就好解决了,证据在我们的手里,他们不敢乱动的。”严鸿虽然了解何非的心理,但是为了能够一劳永逸,他宁可冒一点险。

    “但是……”何非还想说什么,却被严鸿抬手阻止。

    “如果我真的出了意外,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就好。”

    何非没有说话,只是在严鸿的注视下,不得不点了点头。

    “好好照顾他……拜托了。”严鸿拍了拍何非的肩膀,最后深深看了窗内那熟睡的少年安详的脸庞,然后回身走开,再也没有回头。

    只有何非静静地站在那里,双手紧紧地握着,握着。

    但是谁都没有看到,就在这个时候,几道黑色的人影走进了吴亮的房间,无声无息的抱走了那沉睡中的少年,而更没有人看到,严鸿的身后跟上了一道如烟似雾的影子……

    (2)

    “那个笨蛋真的跑了……”小黑哭笑不得的看着吴亮的精神体犹如跟屁虫一般随着严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花园的小径上,看来这个家伙已经全然忘记考虑自己的精神体脱离寄宿身体的后果究竟会有多严重。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却无疑证实了小黑内心的猜测,吴亮的精神体果然已经出现了难以预料的变异。

    按照宇宙能量法则,精神体脱离了寄宿体之后,寄宿体就会在瞬间因为失去能量支持而出现死亡状态,但是吴亮的寄宿体仅仅出现了沉睡现象;而且精神体因为是能源集合体,对周围的环境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吴亮的精神体内所包含的能量,却有一种向四周发散的趋势,当吴亮的精神体从寄宿体里脱离出来的时候,首当其冲的就是能量体状态的波尼和对能量相当敏感的小黑。

    那是一种恐怖的能量发散状态,小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的呈现发散状态的精神体,按照这种发散速度,一般的精神体很快就会因为能量耗尽而消亡,但是对于吴亮这个奇怪的家伙来说,他身上的能量够他发散个好几年了吧……小黑的思绪突然间顿了一顿,一抹灵光从脑海中闪过,仿佛抓住了某个重点,但是却怎么都说不上来。

    偏偏这个时候,一群打扮奇怪的人类突然从角落里冒了出来,轻易的抬起吴亮的寄宿体就跑,小黑被着突发事件弄得一愣一愣的,顾不得去思考刚才那灵光一线的内涵究竟是什么,连忙紧跟着跑去,现在保住吴亮的寄宿体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再说吧。

    于是在波尼的引导下,小黑倒也顺利的跟上了对方的脚步,只是小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

    自从美国波士顿音乐中心神秘消失之后,美国最神秘的官方研究机构在暗中悄悄的行动起来,五十一区这个出现在科幻小说里的神秘单位,在现实中的的确确的存在着,只是没有人能够证实这个部门的存在,就算是总统,也未必知道这个单位的实际力量。这个神秘单位被戏称为太空总署的影子机构,事实上太空总署的很多资源都是和五十一区共用的,而太空总署的很多不能向外公开的秘密太空资料最后也会被转入五十一区的机密档案里。就像是现在,当太空总署分布在全美国的能源探测系统发出紧急警报的时候,第一个出动的人就是五十一区的机动小分队。

    红色的警灯在曼哈顿区疯狂的闪烁着,能源探测的数值计算器上的数据疯狂的往上爬升着,短短的十分钟里就超过了30000的上限数据,而且还在继续加速上升中,要知道30000的能量已经相当于一百公斤**爆炸时所产生的能量,而且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这个能量源显然处于移动的状态,这个颠覆逻辑的恐怖现象让站在监视屏前的人们额上布满了冷汗。紧急电话一个接一个的通往曼哈顿那美丽的城市,人们衷心的祈祷着,千万不要出什么恐怖意外。

    可喜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现象,那个巨大的能源似乎没有强大的破坏力,只是沿着街道在移动,最后停在了一座商业大楼的地下停车库——这是曼哈顿警局的巡逻车提供的具体位置。

    “通知总统和国防部长,我们有客人了。”五十一区的负责人静静的打通了白宫的紧急电话,他的眼前,能量波动探测仪已经涨到了18万,而且还在往上飞涨着,这一刻,整个美国开始沸腾。

    (3)

    严鸿对于吴亮来说,始终都是一个诡异而充满危险的雇主,特别是严鸿那似真非真的表演,更是让吴亮对他保持着绝对的警觉。何况艾琳娜的介绍言犹在耳,这个男人和黑道有着牵扯不尽的关系,对于吴亮这种乖宝宝型的家伙,和黑道有染的人都本能的被划归于坏蛋一级,对于坏蛋吴亮自然更是不愿意有深层的接触。

    这种心理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吴亮根本就不愿意去探究严鸿和何非所谓的计划内容究竟是什么,即便对此小黑已经数次提出异议并先后十多次有意无意的提点,说让波尼去帮忙‘研究’的话,即安全又方便,而且没有任何的危险性,但是这个提议被吴亮毫不犹豫地否决了。他不想去了解严鸿和葛林培这两个人背后的计划有着多少惊人的内幕,这种东西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对于他这个完全的外来人来说,保持不知道的情况,是最好的。他只要像一个被扯着线的木偶,按照雇主的要求动作就好,毕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他没有直接关系。

    吴亮想的不错,但是他忘记了一点,窥探他的秘密是人类阴暗性格中最根深蒂固的一种逆向本能,这种本能不是他能够抗拒的了的,要知道对于人类来说,越是不想看、不愿意看的东西,这种东西的吸引力往往更加的致命,因为无限膨胀的好奇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成倍的叠加——这一点小黑就看的很透彻,所以它故意一而再、再而三的向吴亮明示暗示波尼强大的‘**他人思想’的能力,但是始终都没有主动出击,为的就是加强吴亮内心无限膨胀的好奇心。

    至于小黑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吃多了没事做,拿吴亮穷开心’这样无聊头顶的解释之外,倒也实在是没有其他更加合理的解释了,毕竟外星人的思想方式和娱乐方式和人类没有太大的相同之处——反正不管怎么说,小黑的举动达到的效果是明显的——如今吴亮的好奇心仅仅因为摆脱了**的束缚,就已经膨胀到可以毫无顾忌的跟着严鸿到处跑了。——不过吴亮的收获倒是不小,至少当他了解到严鸿和葛林培之间的秘密,满足了内心的**欲之后,他才愕然的发现,自己一脚踩进了怎样一个恐怖的漩涡……

    严鸿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为这场很可能是致命的约会带来了一位恐怖客人,他现在要面对的人,是一个冷酷的敌手、一个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对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男子,和他源于同一条血脉,美国高超的整形手术虽然能够完美的改变一个人的外貌,但是却无法改变身体里的dna的排列次序,改变他是自己亲弟弟的事实。

    “严皓……很久不见了。”严鸿笑了笑,随意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俨然把这个破旧的房间当作自己高档的办公室,一点都没有在意房间的角落里那些面目狰狞拿着枪械对准自己的人们。

    “真是很久不见了,亲爱的大哥,自从三年前你那颗子弹穿过我的心脏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吧……”严皓同样笑了,但是那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愈发的冷森,他最讨厌严鸿这副万事皆在计算之中的表情,对于严鸿,他没有任何的手足之情,即便曾经有过,也随着严鸿冷酷的对待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会是敌人、是对手、是冤家、永远不可能是兄弟,这一点相信他们彼此都很了解。

    “应该感谢上帝,那颗子弹射偏了,没有直接送你去地狱。”严鸿丝毫不介意把这种事情摆到台面上来。

    “哈……我还是要感谢你,不是你那颗子弹的话,也许今天的我也只能成为你手中的一颗棋子了不是吗?”

    “我不介意你感谢我,虽然对于这种感谢我并不欣赏。”严鸿脸上的笑意不减,但是话语中的冷漠却让一旁的吴亮听的直打颤,没想到电视剧里的情节居然在现实中上演,而且眼前这两位演员所缔造的环境气氛却比电视里要冷酷的多得多。

    “呵呵……没关系,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内容,亲爱的大哥,你该清楚我今天特地把你请来的原因吧。”严皓似乎并不在意严鸿的讥讽,而是直接把话题转到了重点上。

    “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虚拟现实的技术材料我不会交给你的,你死了这份心吧。”严鸿对于严皓的目的非常清楚,正是因为自己手中这份惊世骇俗的技术资料造成了他们兄弟之间走到目前这种水火不容的地步。

    “不、不、不,亲爱的大哥,我不需要这份资料,事实上今天把你请来,完全是为了和你谈一笔生意,非常非常赚的生意,我有一位客户原因出价30亿美元购买这份技术资料的复印件,怎么样这个价格比起美国方面出的价格要高的多得多吧。”严皓笑着,他很清楚严鸿手中这份资料的价值,这些年在黑道上,凭着自己和这份资料的关系,让他左右逢源了许久,而当他看到时机成熟之后,抛出这个资料的贩卖意向之后,立刻有人迫不及待的出下天价,要求收购,“别对我说,你没有把那份资料卖掉,我早就知道了,这次所谓‘西晋能源公司’和美国能源部的签约根本就是烟雾弹,你们暗中签下的是关于这份资料的转让协议不是吗?”

    “这是你的看法吧……外界对于这个猜测多了去的。”

    “得了,大哥,你骗别人也许过得去,骗我,算了吧,我清楚的很,葛林培之所以死的那么快,完全是因为美国方面耍的花招,外人都以为这份资料的所有人是葛林培,所以美国人迫不及待的撞死葛林培,想用自己的人取代葛林培的所有遗产,那个托尼受雇于cia在黑道上已经不是新闻了不是吗?”严皓随意地坐在一旁的桌子上,点起了一根烟,“虽然最后美国人败在你的小演员身上,但是你不觉得和美国人合作太危险了吗?这个利益至上的国家随时会给你带去不少的麻烦……”

    “严皓先生说的很对,美国人并不懂得遵守信用。”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个西装革履的东方男走了进来,“根据我们樱花会的调查,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准备对阁下的产业进行全面掉查,目的就是彻底的断送阁下以任何理由得到葛林培所拥有的‘虚拟现实的技术资料’,可惜他们并不清楚,这份资料的所有人根本是阁下本人,葛林培只是一道迷惑他人视线的烟雾弹而已。”

    “樱花会?”严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异色,他已经知道严皓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这位是日本关东最大的组织樱花会的副会长川田介之信,也是我的客户。”严皓笑着为严鸿介绍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

    “哦,日本……看来你们的情报网比起美国来,毫不逊色。”

    “哪里,哪里,比起严鸿先生的巧妙布局,我们的情报几乎也上当,把目标停留在葛林培的身上,一度我们还以为失去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严皓先生会给我带来这么大一个惊喜。”川田介之信的脸上挂着最常见的谦和的笑容,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这个男人的厉害。

    “川田先生,你就这么确信我会把资料卖给你?在我和美国方面签约之后?”

    “是的,我确信阁下一定会,因为30亿美金将是我们的首付价格,其后我们还将向阁下支付更多的金钱,以及其他各个方面的合作,而且我们购买的是技术资料的复印件,并不影响阁下和美国方面的合作,不是吗?”事实上川田介之信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如果严鸿不肯合作,那么严皓将取代严鸿的身份获得那份资料的所有权,这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

    “我很奇怪,七年前日本方面不是说已经研制成功虚拟现实了吗?为什么到现在居然要问我购买这份资料,川田先生,不介意向我解释一下吧。”严鸿翘起腿,手指轻轻地在膝盖上敲打着。严鸿的冷静自若让川田介之信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过他倒是不介意向严鸿解释一下,毕竟严鸿并没有开口就直接拒绝,根据他的经验,严鸿的动作无疑在暗示合作的可能性。

    “七年前我们的确得到过类似的资料,事实上那份资料的确能够完成整个虚拟现实,但是很可惜,最关键的部分因为人为因素损坏,最后迫使我们的研究完全停止,您知道虚拟现实这个系统对于人类的未来来说代表着什么……”

    “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居然能够研究出虚拟现实,很让人震惊对吧,威逼、利诱、凡是想的出来的方式,你们都试验过了,就是没有办法从他嘴里掏出关键部分的内容,甚至在最后,你们用了最黑心的致幻剂,依旧空手而回不是吗?”严鸿突然切入的话语,让川田的脸顿时变了颜色,甚至连遮掩都没有来的及,瞬间苍白的表情完全落入了严鸿和严皓的眼中。

    “虚拟现实并不是一样好东西,它的存在比起核导弹恐怕更加的可怕,那是人类不应该接触的领域,至少就目前来说,这个领域对于人类来说完全是一个禁忌——这是这份资料的研究者,七年前时候留下的遗言,我承诺过他,绝对不把虚拟现实的研究资料泄露出去,而且我还答应过他,一定把伤害他的人给找出来,”严鸿的脸上此刻找不到任何的表情,“你们毁掉他的小脑,让他彻底失去身体的感觉和控制能力,在下水道里被老鼠啃噬的支离破碎,最后活活的饿死,你们一定没有想到,他被啃掉了四肢之后,还能等到见我最后一面吧。”

    “你……你们……”川田介之信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猛然从严鸿的身上转到了严皓的脸上,不出他所料,严皓的表情和严鸿一样,同出一辙。而此刻一直对着严鸿的黑黝黝的枪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瞄准了川田。

    “我找了七年,这场戏我演了七年,为的就是这个答案,很高兴你能够回答出来……樱花会。”严皓淡淡的说着。

    “这果然是一个圈套。”川田介之信突然一反刚才的苍白表情,露出截然相反的笑意,“虽然有点意外,但是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至少我们知道这份资料的的确确时真实的了。”

    不对劲,严鸿和严皓几乎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不秒的味道。而就在这个时候,如同变戏法一样,房间里那些握着枪械的大汉的脑袋突然受到强力撞击,然后就看见数十个黑色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房间里。数十把尖锐的利刃紧紧的顶住了严皓的身体,冷兵器特有的冷森寒气透过衣服传来,让严皓明白此刻最好不要随便的动弹。房间里的气氛依旧紧张,只是主客的位置瞬间就倒了个。

    “严鸿先生,你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不该把你的弟弟严皓当作诱饵,虽然你们做戏做的够道地,但是中国人在日本的眼中的代号是狡猾而危险的,和美国人合作我从来都不带多余的布置,但是对于中国人,我一向谨慎。”川田介之信冷冷的笑着,伸进西服里的手,缓缓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枪,“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伤害严皓先生,毕竟他是你死后唯一可以接替你的人。”

    清脆的枪声在黑夜里响起的时候,子弹在空中划过一道没有人能够看到的锐利轨迹,直奔严鸿的心脏,川田的决定果断而冷酷,根本不给别人留下任何思考的余地,看戏看到现在的吴亮虽然还在震惊之中,但是出于本能,他在川田掏枪的时候,就跑上了前,打算制止这场越演越离谱的事件继续发展下去,不过吴亮完全忘记了,他现在并不拥有人类的**,他的动作甚至比清风还要无力,他推动川田的手臂时,自己的能量体就如同幽灵一样,整个穿过了川田的手臂,子弹穿过吴亮虚无的精神体,向后射去,然后穿过人类的**,**一溜血腥。

    “小皓……”严鸿的声音在吴亮的背后响起,吴亮愕然回眸,确看到了这辈子他见过的最血腥的一幕。

    严皓的胸前一个血孔疯狂的往外冒着血,那颗子弹穿过了他的身体,打在了严鸿的肩膀上,但是最可怕的却是,严皓的身体由于强行挣脱那些紧紧顶在身上的利刃,被切碎的衣服下豁开数条巨大的血口,最大的一条甚至划开了严皓的肚子,再腹压的作用下,肚子里的花花绿绿的肠子一下子涌了出来,严鸿紧紧抱着严皓,顾不得受伤的手,慌乱的捂住严皓的肚子,但是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有那双瞬间充血的眸子,在诉说着内心的悲愤。房间里的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严皓居然会这么不顾一切,而吴亮更是被这血腥的一幕所震撼着。

    而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吴亮的突然感受一种剧烈的震动,那是一种来自于精神体内部的震动,刚才那颗穿身而过的子弹,终于引来了一场谁都没有办法阻止的灾难……

    (4)

    那只是一种震动,虽然这种震动对于处于精神体状态的吴亮来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感受到的东西,但是这并没有给吴亮带去任何的警告,先不说吴亮对于自己的精神体的了解糟糕到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光是眼前发生的这一连串让人昏头转向的血腥大戏,就让这个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家伙完全忽略了身上发生的变化。更何况,此刻川田介之信正按照一贯的坏人路线将充满了血腥味的房间里的气氛推向另一个**。

    严皓的豁命行动虽然出乎川田介之信意料之外,但是这似乎并不影响他的决定,这个非常懂得讨价还价的男人,甚至笑眯眯的向严鸿建议,用严皓的生命换取那份虚拟现实的核心技术资料,而且还摆出一幅不怕你不答应的样子。

    “你看严鸿先生,我的子弹很明显偏了不少,只是在严皓先生的肺叶上开了一个小洞而已,至于其它的伤口,相信只要抢救及时,对于年轻力壮的严皓先生来说,并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年轻人嘛,气血两旺,多吃点补血药就能补回来,只要您答应交出那份资料,我可以保证严皓先生马上旧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我的医疗小组就在不远处候命,随时可以提供最高档的服务,你看呢。”川田介之信笑得很得意,他丝毫都不担心严鸿不答应,更何况……

    “乒……”突然的,又一声冰冷的枪响,浑身是血的严皓的左腿膝盖上,又多了一个洞眼。

    “住手!”严鸿充血的双眼愤怒的瞪视着眼前这个残酷的男子。

    “放心,我不会伤到严皓先生的要害的,只是希望你能够尽快的做出明智的决定,毕竟人类的血液是有限的,不是吗?”川田介之信微笑不减,却同时再一次的拉上了保险拴。

    ‘住手,你个混蛋!’吴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继续放任这么个缺德的家伙干这么缺德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大好青年能够做出的事情,所以吴亮自然挺身而出……不过屋子里根本没有人甩他老兄(=.=),倒是川田介之信看严鸿一犹豫,马上干脆利索的在严皓身上又补了一枪。

    “住手……”严鸿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因为他的心不是冷的,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死在自己的怀里,但是在这时候,严皓虚弱而坚决地声音却阻止了严鸿的屈服。

    “不要……大哥,你不能答应他,就算我死了,你也不可以答应他……”

    “小皓……”

    “不允许,我不允许你答应他,绝对……”严皓的话被再次响起的枪声打断,他的肩头又多了一个枪眼。

    ‘住手!住手!住手!’吴亮愤怒的吼叫起来,虽然明知道没有**的自己,就算叫的再响也是徒劳,但是满腔的愤怒却需要一个发泄的窗口。吴亮一次次的扑上前,想夺下川田介之信手中那该死的枪械,但是换来的却是连续不断响起的枪声、严皓的低吟、以及严鸿咬的咯咯作响的牙齿碰撞地声音。

    你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随时有可能把这个星球炸成碎片……哈哈,这就是自己所拥有的所谓的强大力量吗?吴亮停下手,无奈而痛恨的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小黑曾经说过的话,此刻却犹如一个荒唐至极的笑话。拥有最强大的力量,却连最简单的动作都成了缥缈的虚影,这是老天在嘲笑自己的无能,还是这一切根本就是一场噩梦。

    ‘停止吧,如果这只是一场噩梦,就让一切悼词为止,不要在进行下去了,住手吧!住手吧!’吴亮无力的呐喊着,虽然人们听不到这愤怒而无奈的声音,但是老天爷却听到了。

    “我的上帝!”一直关注着曼哈顿能量探测仪的五十一区负责人惊恐万分的看着眼前的能量测量表,刚刚还高达恐怖的560万能源值的数据,在瞬间一下子下降到了负560万,那原本呈现发散状态的能量源,在瞬间成为了一个疯狂吸收能量的小心黑洞,周围的能源如同发了疯一般,疯狂的往那个能量源涌去,曼哈顿的电力能源是第一个被吸收干净的能源,超负荷运转的电力网架不住蜂拥而逝的电流,整个崩溃开去,顿时间灯火辉煌曼哈顿成了黑暗的世界,只有头顶上那一轮带着桔色的月亮微微照亮着这个陷入黑暗的世界。

    一道绚丽的蓝色在黑暗的房间里闪烁起来,薄薄的光膜隔离出一道奇异的空间,那是真个地球,乃至宇宙都前所未有的奇特空间,那却是从来都没有人知道的和‘刹那’同生、共存,却在特性上完全相反的力量——永恒。

    ‘刹那’制造出来的空间可以让空间内的物质在瞬间风化,而‘永恒’所制造出来的空间,却可以让空间内的物质数十万倍的放慢衰老的速度,于是对于吴亮来说:时间已经停止了。

    (5)

    川田介之信的手停顿在空中,张狂而残忍的笑容写满了整个面容,严鸿紧紧地抱着浑身是血的严皓,充满了血丝的双眸狠狠的盯着川田介之信,悲愤的目光中夹杂着深深的无奈和彻骨的仇恨,严皓那因为痛苦而扭曲着的脸庞上透露出来的是誓死的绝然,他的手紧紧地抓着严鸿的衣襟,似乎借此向自己的兄长表示着自己不屈的决心,很显然这幕善恶之战已经进行到了一个**,但是诡异的是双方的动作却同时停止了下来,仿佛是录像带被按动了停格键一般,而从川田介之信手中的枪械里射出的子弹更是以夸张的方式停留在空中,严皓的伤口里疯涌而出的鲜血,也停滞在那刹那之间。——吴亮觉得自己快疯了,或者说自己已经疯了,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类都不会看到这么离谱一幕。

    [能源核校对完成,确认传送体,流光永恒启动,进入星际航道校对模式……开始搜索同步能源空间节点,传送系统张开,寻找同步设备……]

    一种奇怪的能量波动从蓝色光膜里传了出来,仿佛是某种神秘系统被意外激活,吴亮一头雾水还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同时,更多的信息传递了进来。

    [穿梭航道完成,航道超出亚星系统范围,调阅三级命令……搜索核心……调阅失败,调阅失败,同步设备检测失败,控制核心拒绝命令执行,流光永恒5000时间点内逆向关闭,融回正常时间,跳跃轨道开始分解,倒计时 5000、4999、4998……]

    吴亮不知道这些内容究竟是什么,但是听着那飞快倒数的数字,他倒是意外的预感到自己目前这个诡异的现象可能会在数字归于0的时候消失——吴亮的预感是完全正确的,但是他却没有意识到,这些消息所包含的恐怖内涵。

    ‘永恒’虽然作为宇宙中最恐怖的能量‘刹那’的双生兄弟,但是始终都不曾为人所知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的攻击性没有‘刹那’强悍,事实上‘永恒’的可怕性甚至超越在‘刹那’之上,只是能够察觉到‘流光’存在的人,恐怕除了吴亮这个意外被‘刹那’制造出来的精神体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承受‘永恒’启动的方式。

    因为要启动‘永恒’除了本身需要强大的精纯的能量之外,还需要大量的外界能源,只有在两种能源在极限速度中互相摩擦所产生的能量场里产生能源真空,‘永恒’的空间才能打开。——说起来似乎很方便,但是事实上,一般的精神体怎么都不可能拥有无限制吸收外界能量的本领,这完全违背了精神体的能量法则;更何况,在两种能量互相摩擦时所产生的剧烈的能量碰撞一般的精神体早就被击碎化为了能量场的一部分,根本等不到‘永恒’空间的张开,这才是‘永恒’始终没有被人查知的原因所在。

    最重要的一点,开启‘永恒’的同时伴随着一个非常可怕的梦魇的到来——黑洞。

    黑洞无疑是宇宙中最神秘的一种能源空间,充满了负能量的能源漩涡,进入黑洞的物质十有**会被其中的负性能量电离分解成原子碎片,但是那些侥幸从黑洞中存活下来的生命,却可以发现一个奇妙的现象,穿越黑洞所到达的将是另一个前所未知的世界——这就是黑洞的一个特性,撇去它恐怖的电离分解能力之外,穿越不同的空间,可以说是连宇宙中最高等的智慧生命做梦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而‘永恒’的形成,就如同一个小型黑洞的成型,瞬间在各个空间中传送也就成了‘永恒’的基本能力之一。还好吴亮并没有拿到可以控制‘永恒’的辅佐设备,也没有学会依靠自己的能力操纵‘永恒’否则这会儿,就要到不知到哪个空间里的外星球去找他了。——浑然不知自己刚刚逃过亡命星空的悲惨境遇的吴亮,此刻更不知道,自己无意中触发的东西,正在给美国乃至全世界带去多少灾难,虽然对于身外的世界,那所谓的5000时间点仅仅只是连亿万分之一秒的时间。

    吴亮的精神体所具备的能源是可怕的,就如同小黑说的那样,他的精神体完蛋的话,这个地球也会跟着一起完蛋,这句话并不夸张,而在启动‘永恒’时,所需要的外界能量要和吴亮的精神体内的能量至少达到一种低层次的平衡,在没有精纯的高等能量的地球,达到这个要求的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几乎全世界游离在大气层内的能量都被瞬间吸引到了曼哈顿,如果吴亮顺利地启动‘永恒’那么这些能量将在曼哈顿的街道上形成一个非常壮观的小型黑洞,在消耗掉所有的能源之后,慢慢的消失,偏偏吴亮启动‘永恒’以失败告终,于是结果就变得惨不忍睹了。

    疯狂被吸收的能量,在瞬间被完全的释放,犹如被捅了一个窟窿的气球,那些能量整个向外爆炸开去,虽然作为‘永恒’固定的解除方式,这些能量被强行送到半空后才被释放,但是这犹如在空中炸开的核导弹一般,虽然没有直接摧毁曼哈顿这个美丽的城市,却在半空中引起一场剧烈的能量风暴,刹那之间,天地整个翻转起来,牵动着大气层内各个原本就不怎么平衡的能源带,于是无数的能源在空中密布,一场巨大而恐怖的暴风雨带迅速的形成着,其中所夹杂的能量让气象台的观察员们眼珠子几乎脱眶而出。

    刹那风暴——请允许我们这么形容,那的确是刹那间形成的风暴——29秒。巨大的风流卷起大海中数万吨的巨浪,搜刮着天边所有的云彩,如同一头被恶意释放出来的地狱恶犬,疯狂的冲入了人类平静的世界。

    那不是风,因为这些风会卷起地上的行人,掀翻街道边的车辆,连根拔起路旁的香樟树;那不是雨,数吨的海水带着明显的咸涩的味道从天而降,甚至夹带着来不及逃脱到海底深处的游鱼,疯狂的摧毁着那些结构不怎么牢固的房屋大楼;那不是雷电,因为没有雷电会一次一次的击打着大街路面,在沥青的街道上砸出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坑洞;那不是风暴,因为根本不会有风暴会恐怖到笼盖美国全境,甚至在以后的数月内,连续侵袭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大陆。

    那是一场浩劫……至少对于美国、对于曼哈顿来说那是一场可怕至极的浩劫。

    第二天早晨,惊慌失措的人们看到的是曼哈顿那引以为自豪的高楼被雷电击打的千疮百孔的模样,往日繁荣的车水马龙的街道,此刻满目狼藉,到处是汽车的残骸、破碎的玻璃,和满地的窟窿,灾难洗礼过的曼哈顿犹如被摧残过的牡丹,在一夜中凋零败落。而此刻不远处的纽约也正在接受风暴彻头彻尾的恐怖访问。

    “电影‘后天’中那恐怖的世界末日已经离人类的世界越来越近了,该是我们专著于保护地球环境的时候了。”恐怖的风暴过去后,无数的报纸在头版头条写下这样的呼吁,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这风暴之夜里,一场战争正无法避免的揭开它残酷的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