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现代侠客行 > 第十章 星方初现

第十章 星方初现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吴亮意外打开的永恒空间和身外的常规世界之间的时间流逝有着绝然的差别,在吴亮看来他在永恒空间里至少呆了快十分钟,但是身外的世界不过只是眨眼的瞬间而已,这一点在永恒空间快结束的时候,多少让惊魂未定的吴亮看出点门道——那颗停在半空射向严皓的子弹无疑是最好的见证,不过这却让吴亮更加的郁闷,如他所愿,一切停止了,但是这却不能改变什么,没有了**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子弹生闷气,直到永恒空间消失,一切恢复原样,那颗子弹还是非常准确的打进了严皓的身体里,刺耳的枪声盈满耳际,让吴亮再一次切身的体会到自己的无力。。com

    不过吴亮并有太多的时间去郁闷,因为更大的灾难正在被他制造出来,他的精神体内原本有着三种不同类型却一样强大的能量,三足鼎立的局面保持了吴亮整个精神体的能源平衡,但是在吴亮无意中打开永恒空间的时候,其中属于‘刹那’的那部分能量被迅速的消耗,这就突然的打散了这种最基本的平衡,于是剩下的那两种被称为‘天釜’的能量,立刻开始做起怪来。吸附着周围残存的能量粒子,两种能量在吴亮的精神体里犹如失控的野马,肆意的奔流对抗起来,一时间黄色和红色两种能量在空间翻腾起来。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因为永恒空间打开吸附了周围太多的能量,整个曼哈顿的电力供应在瞬间瘫痪,这里自然也不能幸免,意外地黑暗在刹那间降临,在这个突然变的黑灯瞎火的地下室里,原本不被人发现的吴亮,终于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走进了人们的视线中。

    那是一团有如虚幻般存在的火焰,淡淡的黄色缠绕着艳丽的红色,其中还闪烁着点点金芒,它凭空出现,在黑暗中闪烁着美丽而妖异的光泽。

    “八织的式神……”川田介之信愕然的脱口而出,他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这种他曾经在故乡看到过的诡异东西,而在他的理解中,这个来自幽冥东西只属于某个他不能抗衡的人物的手段,不过川田介之信并没有注意到,眼前的这团火焰里夹杂着其他的颜色。

    “是御女殿……”惊愕的不只是川田介之信,他手下那些忍者们更加清楚这个东西所代表的人物,那如同火焰一般虚幻的存在所代表着的是全日本阴阳道最高的神道女‘八织御女’,传说中能够掌握过去、窥探未来、操纵低阶级的神、灵、妖、魔、鬼、怪的神之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忍者军团的最高使命就是保护‘八织御女’,只是这么多年来,‘八织御女’几乎从来没有在忍者军团眼前出现过,但是每一个忍者军团的成员在宣誓加入忍者行列的时候,都会被带去拜见‘八织御女’的分身——式神‘非天炎’——那抹被供奉在八织神宫道场里的红色的火焰,虚幻而绚丽的美,深深的铭刻在每一个忍者的心底。

    身为‘八织神宫’的镇宫至宝为什么会在这么个时候突兀的出现在这么个地方,实在让人有点匪夷所思,但是老天爷并没有给这些被搞迷糊的日本人留下多少思考的余地,因为吴亮那一身不受控制的能量,已经怦然爆发了出来……

    被称为‘天釜瑞明’和‘天釜琼芳’的两种神秘的力量之所以可怕,并不是在它对于事物的破坏,相反这两种能量所具备的能力是激发万物向高端进化的神奇能力,就如同帮助人类在瞬间成为神一般完美的存在,这一点从吴亮身上就能够看出来,从物质躯体进化到精神躯体,这种催发进化可以说是整个宇宙中独一无二的能力。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两种能量在脆弱的人类身上被使用的时候,所造成的破坏也是异常显眼的。

    吴亮作为唯一一个从‘天釜瑞明’和‘天釜琼芳’两种能量的作用下幸免逃脱的人类,依靠的却是‘刹那’那种控制时间流逝的神奇能量所提供的特殊的环境,但是对于眼前这些被‘天釜瑞明’和‘天釜琼芳’所笼罩的人类来说,却没有吴亮的幸运。

    黄色和红色夹杂的火焰在短暂的时间内迅速的扩大开去,最先侵入众人身上的,是黄色的‘天釜琼芳’,‘天釜琼芳’拥有的能力是控制大地上的非生物物质的生长进化,这种能量对于人类虽然没有直接的影响,但是对于那些包裹着人类的衣服、裤子的影响倒是强烈的让人乍舌。

    眼见着在黄色的‘天釜琼芳’的照耀下,屋子里众人身上的衣服如同浸泡在弄烈的盐酸里一般,迅速而诡异的分解着,物质原子被‘天釜琼芳’还原成最基本的元素,然后化为无形的分子迅速的融入黑暗的空间,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屋子里的诸位都成了**裸的羔羊,这还不算,可惜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人们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吴亮那闪烁着的精神身体,否则他们一定会惊讶的发现,不只是他们的衣服,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化为了无形,就连他们周围的墙壁也正在被蚕食成细碎的粉末。

    当然就算他们真的看到这一幕,他们也没有能力去阻止,更何况随着‘天釜琼芳’威力的展现,跟在后面的‘天釜瑞明’才刚刚开始展开它妖异的强大能量。

    (2)

    和‘天釜琼芳’发散式的能量侵蚀,在无声无息间分解一切完全不同。

    以吴亮的精神体为中心,一道红色的光柱刹那间闪烁了起来,艳丽的红色光柱将周围直径一米的范围完全的笼罩了起来,川田介之信和大部分忍者都被笼罩在了其中,红色的光芒中,赤身**的诸位日本客人显然有着一瞬间的尴尬,毕竟这里不是澡堂,而且光着身体,摆着奇怪的姿势——本来手里还拿着凶器,但是都被‘天釜琼芳’给侵蚀掉了——面对敌人,哪怕对方是最脆弱的敌人,也是有违日本武士道的基本准则的,但这种尴尬也仅仅只是一瞬而已,因为他们在下一刻发现了让他们无比疯狂和喜悦的变化。

    人类的躯体在红色的光芒中不断的小幅度的扭曲着、颤抖着,红光中的金丝迅速的融入那些年轻的躯体,然后几乎是以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改变着,过滤出**内的杂质和不良基因,改变着人类脆弱的本体组成;每一个细胞都被无限度的强化、完美,那些曾经刻画在身体上的伤痕被迅速的抹去,经久接受非人折磨的锻炼而留下的粗糙皮肤在红芒中被滋润,回复到那如同婴儿般的细腻柔软;甚至连那源自古老的祖先们的遗传下来的遗憾身高以及短小的性器官都以一种难以令人接受的方式迅速的‘增长’着,配合着全身接近完美的巅峰。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那种从身体内传来的明显的强大的感觉,在黑暗中毫无阻碍的锐利视觉、可以清晰听到大楼外汽车的关门的轻响声的听觉、充满了全身的力量,他们甚至可以确信此刻就算是钢块也能够被自己随意揉捏成一团团软泥。

    忍者是一种遵从强者、依附力量的存在,即便他们对于强者主人的效忠度举世闻名,相对的这也说明他们对于力量的渴求何等的偏执,当‘天釜瑞明’那妖媚的光芒赐予他们力量的时刻,他们几乎在瞬间确认了这红色光芒的来历——除了忍者们最高的统治者‘八织神宫’之外,还有谁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于是没有犹豫,那些被红芒笼罩着的忍者们纷纷向红芒中心跪下,用行动表达自己内心的欢愉,而那些原本没有被红芒笼罩的忍者,甚至自动走进了这让他们疯狂的光芒中,接受那些金丝的改造。

    川田介之信是唯一没有动的人,他虽然也为得到强大的力量而感到高兴,但是比起忍者们的单纯,知道许多秘密的他更加的困惑,号称超然物外的‘八织神宫’为什么会把最强的式神送到美国来,这不就代表‘八织御女’也在美国了吗,这又代表着什么呢……

    川田介之信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事实上就是因为他的卓越的才智、无比的冷静才会被委以重任,但是面对着眼前这种超越了常理的一切,就算川田介之信再聪明,也难免被搞懵了方向。不过他的疑惑并没有被延续太长的时间,因为他所面对的,并不是属于人类的力量,同样也不是受人类意志控制的力量。

    第一声惨叫来自于距离红芒中心最近的一个忍者,宛如绮丽的梦境般的奇遇,开始撕去了它美丽的表象,露出残酷狰狞的笑容,颠覆了一切的美丽,在到达了极限之后,留下的将是截然不同的噩梦地境。

    人类有着脆弱的**,同样也有着同样脆弱的精神,在漫长的进化岁月中,人类的**和精神相依相存,并以同样的步伐向前进化——这里的精神并不是指人类的文明所制造出来的意识上的精神,而是指那些潜伏在本能中,对于**的智慧,那种属于最基本的控制自己身体的精神,这种精神对于人类来说并不明显,它们默默无闻,但是每时每刻都忠实地执行着人类的潜意识的命令,比如心脏的跳动、肺--飘天文学--了半天,然后露出一幅诡异的表情,半晌才再度开口:“喂,我说是哪个笨蛋帮你进化的?白痴啊,连最基本的能量平衡都没有完成,只扩充精神体的包容量,太没品了吧!……靠……连最基本的能量操作都没有教学会你,连最起码的形体都没有成型,你怎么就这么跑出来现世啊,看看你,简直和施莱姆一样!”

    嘴里骂着,小青龙的爪子却已经伸进了吴亮的精神体里,然后吴亮就觉得自己的精神体内缓缓地震动了几下之后,原本纠集在一起的能量逐渐有条理的散开,渐渐的一条人形渐渐的在空中显现了出来。

    “救……救他……”从吴亮的精神体里传来的波动非常的清晰,但是化为音频显然还没到水准,但是吴亮的手指着的方向,却清晰的告诉青龙他的话中之意。

    “嗳?有没有搞错啊……你让我救人……靠……你自己不去救,倒叫我救,你那一身天釜瑞明是当假的啊!……还有啊,别想指挥我,就你那水准,指挥我你还差着远呢……”小青龙显然不满吴亮的要求,但是很快,一声刺耳的惊叫就从小青龙的嘴巴里溜了出来。

    “嗳?严鸿怎么是你啊?靠,你不好好在中国当你的变态,跑到这里开无遮拦大会啊,你吃错药了啊!……你是严皓?怎么跑去整容了啊,要整夜整个漂亮的啊,怎么弄得跟个金毛猩猩似的?……你们那个宝贝弟弟严华呢?他还欠我好多东西呢……”嘴里虽然不断的惊疑着,小青龙还是迅速的爬到严家兄弟的身边青色的身体释放出一股淡淡的粉色光泽,在这光泽的照耀下,严皓和严鸿的伤口逐渐神奇的收拢了起来。

    不过此刻,严鸿已经猜到了小青龙的身份,这个世界上会这么熟悉他们兄弟、知道他弟弟名字的人,全天下恐怕只有一个人。

    “你就是青骊?那个把虚拟现实教给严华的青骊。”一直缠绕在严鸿心底的谜团终于有了答案,他曾经无数次的猜测‘青骊’这个总是挂在严华嘴上的‘好朋友’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一切早就离谱的不可想象。

    “哈哈……那小子一定设计成功了吧,我就说了,他聪明……”青骊得意地摇头晃脑,把严华教的出色无比,一直是它最得意的杰作。

    然而,一只愤怒的铁拳狠狠地揍上了青骊的脑袋,硬生生的把青骊的得意击的粉碎。

    “你混蛋,为什么要教他这些,教他这些不该属于他的东西!”严鸿的眼中充满了血丝,睁裂的眼角留下点点血色,“因为你教了严华这个该死的技术,害得严华死不瞑目,你知道吗,严华死了……被害死……”

    “你说什么!”青骊愕然的睁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东西。

    “严华死了,他设计完成的虚拟现实技术,被一群日本人窥探,他们为了得到那份技术,折磨死了严华。”严华曾经是严家兄弟最引以为傲的天才弟弟,但是同样,这个天才般的少年,却以最悲惨的方式被伤害,然后黯然离开了这个残酷的人世,成为严家兄弟心中永远不能抹去的伤痛。

    “严华死了……”

    “不,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严华并没有死,只是用人类的说法,严华的**消亡了。”波尼的能量体里突然传来一个非常清晰的声音,“不过建议各位最好快点出来,你们不觉得在那种随时会坍塌的地下室里谈论这种事情实在有些不合时宜吗,况且很高兴得告诉几位……”

    声音突然顿了一顿,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而就在这一顿的瞬间,房间里的地板整个往下沉了下去,冰凉的海水犹如爆发的喷泉,从底地深处猛然喷涌而出,崔不及防的诸人立刻被涌入的海水围困了起来。

    “‘天釜琼芳’已经把地下水道给侵蚀了一个大洞……”

    这绝对是小黑故意的!

    (5)

    突然出现的小青龙;莫名其妙被偷走,然后又被小黑莫名其妙找回来身体;严家兄弟奇奇怪怪的关系;这一切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充满了无限的魅力和吸引力,但是对于吴亮来说,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在小青龙的帮助下回到那具少年的身体之后,吴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的拒绝去听小青龙那神奇的出现和身世,同时也拒绝了小黑对于自己这具身体的奇遇,甚至连严家兄弟的故事,他都不想知道。

    “你干吗不听?这可是关系到你的未来啊,要知道这些东西可是对你身上的那些能量的开发很有好处的啊?”小黑不明白为什么自从回到安全的地方之后,吴亮会突然变得这么的别扭。

    “是啊、是啊,你跟着我好好的学,你现在的身体已经能够控制三种能量了,虽然蹩脚了一点,但是很厉害的哦。”青骊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地球男人这么不识相,自己难得发好心要交他怎么使用自身的能量,他却一个劲的摇头。

    “我不想要。”吴亮好半天才低声的回答,这个答案让小黑和青骊噎了个半死。

    “有没有搞错啊,你身上的能量和知识人家求都求不来,你还不要,去死吧你。”青骊立刻大声嚷嚷起来,活了这么多年,它还是第一次碰上这么不知道好歹的家伙。

    “这些东西原本就不属于我,也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要我自己所应该拥有的,那些我不能控制的能量把这个世界搞成了一锅粥,哪些乱七八糟的知识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方便,还差点搭上了碾子的一条小命,这一阵子我一直在想,究竟是老天爷在作弄我,还是根本是我不自量力的想获得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才让一切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我所的到的那些不属于我的能量,让十多条人命就这么简单的在我的眼前消失了,现在在全世界肆虐,夺走无数人生命的风暴也是因为我无法控制的能量所引起的,再加上那座化为粉末的波士顿音乐中心,这些能量只能用来毁灭别人,在我希望能够拯救别人的时候,却不能给我任何的帮助,对我来说这只是一把不受控制的凶器而已,那不是我所需要的。”

    “我所的到的那些知识的确超越了人类的文明,但是为了这些知识,碾子差点送了性命,这些知识也许是无辜的,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它却成为引发灾难的导火索,它不能把人类的文明引入新的领域,却把死亡和毁灭带给这个世界,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没有掌握那些强大存在的能力,如果一切从头开始,我宁可什么奇遇都不要……”吴亮将头深深的埋进曲卷着的双膝之间。

    面对着吴亮、如此**裸的表示,小黑默然了,青骊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去驳斥些什么,吴亮并没有说错,对于人类来说,他身上的三种能量都太强太强了。

    “做回一个普通人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吗?凭着你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你完全可以把这个星球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只需要几天的工夫而已。人类不是都喜欢成为超越一切的高高在上的存在吗?”小黑静静的看着吴亮颓废的表情,心底一个大胆得计划正悄悄的形成着。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从来只想自己做一个普通人。”吴亮怀念当初在图书馆静静的管理那些书籍,闻着书香,每日里平稳无波的生活。

    “那么,我们做一个试验吧。”小黑的嘴角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

    “试验?”

    “对,对于现在的你来说,你所获得的东西都太过于强大,完全偏离了你原来的生活步骤,但是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这些力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对它们的你自己本身……”小黑的话语里有着莫名的感慨和一丝恶意的狡诈,“既然现在的你,不能面对这些,那么我们就给你足够的时间,让你去思考,究竟什么是你所迷茫的……”

    青骊和吴亮都愕然的张开了嘴巴,看着眼前这只断了尾巴的小猫……

    ***********************************

    2004年3月19日 《西江晚报》电 :

    美国西晋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昨天上午到访中国柳城,将其祖父的骨灰送回祖庙,并因为情绪激动在祖庙宗祠里昏倒,引起一场不小的混乱,根据随行的医生表示,这位年轻的董事长刚刚经历了胃切除手术,身体虚弱,但是总体上不会有很大的影响。

    2004年3月22日 《科技纵横》报道:

    半年前因为车祸被紧急送回国内的留学生吴亮,在院方宣布成为植物人之后194天,奇迹般苏醒,不过由于脑部曾经出现严重的缺氧情况,所以出现记忆体损坏现象,医院表示将对其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

    “喂,我说这样做好吗?你别弄巧成拙啊!”一个娇憨的声音在头顶不安的嘀咕着。

    “放心,放心,这个傻小子不经历一点挫折,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何况一切我都安排好了,连艾琳娜那里窝都摆平了,安啦……”

    医院的墙头上,一只黑色猫咪摇动着它那只剩下半截的尾巴,咪着双眼,得意洋洋的看着医院的病房里,那刚刚苏醒,满脸困惑的年轻男子,它有预感,自己的计划绝对会……

    <现代侠客行>  序  篇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