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迷死摄政王 > 第688章 东璃音你就是活该

第688章 东璃音你就是活该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重生迷死摄政王 !

    孟扶歌一开口,原本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公孙霁月,突然动了动眼皮,然后一个翻身,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他虽然脸色还有些难看,但是眼神却是清明一片,显然并不是真的一直在昏迷,事实上,他可能比东璃音醒来的还要早一些。

    如果东璃音真的敢对他做些什么,或者试图控制他的话,公孙霁月早已经准备好了先一步将她控制。

    只是公孙霁月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在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听到东璃音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开始只是好奇她究竟想要说什么,后来听她说完这些话后,他突然就觉得有趣起来了,毕竟如东璃音这样的人,想要她真心实意的开口说些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因此,他倒也确实没有想到,东璃音居然会对他动了真心。

    “你你你何时醒的?你不是伤的比我重吗?!”

    东璃音看着清醒的公孙霁月,直接傻眼了,整个人都懵了,如果她早就知道他是清醒的状态,她怎么可能会对他说出那些话,更不要说在他的面前流泪哭泣了!

    公孙霁月翻了个身从床榻上坐了起来,这个动作似乎是牵动了体内的伤势,他微微蹙了蹙眉,却是忍着痛饶有兴致道:“确实比你伤的重一些,但本座要一直提防着你,自然是要醒来的更早一些,否则被你砍掉尾巴可如何是好?”

    东璃音脸色微微一变,直接从原先的苍白逐渐涨红,气急道:“所以你们都听见了!你们故意不出声,就是想要看我丢人,耍我是吧?!”

    “省省吧,如果不是你自己以前那副虚伪的做派,谁会想要看你丢人,谁会想要耍你,你以为你自己伪装的很好?其实谁不知道你们东璃一家有多么的虚伪,不过就是和你们逢场作戏罢了,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所有人都会相信你们是好人吧?如你之前那般,披着一张虚假的面具做人,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好,其实你那点阴险恶毒的心思,早就已经暴露无遗,旁人一眼就能将你阴暗的本质看透,谁会爱你?谁会真心对你?又有谁会珍惜你?不防着你点,谁知道你会做出什么极端之事来害人!”

    孟扶歌一脸不屑地看着东璃音,冷笑道,“你以为,我不让公孙霁月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孟扶歌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有了宇文戟,还想要别的男人?呵呵,那你未免也太狭隘了!我从来不会嫉妒别人拥有的,我只会珍惜我现在拥有的。在我看来,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公孙霁月,因为爱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占有,而是,相互付出,相互扶持,相互成长!东璃音,你活该没人爱你!”

    “孟扶歌,你少自以为是的教训我,我东璃音如何,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

    东璃音被孟扶歌一番话骂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气急败坏地大骂道,“你说我虚伪,难道你就不虚伪吗?你敢说你从来都没有骗过人吗?!你几次三番羞辱于我,我怎能不恨你,怎能不讨厌你!”

    孟扶歌将公孙霁月扶了起来,道:“没要你喜欢我,我也没有说我不虚伪,不过,我的虚伪,从来不会用在自己人的身上。要虚伪,也是用来防着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

    说完这番话后,孟扶歌便没有再继续理会东璃音,直接背起公孙霁月便准备离开。

    “不许走,公孙霁月,你不许走!”

    东璃音看到这二人准备离开的身影,东璃音踉踉跄跄地起身,便直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公孙霁月的一片衣角。

    公孙霁月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淡漠而又凉薄,道:“既然都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我根本不可能爱上你,你为何不省省力气?”

    东璃音不甘心地咬住了下唇,死死拽着他的衣袂,咬着牙道:“可是你已经是我的夫君,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是因为你才会受伤,你不能和她一起走!要走,你也要把我一起带走!”

    说这番话的时候,东璃音的眼神中透着难掩的委屈之色,彻底撕开伪装的她,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之前那么的面目可憎了。

    公孙霁月瞧着她,扬了扬眉梢,道:“是吗如果你害怕受伤的话,那么,解除吧,我与你之间的大道之誓,反正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免得出了什么事,再影响到你。”

    “我不!”东璃音几乎没有犹豫,眼神直接一沉,直接便斩钉截铁地道,“公孙霁月,我不会和你解除大道之誓了,死也不会!你休想,你休想为了她把我甩掉!你休想!就算你要去送死,我也不会和你解除,你以为我东璃音真的会怕死吗?”

    听到东璃音决绝的话语,孟扶歌脚步微微一顿,倒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愿意和公孙霁月同生共死。

    孟扶歌转过身看向她,道:“你知道我要带他去哪里吗?”

    “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你带不走他!”东璃音不服输地瞪着孟扶歌,气势十足地说道。

    孟扶歌微微一笑,道:“我要带他去破阵。”

    东璃音依然瞪着眼睛,冷冷道:“破什么阵?他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要他怎么帮你!孟扶歌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要脸,你就是仗着他愿意帮你,心里还有你,所以你就一直利用他,一直让他为你付出,既然你根本就不爱他,你就不能总是别来打扰他,找他帮忙?他凭什么每一次都要帮你?”

    “因为,我公孙霁月就是贱,就是愿意帮她,这个理由够吗?”

    听到东璃音的话,孟扶歌还没有说话,公孙霁月便冷冷的开了口,丝毫没有给东璃音半分的面子。

    不过,孟扶歌把东璃音的话听进去了,公孙霁月确实没有一直帮她的义务,她也确实没有什么人情能够还给他的。

    既然如此,孟扶歌干脆就实话实说道:“我想让他,帮我破了天门宗禁地的九阴阵法。”